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 劫厄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凤舞文学网--->

    第三十章劫厄

    “韦胜骥,这是我的,休要与我抢!”血焰老祖血光一卷,将十几道光芒拢住。--凤-舞-文-学-网--四人高高在上,河滩上,那道玉龙已经被斩断,那一道巨大的玉色光柱,便是龙气泄尽。

    无数道光芒从那道玉色光柱之中飞了出来,四人立刻动手,纷纷抢夺。原本说要互相争夺的血焰老祖和韦胜骥,不曾想到竟然有如此多的宝物,一时间也顾不上抢夺对方的,纷纷收拢宝物。

    那些逃逸出来的光芒不但数量众多,而且度极快。经过了妙生仙墓龙脉数万年的温养,这些法器大部分已经通灵,尽管其中真正修出了器灵的法器到底有多少还不知道,至少都懂得逃逸。

    龙脉一破,所有的法器借着龙气泄尽的那一刹那,一起逃了出来。

    即便是以四人的手段,也只来的及收了不到一成的宝物,九成宝物向四周天地去。四人来不及商量什么,只能各自冲着一个方向追了过去。

    外围那些赶来的迟了修士们,倒是有不少捡了便宜。得到一件的已然欣喜若狂,得到两件以上的无不秘密珍藏起来,生怕别人眼红。

    血焰老祖大耗功力打开的仙墓,却成了整个修真界的盛宴。法器、功法、丹药,无一不全。这一之后,修真界在今后的几十年内,涌现出一批天才,都是这仙墓之中的宝物所造就的。

    血焰老祖刚才用一手“血海龙行”,足足耗去了自己四分之一的功力,与另外三人一起,才将仙墓打开,他们原本以为,仙墓内自有天地。必定是大家进入仙墓,历经重重艰险,逐一收取宝物,却不曾想,这座仙墓内的宝物如此之多,而且颇有灵,一下子全都逃了出来。猝不及防之下,自燃损失巨大。

    血焰老祖这般势利的人,平白损失了这么多,心头自然大恼。

    他一路往魔玄门的方向追来,路上也随手收取了几件法宝。但凡看到有收取法宝的修士,不论来历就是一道血焰赏过去——敢抢老祖的东西,老祖连你一起炼化了。

    他的血焰修炼的法门残忍,这血焰吞噬的生灵越多,威力也就越大,自然下手狠辣,惹怒了从不留活口。

    眼见前面一团光华飞快逃逸,血焰老祖加快了度,血云朝前一卷出一道长大数十里的火舌,堪堪就要将那团光华收入囊中。突然一道碧绿的剑光凌空斩来,“嗤”的一声将他的火云斩断。

    随即剑光一捞,得了那团光华破空而去。

    血焰老祖一愣,大怒道:“蒙屠,你敢抢某家的宝物!”

    一道虚幻人影出现在血焰老祖前方不远,影飘忽不定,随风摇摆,如同水波一般。那人影附在一道碧绿的剑光之上。那剑光看似平淡无奇,却好像要将周围的一切都吞噬进去一样。就连血焰老祖刚才被斩断的那一截火云,也化作一丝丝的火线,被那剑光吸收进去,碧绿色的光芒一染,完全同化。

    血焰老祖脸色一变:“六大魔兵之一的‘断毁’?!”

    那人影淡淡一笑,拱手道:“老祖,并非蒙某贪婪,只是这件东西蒙某有大用处,只能得罪老祖了。老祖若是觉得心有不甘,今后随时可来吞狼山,蒙某随时候教。”

    血焰老祖大怒:“何必他,某家现在就要教训你!”

    “哈哈哈!”蒙屠一声长笑:“老祖,蒙某有断毁在手,老祖又大损功力,此时跟蒙某动手,实属不智。老祖一世精明,当不会做这样的蠢事吧?”

    血焰老祖心头火起,这蒙屠功力稍逊自己一线,只是他却不知怎的得了六大魔兵之一的断毁,自己刚刚损耗了四分之一的功力,施展血海龙行破开仙墓,此时绝不是他的对手。

    他虽然已经是天下顶尖的大修士,元神高手,但是为人却向来势利,盘算一下形势对自己不利,当即掉头而去,火云滚滚:“蒙屠,今之事老祖记下来,来必屠尽你吞狼山,以报今之仇。”

    蒙屠的形附托与魔兵断毁之上,哈哈大笑道:“蒙某必定恭候老祖!”

    血焰老祖憋了一肚子火,正愁没地泄,突然看到前面的魔玄门山门。他心中顿时想起之前那道光芒。血焰老祖心中一动。

    他近被蒙屠威,不外乎是因为蒙屠手中有魔兵断毁。血焰老祖自认魔功天下无双,只是天品七的法器却是一件也无。法器对于一名修士的重要,血焰老祖今天是刻骨铭心的体会了一下。

    而他的血焰也已经到了一个瓶颈,几十年未有突破。

    魔玄门虽然早已经没落,成了不入流的门派,但毕竟也是魔门十支之一。血焰老祖顿时动了心思:自己前去搜刮一番,法宝肯定有,说不定还能找到魔玄门特殊的修炼功法,最好是《歌月太苍经》,两相借鉴,自己的血焰还能再进一步,修成血云火海。

    老祖心下计议已定,火云一按,便往魔玄门山门撞了过去。

    ……

    自那玉龙之气炸开一瞬间,万道星光四散逃逸。其中一点,明暗不定,光芒闪烁,夹杂在那些光芒耀眼的宝物星光之中毫不起眼,却格外狡猾。夹杂在众多的宝物光芒之中,直到拖出了四大元神高手的目力范围,才突然加快了度,猛的一闪消失不见。度竟然比任何一道光芒都要快得多。--凤-舞-文-学-网--

    明月当空,石宏端坐在峰顶之上,缓缓吸摄着月华光芒。钟西河五人回来,立刻紧闭山门,将护山大阵打开,如临大敌。但是对于西沙河滩上究竟生了什么,五人讳莫如深。

    门派紧张,石宏也不敢过于放肆的吸摄月华,没有运转太阿煅体的法门,吸摄月华的度自然慢得多。

    石宏突然觉得月华灵力有些紊乱,他诧异抬头一看,只见明月当空之下,竟然还有一点星光,明暗不定,光芒闪烁,从山门外撞过了护山大阵,竟然丝毫没有迟滞。紧接着一阵尖锐的流星啸声冲进了山门。

    钟西河与韦醉六立刻觉察到了,两股光芒冲天而起,山门内警钟大作:“当当当……”弟子们一阵慌乱之中,石宏却目瞪口呆的看着那道流星。

    流星的度之快,乃是他平生仅见,没等他反应,流星已经嗖的一声钻进了他的体——整个过程,只是一瞬间的工夫,流星撞破山门,钟西河立刻感觉到,但是等他冲天而起的时候,流星已经以极快的度钻进了石宏的体。他什么也没看见,至于后面被警钟惊醒的弟子就更不用说了,没头苍蝇一样在山门内乱窜,惊慌的互相询问:“怎么了,怎么了?有敌人吗?”

    石宏直到那流星入体才猛然明白过来:自己现在是灵魂之体,这流星怎么能够寄存在自己的体内?

    只是下面已经乱作一团,石宏没时间多做思考,潜回了自己的小院,灵魂回体,外面的警钟已经分外急促,召集全部弟子,石宏现在的灵魂之体带着神火内丹和云纹老壶一起修炼——云纹老壶就悬在神火内丹之中——这两件物事还留在他的灵魂之体内,石宏就急匆匆的赶往鲲鹏魔

    钟西河满脸凝重,韦醉六他们几个的脸色也不好看。钟西河断然道:“未雨绸缪。”

    韦醉六一点头,他一挥手,每一名弟子顿时觉得子一轻,眼前景物乱转,回过神来的时候,现自己已经置在山门中的一个地方,脚下闪烁着一个淡青色的起一阵符。

    钟西河沉声道:“魔玄门弟子听令:本门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每个人务必全力以赴,为门派而战。都看到你们脚下的阵符了吧?盘膝坐在阵符上,排除一切杂念,全力运转功法,助护山大阵一臂之力!”

    所有的弟子脸色一变,不敢怠慢立刻坐下来,运转魔功,一丝丝灵元注入下的阵符,汇集了百名弟子的灵元,护山大阵上的光芒越明亮起来。

    钟西河轻轻舒了一口气。

    所有的弟子都有自己的位置,却唯有石宏孤零零的站在石坪上。石宏上前一步躬问道:“师祖,我……”

    钟西河一挥手,石宏眼前景物一变,已经到了后山,那座石山神兽眼睛半开半闭,似乎永远在半梦半醒之间。

    钟西河道:“你在这里等着,若是本门不能度过此劫,你就离去。”他用手一指,在石山神兽的左爪之下,一道光芒幻化出一闪拱门。

    “这条密道直通山门外,切忌不可冲动,你是本门的希望!”钟西河双手重重一按石宏的肩膀,眼中有些晶莹的光芒闪动,似乎还想在说些什么,但是护山大阵外突然一片火光,来的奇快无比,一眨眼就已经覆盖了整片天空,皎洁月光立刻被漫天火云挡住。

    钟西河惊呼一声“不好”,来不及再说什么,转飞去。

    “哈哈哈……”血焰老祖的狂笑声响彻天地,笑声之中血焰翻涌,幻化出一只三十丈的巨手,那巨手往下一按,魔玄门的护山大阵腾起了一阵青光,和血焰巨手一交,顿时被血焰引着,护山大阵的青光立刻成了一片血色火海。

    所有的弟子齐齐一震,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哈哈哈!”血焰老祖一声狂笑:“魔玄门小儿,教出天品法器,献上《歌月太苍经》,老祖饶尔等不死!”

    钟西河脸色惨变:“老魔想灭我魔玄门,何必找此借口,尽管施展便是魔玄门虽然没落,骨气却不失!”

    血焰老祖隐漫天火云之中,狂笑一声:“好,既然如此,老祖灭了你们,自己再找便是。”

    护山大阵已经被他的血焰污染,反成了一道火罩。血焰老祖甚至没有动用自己本体的力量,那火罩被抽出来,凌空一拧化作一道火龙,咆哮一声,风雷大动,直朝山门内冲了下来。

    钟西河怒喝一声,两片护肩法宝冲天而起,化作两面三丈小盾牌,试图阻挡那火龙。火龙探爪一抓,撕纸一样将那两面盾牌撕碎。钟西河猛哼一声,强硬不退,张口喷出一股鲜血。

    血之中,一道紫白色的剑光冲天而起,吸收了钟西河的一口血,飞剑威力倍增,灵动跳跃,躲过了火龙的一爪,拦一剑斩去。

    韦醉六几人一看,一起放出自己的法器,韦醉六的黄光巨剑,叶陶的白玉清水剑,向东流是一只古篆光耀的金刚圈,司马风闻再次幻化出那只三丈的秋巨笔,一阵绘画,四张巨大的灵符挡在山门上。

    “哼,不自量力。”血焰老祖冷笑一声,那血焰化作的巨龙凌空一跃,盘整一团,突然血光大放,一声巨响自爆。

    红光万丈,钟西河等人的法器在那炽如火的红光之中,顷刻之间被烧化成了铁汁。就算是门内以炼器著称的叶陶和向东流也不例外。

    钟西河猛的一瞪眼,扣指弹出一道灵力。

    后山正往前山冲去的石宏顿时浑一震,被那股灵力死死牵住,不管他如何奋力挣扎,还是慢慢被拖向了石山神兽脚下的那道拱门。

    “哼!”血焰老祖冷哼一声,漫天血云突然往下一压,魔玄门的山门顿时粉碎,山峰被压碎十丈,山门内的各种建筑纷纷崩碎,鲲鹏魔当其冲,在火云之下四分五裂,顷刻之间被炼化成飞灰。

    漫天火风在门内来回吹拂,门内弟子一片惨叫,护的灵元、法器迅被烧化,随即本人也被烧的焦黑,然后迅化作飞灰。

    钟西河五人苦苦支撑,火云之中探下一只大手,朝五人一抓,五人联手不下的防御阵法顿时破碎,一团团火焰将五人团团缠住。钟西河的胡须、头、眉毛一点点被引着,整个人端然站在大火之中,死死不肯倒下。

    “师祖!”石宏睚眦俱裂,一声大吼,上力量猛然爆,一道道金色的裂痕出现,竟然硬生生的挣碎了那一道灵力束缚。

    火线从韦醉六的脚下慢慢升起,一点一点的将他的体吞噬。一直到了他的脖子上。韦醉六的体已经完全被烧化,只剩下一颗头还浮在火焰之中,怒目如蛙,狠狠瞪着天空中的火云,充满了愤怒和不甘,最终却还是被一团腾起的火焰将他的头颅一口吞没。

    “师傅!”石宏痛哭,不顾一切的往前山冲了过去。突然背后一股绝大的力量抓住他。石宏回头一看,石山神兽双目圆睁,一只爪子牢牢抓住了他。

    “放开我!”他一声怒吼,石山神兽不为所动。

    叶陶全白衣飘飘,在火风和火云之中死死抵抗。司马风闻和向东流都被火焰吞噬,什么也没有留下。

    叶陶看着同门一个个陨落,凄然一笑,转头看向了后山石宏的方向一眼,突然全力量一松,火焰猛的扑了上去,一刹那红色吞噬了白色,石宏惨叫一声:“师姑!”

    满门被灭,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石宏颓然跪在地上,两行血泪从眼中汩汩流下,他无声呜咽。石山神兽却岿然不动,冷眼静看这一幕人间惨剧。

    火云铺天盖地的往下一按,覆盖了整个山门。后山魔玄门圣地传道崖,一座座雕刻着魔门先祖的石林在火云之下崩碎,一道道虚幻的先祖光影在火云之中幻灭。

    前山和后山相连的深涧被火云压塌,清澈的涧水瞬间被烤干。山涧成了焦土。

    货运铺天盖地而来,石山神兽突然浑一抖,猛的仰天一声怒吼,声浪浑厚,直摄云霄,洪荒神兽的宣战。

    “咦——”火云之中一声惊讶:“你这老畜生竟然还没死。”

    血焰老祖大悦:“你躲藏了这么多年,这个时候冒出来,难道想给我的血云进补?”他不断地念叨着,却就是不说出石山神兽的名字,似乎这个名字是个忌讳一般。

    天空中火云翻滚,那断了角的石山神兽却凌然无惧,傲然而视。

    石山神兽四爪一按,庞大的躯猛然腾空而起,咚的一声巨响,地面剧震,出现一个深坑。

    石山神兽腾空而起,在半空中,一丝丝闪耀的电光从全上下一起向它头顶那半截断角汇聚而去。与此同时,电光一去,它全的岩石已经开始慢慢龟裂。电光全部汇聚到了它头顶的那一只断角上,那点光凝实竟然将半截断角弥补起来。

    而它的体也已经全部化成了碎石,进而成了石粉,被风一吹,漫天飘散。

    但那只闪耀着电光的独角,却像一只落了金乌的利箭,向了天空中的火云。

    “呔!”血焰老祖一声怒喝,火云中心突然变黑,温度急剧升高。迅在火云之中形成了一个黑洞,那一道独角摄入火云黑洞之中,顿时将整个黑洞化作了一片电光世界。火花闪耀,噼啪作响。

    血焰老祖怒吼一声,几十亩大小的火云瞬间向中间收缩,一层层的往中心挤压,火云和电光交锋,一连串密集的爆炸声,那点光不屈的向外扩张,血焰老祖奋力用火云抵消电光,短短一瞬间的工夫,几十亩大小的火云,已经缩成了只有亩许大小,才勉强将电光全部抵消。

    血焰老祖大怒,刚才火云铺天盖地漫住了魔玄门整个山门,他已经用灵识搜索过了,这山门内并没有什么天品法宝,更别说魔门密典《歌月太苍经》了。

    结果还被这老畜生最后给了自己一下,辛辛苦苦绣出来的血焰火云被化去了大半,要想修回来,只怕最少也要百年时光,这一会算是亏大了。

    血焰老祖检查了一下火云,更加暴跳如雷:“老畜生,你的生魂呢?你的生魂竟然不在,嗯?”没有人能够回答他。

    ……

    石宏呆呆站在荒山之中,好一会儿,他抬手抹了一把眼泪,手背鲜红。

    师父死了,师姑死了,师祖死了,师兄他们也死了……但是他们死了,就是为了掩护自己,自己一定要活下去,活下去才能给他们报仇,才能完成他们的遗愿,才能重建魔玄门。

    石宏辨认了一下,这里应该是山门外的一处荒山,他虽然下定决心苦修魔功,来定要为师门报仇,但是这一刻却有些茫然:自己要往哪里去?

    自从进入修真界,他就一直在魔玄门中呆着,出去的地方只有西沙河,那里现在肯定是不能去了。

    他叹息一声,将心中的孤寂排遣,朝着远离魔玄门的方向,信步走去。

    “哈哈,果然在这儿!”

    天空之中一声长笑,只见一个着大红长袍,袍子上黑色的符文如同火焰一般翻飞的老者破空而来,老人后一道红色焰尾猎猎作响,可见其度之快。

    石宏一看就知道他就是自己的灭门大仇。既然已经被找到了,石宏索不再躲避,器胚在手,咬紧牙关,死死盯着血焰老祖,一言不。

    血焰老祖没有在火云之中找到石山神兽的生魂,就知道这神兽肯定还留着一手,他在魔玄门山门附近一找,果然就被他现了石宏的行迹。

    血焰老祖几十亩的血焰火云只剩下了亩许大小,他这般势利的人,心中痛无比,满腔怒火正无处泄。他毫不客气的伸手一抓,在他看来这小子还不是手到擒来。

    却不料石宏前一道灰影腾起,毒蛇一般的噬向了血焰老祖的手腕。血焰老祖狞笑一声,任凭那到灰光斩在自己的手腕上。

    轰,一团火焰从他手腕上腾起,将那道灰色光芒裹住。血焰老祖知道那灰光不管是什么,必定会被自己的血焰烧成铁汁,手上不停,一把抓住了石宏的脖子。拎将起来,喝问道:“小子,那老畜生的生魂呢!”

    那石山神兽颇有来历,在魔门之中也算是一个传说,只是因为魔玄门三千年前没落,知道这则秘辛的人已经不多了。

    只要找到了石山神兽的生魂,不用半年时间,血焰老祖就能够将自己的血焰火云重新炼至几十亩大小,甚至更胜从前。

    石宏一言不的瞪着他,眼中喷出两道怒火。

    血焰老祖突然心有所觉,猛地一转张口喷出一道血焰,堪堪抵住背后拿到飞来的灰光。

    “咦……”他一阵惊讶,没想到这到灰光竟然没有被炼化,而且还能悄无声息的偷袭自己。

    他随手一抓,一片火云裹住了那道器胚。

    两人的实力毕竟相差太多,血焰老祖一旦认真,石宏当真半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血焰老祖看了看手中兀自跳动不屈的器胚,低呼一声:“已经达到了大道级别!难怪了……嗯,不对啊?”

    他转脸又看了石宏一眼,脸色一变:“你明明只是宗气级别,如何能够御使飞剑?”

    石宏一言不将脑袋别到一边去。

    血焰老祖大怒:“老祖问你话,竟敢不回答……”他正要手上用力,给这倔强小子一点苦头吃,却没想到突然又是一道灰光从背后来。血焰老祖万万没有想到,石宏竟然还有一只大道级别的器胚,毕竟这般珍贵的器胚,就算是他也不敢说随手就能拿出两件来。

    对于血焰老祖这般已经达到了元神级别的高手来说,若是炼制了阵法的法器,哪怕是天品七的神器魔兵,也休想这样偷袭他们,上面的阵法不论多么精妙,只要一动,灵力牵扯,他们必能感应。

    然而石宏乃是以真火御使器胚,不动灵力,这器胚之上又没有炼制什么阵法,故而无声无息,很难觉察。

    血焰老祖差一点又找了他的道,回过来劈手一道火云死死压制住了那枚器胚。看到又是一枚大道级别的器胚,血焰老祖一愣,眼睛一扫,石宏的玉带从他的腰间落了下来。

    钟西河在玉带上家吃的制,对于血焰老祖来说不值一提,他随手破去往里面一看,顿时吃了一惊:“这么多……”

    那些玉精自然不如他的法眼,但是八枚大道级别的器胚一字排开。这本来是给东华山准备的。

    血焰老祖小眼睛一转,瞅了石宏一眼:“是你自己炼制的?”石宏依旧不回答,只是仇恨的盯着血焰老祖。后者这回反倒笑了:“你小子倒真有些意思,老祖我灭人家满门也不是第一次了,那些门派的弟子见了老祖,无不是叫喊着‘老魔,我与你拼了’然后冲将上来,做了老祖火云的补品。只有你,一言不。”

    血焰老祖搔了搔自己的头,回忆道:“好几千年了,老祖都有些记不清了,当年未入血焰门的时候,在世俗家中,似乎听到过一句话,咬人的狗不叫,便是说你这样的小子吧。”

    石宏咬牙切齿道:“你知道就好。”

    血焰老祖哈哈大笑:“哈哈哈!小子,看来你很有信心啊,你区区宗气修为,几千年也威胁不到老祖,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石宏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不再多言。血焰老祖也浑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血焰老祖将石宏玉带之中的大道级别的器胚全都收进了自己囊中,看了看石宏,心思又转了几转:这小子上颇多古怪,分明是宗气级别,却能够御使飞剑,有能炼制出大道级别的器胚,看来魔玄门的确有外界所不知的神妙功法。老祖且把这小子带回去慢慢拷打审问,定要问出这功法来。就算不成,至少也能让他为老祖炼制器胚。太初级别的器胚,嗯,大有可能晋升为天品法器。

    血焰老祖打定了主意,大袖一卷,一团火茧将石宏裹住,塞进袖里乾坤。双足一顿,化作一片火影呼啸着往北而去。

    ——————————————————

    (嗯,大家都说说,有啥想法)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