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二章 药采元神,阴冥十道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说一下更新,发觉三千字一章太短,大家总看个一半的节,所以今后如果能够合成大章一起发,俺就尽量一起发了,最后拉个票)

    石宏的元神凝练如同本体,血焰老祖的元神虚幻如同影子。

    两相比较,高下立判,几乎是那一瞬间,血焰老祖就明白石宏想要干什么了,他狞笑一声:“宗气修为,竟然已经元神凝练,嘿嘿,看来《歌月太苍经》果然不愧是魔门第一奇经。这样最好,我炼化了你的元神,抹去你的本我意识,想问什么自然有你的灵魂来回答。”

    血焰老祖丝毫不觉得威胁,因为石宏毕竟仅仅是宗气修为,尽管莫名其妙的凝练了元神,元神的等级尚在他之上,但是血焰老祖依旧不放在心上,没有真正达到元神的级别,很多元神攻击的法门是不能够施展的。

    血焰老祖双手一翻,上那元神灵力所幻化的大红色长袍上,一颗颗符文不住翻转,一道道灵力汇聚在他的双掌之上,双掌迅速的结成了一个火焰形状的符咒。他狞笑一声,正要将这符咒拍向石宏,却发现石宏一步一步镇定的向他走来。而与此同时,他手中的火焰神咒化作一道灵光飞进了石宏的眉心。

    血焰老祖大吃一惊,脱口道:“魔兵断毁?”他很快又否定了自己的这个念头,毕竟他刚刚见过断毁,只是两者只见的功效太过相似而已。

    血焰老祖喝了一声,手指在眉心处一点,一颗红光出现在眉心,在他空中猛的一画,上红袍猎猎作响,无尽灵力滚滚而来。一道金红色的大符出现在空中。

    然而这道大符刚一形成,就立刻化作一道灵光投进了石宏的眉心,就好像孩子回到了母亲的怀抱。

    如果是血焰老祖亲自施展符咒,以他的实力,石宏眉心的光茧,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吸摄他的灵符。但是比起元神的实力,血焰老祖远远不是石宏的对手,因此吸摄他的灵符轻而易举。

    血焰老祖大为惊异,石宏眉心的光茧清晰可见,银色毫光悠然,饶是他纵横修真界千年,见识无数,却也弄不明白这团光茧到底是什么东西。

    攻击元神,最好使用符咒。因为符咒乃是灵力攻击,高深的符咒可以直接攻击元神——神霄派的神霄五雷,不过只是这种法术的皮毛——不过,既然灵符不行,老祖还有别的手段。

    他张口一喷,一道血色火焰在半空中凝聚成了一柄火焰断剑,正是之前被魔兵断毁斩断的本命神火元剑。

    这断剑一出,一阵呜呜风声,过这一篇炽的火风,从地面上吹过,地面上的青草顿时枯黄,很快就成了一地碳粉。

    “呼——”神火元剑虽然只剩下一半,但是威力对与石宏这样的人来说,还是致命的。血焰老祖双臂大张,如同一只秃鹰一般高高悬浮在天空之中,控着本名神火元剑,轰杀石宏。

    石宏只是死死地盯着血焰老祖,一步一步的朝他走去,虽然不快,却异常坚定。他原本是在地面上,但是当血焰老祖飞上天空之后,他也抬起了头,依旧死死的盯着血焰老祖,脚下却好像踩着一道无形的阶梯一样,一级一级的升了上去。

    断去了一半的神火元剑呼啸而来,高速旋转带动着一道直径三丈的巨大火焰龙卷风,杀向石宏。

    石宏双手一托,一直悬在前的神火内丹如同灯塔一样放出万丈光明,光芒如法轮转动。

    那道断剑狠狠地撞了上来,“叮”的一声,神火内丹火焰大盛,无边无际的朝四周烧了过去。血焰老祖的神火元剑叮叮叮的一阵颤抖,它本也是火的属,神火内丹跟它互不相克,倒是斗得旗鼓相当。

    血焰老祖双手一并,飞快的在空中点着,神火元剑剑法曼妙,顿时神火内丹就支撑不住了。

    石宏却根本不管,依旧一步一步走向血焰老祖。血焰老祖哈哈大笑:“小子,现在就是你想说,老祖也不听了,待将你的本我意识炼去,老祖吞了你的元神,在借宿你的体,不过三十年,老祖必定能够成为修真界第一高手,哈哈哈!”

    他一直没有攻击石宏的本体,打的也就是这个主意:这附近一片荒芜,千里之内都未必有人烟。石宏的神躯,乃是现成的鼎炉。

    他手指连点,神火元剑兜出一道道诡异的弧线,剑法奥妙,神火内丹应付起来颇为吃力,看来被神火元剑击碎,也只是时间问题。

    “小子,老祖真要感谢你,送给我这么一具完整的元神,你放心,等老祖神功大成,必定会给你们魔玄门上一柱香的,哈哈哈!”

    血焰老祖狂喜,若是能够将石宏的元神炼化吞纳,三十年潜心苦修,必定能够成为修真界第一高手,到时候就算蒙屠有断毁在手,和韦胜骥联手,自己也不惧他们。

    胜利就在眼前,手指舞动更加迅速,神火元剑在空中都出一道道玄奥曲线,威力被加持到了最大,突然在空中一顿,宛如毒蛇攻击前的停顿,然后“嘭”的一声爆炸,一团偌大的火球在空中爆开,神火元剑闪电一样向了神火内丹。

    神火内丹一阵跳动,眼看就要抵受不住神火元剑的攻击,突然内丹之中吐出来一只古朴的云纹老壶,那云纹老壶壶嘴一吸,一道淡淡的白色龙卷气旋,将神火元剑吸了进去。然后晃了晃圆鼓鼓的壶肚,咕咚一声沉进了神火内丹。

    血焰老祖大吃一惊,他连忙召唤神火元剑,可是却发现神火元剑和他之间的联系,已经被一种莫名其妙的力量切断了!

    “这不可能!”血焰老祖一声怒吼,本命神火元剑和自己元神相连,既然没有被毁,又怎么会和自己彻底失去了联系?

    石宏已经快走到他的面前,血焰老祖突然一声狞笑:“真想不到,原来你还有一件天品七的法器,我那天晚上看到的那道光芒,就是这只老壶吧,哼哼,好极好极!”

    损失了神火元剑虽然让他心疼,但是毕竟神火元剑已经被斩断,便是完好无损的神火元剑,也比不上一件天品七的法器啊。

    血焰老祖突然出现在石宏面前,双掌之上一层虚幻的血色火焰,他狞声道:“你不是想杀我吗,来呀!”他猛的提起双掌,狠狠地按在了石宏的口上!

    “滋……”

    两团虚幻的火焰按在石宏的口上,就好像烧红的烙铁按在上一样,一阵黑烟冒起。

    血焰老祖手掌下,石宏口迅速的变黑,但是很快元神其他部位的灵力源源不断地涌来,任凭血焰老祖如何灼烧,石宏不为所动。

    血焰老祖大吃一惊,看着石宏好像岩石一样的面孔满眼的不可思议:“不可能,没有人能够在‘武火烹元神’之下眉头都不皱一下。”

    可是石宏做到了。

    石宏的神火内丹高悬在两人上空,劫坏神火化作一丝丝的金色火丝撒落下来,在两人周围布下一座神秘阵法。

    血焰老祖开始并不在意,但是当这座阵法成型一半的时候,他的神色就有些忐忑了:这是什么阵法?怎么老祖在修真界纵横千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阵法,嗯,不好,老祖竟然被困住了,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石宏对于西沙河书之中的阵法领悟颇多,但是毕竟修炼有限,真正能够布下的,也就只有这一道阵法。如果不是血焰老祖仅仅剩下元神,又是三才元神中的一道,这阵法也未必能困住他。

    但是仅仅修习过一次,不下的阵法就能够将血焰老祖的三才元神之一困住,这西沙河书之上的阵法,也足以傲视天下。

    血焰老祖突然觉得不对劲,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元神竟然一点一点的被石宏吸走,通过自己紧紧按在他口的那一双手掌!

    血焰老祖大吃一惊:“这是什么邪门法术?!”

    石宏并不回答,只是紧盯着他的双眼之中,那种复仇的光芒更加疯狂、更加炽。炽的足以将一切融化,哪怕是神火内丹,都没有这种力量。

    血焰老祖想要逃走,可是他却吃惊的发现,自己的双掌已经拔不出来了——深深的陷入了石宏的元神之中,已经被他牢牢吸住。

    石宏以元神运转《玉神引龙诀》,将血焰老祖当做“灵药”来采,这种大胆的想法,自从《玉神引龙诀》被创出来之后,还从来没有人尝试过。究竟有什么样的后果还很难说,但是石宏不在乎,那疯狂的复仇火焰,已经彻底把他的神智烧光。

    此时他的意识之中,魔玄门覆灭之前,掌门师祖、师傅、师姑一个个在火焰之中被焚化的场景一遍一遍的重演,他从元神站出来的那一刹那,就定下了这个计策,不惜一切代价,他也要把血焰老祖杀死——错过了今天,让血焰老祖恢复,只怕百年之内自己都未必有报仇的机会。

    百年时光对于修真者来说不算长,但是石宏却等不了,那种噬心的仇恨,让他在复仇机会出现的时候,一刻也等不了了。

    《玉神引龙诀》乃是一门奇功,就算是血焰老祖也从来没有听说过,更不知道石宏到底使了什么法术,他练就元神也上百年了,从未听说过有这种元神攻击的法门,生死关头也有些慌乱,奋力的想要从石宏的上挣扎下来,疯狂的叫喊:“滚开、给我滚开!”

    他的元神之中,一层层的虚幻火焰腾起,不住的烧向石宏,妄图用“武火烹元神”的酷刑,迫使石宏放开自己。

    但是不管有多大的痛苦,石宏都如同磐石一样岿然不动,缓缓运转刚刚学会的《玉神引龙诀》,用一种霸道的近乎掠夺的方式,将血焰老祖的元神一点点采如自己体内,纳入巨阙之中,渐渐凝成了一团火红云气。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血焰老祖的呼喊声,怒吼声,渐渐消沉,他的元神也越来越虚幻。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血焰老祖的三才元神之一,噗的一声彻底消失,只有一缕黑色的本我意识如同轻烟一样慢慢升上高空,没有了任何的依存,这一屡本我意识被清风一吹,便烟消云散。

    血焰老祖,从次以后再也不存在于这天地之间。

    比元神,这个世界上谁能胜过石宏!

    他硬生生的将血焰老祖的灵魂当成灵药采尽,不但让他形神俱灭,而且在临死之前,经历了远比被他所杀的魔玄门众人更加惨烈的恐惧,实现了自己当初的誓言。

    石宏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双手撑在地面上,觉得灵魂之体无比软弱,事实上他此时刚刚吸收了血焰老祖的三才元神,正是灵魂之体有史以来足以强悍的时期,但是骤然之间心中一片空虚,魔玄门被灭,自己也终于手刃仇人,他突然之间没有了方向。

    一股悲怆从中发出,自从门派大变,感一直被压抑着的他,终于再也忍不住,趴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这一哭足足哭了半个时辰,他心中的那种压抑的悲痛也随着泪水发泄出来。魔玄门没有了,自己就再把它建起来!

    石宏想起掌门师祖对自己的期望:中兴魔玄门。现在自己要做的,是首先把魔玄门重新建立起来。

    然而开宗立派谈何容易,对于他这样一个仅仅是宗气修为的少年来说,道路漫长的几乎看不到尽头。

    石宏的灵魂之体回到了自己的体内,正要离开,却看到地面上有一枚戒指留下。石宏当初被困在火茧之内,就是嵌在这么戒指上。

    他随手将戒指收进了云纹老壶,快速离开。

    经历了这一劫,石宏也多了一个心眼,不论什么东西,能放在元神之中的,尽量放在元神之中。这一次如果不是巧合,门派大变的时候自己正在修炼元神,神火内丹这些东西都在元神之内,恐怕就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

    石宏离开时间不常,一片银色光翼铺天盖地而来,到了刚才石宏和血焰老祖搏杀的地方,光翼一张,顿时将整片天地都笼罩起来,一点碧青色的光芒从光翼之中洒下。

    看到蒙屠在地面上一阵搜寻,韦胜骥哼了一声:“不必找了,那老鬼最后一道元神已经覆灭了,这片天地之间,还残存着他最后一点的本我意识。”

    韦胜骥说完,银色光翼之上涌起一片炽烈银光,瞬间将那些残存的本我意识炙烤的一丝不剩。

    蒙屠有些惊异:“谁能斩杀了血焰老祖的一道元神?”

    韦胜骥却不在意:“这老鬼在修真界的最的人不少,你真以为他只有我们两个敌人?”

    蒙屠想想也是,血焰老祖为人势利,没什么知心的道友,却因为争夺法器灵物,在修真界树敌颇多,说不定这老鬼倒霉遇到了哪一个仇人。或者干脆有人看见他虎落平阳,贪图他的法器杀人夺宝了呢。

    两人终于去了心头大患,一起哈哈大笑飘飞而去。

    ……

    石宏走了三天,才停下来找了一处山洞容,盘膝坐好,体察体内巨阙内的灵药。

    血焰老祖的元神已经化作一团红云,在小小的巨阙内,一片浩瀚,赤红如火。没有了本我意识的元神,就是一团简单的意识。

    石宏与之沟通,轻而易举的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血焰老祖之前曾经说过,有办法让魔玄门的众人复生,石宏询问之下才知道,九州生灵死后都会堕入冥十道,归十道王管辖,以阳世间的善恶功德,定下一世的机缘富贵。

    这些传说石宏在月下村的时候,就已经听说过一些,只是山野村夫只当你传奇故事来讲,有许多不尽其然之处。有了血焰老祖元神的讲述,自然更加完整细致。

    修士算是九州之中特殊的一群人,修炼之下,大多人的灵魂坚韧,不能以普通灵魂对待,一碗孟婆汤了事。更有很多修士专门修的有转世之法,更加让冥十道头疼。所以修士陨落,入了冥十道,不会那么快被发发派出来转世投生,总会在冥十道之中盘横一些时间,甚至有些修士索投入冥十道,成了将。

    只要石宏能够在魔玄门众人被发派投生之前,进入冥十道,或许就有救众人复生的希望。

    说来简单,但是就算是血焰老祖这样的高手,也不敢轻易进入名冥十道,更何况石宏?只是有了希望总比绝望好,石宏顿时精神一振,重建魔玄门之外,另外有一重任在肩,那就是去冥十道营救魔玄门众人。

    血焰老祖之前想要将石宏的本我意识炼化,吞噬他的元神,却没想到最后被石宏炼去了本无意识,这或许也是一种讽刺,对他一生为恶的报应了。

    他又问出了血焰老祖那枚戒指的开启方法,打开了戒指,里面的存货顿时让他目瞪口呆,几百颗玉精珠魄,堆积如山的珍惜炼器材料……果然是元神高手,富得流油啊。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