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玄龟镇体,城下之盟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六千字大章求票)

    火焰熊熊,石宏置其中,突然有所感,低头一瞧,只见自己的皮肤下面,一层黑色暗光流淌。鲁汉八十一团雷火灵气所化的滔天火焰,竟然丝毫奈何不得这一层淡淡的暗光。尽管看上去火焰滔天,甚至连他脚下的擂台都已经炼化了,但是石宏甚至连一丝的力都感觉不到。

    他登时明白过来,这边是太阿煅体的功劳,只是功劳不能仅仅归功于太阿煅体。那龟甲似地黑色金属块,也是功不可没。那东西可是放在他的神火内丹下灼烧好几天,也只是变红而已。

    他的神火内丹,乃是劫坏神火凝练而成。而鲁汉这火焰,看似凶猛,也不过是祭炼神霄五雷时,同时吸摄入体内的天地凡火,比起三味真火尚有不如,更别说比三味真火还要高上好几个档次的劫坏神火了。

    虽然石宏连一块龟甲都不曾真个吸摄完全,但是用来抵御这样的火焰已经是卓卓有余了。

    黑色的暗光在皮肤下面流淌,石宏背对着魔玄门,正要冲上来的钟西河却愣住了,只见石宏背后,隐隐有一只黑暗虚幻玄龟,一闪而逝。钟西河还以为自己眼花了,再一看,那虚影已经不见,但是他也看出来石宏并无大碍,这才渐渐放下心来。

    石宏随手一放,一枚神火内丹飞了出来,上下一兜,漫天的火焰瞬间被他的神火内丹吸走。

    鲁汉一只眯着的眼睛猛的一开,冷笑道:“果然有些手段,我现在开始有些相信,是你杀了我弟弟。”

    神火内丹一出,那闭着眼睛的多鹤道人猛的双眼一睁,盯着石宏的神火内丹看了好久,这才长长的叹息一声,重新闭上了双眼,似乎有无限的遗憾。

    鲁汉点点头:“你虽然只是宗气修为,但是也足够我施展全的九阳焚气法门。”他左手五指拢起,一掐法诀,和上一次又有不同,手指拢起的那一刹那,天地间灵气如箭,光芒汇聚在他的掌心之中。

    鲁汉手掌往口中一拍,吞下灵气,舌尖绽声一喝,如同雷惊空:“呔!”

    刹那之间八十一团雷火灵气从那一声炸喝之中飞舞出来,鲁汉口中念念有词,舌尖灵巧,以舌为笔,飞快的绘出了八十一道篆文灵符,没一道灵符都打入了一枚雷火灵气之中。雷火灵气自动炼化灵符,形成了一枚雷火灵珠。

    鲁汉左手托天一擎,八十一枚灵光四溢的雷火灵珠高悬头顶,加之他材高大,登时便宛如一尊雷神降世,魔玄门内,连钟西河在内,所有的人脸色大变,这一击尚未发出,便已经有了雷神之威。石宏刚才虽然莫名其妙的化解了对方一半的九阳焚气法门,但是现在看来,那也是鲁汉未出全力。

    此番重新施展,威势远胜刚才数倍。

    石宏心中大喜,九九八十一道澎湃灵力,汹涌的涌入了他的眉心,顿时一种舒畅的感觉布满全。灵力疯狂涌来之时,他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好像已经和天地之间沟通了一道桥梁。连带着距离他最近的鲁汉体内慢慢吸摄而来的灵力都不是那么明显了。

    第一个发现异状的正是多鹤道人,他猛地张开双眼,疑惑的盯着那八十一团雷火灵珠,又看看石宏,在这个年轻人上接连发生的几件“怪事”让他十分惊讶。

    他心中一动,缩在袖子里的手指一动,一枚青竹灵符落在掌心。想了想,终于还是暗自摇了摇头,那没青竹灵符扣在掌心,没有发出去。

    他又看了石宏一眼,缓缓闭上了眼睛。

    “咦——”紧接着所有的人都看出来了,那八十一团雷火灵珠的灵气瞬间消失,一干二净。雷火灵珠没了灵气,自然也就不再有灵光,浮在天空中死气沉沉,连带着下面一手高举的鲁汉,都变得滑稽可笑。

    鲁汉这张脸腾地一下就红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大耗灵元,辛辛苦苦发动的九阳焚气法门,绝对没有一点问题,此前他不知道修炼了多少遍,这样灵气突然消失的况,还真是从来没有出现过。

    这么多人看着,鲁汉这脸上可有些挂不住了。

    石宏故意做出一脸茫然的样子,似乎这一切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心中却在期盼着:再施展一遍,快,再施展一遍。

    鲁汉倒是真听话,眼角一扫众人,魔玄门满是鄙视,神霄派百思不得其解。鲁汉大吼一声,体内灵元翻滚,大江大河滔滔而来,左手五指一扣,法诀掐起,重新施展了一遍十足十的九阳焚气。

    这一回,鲁汉比上一次还卖力,真个又是天地色变、风雷云动,之前的一切都很完美,直到他要化雷神,单手托起九九八十一道雷火灵珠。

    那快要把雷火灵珠撑炸了的灵气突然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哈哈哈……”魔玄门内一声大笑,起哄道:“原来是驴屎蛋子表面光。”“师兄所言差矣,依我看,分明是银样蜡枪头,哈哈哈……”

    周围的女弟子们红着脸啐了一口,却忍不住一阵偷笑。

    鲁汉这脸上更是挂不住了,石宏还是一脸无辜的茫然,心中乐开了花,再来一次,再来一次。他倒上瘾了。

    神霄派之中,有人走到季达后,悄悄说道:“掌教,况不对啊,大家都感觉到体内灵元在缓慢的流逝,难道说……”

    季达猛的一转看着那人:“你们也感觉到了,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有这种感觉呢。”那人看看弟子们:“他们修为补足,只怕灵元流失都未必能有清晰的感觉。您说会不会是魔玄门……”

    季达脸上面团团的一笑,声音却格外冰冷:“没关系,看他们还能蹦跶到几时,我早有万全准备。”

    石宏的美梦终究未能成真,鲁汉能够有如此的成就,天分超人,智慧出众,两次之后便已经明白,再尝试下去,只是徒劳,浪费自己的灵元而已。

    他冷哼一声,双耳自动过滤了那些嘲笑声,后退一步,暗中准备。

    韦醉六曾经告诉过石宏,神霄派修炼的便是符咒。画出一个个五雷符,供自吸摄。韦醉六猜的虽然不中,亦不远矣。神霄派内,虽然法术众多,但是其本源终究脱不开一个“符”字。只要是符,石宏眉心的光茧就能够吸收,只是吸收的程度和速度区别而已。

    神霄派着几十人,对于石宏眉心的光茧来说,就是几十粒十全大补丸。灵气源源不绝,石宏虽然得不到实质的好处,整个人却精神百倍,状态奇佳。

    鲁汉看着石宏冷笑一声,强辩道:“魔门妖术,只能逞一时之快,今天便让你见识一下道门正统真传的厉害!”

    钟西河心中嘀咕着,魔门妖术?魔门若是真有这般厉害的法门,你说妖术,就算你说魔术我都认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鲁汉倒退五步,每一步后撤,都在擂台上留下了一个清晰的脚印。擂台刚才他自己炼化,雷火被石宏收走之后,地面很快又重新凝固,变得坚硬无比。

    石宏从修云宗那里学来的五步十刀,乃是没跨上一步,气势便强盛一分,而鲁汉却是每撤一步,力量更增强一分。五步之后,鲁汉双脚不丁不八,随意站立。石宏隔着他十丈远,这一看去,惊讶发现鲁汉竟然已经与天地融合在一起,他明明站在那里,可是好像他又根本不在那里。

    石宏大吃一惊,顿时小心提防。

    神霄派中有人担心,询问季达:“掌教,鲁汉不会出什么问题吧?”季达老神在在:“放心好了,鲁汉使我神霄派开派以来的第一天才,修行不过三十年,就将神霄五雷炼至九阳焚气的境界,而且……哼哼,你接着看吧,这小子肯定会被鲁汉折磨致死。我神霄派基业广大,就要着落在鲁汉上了。若不是他的天资绝顶,你以为我会让他那个白痴弟弟在派内为所为?”

    神霄派的人看到鲁汉已经重新稳住阵脚,而且看上去占据了主动,顿时放下心来,一声声喝彩鼓劲声又响了起来。

    神霄派这边“师兄加油”喊的闹,冷不丁魔玄门中冒出来一声“这般精壮,可莫要再是个银样蜡枪头,让人家好生失望”男人模仿者着女声,分外“幽怨”,魔玄门一阵爆笑,司马风闻佯怒斥道:“不许作怪。”自己却忍不住笑了出来,只有叶陶和一群女弟子脸上飞红,又啐了一口。

    鲁汉对外界的一切充耳不闻,脚下两团火焰慢慢燃起,绕一周,渐渐有五方五色之气,在火焰之中升起。

    鲁汉张口轻轻一吹,那火焰如同灰烬一样散去,但是那五色五方之气,却凝聚混合,结成一团紫金之光,随即化作一只婴儿,子蜷缩,双眼紧闭。

    鲁汉右手握拳,拇指翘起,在自己九大命之上逐次点过。每点一下,便有一股精纯灵元字七窍之中喷出,融入那婴儿上。

    婴儿渐渐长大,凤嘴银牙,朱法蓝,两目出三丈火光,背后生出火焰双翅,张开足有六丈长短!

    左手一抓,一枚八角锤凭空出现,张口一喷,一条火龙缠绕周

    神霄派的人大为敬佩:“鲁汉师兄竟然已经存神出了五雷神将!魔玄门的小子,赶快跪地求饶吧,哈哈哈”

    叶陶坐不住了,立刻去找钟西河:“师伯,您看是不是让阿宏认输,这鲁汉的修为,已经远远超出神霄派三代弟子的普通水准,甚至连比绝大部分二代弟子都要强,就算是在咱们魔玄门,出了五师兄,也没有几个人敢说稳胜他。”

    钟西河一阵犹豫,叶陶催促:“师伯,再不决断就来不及了。”

    钟西河脑海之中闪过刚才石宏背后那一道玄龟虚影,心中突然一动:莫不是这孩子乃是四方神兽转世?

    他笑呵呵的看着叶陶:“他也算是你亲手调教出来的弟子,你怎么对他这么没有信心呢?”叶陶:“可是……”钟西河一摆手:“稍安勿躁,有我在,必不会让他有所损伤,好好看着吧,我想这小子会给你一个惊喜的。”

    叶陶无奈,转去看擂台。那存神出的五雷神将,仰天一声怒吼,口中喷出三十丈长的金色火光,猛的扑向了石宏,左手的八角雷锤不讲道理的凌空便砸了过去。

    “轰隆隆……”

    那一锤砸下,雷声滚滚,擂台天空上,五亩方圆以内,雷云密布,青色、紫色、红色、黄色、白色五色雷光交缠互搏,不时的在天空之中炸出一片片雷光。

    那一锤,自天空的巨大雷云之中,引出五道足有水桶粗细的雷光,汇聚在八角雷锤之上,仿佛在雷锤上蒙上了一层厚厚的光膜。原本只有人头大小的雷锤,顿时膨胀到了水桶大小。

    “小心!”刚刚清醒过来的童君乐忍不住一声惊呼,石宏却好像被吓傻了一样,定定的站在原地不动。

    “嘭!”

    雷锤狠狠的砸在了石宏的上,石宏顿时觉得灵魂之体猛的一麻,一阵摇摆不定,差一点被这一锤给砸出了体。

    无论鲁汉天资何等超人,毕竟他都是神霄派的门人,脱不出神霄派的修炼法门。神霄五雷是直接作用与灵魂,石宏的灵魂之体坚固无比,挨了他一锤也不过是稍稍痛苦一下而已。

    石宏赌了这一把,赌对了。

    那八角雷锤狠狠的砸在了石宏的额头上,存念出来的五雷神将恰好和眉心中的光茧对上。还是那句话,鲁汉的一切法术,终究脱不开神霄派的根本,这存念五雷神将,也是灵符灵力所化,两相一接触,整个门派较技之中,最让人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那堂堂五雷神将,竟然瞬间化作漫天灵光,一丝丝的被吸进了石宏的眉心。

    所有的人都愣住了,鲁汉原本喜欢眯着自己的双眼,此时却瞪得如铜铃一般,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他原本以为,自己的五雷神将一出,这小儿定会当场被雷神轰杀,渣滓都不剩下。却没想到石宏不但轻轻松松挨了他一锤,而且还把他的五雷神将也给收了。

    西沙河滩上,足足一盏茶的功夫寂静无比,两派加起来近一百人,就这么呆呆的看着石宏慢慢把五雷神将吸摄进了自己的眉心之中。

    西沙河怒涛翻滚,拍打着河滩,哗哗作响。

    季达猛的跳起来,指着石宏:“我明白了,就是他在在作怪!”

    笑面虎也顾不上什么份了,显然石宏的法术是整个神霄派的克星,事关门派生死存亡,季达猛的一掌按出,天空中顿时出现了一只十亩方圆的巨灵神掌。

    神掌掌心内一团金色光圈,光圈乃是由无数蚂蚁大小的金色符咒组成。那巨掌却不是攻向石宏,而是凌空落下,将魔玄门所有人都笼罩其中。

    钟西河怒吼一声:“季达匹夫,敢尔!”

    他双臂向上一扛,肩头两片金属护甲腾空而起,上面古篆满布,放出一丝丝的金光。飞上天空中,化作两只鹰首、狼、鹏翅、狮爪的猛禽,狠狠撕向那巨灵神掌。

    季达一掌攻向魔玄门,牵绊住了钟西河,便不再多管,矮胖的躯一转,化作一道光芒向石宏。人在半空中,他单掌一托,一道银色剑光升起——这本是他杀了一个异派大敌所夺,神霄派内无人修炼飞剑,他又觉得这飞剑品质不错,送人也有些可惜,便自己随便炼制了一下,却没有想到今天派上了用场。

    这小子似乎天生克制神霄派的一切法门,他冲到石宏边,体内灵元流失的感觉更加明显。让他越发忌惮,恨不得一剑将他斩成了八瓣,永绝后患。

    钟西河放出了自己的两件法器,顶住了季达那一掌,也明白季达的目标乃是石宏,他大喝一声:“叶陶,照看弟子。”说罢飞快朝擂台扑了过去。

    那一直不曾开口的多鹤道人,突然双眼一睁,拂尘一摆,顿时万丈银丝卷向钟西河,他出道门八十脉之一的东华山,修为远在钟西河之上。一手法术,顿时将钟西河缠住。

    钟西河眼睁睁看着季达冲向了石宏,却来不及救援。银色剑光漫天落下,如同雨。钟西河惨吼一声:“阿宏!”猛的一闭眼,不忍再看。

    “叮!”一声脆响取代了钟西河预料之中石宏临死前的惨叫,他愣了一下睁开眼,石宏也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在那银雨剑光之中被绞成一团血水,而是双臂张开,高举上天,一柄匕首大小的灰光,正以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退了季达的银色飞剑。

    若论起剑术来,季达只是随便修炼了一口飞剑玩玩,毕竟他神霄派的法门炼符剑而不炼飞剑。石宏却是深受修云宗五步十刀的影响,已经将这一刀法练的出神入化,神韵盎然。

    两相一交手,季达以己之短,攻敌之长,顿时变落了下风,还是靠着精神的修为支撑下来。

    只是,他距离石宏很近,石宏的眉心光茧刚刚大补了一头五雷神将,吸摄之力大增;季达越是运转灵元和石宏拼斗,体内灵元流失的越快。只是他若不催动灵元,剑术上却不是石宏的对手。季达很清楚自己现在饮鸩止渴的处境,他猛地大吼一声:“多鹤道长,还请助季某一臂之力!”

    多鹤道人却吃惊的看着石宏头顶上的那一柄灰不溜秋的器胚,几乎是想也不想收了自己的拂尘,不再阻拦钟西河,同时伸手一摊,叮的一声,那一枚青竹灵符飞了出去。钟西河心中一动:灵符飞走的方向,正是魔玄门山门的方向!

    钟西河也来不及考虑更多,就要冲上去营救石宏。

    却没想到石宏正和季达都得旗鼓相当。季达体内的灵元不住流失,苦不堪言,他估计自己就算是坚持,也顶多只能坚持一个多时辰——近距离之内,他的灵元流失速度惊人,还要支撑自己的飞剑,当然不能持久。

    钟西河手中扣着一枚银光闪烁的二指梭镖,也是一件难得的法器,一旦石宏不敌,立刻出手相救。毕竟季达修炼数百年,灵元深厚,不是石宏能够相比的。

    他却没有想到,石宏越战越勇,季达反而后力不及。

    石宏乃是依靠神火内丹御使法器,他的神火已经结成内丹,论其浑厚,和同样是金丹期的季达相比毫不逊色。此消彼长,当然是季达先坚持不住了。

    “多鹤道长,难道你忘记了我们之间的约定吗!”季达急了。钟西河立刻警惕的看着多鹤道人,后者却淡淡一笑,毫不讳言:“我既然是季达请来的,自然要帮着他了。他许诺我一半的玉精灵脉,灭了你们魔玄门。”

    “我师弟已经施展‘十虎镇山’锁住了你们的山门,刚才那一道灵符,只是让他暂缓动手而已。”

    多鹤道人指着石宏的灰色器胚说道:“不过贫道现在改变主意了,只要你们能够给我十枚这样的器胚,我便不管你们和神霄派之间的争斗了。如何?”

    钟西河别无选择,立刻答应:“好!”

    便在这时,石宏大喝一声,五步十刀的惨烈杀意被他推至了顶点,季达顿时觉得好像置于千军万马的上古沙场,一阵凌厉的杀意扑面而来。他猛地鼓起所剩不多的灵元,却发现灵元急速流失,石宏的器胚携着无尽杀意苍茫而来,叮的一声斩断了他的飞剑,灰光一划,季达一颗大好头颅高高飞起,飞行之中,那双眼睛还瞪得老大,怎么也不相信,自己堂堂金丹大修,竟然死在了一个宗气境界的小孩手中。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