正文 第四十三章 另外一片天地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八千字大章!)

    大雨瓢泼,一道道水线从屋檐上搭下来,垂在小窗外。

    入定之中的石宏缓缓睁开眼睛,摊开手掌,第一块金属龟甲终于完全变成了透明的玉色,而他也能够感觉到,自己《太阿煅体》的法门,已经迈进了“铸铜”境界的高层。

    他看着手中的这枚玉石一般的龟甲,上面的金属关泽已经随着其中蕴含的如同浓墨一般的黑色消失了。可是他翻来覆去的看着这块玉石龟甲,还是看不出来究竟有什么奥妙。这样一件东西,绝不会这么简单。石宏虽然一时搞不清楚它的功用,但还是小心翼翼的收进了老壶天地之中。

    石宏长而起,突然神色一动,几乎不见他子怎么动,已经飘然出了院子,立于高空之上。

    在他的体外,一层眼看不见的气团,大雨通灵般的一绕,从他的边滑落下去。

    马蹄踏碎了街道上的积水,骏马疾驰而过,五百骑士迅猛如虎,眨眼之间便冲过了山道,闯进了月下镇。

    急促的马蹄声就算是在这样的雨夜之中,也显得格外明显,不少已经睡下的百姓都被吵醒,刚刚打开窗户往外一瞅,想看个究竟。那一股骑士,便宛如钢铁洪流一般冲过,带着一阵寒风,溅起漫天泥水,泼辣辣的溅了一窗户。

    有些见识的是那些书生和豪客,看得出来这些骑士穿对襟锁子甲,配长弓,挎长柄眉尖刀,都是大夏精锐骑兵;大家心中都在猜测,不知是哪一家犯了事,竟然要朝廷出动正规骑兵来抓捕。

    骑兵眨眼便到了石府门外,为首的将领大喝一声:“围!”

    中气十足,便是在这瓢泼大雨之中,也如同一声炸雷,小半个月下镇都听得清清楚楚。

    那些透过门缝朝外观望的百姓,看着五百骑士唰的一下将偌大的石府整个包围起来,搭弓开箭,一只只冒着寒气的箭簇对准了石府内,大雨浇在箭簇上,水滴啪啪的滴落下来,百姓们吓了一跳:他们都是月下村的老住户,大家一起从月下村艰苦的时代过来的,都很明白石家对于月下村的贡献。

    “里面的人听着,限你们一炷香的人间内走出来,否则本将军大开杀戒,鸡犬不留!”为首的将领手持一柄奇形宝刀,虎虎生威。挥舞之下,一道道寒光刀气斩碎了雨滴,在将领边,形成了一层水雾。

    “哐啷”对面张秀才打开了房门,冲将出来问道:“大人,石府所犯何罪?”那将领瞥了他一眼,根本懒得理会,一名下属立刻明白他的意思,上前去一脚将张秀才踹在一边:“朝廷办事,哪有你插嘴的份,快滚!”

    张秀才还要再说,唰,一柄铮亮的长柄眉尖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那骑士正待声色俱厉的威胁一下张秀才,便看见雨水之中,一颗红色的雨点落下来,正好掉在他的刀上。

    “呼——”一团火焰迅速的在刀上燃烧起来,那骑士还从来没有见过能够点着钢铁的火焰,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他手中长柄眉尖刀便化作一片铁水洒落下去,竟是丝毫没有伤到张秀才!

    烧了他的刀,那火焰迅速的收成了一只红点,飞回了石府之内。直到这时,那骑士才觉得刚才握着长刀的那只手火辣辣的疼,掌心已经被烫烂了一片。

    “啊……”他一声惨叫,抱着自己那只手,疼的冷汗直冒。

    石宏慢慢从石府内走出来,他已经在石府内布下了七十二相都天神魔大阵,即便是又修仙门派倾巢来攻,只要不是青城峨眉这样的大派,倒也不用担心。

    石宏未能找回妹妹,心中对老父老母本来就有愧疚,若是再让他们二老受了什么损伤,石宏就真的要以死谢罪了。

    “张叔,您回去吧,这里我能应付得来。”他对张秀才说道。

    张秀才看了看他,终究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点了点头,张秀才转回去了。

    为首的将领叱喝一声:“大胆匪人,还敢反抗,再不束手就擒,管教你家满门上下,鸡犬不留!”

    石宏淡淡看着那将领,将领手中的奇形长刀十分不凡,便是自己未入魔玄门之前,也炼不出这等好刀,看来不是凡间出产。

    他又扫了一眼,周围的五百骑士,指尖的箭矢上,隐约有一股灵力流淌。石宏立刻明白了,这些人和林俊卿脱不了干系。

    既然已经看透了这些人的底细,石宏也没什么好客气的了。他正要说话,突然一阵叫喊声传来:“刀下留人!刀下留人!”

    这声音石宏听着有些耳熟,几匹骏马从远处疾驰而来,最前面的那人下马时一个踉跄,两侧的人连忙飞下马,扶住了他。

    那人一文士长袍,早已经被大雨浸透,踉踉跄跄的到了近前,石宏才认出来,原来是当年的知县大人陈之安。他不知道的是,陈之安如今已经升任知府。

    “赵将军,借一步说话。”陈之安比了个请的手势,却不料那赵将军丝毫不买他的帐,手按长刀,在马上都懒得下来:“陈大人有什么话,大可当着我这些生死弟兄的面说出来。不必藏着掖着。”

    “这个……”陈之安一阵犹豫,但还是说道:“赵将军,这位石小哥乃是吏部尚书傅搏虎大人的知交,若是傅大人知道赵将军进犯师傅,恐怕……”

    不想那赵将军把手一挥,怒声道:“少废话,他傅搏虎的吏部,可管不到我们卫所。林仙官对千户大人有救命之恩,这事儿,我老赵管定了!”

    他猛一举手,大喝一声:“备!”

    五百骑士立刻将弓拉满,对准了石宏。

    不出石宏所料,这些人手上的弓箭,乃是当朝仙师上元真人亲自督制,专门对付修士的。和上元真人交好的卫所之中,都有配备。

    林俊卿和张莺儿落荒而逃,途经卫所的时候,林俊卿想到自己认识这卫所千户,当年千户在鬼戎战场,自己还曾以仙术救过他一命,是以进去休息。

    那千户看他行迹狼狈,大惑不解,追问之下林俊卿含含糊糊的将事说了。他自然不好意思说自己被人家堂堂正正打败,而且败得很惨,只说那人乃是一宵小之辈,使诈暗算了自己。待自己养好了伤,定会回来报仇。

    卫所千户当即大怒,要为恩人出头。林俊卿自然相拦——他倒不是怜惜这卫所将士的命,而是担心惹怒了石宏,真个提前发动血焰熔魂的法术,他和滴滴的美人,瞬间就会魂飞魄散。

    他一再叮嘱千户不要冲动,自己另有安排,这才带着张莺儿离去。只是那千户如何肯听?

    他手下的赵将军也受过先师恩惠,那一柄奇形宝刀,便是仙师赐下,靠着这宝刀,赵将军纵横疆场,少有人敌,自然也就养成了目中无人的自大子。

    听说仙师徒弟被人暗算,赵将军立刻想到了卫所中那一千五百只“破鬼刺”,当即请命,带人连夜杀奔月下镇。

    大夏军政分离,虽然卫所在陈之安所管辖的境内,却并不怎么买陈之安的账。

    在赵将军看来,这小子不过是使诈胜了林仙人,如何能挡上元先师督制的利器“破鬼刺”。

    赵将军举刀立在马上喝道:“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若是再执迷不悟,必定灭你满门!”石宏猛的一眯双眼,真个有些怒了:这鲁莽汉子一口一个灭你满门,石宏最受不得的便是这句。

    他冷冷一笑:“哼,你不放过来试试!”

    赵将军被那带着一丝不屑的笑容彻底激怒了,长刀一指,大喝一声:“杀!”

    “嘣!”

    一阵强烈的弓弦声,五百破鬼刺嗖的一声了出去,陈之安一声大叫:“啊!”气的一口鲜血喷出去,仰天倒了下去——这下子可如何跟傅大人交代啊!

    “嗖!”五百破鬼刺到了石宏前,突然被施了定术一般,距离他一丈左右,再也不动一下。

    “啊——”五百骑兵经百战,也曾随卫所千户剿灭一些鬼物,破鬼刺一出,无往不利,却从未见过这般诡异景。

    五百破鬼刺从四面八方将石宏包围,就像一只刺猬一样。只不过刺是朝内的。

    石宏站在石府门前,头顶高悬着石府金匾,大雨如注,石宏一衣衫却很干爽。周围的雨点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排斥在外,就像那五百破鬼刺一样。

    赵将军心中有些发寒,却兀自不肯认输。

    “再备!”

    五百骑士动作整齐划一,唰的一声从背后又抽出一只破鬼刺,满弓如月,对准了石宏。

    “杀!”

    “嘣……”

    和上次一样,五百破鬼刺再一次在石宏外一丈停了下来。

    石宏慢慢朝赵将军走去,那一千只破鬼刺,就那么悬在他的外,石宏就好像一个巨大的箭球,慢慢滚了过去。

    “你还有什么手段,不妨一一使出来。若不让你施展完全,你必不死心,也不得让你知道我的手段。”

    赵将军大吼一声,不用他说,五百骑士唰的一声将最后一只破鬼刺了出去。

    “哗哗哗……”大雨瓢泼而下,无声无息的,最后五百破鬼刺再次停在了石宏外。陈之安此时在两名随从又是掐人中又是雨水淋面的救治下,幽幽醒了过来,一抬头看到着诡异场面,惊呼了一声又吓晕了过去。两名随从叫苦不迭,又弄了个手忙脚乱。

    “啊……”

    每人三只破鬼刺出,这些人再也没了什么屏障,便是他们都是经百战的铁军,也有些慌乱。

    石宏随手一挥,裹了裹,将这一千五百破鬼刺尽数收进了玉带之中。

    周围的骑士看到石宏只是随手一挥,铺天盖地的一千五百只破鬼刺就消失的无影无踪,顿时一股寒气从后背升起。

    石宏朝赵将军走去:“你还有什么得意手段?我这可还等着呢。”

    赵将军已经有些心寒,怒吼一声,长刀一指石宏:“列阵,杀!”军令如山,尽管骑士们对石宏已经有些胆寒,但是平里千百次的训练,还是让他们迅速的列成骑阵,长柄眉尖刀一拍上的锁子甲,整齐划一的一声大吼:“杀!”

    顿时战阵的惨烈杀气弥漫开来,毕竟都是经百战的军人,杀气一出,将心中的寒气驱散,五百骑兵呼啸一声,冲向了石宏。

    石宏上前一步,也不见他如何发力一拳砸在了正面一匹战马的脖子上。

    “唏哩哩……”那匹战马一声哀鸣,浑力气骤然被抽走了一样,一头栽倒在地上。而马上的骑士,手中的长柄眉尖刀刚刚举起,还没有来得及落下。

    石宏的速度看上去并不快,出手的拳头也不重,却在五百人的骑兵战阵之中游刃有余,每一拳必定有一匹战马倒毙。

    石宏大声喝道:“我以法术胜你,你必定心中不服,好叫你知道,天下英雄无数,便是以武力而论,你也不够资格动辄便要屠尽他人满门!”

    石宏惊若游龙一般,在五百骑士之中穿插来去,每一步每一拳,都大开大合,大气磅礴。他只杀马不伤人,只是倒在地上的战马压的骑士骨断筋折,那就不是他能够控制的了。

    赵将军站在远处看着,目瞪口呆,石宏一步跨出的同时,便会有一全击出。步法并不诡异,拳法中正平直,却总是能够躲开十几柄眉尖刀的砍劈,一拳准确的击中一匹战马的脖颈。然后便是一声马嘶,轰然倒地。

    片刻功夫,石府门前已经倒了一片战马,其实越打越少,终于当那名骑士意识到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他彻底的崩溃了,一声惨叫自己从马上跌落了下去。赵将军清楚地听到了咔嚓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这些骑士都是经百战的老兵,就算是从飞驰的战马上摔下来,也未必会受伤,这样原地不动下马,却把骨头摔断了,可见他内心的慌乱。

    石宏不凭借法术,只是一人对五百骑,一拳一个,轻松写意,挥洒自如的击败了他们,已经让他的意志彻底崩溃。

    石宏不再去看地上那五百骑,转面对赵将军:“这柄刀便是你最后的依仗吧?是上元真人帮你炼制的?”

    赵将军一惊:“你怎么知道?”

    石宏没有回答,隔空一指赵将军:“拿出你的本事来,让我看看你究竟有什么资本,动辄就要屠人满门!”

    石宏虽然只是一指,赵将军却立刻感觉到自己被一股充斥在天地之间的强大气势锁定,退不能退,唯有前进!

    几十年数百场惨烈厮杀培养出来的暴戾之气,在生死关头一下子被激发出来。赵将军将所有的疑惑和畏惧都从心中驱赶出去,心头只有一个念头,便是杀了眼前这人。

    “呔!”赵将军双手将刀高高举起,大雨被他的气势一炸,无数雨点飞出去。

    赵将军全力量不住攀升,生死关头一股明悟通透心,胯下战马与他早已经配合多年,十分默契,一人一马全力冲刺,将力量发挥到了极致。

    赵将军双手间的宝刀,在战马的高速狂奔之中,带出了一道星芒,冲刺十丈,赵将军的力量已经积蓄到了顶点,只是距离石宏还有五丈。他强行将自己的状态保持在这个顶点上,极限支撑之下,全、血管好像要裂开一样。就在这个时候,他耳中猛然“波”的一声轻响,整个人顿时觉得跳脱了一个境界,在危机关头竟然又有突破。

    他随手将长刀挥舞两下,玄奥莫名的轨迹,让他的力量再次攀升,此时,便是眼前横着一座山,赵将军也有信心一刀将它劈开,更何况只是一个人?

    “咿——呀,杀!”

    赵将军一声怒吼,全力量倾泻而出,宝刀化作一道横空青龙,一头撞向了石宏。

    石宏踏出一步,一切顿时不一样了。再一步、第三步,四步,五步!

    每一步踏出,石宏的气势就会攀升一层,五步之后,他已经将自己融入了整个天地之中,仿佛天地便是他,他便是天地一样。

    就算是赵将军一刀能劈开一座大山,他也不可能劈开整个天地。

    石宏手指轻轻一点,准确的击中了宝刀的刀尖。

    “叮”的一声轻响,仿佛一阵悠扬的音乐,回在天地之间。

    指尖和刀尖相交的那一点,爆出一团青白色的气浪,哗的一声将两人外三十丈以内的雨水炸的飞散。

    宝刀化作一粒粒铁砂哗啦啦的撒落下来,赵将军难以置信的看着手中不断分解化作扑通铁砂的宝刀,直到手中空空如也。

    “噗!”他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仰天倒了下去。胯下战马也已经脱力,出了一粘稠的血汗,萎靡的趴在了地上。

    大雨如注,和鲜血汇成了一道道溪流,哗哗的向四面八方流淌。

    石宏控爪一抓,地面上的血水雨水混合一处,凌空摄了起来,在空中幻化成一柄十五丈长的巨大血刀。

    自石府之中,响起一声惊天兽吼,一头虚幻的精怪咆哮而出,形一化,钻进了血刀之中。

    顿时一股无匹的惨烈凶煞之气弥漫天地,瓢泼大雨的雨滴嗤嗤作响,在浓烈的凶煞之下,被直接蒸发。

    漫天大雨之中顿时出现了一个真空地带。

    石宏御使血刀,从倒在地上的五百骑兵上慢慢掠过,饶是这些骑士经百战,本的杀气已经相当凶悍,却也被这上古十大凶兽的凶煞之气吓得面色惨白,仿佛看见了炼狱厉鬼一般嘶声惨叫。稍弱一些的战士当场大小便失

    那些战马就更不用说了,一半以上口吐胆汁,一阵抽搐,吓死了。

    血刀掠过,带着一片凶煞之气指在了赵将军的头顶,仿佛有一只大手将他凌空拎了起来,赵将军已经在凶煞之气下抖如筛糠,面色苍白如鬼,眼中尽是畏惧,再也没有之前那种飞扬跋扈。

    一个闪电霹雳,雷声炸响,光芒瞬间照亮了大地。

    闪电之下,一人孤立,绝世血刀,无上凶煞,摄住一名蝼蚁一般的凡人。

    石宏缓缓说道:“这是另外一个世界,你不该踏足来。在这个世界里,你在世俗所拥有的力量、权势,统统不堪一击。在我脚下,你如蝼蚁一般,杀你无用,去吧!”

    他随手一挥,赵将军连同那五百骑兵,被一股血焰狂风卷起几十丈,高高飞出了月下镇。

    血刀哗的一声化作雨水散落下来,虚幻的裂天犀兕咆哮一声回到了七十二相都天神魔大阵之中,凶煞之力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被凶煞之力托了半天的雨水哗啦一声浇落下来,犹如瀑布。

    陈之安和两名随从呆呆的在一边看着,石宏微微一笑,温文尔雅道:“陈大人别来无恙?”

    陈之安张了张嘴,却觉得嘴里发干,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石宏看他吓得够呛,想了想,从怀中掏出一只玉瓶与他:“陈大人受惊了,这丹药拿回去,十斤一坛的上好黄酒化开,每十天一碗,一年喝一坛,万不可多了。算是石某对惊扰大人的补偿吧。”

    石宏说得客气,陈之安却知道这可是神仙的仙药,忙不吃跌的连连道谢。

    这丹药对于修士来说不算什么,但是陈之安这样的人显然受不了这么猛的药力,是以石宏才指点他以黄酒化开药力,分一年服用。

    陈之安接了石宏的灵药,那小巧玉瓶入手温润。陈之安贵为知府,什么好东西没见过?这么好的玉质他却是第一次遇到,只是这一点,便明白仙家物品果然不凡!当下小心翼翼的收藏起来。

    后来这陈之安靠了石宏的灵药,到了一百五十岁,成了府内小有名气的寿星老,这倒是后话了。

    一匹骏马疾驰而来,一个声音大喝道:“可是石小兄弟?”石宏耳朵一动,露出一个微笑。

    材高大的修云宗跨坐在马上,顺着那条青石板路,溅起了无数的泥水冲了进来。

    “哈哈哈!”人未到笑声先至,修云宗跳下马来,狠狠地给了石宏一个拥抱:“石兄弟,没想到咱们还有再见的一天,哈哈哈!”

    石宏一笑,问道:“修大哥近来可好?傅大人呢?”

    修云宗拍着脯:“老修好得不得了,就是有点对不住你,你给我打造的那柄宝刀被人给斩断了。”

    石宏心中一动,正要再问,修云宗却一摆手:“咱们好不容易相见,这些扫兴的事以后再说。傅大人也来了,走,咱们一起去接他。”

    傅搏虎这样的文人,骨子里是透着一股豪侠的气质。平里在京师,做惯了软绵绵的轿子,这回总算是有机会纵马驰骋,尽管比不上修云宗的骑术,却是酣畅淋漓的过了一把瘾。

    石宏和修云宗两人一马,疾驰出了镇子,远远的便听见山路上瓢泼大雨之中一阵畅快的大笑声,显然是傅搏虎雨夜纵马,来了兴致。

    只苦了后面的陈之安,他本来是文官,今夜的到急报,算算时间有些来不及了,又怕树下之人无人能阻住赵将军,只得亲自骑马赶来,一夜颠簸骨头都快散了架,偏偏傅搏虎又来了,他不能不跟上来迎接,这一下子,两条大腿内侧都给磨破了。

    傅搏虎去了官服,一金装打扮,跨在高头大马之上,好一番英武。

    远远看到石宏,他翻下马,英姿勃发,后面的陈之安瞧见了不免自惭形秽。

    傅搏虎上前与石宏一个拥抱,两人相视大笑。傅搏虎一拍石宏的肩膀:“你小子可算是回来了,这回可别再跑了,跟我进京。”

    石宏一愣,傅搏虎却哈哈大笑:“瞧我这心急的,走,咱们进镇再说。”

    ……

    山空鸟鸣,昨夜一番大雨冲刷,山石树草格外干净。傅搏虎抱着一坛陈之安送来的好酒,坐在山中的凉亭内。

    这凉亭也是近几年月下镇繁华之后修建的,石宏和傅搏虎都不曾见过。

    “想不到啊,几年没来,这里已经是这般繁华景象。”傅搏虎感叹,石宏扫了他一眼,眼光便落在了不远处的一个山坳里:“喏,那里就是当初石某第一次遇到大人,大人一双大脚伸在草丛之外。”

    傅搏虎老脸一红,他当年放不羁,这种事不在少数,石宏才碰到一回而已。

    傅搏虎拍拍他的肩膀,道:“阿宏,你和林俊卿的事我已经知道,原本以为,以你的才华,若肯来京助我,咱们兄弟定能为大夏子民治理一代繁华盛世。却没想到,你竟然成了神仙弟子。”

    傅搏虎不有些唏嘘。

    “不过这样也好,如今圣上年老,反而越发迷恋长生之术。上元真人便是最近几年得宠的。”

    傅搏虎看了看石宏,石宏默然不语。

    傅搏虎放下酒坛,望着远山道:“阿宏,你不知道啊,当年你们看到我的时候,我刚刚逃脱一场大劫。”

    他用手一指远山:“便在那里。我无意之中掉进了一道山缝之中。当时不上不下,卡在半中间。想要奋力往上,却力不从心。在山缝里被困了半天,我突然醒悟,为什么一定要往上?如果往下呢?看起来往下似乎是死路一条,可是不是有句话,绝处逢生。”

    “于是我顺着山峰往下爬,却没想到,最后竟然真的在山根找到了一个出口。于你而言,我知道仙人弟子都不愿意在世俗之中打滚,更别说进入朝廷。可是,这对于你来说是另外一个世界,说不定也是一番机缘,如果你奋力向上,却始终不能成功,不妨转而向下,未必没有出路。”

    石宏心中一动,不看了看傅搏虎。

    傅搏虎看他似是有些心动,趁打铁说道:“你看那林俊卿修为如何?”

    石宏回忆一下,林俊卿的修为也就是个宗气级别,看上去不高,但是在世俗之中,这个年纪能有这等修为,已经是进步神速了。毕竟世俗之中灵气稀薄,可比不得山门之内。只看十七道灵脉的一处山峰,就让林俊卿处心积虑谋夺,便知道世俗间的灵气多么匮乏。

    “林俊卿之所以进境这么快,就是因为他从拜入上元真人门下,便有无数千年老参、紫顶芝给他进步,这还只是他师父上元真人用剩下的——只要陛下一句话,整个大夏的子民都会为你寻找这些灵药。”

    “还有你妹妹石珊,便是你一人能够战败五百精骑,你能找到她吗?可是陛下一句话,整个大夏都会帮你寻找。”

    傅搏虎的这一句话,才真正打动了石宏。找不到妹妹,石宏始终难以安心,也难以跟父母交代。

    傅搏虎继续道:“六扇门中好修行,自古如此,可不仅仅是说那些武林高手。只不过,能看透这一点的人太少了。”

    石宏考虑一下,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

    傅搏虎露出一个会心的微笑:“行,咱们明天就出发,赶往京师!”

    京师……

    石宏不望向了北方,越过一座座大山,千里之外,便是那座恢弘大城,大夏的心脏,京师殷都。

    旁人都是在世俗之中打个滚,体悟一番,又回到了修行之中;自己却是在修真界轮回一番,学了修行法门,又回到了红尘中。

    只是这一番轮回,真个好似大梦一场……

    (关于张莺儿,嗯嗯,要是按照俺的恶趣味,萝莉结,肯定会……那啥,咱就不说那么直白了,不外乎圈圈叉叉那些个事。不过她有那么一个母亲,耳濡目染之下,成了这个样子倒是合适,所以还是这么写了。)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