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 无为器胚,神霄五雷(四)求票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林泽端和胡胜则是心中一凉:完了,苦心与石宏搭上关系,原本想等他将来炼器法门大成,求他念在今面,为自己炼制一件趁手的法器,却没想到他会死在了这里。

    童君乐猛的跳起来,指着天空怒吼一声:“神霄派的小儿,有种的出来,别他妈*的藏头藏尾,你今天要是不出来,你就是乌龟王八养的!”

    童君乐带着石宏出来,却让师弟折在这里,无论如何他也没办法和师傅交代。那神霄五雷威力之大,他也曾亲感受,第一道雷光五人分受,直接打的他们浑抽搐。第二道雷光足足粗大两倍,石宏一个人怎么能够受得了?

    童君乐心中无比自责,浑然不顾自己全然不是人家对手,当场跳出来骂阵。

    “哼,我便是出来,你们这群魔玄门的废物又能如何?”

    天空中,一名年轻道人悠然而立,左手捧着一柄拂尘,目色高傲,冷冷看着下面的众人。

    他随手一挥,一面杏黄色的道旗插在河滩上。道士倨傲道:“魔玄门的小子们,看到那面道旗了吗,这里已经是神霄派的矿场,快些滚开,否则别怪道爷神雷不跟你们客气!”

    童君乐暴跳如雷:“你放!这西沙河的矿,三百年前两派共议,归双方共同所有,凭什么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

    那道人一摆拂尘,哂道:“可笑!居然问道爷凭什么,就凭道爷今天一雷劈死你们五个,这个理由可算充分?”

    他面色猛的一寒:“再不快滚,刚才那个小子就是你们榜样!”

    他猛地一并双指,一团紫色雷光在指尖汇聚。噼啪闪烁,光芒窜出去几丈远,十分骇人。

    童君乐大怒,猛地一纵,冲将上去骂道:“神霄派的直娘贼,一群人……”他还没有达到御气凌空的境界,一跃足有十几米高,那道人一声冷笑:“你自家寻死,莫怪道爷我心狠手辣!”

    他轻松一飘,又升起几米高,童君乐就差那么一点没能抓住他,道人手中紫色雷光一闪,毒蛇一样噬中了童君乐的体。童君乐一声惨叫,倒头栽了下去。

    林泽端大吃一惊,喊了一声“君乐”,连忙起剑光一指,向天空中的道士。同时大喊着:“作武师弟救人!”

    何作武手中一点光芒飞出,化作一方磨盘大小的石印,将童君乐接了下来。

    一旁的胡胜不声不响的放出自己的法器,一枚青色玉钟,玉蟾大小的青色玉钟在空中一晃,化作石碾大笑,猛的一敲“当……”魔音震魂,音波如刀,一层层的刮向那道人。

    林泽端的黄色飞剑突然爆发,卷起了漫天黄光,狂风一样冲向那道人。

    两人虽然平里不怎么说话,却没有想到,一旦配合起来,竟然十分默契。

    那道人哈哈大笑:“神霄道统,天下无双;五雷正法,九阳高上!”他张口喷出一颗紫色雷元珠,刹那之间天空中一片紫光,将整个河笼罩起来。紫光之中,雷声隆隆大作,数百道紫色闪电霹雳啪啦的砸下来。

    众人的法器被那紫光一照,顿时压力骤增,林泽端明显感觉到飞剑沉重了许多,不由得脸色一变。

    那道人趾高气扬道:“神霄九阳、一法破万器。你们这些垃圾法器,连道爷的护雷光都没办法攻破,还想杀我?看我破器神雷,破破破!”

    他一点点出十几指,一道道雷光砸落下来。

    轰轰轰的一阵惊人爆炸声中,林泽端的黄色飞剑当场飞了出去,全心的控着飞剑的林泽端口喷鲜血,栽倒在地,一连三道紫雷轰在他的上。

    何作武一看,双手掐动了法诀一催,磨盘大小的石印凌空一翻,挡住了五道神雷,护住林泽端。却不料一颗人头大小的雷球沉进何作武的石印之中。

    嘭!

    一声惊天巨响,气浪翻涌,将地面上的黄沙吹得漫天扬起。何作武一声惨叫,本命法器被人强行炸碎,一修为废了十之七八。

    胡胜肝胆俱裂,一声惨呼:“作武!”

    那道人双手一动,无数道紫色雷光织成了一张大网,将胡胜的青色玉钟牢牢住:“哼,一群炼炁以下的小杂鱼,也敢在道爷面前动手。可笑可笑,真没想到,魔玄门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你们这些货色,真敢出来丢人现眼……”

    天空中一片乌云飘来,挡住了阳光。

    突然,一柄汉光四的短刃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的颈下,轻轻一拉而过。

    那道人一愣,他甚至没有感觉到法器破空而来的风声,只是觉的一丝冰冷的感觉在脖子上一划而过。

    道人双目圆瞪,如同怒蛙。猛的双手捂住脖子,却捂不住一道血剑了出来。

    “炼炁以下,便不能杀你吗?”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石宏从那个巨大的沙坑之中慢慢站起来。那枚寒光四的短刃,坠落下来掉进了他的手中。

    那道人口中一阵嗬嗬怪叫,难以置信的盯着石宏手中的短刃:“这、这不可能……一枚,器胚,怎么能穿过、我的、护雷光……他们的法器都办不到啊……”

    道人浑一松,一头栽了下来。像刚才童君乐一样一头栽进了河滩里。

    在场的人都看不到他的灵魂之体,所以众人也不知道,他其实并非驭使着短刃器胚斩杀那道人,而是灵魂之体,趁着阳光被挡住的那一刻,突然着短刃杀上去。

    只是为什么连何作武他们的法器都没办法攻破的神霄五雷护雷光,这么轻易的就被他的器胚攻破,他也说不出缘由来。

    童君乐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连滚带爬的冲了过来:“哈哈哈,师弟你没事,你没事太好了……”他说一句吐一口血,体状况十分差劲,人却显的很兴奋。石宏心中一,师兄这是真流露,对自己的关心并不作假。

    林泽端也走了回来,只是一只手始终捂着口,显然受伤不轻。

    他脸色苍白的问石宏:“师弟,你怎么不受神霄五雷的伤害?神霄派当年凭借着神霄五雷,也曾纵横一时。人破其魂,器破其神,神霄无上,一法应万变。”

    石宏有些明白了,原来这神霄五雷是直接攻击灵魂的,难怪林泽端他们没有一点外伤。

    他回忆了一下,被那神霄五雷劈中的时候,的确浑一麻,只是这道人的五雷修炼的恐怕不到家,根本伤不到自己的灵魂之体。

    胡胜正蹲在何作武的边,连忙朝众人招手:“快把作武送回去,晚了恐怕就来不及了。”

    众人一惊,石宏自告奋勇:“我来被他。”

    ……

    魔玄门内气氛凝重,自从石宏他们回来之后,钟西河就将所有二代弟子全部召集起来。韦醉六和叶陶期间受命出去了一趟,两人驾着剑光往西去了,想比是去了西沙河勘查况。

    石宏坐在何作武的边,除了他之外,还有几名和何作武关系亲密的师姐,也在旁边照顾着。

    胡胜急匆匆而来,手中捧着一枚方正的檀木匣子:“快些让让,快些让让,雀灵丹来了……”

    那些师姐们连忙手忙脚乱的倒了温水,胡胜打开匣子,一股清幽香气扑鼻而来,满屋子的人精神一振。

    一名穿着鹅黄长裙的师姐,扶起何作武,分开他的嘴唇将药喂进去,一旁有人递过水来,她扶着何作武,后者昏迷之中下意识的吞了口水。

    众人松了口气,唯有那名穿鹅黄长裙的师姐看到何作武始终没有醒来,依旧焦急无比。一旁的姐妹们连忙安慰她。看来这位师姐和何作武关系匪浅。

    胡胜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满屋子女人,他只好跟石宏凑在一起,叹息道:“谁让咱们魔玄门没有自己的药田,只能用玉精去跟别的门派换丹药。这雀灵丹也只是三流的疗伤丹药,作武他……唉,只能看他的造化了。”

    何作武的本命法器被毁,一修为去了七七八八,这一枚丹药喂了下去,呼吸倒是渐渐匀称了,但是想要苏醒过来,还不知道要多久呢。

    既然有那么多师姐照顾何作武,石宏和胡胜留下来也没有意义,两人告辞出来,石宏又去看望了受伤的林泽端和童君乐,两人倒是没什么大碍。

    他回到自己的小院,取出那枚器胚把玩起来。这枚器胚能够轻松攻破神霄派那道人的护雷光,想必已经不是无为境界了,混元器胚?石宏一阵兴奋,打算这件事之后,无论如何也要跟师姑讨教一下,看看到底到了什么境界。

    他正在盘算着,突然“当当、当当”山门之中钟声大作。石宏愣了一下,一骨碌爬起来,飞快的朝外面跑去。两声急促钟声,正是魔玄门着急所有弟子门人的讯号。

    他急匆匆赶到了山门前的石坪上,魔玄门的弟子已经聚集了不少。石宏看到了童君乐和林泽端他们站在一起,童君乐也看见他,连忙朝他招手。

    石宏过去站好,一共十八记钟声已经落下,所有的弟子都已经到齐。

    这还是石宏入门以来,第一次门派召集,他估算一下,整个魔玄门超不过百人,比起全盛时期的万人门徒,的确凋零的可怜。

    掌门钟西河走了出来,环视众人一眼,沉声道:“我想最近的事大家也都知道了。神霄派既然要强霸西沙河,我们魔玄门自然不会怕他。”他一挥手,韦醉六手中捧着一只狭长木匣走了上来。

    打开木匣,一阵灵光闪烁,里面摆放着一枚镇纸大小的玉精。

    韦醉六随手一挥,一片灵光悬在他的面前,其中幻化出了西沙河的样子,他用手指在灵光上一点,标注了一个位置:“在西沙河上发现了一条水玉精脉,恐怕这就是神霄派要将我们逐走,独霸西沙河的缘故。”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