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魔音灌脑,神火御器(上)求票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泪奔,电脑坏了,在网吧发的一章,希望下午能把电脑修好,男同胞来几张安慰票,女同胞来几个安慰的拥抱吧。)

    “咕咚”耳中一声鸣响,一口津液吞下,石宏缓缓吞纳灵气,眼能够看见的一丝丝银色灵力从天地八方慢慢汇聚到他的体内。又顺着经脉一丝丝的凝聚在丹田之中。

    丹田内一片氤氲,浩浩、渺渺茫茫,宗气温养体,滋补后天。由动入静、由外入内,打下了扎实的根基。

    一个周天完成,他缓缓睁开眼来,外面已经是一片灿烂星空。

    心神一动,他的意念已经飘离了体之外,以灵魂之体存在,比起以前更加灵动。

    石宏心念一动,劫坏神火从灵魂之体内飘然而出,随着他的心思喷出一道三尺长的火焰。随即在他的控下化作了一柄火焰神剑。

    这一次召出劫坏神火,石宏分明感觉到境界提升之后,在一些细小的方面也有无数的好处。比方说眼前的劫坏神火,一召出来,他就知道自己对这神火的控更进一步。以前只是能够役使这神火为自己制器,但是境界提升之后,他对神火的认识更进一步,而神火和他只见,似乎有了一丝神秘的练习。只要他心念一动,神火就能够幻化出他想要的形态。

    石宏从神火之中抽出一丝蚕丝般粗细的火线,在空中不断飞舞着,一会儿变化成蝴蝶,一会儿变化成火炉,一会儿又是一株苍天大树。

    他的一切思维都可以通过神火来表达出来,那种畅快的感觉简直无与伦比。

    突然之间,石宏眼前的火线慢慢扭动,今天晚上最复杂的一幅画面出现,一位温和婉约的仙子出现在明月之下,那亲切和蔼的样子,不是师姑叶陶还会是谁?

    石宏会心一笑,一弹手指,神火湮灭,回到了他的体内。

    结束了玩耍,石宏还记得自己每天的功课,他捧起那只云纹老壶,朝外面走去:“壶兄,又该咱们了。”

    他以灵魂之体,托起云纹老壶,直上云霄。

    达到了炼养宗气的境界之后,一真元完全转化为后天宗气,以后天的温养,来补充人出生之后不断消耗的先天不足。这是修行道路上至关重要的一步。

    很多修士总以为大道即是先天,对于后天并不重视,甚至有不少宗门的功法,直接跳过了宗气这一境界,这些门派自以为能够取巧,却不知天机大道一步一个脚印,万万不可自以为是的投机取巧。实际上这些宗门自称能够速成大道,却一个白飞升的修士都没有。

    石宏托着那云纹老壶,又一次来到了山门内最高的那座山峰之上,距离月亮最近,月华纯净如山间清泉,吸纳入体内,一阵清爽畅快的感觉。果然境界提升之后,一切都不同了。虽然不是灵魂之体的境界,但是这灵魂和体只见终究是有联系的,体的提升,自然也反映到了灵魂上。

    一人一壶修炼了两个时辰,石宏感觉灵魂已经饱满,今夜吸纳的月华,比平常足足多出了一倍,若不是自己的境界刚刚提升,还真难以一次淬炼这么多月华。

    他捧着云纹老壶回到了自己的小院,看看距离自己去伙房的时间还有一个时辰,他不舍得浪费了这一个时辰,索决定看看自己境界提升之后,对于炼器有没有什么帮助。

    飘然来到丹房之中,心神一动,一丝劫坏神火不等他出掌,就自动跳进了铜炉之中。

    “轰……”神火在火炉之中猛的一爆,火焰熊熊,将整个铜炉填满。石宏大为满意,要知道大道这样的火焰效果,在命基境界,可是要全力催动真元。现在,不过一个念头就办到了。

    他随手从老壶天地之中拿出一块五行金精丢了进去,这一丢进去石宏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已经不用自己钻进老壶天地,只需要念头一动,宗气所至,打开那个空间的一道裂缝,就能够从里面取出东西来了,比以前方便的多了。

    尽管这都是一些细小的环节,却让石宏大为开心。毕竟他不是那些修炼了数百年的老妖精,这些修行带来的便利,对于刚刚开始买入修真门槛的人来说,真的是一连串的惊喜。

    他正欢喜着,突然铜炉之中猛的出来一道金光,唰的一声将石宏扫了出去,石宏在拿到金光之下,就好像鹅毛一样不堪一击,咚的一声撞在了墙壁上,顿时全上下好像散了架一样的剧痛。

    而那座墙壁,如果不是因为山门内的每一座建筑都有阵法加持,肯定已经被撞出了一个大洞。

    金光旋转如飞,快如闪电。刹那之间满室金光乱,石宏晕头转向,完全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金光疯魔一般在丹室内扫,所有的摆设物件,桌椅柜子,稀里哗啦的倒了一地,下场都不会比石宏好。

    足足持续了一盏茶的时间,金光才放缓了下来,唰唰两声,从一面墙壁上跳到了另外一面墙壁上,最后又是一转,唰,停在了第三面墙壁上,晃了晃,终于安分下来。

    丹室内已经是一片狼藉,满地的瓶罐碎片,石宏上压着一只柜子,脑袋上还顶着半片瓷碗,他狼狈不堪的爬了起来,看着那墙壁上的金光,顿时一愣。

    “先把乾坤为鼎器,次将玉兔药来烹。既驱二物归黄道,争得金丹不解生。

    ……

    修炼三黄及四神,若寻众草更非真。阳得类方交感,二八相当自合亲。潭底怪灭,山头月白药苗新。

    ……

    二物会时合,五行全处虎龙蟠。神功运火非终旦,现出深潭一轮……”

    金光如眼,耳中如同黄钟大吕奏响,眼中所见一切,都在耳中唱响,仿佛有远古圣人,一声声的在耳边吟唱着那金光之中记述的内容。

    这金光霸道无比,根本不管石宏是不是能够一下子全部接受,那声音如同雷音,一声声的砸在他的鼓膜上,硬是将大量的晦涩古文生生灌注进了石宏的脑海之中。

    那金光之中所包含的信息量极大,石宏更是被那雷音摄住,半分也动弹不得,呆呆站着,任凭那声音往自己脑海之中灌输。

    “八月十五玩蟾辉,正是金精壮盛时。若到一阳来起复,便堪进火莫延迟。

    ……

    符宝字逾三百,道德灵文满五千。今古上仙无限数,尽从此处达真诠。

    ……

    契论经歌讲至真,不讲火候着于文。要知口诀通玄处,须共神仙仔细论。”

    轰然一声雷鸣,九天鸣雷,石宏两眼一翻,仰天倒了下去。

    路中劫坏神火没了他的主持,咻的一声窜了回去,墙壁上的金光嗖的一声收摄不见,铜炉内一点幽冥,正是石宏无意中发现的那块碎玉,被他无意之中,随着那块五行金精,一起丢进了铜炉之内。

    ……

    “师弟、师弟!”童君乐焦急的敲门,他是因为早晨没得吃了,才过来看看石宏,他正在奋力敲门,后面一个威严声音传来:“君乐。”

    童君乐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自己的师傅韦醉六,连忙回行礼:“师傅。”

    韦醉六双手背在后,慢步踱来:“别敲了,你师弟昨夜买过了命基这一道坎,此刻只怕正在精修体悟所得,不要打扰他。”

    石宏那一声清啸,落在韦醉六耳中,立时便知道弟子有所突破,这些天因为神霄派的事一直焦虑的心,总算稍感安慰。

    童君乐一点头:“遵命,弟子告退。”

    韦醉六脸色一沉:“谁让你走了?”

    童君乐一愣,不明白师傅的意思。韦醉六道:“你守在他的门外,若是他出来了,马上带他来见我。”

    童君乐知道这是个苦差事,自己贪嘴的毛病这些天就得忍着了。他一躬:“弟子遵命。”

    ……

    石宏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是晚霞满天,火烧天边云,血染河下水。他晃了晃脑袋站起来,这一晃脑袋,霎时间脑海中又闪过一片混乱的嗡嗡之声,那声音之中,隐约有着各种雷音颂唱。

    石宏痛苦的一捂脑袋蹲在了地上,足足过了好久,他才慢慢的又站了起来。

    脑海之中似乎多了什么东西,但是他又说不出来到底多了什么,仔细去想,却又想不出来。

    他目光一扫,落在铜炉上,走过去一看,那块碎玉安静的躺在铜炉内。他一阵疑惑:难道就是这东西?

    她将碎玉拿出来,左右翻看,碎玉沁色温润,根本看不出什么特别的地方。他心中一动,劫坏神火呼的一声冒了出来。碎玉在神火之中却再也没有一点反应。石宏更加疑惑,他怔怔的看着那神火,却不料脑中猛的轰然一声,那个悠远古老的声音再次响起:“二物会时合,五行全处虎龙蟠。神功运火非终旦,现出深潭一轮……”

    顿时,石宏头痛裂,却心中另有一股澄明,似乎明白了什么,手中的劫坏神火咝的一声拔出一根火线,一飞冲天!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