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魔音灌脑,神火御器(下)求票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二物,阳……五行,虎龙……”石宏强忍着头痛,抓住了心中的那一点明悟,试着运转体内宗气,尾闾之中,那一道劫坏神火也跟着一同运转。

    “神功运火,深潭,一轮……”那个声音不断地在脑海之中回,一句句密语真言在脑海之中不住回,石宏始终觉得还有什么东西是自己没有把握住的,宗气推动着那一道劫坏神火,在体内缓缓运转,却并不能够真正有所成就。

    一直到了那声音足足在他脑海之中回档了九十九遍,头痛裂,他猛然一声大吼,突然体内乒的一声,好像瓷器碎裂一般,劫坏神火陡然汹涌而出,在宗气的辅佐之下,在他的经脉之中游走如龙,快如闪电的一个周天完成,紧接着从尾闾一冲而过,毫不停留的继续又是一个周天,唰唰唰,他甚至能够听到劫坏神火冲刷自己经脉的声音,如同大江拍岸。

    九个大周天之后,那神火已经无比壮大,一起涌入他的尾闾之中,石宏顿时觉得一阵剧痛,尾闾似乎都要被撑炸了。

    劫坏神火咝的一声开始塌陷,飞速的凝结着,最终一轮骄阳一般的火丹在尾闾内成型。石宏心中一动:难道自己将来结成金丹,也会是这个过程?

    或许是因为脑海之中那个声音的作用,石宏虽然觉得头痛裂,但是这一粒神火内丹结成的却并不困难。这神火内丹虽然不是真正的金丹,却也有了几分金丹的妙相。在尾闾之中滴流乱转,果然不愧是神火所化,活泼无比。

    童君乐在外面守着,猛然听到里面石宏大喊一声,他顿时一急站了起来,可是又想到师傅的嘱托,又不敢进去,在外面急的摩拳擦掌,就是没办法。

    石宏心中似有所悟,随手一指,那枚神火内丹落入铜炉之中,呼的一声金色的火焰腾空而起,将铜炉注满。

    他又从老壶天地之中取出来一块三百斤左右的五行金精投进去,片刻之间五行金精就被炼化,连杂质也清理的一清二楚。

    在神火内丹的威力下,五行金精迅速的凝练,成了一枚只有珍珠大小的弹丸。石宏一愣,没有想到神火内丹还有这样的效果。他毫不犹豫的又投入了一块五行金精进去,结果也是一样。足足耗去了一万斤的五行金精,相当于平里炼就三十枚器胚的分量,那一枚液态金属球终于到了椰子大小,算是够用了。

    他按照之前的步骤,炼出了一枚新的器胚。

    这枚器胚一落入石宏手中,就让他大吃一惊。耗去了万斤五行金精,原本石宏已经做好了准备,接住一柄分量格外沉重的器胚,却没有想到,这枚器胚入手轻盈,丝毫感觉不出分量来。

    他大吃一惊,曾经记得师姑说过,器胚只有在里面加持了阵法,或是填入了什么特殊材料之后,才回通灵,无论如何沉重,都变得轻如鸿毛。

    但是这枚最基本的器胚,怎么会有这样“轻如鸿毛”的效果?

    他隐隐觉得,自己对于器胚的炼制,似乎又有突破,这枚器胚已经不是混元中层的境界了。师姑也曾经说过,混元以上的器胚,到底是什么样子,连她也没有见过,有什么妙用更是说不清楚。

    他将宗气注入那枚器胚之中,顿时觉得器胚之中一片混沌,无边无际,似乎有无限可能。

    他撤回了自己的宗气,不知怎的突然福至心灵,从那枚神火内丹之中抽出一丝神火注入其中。

    “叮——”

    一声金鸣,器胚猛然从他手中跳了起来,在他面前凝空而立,浮浮沉沉。石宏大吃一惊,必须到了采药的境界才能祭炼法器,就算是石宏的师兄童君乐也办不到,没想到他用神火内丹尝试了一下,竟然真的能够御器。

    那一丝生活盘踞在器胚之中,和石宏之间有着一股冥冥的联系,石宏心神持,根本不用动手,就让器胚在丹室之中上下翻飞,如臂使指。

    器胚上灵火剑芒吞吐不停,石宏完全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妥。他已经完全沉浸在这种快乐之中,他正玩得开心的时候,只听见丹室周围传来一阵“嘎吱嘎吱”的声音,石宏一愣,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整个丹室轰然一声塌了下来,将他给埋在了里面。

    童君乐站在外面傻眼,里面丹室一塌,尘土飞扬。童君乐是知道山门内每一座建筑都有阵法加持,对于丹室,所加持的阵法当然更加牢固。就算是七品的法器攻击都能以摧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无声无息的就塌了?

    石宏从废墟之中爬出来才想明白了:是自己的器胚上的灵火剑芒,尽管器胚没有碰到丹室的墙壁,但是那些剑芒却在吞吐之间将墙壁割碎。

    石宏咳嗽着从废墟之中爬出来,童君乐赶紧迎上去扶住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石宏随意的摆摆手:“没什么,我的器胚。”说完混不在意的走出了自己的院子,后面的童君乐目瞪口呆:这还只是器胚?已经比七品法器的威力还大了,这要是炼成了法器……

    童君乐猛地一跳脚,眉开眼笑:老子发财了,有这么一个师弟,以后其他的师兄弟想要炼器,还不都得来求我?以后再想用几只山鸡贿赂我,门都没有,至少也是酱老虎

    童君乐赶紧追上去,上下摸摸石宏,无比关切道:“师弟,你没事吧?真的没事吧,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后面还有半句没说出来:我下半辈子的口腹大道,就着落在你上了。

    石宏一阵奇怪:“我真的没事,怎么了?”

    童君乐一拍脑袋,拉起他就跑:“对了,师傅说了,让你一出来立刻去见他。”

    两人在山门的亭台楼阁之间飞腾跳跃,如猿猴一般的灵巧,直奔韦醉六的小院而去。刚刚拐过一个弯,猛的一个人影从一侧冲过来,两人躲闪不及,咚的一声撞了上去。

    那人影手中的一只青玉坛子摔在地上,乒的一声碎了,坛子里滚出来几只青色虫,虽然胖乎乎的,却格外敏捷,落地之后,嗖嗖几声,钻进草丛再也找不见了。

    那人影大怒,跳脚骂道:“又是你们两个废物,整个山门都在为西沙河的事准备,就你们师兄弟躲起来,不为门派尽力,现在又撞碎了我的玉坛,放跑了灵竹蠹,我师父这一炉丹药算是废了,咱们在面对神霄派的时候,没有什么上品丹药可用,你们高兴了是吧!”

    两人一看,可巧了,竟然是鲜于朝。

    只见他一手插在腰上,两腿叉开,另一只手都快指到童君乐的鼻子上了,像个泼妇一般破口大骂着。

    童君乐大怒,正要还骂回去,石宏拉住他,毕竟是自己撞了人家的东西,理亏在己。

    他上前一步问道:“我们也不是有意的,放跑了你的灵竹蠹我们赔就是了,鲜于师兄不必口出恶言吧。”

    “赔?”鲜于朝一阵冷笑:“灵竹蠹何等珍贵,就是你们那自以为是的师傅也赔不起,更别说你们两个废物了。我看你们是成心坏我师父炼丹。”

    石宏脸色一变:“鲜于朝,打碎了你的东西,我们自然会赔给你,你侮辱师门长辈,必须道歉,否则别怪我们不讲同门面!”

    鲜于朝哈哈大笑,叉着腰道:“侮辱师门长辈?你们那自以为是的师傅?我就是说他了有怎么样?你们能把我怎么样?自以为是、自命不凡,其实呢,也不过是臭狗屎一坨,真以为自己就是魔玄门第一高手了,我呸!”

    在场之后他们三人,鲜于朝自认修为已经达到了采药的境界的巅峰,即将迈入炼炁境界,远在童君乐之上。至于石宏,根本不在话下。

    就算是对韦醉六破口大骂,两人告到了师傅那里,也不过是装模作样的陪个不是,说自己年幼无知而已,石宏能把他怎么样?

    童君乐第一个忍不住了,冲上去一拳砸向鲜于朝的鼻子:“你个混蛋,老*子今天非要好好教训你一顿不可……”

    “嘭”童君乐一拳砸在一层淡黄色的光幕上,那光幕坚硬如铁,童君乐的拳头立刻肿了起来,疼得他跳脚大叫。

    鲜于朝掌中托起一颗明黄色的珠子,盛气凌人的看着两人:“我便是骂了,你们又能如何?赶快滚,否则我连你们两个小的,一起教训!”

    石宏面色沉的盯着他:“你果然不肯道歉?”

    “道歉?”鲜于朝哈哈大笑:“好,我道歉,我对不起你们那你那个自以为是的师傅,哦,对了是不是还要我跟你们那位师姑道歉?你们那不知羞耻的师傅跟她勾勾搭搭,恐怕不知道是捡了三师叔的破鞋吧,哈哈哈……”

    石宏大怒,想都不想掌中火光一闪,器胚暗光一闪,嗤的一声切豆腐一样的破开了鲜于朝的黄色光幕。鲜于朝大吃一惊,连忙双手一送,明黄色的珠子法器瞬间膨胀到了一人大小,他刚刚松了口气,却不料那不起眼的器胚,只有匕首大小,却轻松劈开了他的法器,闪电一般刺向了他的眉心。

    寒芒临体,鲜于朝如同掉进了冰窖之中,浑汗毛炸起,眼睁睁看着那器胚就要刺进自己的眉心,他却一点也动弹不得,不由得一声惊恐大叫:“啊……”双腿一哆嗦,裆下已经湿了。

    (显然,上一章让有些有同志产生了邪恶的想法,凡是想歪了的,自弹jj一百下)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