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三声鸣雷,炼养宗气(上)求票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最近思路有点卡,想出来的节总觉得不够好,所以更新稍慢,大家容我好好考虑一下。)

    下面弟子一片哗然,一道玉精矿脉确实值得像神霄派、魔玄门这样的门派展开一场大战。玉精对于修炼帮助巨大,弟子们一听说有一道玉精矿脉,立刻激动起来。没有几个人为即将到来的大战感到担忧,反而一个个摩拳擦掌跃跃试。

    石宏眉头一皱,他可以毫不客气的斩杀神霄派的道士,甚至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毕竟那是在自己和四名同门生命遭受威胁的况下所为,而眼下这些同门仅仅是为了利益就战意高涨,这绝对不是一个什么好事

    神霄派妄图霸占西沙河,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奋而迎战不是坏事,但是现在似乎有点变味了——很明显,门内的弟子们,想把神霄派的那一份趁机抢过来。

    掌门钟西河不动声色的坐在前面的太师椅上,静静地看着下面的众人。似他这般的修为,眼神一扫,便能够将所有人的一切神收入眼底。

    石宏那个小小的皱眉动作,并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钟西河用手一指:“石宏,你有什么想法?”

    石宏想了一下,站出来道:“师祖,我们为了自卫而杀人,为了属于我们的东西争夺,不论结果如何,都占着一个礼字。可是如果我们是为了争夺西沙河的玉精矿脉,和神霄派开战,道义上难以站住脚,失了天和恐怕不妥。”

    他这话一出,尽管说的十分谨妥,但是大家谁听不出来是什么意思?当场就有人反对,下面一片责问之声,甚至还有人跳出来嘲笑道:“石宏,你是不是被神霄派的神霄五雷炸傻了?那可是一道玉精矿脉,我们魔玄门中的希望就在于此了。你个毛头小子,不会真以为我们魔玄门的中兴,要着落在你上吧?哈哈哈……”

    也有不少嫉妒石宏的人跟着一阵哄笑。

    童君乐大怒,跳出来道:“鲜于朝你先去把事弄清楚再来放……说话!”他原本是想骂他放的,只是韦醉六及时咳嗽了一声,他硬生生改成了说话,显得格外别扭。

    “这一次如果不是石宏,我们就都回不来了。”

    鲜于朝哈哈大笑:“你童君乐才是宗气境界,当然回不来了。五师叔修为精深,只是没想到收了你们这两个废物弟子。”

    韦醉六的脸色一沉,冷冷的扫了一样旁边的金勋旭,冷声道:“二师兄,鲜于朝是晚辈,我不跟他计较,可是你教徒无方,若是他再这么胡言乱语,恐怕师弟就要跟师兄讨教一下了。哼!”

    他体内灵力一放,五岳神山一般的压向了二师兄金旭勋。

    金旭勋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压力犹如实质,当头砸了下来,压的他的鼻子都有些变形。顿时心中骇然:本来以为自己这些年勤奋努力,跟五师弟之间的差距应该并不大了,真没想到他原来深藏不漏,真个是老巨猾,城府深重。

    金旭勋脸色青白,说话间都有些呼吸不畅,色厉内荏道:“鲜于朝确实有不对的地方,但是师弟要想赐教,师兄也不会推辞的。”

    韦醉六冷笑一声,一拂袖子:“甚好。”

    金勋旭正努力在韦醉六的巨大灵力压迫之下保持着稳定,却没有想到韦醉六拂袖之间,突然撤走了灵力,他一个把持不稳,狗啃泥摔在了地上,狼狈不堪。

    下面一阵哄笑,金勋旭的脸色如同猪肝一般。站起来愤愤的哼了一声,转就走。

    童君乐大快,瞪着鲜于朝道:“你还不滚,还站在这里干什么?”

    钟西河威严一声:“童君乐,不得放肆!”

    童君乐赶紧退下去:“是,师祖。”

    众人又是一阵轰笑,童君乐却不当回事。

    鲜于朝还以为掌门师祖要给自己撑腰,立刻硬气了起来:“你们两个废物,也就能躲在五师叔的羽翼下耀武扬威,有本事出来跟我较量一下。”

    童君乐大怒就要站出去,一旁一只手伸过来拉住他,童君乐一扭头,原来是林泽端。

    林泽端冲他点点头,转向鲜于朝道:“鲜于朝,这一次我也去了,石宏师弟也救了我的命。你若是自问能胜得过我,就去找阿宏送死吧。”

    他说着,黄色飞剑喷出一股澎湃灵力,灵蛇一般凌空扬起,气流四溢,吹得鲜于朝衣服猎猎作响,在巨大的灵力威压之下,忍不住后撤了一步。

    在场的人大吃一惊,没有想到这一次竟然是石宏救了众人。他在五人之中,修为是最低的,怎么会是他救了大家那?

    但是林泽端可能不会自爆其短,就为了讨好石宏。而胡胜也在一旁点头,显然这是实

    他们回来这段时间,大家都在关心受伤的何作武,倒真是忘记了仔细询问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泽端的修为在第三代弟子之中,绝对能排进前五。连他都对付不了的敌人,竟然被石宏斩于刀下,这的确太让人惊讶了。

    鲜于朝当然知道自己和林泽端之间的差距,听他这么一说,顿时脸色一变,又后撤了一步,冷笑着却不敢再说挑战石宏的话了。

    掌门钟西河咳嗽一声,所有人的注意力立刻全都被吸引到了他的上。钟西河缓缓站起,声音虽然温和,言辞却十分严厉:“鲜于朝,你一再嘲讽你五师叔门下的两个徒儿。的确,他们现在的修为的确不如你,但是如果我没有记错,你足足用了三个月才完成了命基,可是你石宏师弟只用了七天。你到现在连三味真火都没有修成,可是你石宏师弟已经练就了劫坏神火。就算是童君乐,相同时间段内,他的境界也远远高过于你。”

    鲜于朝一愣,面色一阵青一阵白,尴尬无比。

    “鲜于朝。”钟西河加重了语气:“师祖并非责难与你,只是希望你能明白,若你再不努力,你能够这样朝下你五师叔的两位徒儿的时间就不多了,只怕不用三年,石宏就会追上来。到时候,你何以自处?”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鲜于朝羞愧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他恼恨的一跺脚,袖子遮住脸面,大吼一声转狂奔而去。

    叶陶有些不忍心,道:“师伯,这……”

    钟西河摆摆手:“这孩子已经病入膏肓,不用猛药恐怕难以让他自明。唉,但愿他能够明白我的一番苦心。”

    钟西河看向众人,道:“石宏刚才说的没错,西沙河毕竟不是我魔玄门一家的私产。两派开战,干系甚大,我们不可不慎。醉六。”

    “弟子在。”

    韦醉六站了出来。

    “你为我魔玄门做个使徒,去和神霄派交涉一下,先礼后兵,我们魔玄门不可在道义上有所缺失。”

    “弟子遵命。”

    下面一片哗然,显然不少人对这个决定十分不满,就连二代弟子之中,也有人站出来道:“师伯,咱们趁着神霄派还没有察觉的时候杀上神霄,对方措手不及,对我们大大有利啊。您这样处置,恐怕……”

    钟西河一挥手:“我意已决,不必再说。”

    钟西河说完转离去,弟子们无奈,却有不少人将埋怨的目光投向了石宏。除了林泽端几个人之外,竟然没有一个人在离去之前跟石宏打招呼的。

    石宏苦笑一下:忠言逆耳,便是这些修士,也不能免俗啊。

    童君乐走上来,搂住石宏的肩膀安慰他:“不用去管他们,他们早晚会明白的。”

    石宏道心坚定,自然也不会将这些事放在心上。他凡是有些好奇问道:“二师伯跟师傅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过节?为什们他们使徒都要和我们为难?”

    童君乐解释道:“二师伯是在师傅之前门内最杰出的弟子。但是师傅入门之后,他自然就不如以前受重视。他就把这一切归罪于师傅,这些年两人之间冲突不断。二师伯美美处于下风,自然更加心中郁结,这境界也就上不去了,反而被师姑他们几个慢慢超过过去,唉,这症结所在,便是我这晚辈都看得明白,可是二师伯,在此山中啊,就是走不出来。”

    童君乐言辞之间对于这位处处和己方为难的二师伯,反倒更多的是可怜。

    ……

    “这是……”叶陶看着石宏递给他的那枚器胚,初时并不在意,但是仔细看了一眼之后,顿时动容,连忙拿过来在手中反复端详,越看越是吃惊:“阿宏,这是太初中层境界的器胚了,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叶陶并非真的要问个究竟,只是心中震惊的一种表达而已。

    太初境界的器胚,而且不是低层,而中层境界的器胚,她这一辈子也没有见到过。

    那枚器胚看上去似乎并不起眼,但是拿在手中把玩起来,越看越觉得其中灵意盎然,似乎有着无穷的潜力。

    看到叶陶不释手,石宏心中突然一动,脱口而出道:“师姑,您要是喜欢,就送给您了。”

    话一出口,石宏做贼心虚的脸上一红。

    叶陶盯着那器胚转不出眼珠来,自然没有发现师侄的神态有异。她毫不犹豫的接受了:“那师姑就不跟你客气了。”

    她一挥手:“今天先这样吧,你先回去,师姑要好好研究一下这太初器胚……”

    石宏傻眼,本想躲在师姑边呆会儿,没想打弄巧成拙,这就被赶了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