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阴符宝字,道德灵文(下)求票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看了意大利的比赛,差点郁闷的忘了发书。内牛满面,大家多投几张安慰票吧……)

    “醉六!”

    钟西河的声音突然出现,韦醉六手中巨剑一顿,停在了金旭勋的头皮上。尽管没有真个劈下,但是犀利的剑芒还是割伤了他的头皮,满头长发飘落,几滴鲜血随之飞舞。

    韦醉六面沉如水,眼神如冰,冷冷的看着金旭勋,让人毫不怀疑,如果没有钟西河那一声,他这一剑肯定要把金旭勋劈成两半。

    黑风缓缓而来,钟西河面色平静,没人知道他心中有多为难。

    门人们早已经围成了一团,打的这么闹,想不惊动别人都不行。

    石宏收回了自己的神火内丹,依旧跪在地上,钟西河眼皮一跳。

    周围的门人们也都看得分明:金旭勋这一脉算是完了,金旭勋一辈子没斗过韦醉六,自己的徒弟跟随自己修道数十年,却连人家刚刚修炼不到半年的徒弟都打不过。

    石宏刚才以神火内丹对抗金旭勋的黄龙真,大家都看到了,那是丝毫不落下风。韦醉六一出现,更是一招挫败金旭勋,金旭勋想先下手除掉石宏,这一次失败了,以后就更没有机会了。等到石宏魔功大成,只怕就是金旭勋师徒毙命之时了。

    如果说钟西河刚才离开鲲鹏魔的时候,心中还有那么一丝犹豫,那么当他看到金旭勋对石宏的杀意,以及石宏的神火内丹之后,那最后的一丝犹豫就烟消云散了。他现在唯一剩下的,便是愧疚了。

    “没什么可看的了,都回去吧。”

    既然掌门发话了,那些弟子们纷纷行礼离去。林泽端和胡胜两人则有些担忧的看了看石宏,这才转离去。

    童君乐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傲然跪在地上,怒视着空中的金旭勋。

    “都随我来吧。”钟西河大袖一卷,一道黑风将众人卷起,消失在原地。

    ……

    鲲鹏魔之中,钟西河沉声对跪在地上的石宏和童君乐说道:“你们二人可知罪?”童君乐还梗着脖子,石宏悄悄拽了他一把,两人一同叩首:“弟子知罪。”

    钟西河点点头:“既然如此,我发你二人……童君乐,执掌伙房五年。石宏,清运炼器废料五年。”

    “啊……”童君乐傻眼,他是很喜欢吃,但是那元气粥早就吃腻了,还去伙房干什么?

    钟西河一瞪眼:“你有什么意见?”童君乐顿时觉得仿佛有千万柄利剑一起朝自己刺来,他一缩脖子,连忙摇头:“没有,没有。”

    石宏恭敬道:“弟子认罚。”

    钟西河点点头,目光转向一旁的金旭勋和鲜于朝师徒,金旭勋看到钟西河责罚石宏师兄弟,心中又升起一丝希望,忍不住道:“师伯,我师尊生前一直说,在众多师兄弟之中,他跟您的关系最好……”

    钟西河脸上肌一抽,好半天才说道:“旭勋,你上来。”

    金旭勋走上前去,钟西河从怀中取出一面玉牌交在他手中:“这是本门最珍贵的半部《歌月太苍经》,我抄录了一份与你。”

    金旭勋大吃一惊,双手发抖:“师伯,您……”

    钟西河一摆手:“你这就收拾一下,和鲜于朝一起下山去吧。有了这半部《歌月太苍经》,想来你也能另立门庭,我也算对你师父有个交代了。”

    “师伯!”金旭勋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丢开那玉牌不住磕头,泣不成声:“师伯、师伯,弟子知错了,弟子真的知错了,弟子不该争强好胜,弟子今后一定谨守门规,绝不敢妄生事端,还请师伯收回成命,不要将弟子逐出门墙,师伯……”

    钟西河痛苦的闭上双眼,转摇头道:“去吧,魔玄门你们已经不适合再呆下去了。我意已决,毋庸多言。”

    他说完,鲲鹏魔内斗转星移,金旭勋师徒两人已经被转了出来。

    大内,韦醉六和叶陶也是大吃一惊,两人正要再说什么,眼前景物突然一变,连他们也被送了出来。

    空旷黑暗的大之中,只剩下钟西河一人,他好像陡然老了几十岁一样,步履竟然有些蹒跚。

    他缓缓走到一面石壁前,用手一推,整面石壁翻了过来,后面挂着一幅幅画像,钟西河凝视着其中一张,痛心道:“师弟,师兄对不起你,给你徒弟的那半部《歌月太苍经》,我修改过了,他肯定修炼不出什么名堂,最后肯定难逃大劫。”

    “我,我不能给阿宏留下后患啊,为了整个魔玄门,我只能这么做了,师弟你要怪,就怪我吧……”老人潸然泪下,黑暗的大之中,只有泪水滴落地面的破碎声。

    ……

    叶陶望着眼前恢弘沉重的鲲鹏魔,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摸着石宏的头说道:“阿宏,你这辈子,都莫要忘了师祖的苦心啊。”

    石宏怎么会不明白钟西河这样安排都是为了自己?他轻轻一点头,却并没有说什么,也不必说什么。

    韦醉六摆了摆手:“先别管这些了,你们两个好好准备一下,三个月之后,咱们要和神霄派比武。”

    “比武?”石宏和童君乐一愣。韦醉六点点头,有些烦躁:“还不都是西沙河的那道玉精矿脉的缘故,我们老一辈的若是出手,肯定是你死我活的局面,大家都不愿意,所以两派商议好了,决定你们年轻一辈上场,各出二十九名弟子,那一派获胜的场次多,那一派就独占矿脉。”

    童君乐顿时兴奋:“师傅,派我上场吧,我一定打得他们满地找牙!”

    韦醉六一瞪眼:“你练御器都做不到,派你上场等于白送给神霄派一场胜利。”童君乐顿时蔫了,师傅一句话就击中了他的要害。

    韦醉六看了石宏一眼,道:“我倒是没想到你能用神火御使法器,这三个月多下功夫,说不定你能为咱们魔玄门争光。”

    石宏躬道:“弟子遵命。”

    韦醉六转向叶陶道:“师妹,这三个月,炼器的功课就先放下了吧,让阿宏跟着我,先学几手应敌的法术。”

    叶陶一点头:“也好。”

    韦醉六带着石宏先走了,叶陶对童君乐道:“你也回去吧,好好用功,可莫要被阿宏超了过去。”

    她说完正要走,童君乐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叶陶皱眉:“怎么了?”

    童君乐心里藏不住事,脱口而出道:“要不是鲜于朝那个混蛋侮辱了您跟师傅,师弟怎么会跟他动手?可是您一来就责怪师弟不是,真让人寒心。”

    叶陶不由一愣:“是因为我……”

    ……

    韦醉六随后一挥,一道金光符文出现在石宏面前。这道灵符一出现,石宏立刻感觉到空气中一丝丝的雷电灵力,正在飞速的朝符文之中汇聚,当这种汇聚达到了一个顶点,眼看就要爆炸的时候,韦醉六又用手一挥,那符文消散,凝聚的雷电灵力也随之散入了周围的空气之中。

    “三个月的时间,那些深奥的法术你也来不及修炼了,还是从最基本的灵符开始。灵符虽然简单,但修炼到了精深,同样威力无穷。”

    “神霄派的神霄五雷,修的便是符箓道,首先画出一枚枚五雷符,然后在运转法诀吸摄其中的灵力。当然了,细节师傅是不知道的,不过大致原理不过与此。”

    韦醉六简单的介绍了一下灵符,随即道:“今天先学乾雷符。这乾雷符也是修士符的一种……”

    石宏突然两眼一直,脑中“轰”的一声,那一道雷音在脑中横贯而过:“符宝字逾三百,道德灵文满五千。今古上仙无限数,尽从此处达真诠……”

    雷音绵绵不绝,石宏头痛裂,顷刻间满头大汗。韦醉六注意到徒弟的异状,关切问道:“阿宏,怎么了?”

    石宏勉强答道:“师傅,我有些不舒服,今天就先到这吧,我先回去了。”

    韦醉六还要说什么,石宏实在忍不住了,转跑了出去,韦醉六一阵奇怪:“怎么回事?看这样子,也不像是走火入魔啊……”

    石宏一口气跑回了自己小院,脑中那雷音已经反反复复的将一整篇经文说了好几遍。石宏关好了门,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猛然浑一震,手指不受控制的伸出,两眼翻白,唰唰唰的在墙壁上画了起来。

    “符宝字逾三百,道德灵文满五千。今古上仙无限数,尽从此处达真诠。”

    石宏整整用去了两面墙壁,一面墙壁上画出了整整三百个灵光四溢的符宝字,另外一面墙壁上则是满满五千个灵气丰沛的道德灵文。

    最后一笔落下,石宏的手臂一落,他自己也双眼一闭,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沉沉睡去。

    唰,灵魂之体站了起来,难以置信的看着两面墙壁上灵光四溢,满室生辉的奇怪符号。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