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饕餮光茧,黑金龟甲(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上面不乐大叔殷切的露出了菊花,貌似差的不多,几百票而已,大家一起努力,自从黄埔一期结束之后,还不曾和大叔如此jq嘞)

    石宏仰首望着墙壁,窗外明月东升,银色光芒盖满大地,那些符宝字和道德灵文,在月光之下显得格外清冷慑人。

    他眉头一皱,墙壁上那些古老文字,一丝丝的光芒抽摄出来,在他的面前飞速的凝结成了一个金色的光茧,将墙壁上的那些文字的灵光全部吞噬,然后光芒一闪,沉进了石宏灵魂之体的眉心之中。

    石宏大吃一惊,那光茧就好像是一颗美人痣一样嵌在眉心里,尽管没人看见,但是石宏还是觉得有点不自在。而且他也搞不清楚这东西对自己到底是好是坏,着急的伸手去摸,那光茧已经深嵌其中,根本寻不着什么痕迹。

    石宏大为颓丧,这算是怎么回事?

    他自己研究了半天,不管他的灵魂之体如何,那枚光茧始终纹丝不动,似乎仅仅是寄生在他的灵魂之体内,对他并没有任何影响。

    石宏无奈的摇摇头,这又是一件诡异的事,自从得到那枚碎玉之后,诡异的事就一件接着一件,真不知道那东西到底是个宝贝,还是祸水。

    不管什么人,体里面寄生着别的东西,总是觉得不舒服的。更别说是灵魂之体之中。可是这东西赖在里面不走,石宏也无可奈何。看看时间已经到了自己每天功课的时间,石宏捧起云纹老壶出去了。

    盘膝坐在山门内最高的山峰上,石宏依照以前的法门开始吐纳月华。同时他也想试探一下,看看自己修炼的时候,这寄生在自己体内的光茧有没有什么异动。

    他小心翼翼的摄入一口月华,依照以往的习惯,五分之一喷给了云纹老壶,剩余的五分之四自己留下。

    一连三口月华,眉心之中的光点不但没有异动,反而还慢慢的沉寂下去,连光芒都减弱了许多。石宏渐渐的放下心来,似乎这光茧并没有和自己为难的意思。

    他安安稳稳的修炼完毕,回到了自己的小院内,不由得大吃一惊:那两面被他用手指书写三百符宝字和五千道德灵文的墙壁光滑如初,根本找不到勾画的痕迹。他分明记得自己出去之前,这墙壁上虽然没有了灵光,但是痕迹清晰可见啊。

    石宏上去摸摸墙壁,的确没有什么痕迹,他最近经历的古怪事多了,也就只是略一惊讶,懒得深究了。

    他却不知道,这就是所谓的道不入四目,法不传六耳。

    其实他倒是很盼望着那被自己无意之间毁掉的丹房能够自己恢复,不过显然这是不可能的。丹房的废墟占据了一大半的院子,石宏苦恼无比,没有了丹房,自己怎么炼器?他盘算着明天去跟师傅禀明,给自己再换一个院子。

    这半晚上既然不能炼器,石宏索用灵魂之体修炼起了百手拆禾的法门,倒也不算虚度。

    ……

    第二天,石宏去各位师叔师伯那里收取制器废料,之前的一个月责罚时间已经到了,但他紧接着又被罚了五年,其实这对于石宏来说,不算是一个责罚,倒是奖赏,省得他还得往后山那座偏远的山谷跑。

    只是掌门的处置大家都看在眼里,就连金旭勋都被逐出了师门,就算石宏摆足了一个“小杂役”的模样,乖乖的去各位师叔师伯那里收取废料,也没人敢真的把他当做一个小杂役。

    几乎所有的师叔师伯,都派了一名弟子,将自家的炼器废料收拾规整,每天早上在门口守着,等石宏来了,道着谢交给他。石宏不像是去收取废料,倒像是去收债的。

    收取了几千斤的废料之中,石宏在心里嘀咕着,这一天才几千斤,还不够那血池吞吃的,唉,看来是改不了这奔波的命,后山的废料山谷怎么也要跑一趟。

    收了废料之后,为了掩人耳目,石宏一般都会去一趟后山。在后山中将血池喂饱,甚至一口气扫进去几十万斤的废料,石宏才返回前山跟师傅学道去。

    韦醉六一见面,就关切的问他:“昨天到底怎么了?”石宏自然不能明说,只能道:“弟子也不知道,好像是吃坏了肚子。”

    这理由有些蹩脚,毕竟他已经度过了命基阶段,一真元尽数化作宗气,后天炼养,别说吃坏了肚子,便是世俗界的绝症,也奈何他不得。

    韦醉六自然看得出徒弟撒谎,不过他只是看了石宏一样,并没有深究。他自己当年就是被当做“天才”收入魔玄门,学道的时候,也有很多小秘密瞒着师傅。韦醉六自然认为,天才总是会有自己的秘密不能与人分享。

    他将手中的玉简放在一旁:“既然没事了,今天就开始学符咒吧。”

    他随手画出一道符咒:“还是先从乾雷符开始吧。”韦醉六详细的跟他讲了这一道灵符的作用和功效,然后开始亲自示范应该怎么画出来,精、气、神三才合一。

    韦醉六自己修炼是一把好手,但是给别人当师傅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只看童君乐师兄现在的状况,就能明白几分。

    这一道简单的乾雷符,讲了半天也没说明白。幸好石宏还算聪明,倒也听了个七八分明白。在韦醉六的指点下,自己画了几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韦醉六在一旁纠正,倒也很快上手了。

    第五次的时候,他一气呵成,一道乾雷符完美的展现在半空中。只是韦醉六却皱起了眉头:“怎么回事,明明就是乾雷符,却没有一点灵力汇聚?”他左看看右看看,始终还是找不到哪里不对,这分明是一个很成功的乾雷符,但是就是没有灵力汇聚。

    符咒本来就是召唤凝聚天地间的灵气来制敌,一道没有灵力的符咒就算画得再漂亮也是没用啊。

    韦醉六找不出缘故来,只好对石宏说道:“再试一次看看。”

    石宏呆呆的没有一点反应,韦醉六眉头一皱:“阿宏,再画一次。”

    石宏“啊”了一声回过神来,立刻依言又画了一道乾雷符,心中却嘀咕着,再画一道,再画一百道也是一样,这下可糟糕透顶,还以为没什么损害,原来是个符咒魔障……

    刚才那一道乾雷符一画出来,石宏就感觉到乾雷符的灵力一丝丝的汇聚进了他眉心的那一道光茧之中。光茧隐藏在灵魂之体内,韦醉六毫无所觉,石宏却感觉的十分清晰。

    他心中郁闷之极,却没办法和师傅说。还只能按照师傅的吩咐,画出了第二道乾雷符。果然,乾雷符一成,灵力瞬间就被光茧吞噬一空。乾雷符找不出任何瑕疵,但是就是没有灵力。

    韦醉六死活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他一连让石宏画了七八次,结果都是一样。最后韦醉六自己也放弃了:“算了,可能你的属和乾雷咒不符,我再传你宝水符。”

    石宏用心听着,小半个时辰之后,他终于画出了第一张宝水符。这符咒一画出来,石宏登时便绝望了:一丝灵力被眉心的光茧摄了进去,那宝水符依旧是找不出一丝瑕疵,但就是没有灵力。

    “咦——”韦醉六更加不解,有让石宏画了几次,还是不行。

    韦醉六不死心,又教给石宏七八种符咒,不拘这些符咒是什么属的,只要石宏动手画出来,必定是没有灵力的。

    但是韦醉六每一次动手示范的符咒都很好,韦醉六怎么也想不明白,到最后,反倒传授石宏符咒的消减,反而是思索其中缘由占据了他的整个心思。韦醉六一挥手,将石宏打发走:“就算没有符咒,以你的实力,参加两派较技,也不会输,你还是回去好生修炼太阿煅体吧。”

    石宏却不走,问道:“师尊,我院里的丹房塌了,能不能……”

    韦醉六一门心思的琢磨着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好端端的符咒不能凝聚灵力,随口道:“去找你师兄,让他给你另外再找一个院子。”

    石宏告退出来,心中大骂那颗光茧,这岂不是说,只要这鬼东西在自己的灵魂内赖着不走,以后自己就根本没办法使用符咒?偏偏这事还不能和别人说,他心中郁闷的无以复加。

    找到了童君乐的院子,童君乐一向好客,大大咧咧的,从来不关门,谁进来了都很欢迎。

    石宏走进去的时候,巧的是童君乐也在练习符咒。看到石宏进来,他手上画了一半的一道符咒立刻烟消云散。

    石宏现在最见不得的便是别人画符,总让他想到自己的尴尬处境。童君乐笑着招呼他:“师弟你先稍等,今天的功课还差两道,我就不信,我练好了这地雷神符,还不能应付一个小小的两派较技。”

    石宏郁闷的在一边闷声不响的坐下,童君乐全神贯注,凝神片刻,奋臂一挥,一道灵符跃空而出。

    石宏心里一惊:一股灵力钻进了光茧之中——这是怎么回事,自己并没有画符啊?他猛一抬头,果然童君乐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灵符:“怎么回事,没有问题啊,为什么就是没有灵力呢?”

    石宏心中大震:难道这枚光茧并不是只能吸收自己的灵符的灵力,只要在自己周围的灵符,它都能吸摄?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