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灵魂巡山,云纹老壶(下)求票!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三江封时期,新书期最重要的一个星期,拜托大家多投几票,如果您觉得本书还不错,多投几票可以让更多的人看到它,谢谢!)

    到了天蒙蒙亮的时候,石宏终于煮好了一锅元气粥,总算是没有耽误大家的早餐。

    童君乐自从把伙房正是移交给石宏之后,每就是修炼、打猎,他似乎对于野味有着一种可怕的钟,每顿一碗元气粥,三四碟野味干,有时候会加上一些相熟的师姐才来的野菜,每顿饭都吃的肚皮溜圆,大大满足了口腹之,一点也没有修士要辟谷的意思。

    自从明白了速则不达的道理后,石宏每天晚上也就不再辛苦练习,而是恢复了以前的状态:吸摄月华。

    一开始的时候,他还不敢离自己的居住的院子太远,毕竟这里是魔玄门,可不是月下村,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高人,看破自己的行藏。这些天,他也有所转变,不像当初遇到大道神君时那样懵懂,有些明白自己的灵魂状态似乎另有玄机,也变得谨慎的多了。

    魔玄门中的灵气,远比外面充沛,甚至比起月下村的那座山峰也毫不逊色。

    而且这里的月华似乎更加纯净,七天的吸摄下来,石宏的灵魂越发的饱满。

    七天之后,他的胆子也渐渐大了起来,开始在院子周围游逛。他周围住的都是和他一辈的弟子,晚上大家不是睡觉,就是打坐。石宏从他们的窗口飘过去,他们都好无所觉。在这些人上,石宏没有看到和自己的灵魂相似的什么东西。

    又过了一阵子之后,他的胆子更大了一些,开始窥探师傅韦醉六。

    并非他有什么不轨的企图,只是一种单纯的好奇,漫漫长夜,除了吸摄月华之外,他总要找点事来做。

    韦醉六在魔玄门中地位不低,毕竟当年也是被寄予厚望,中兴魔玄门的人。尽管没有完成这一目标,但是他的修为在他们那一辈的弟子之中,依旧是境界最高的。

    韦醉六独自住着一座两进的庭院,泉水山竹,白壁灰瓦,精巧别致。

    石宏飘着穿过一道拱门,进了师傅的小院,西侧的一个房间内,一点豆大光明。石宏潜了过去,贴着墙壁,透过窗户,看到韦醉六盘膝而坐,双手交叠搭在丹田之外,豆油孤灯,正在潜心修炼。

    让石宏有些吃惊的是,韦醉六的“灵魂”漂浮在他的体上,尽管十分虚幻,却能够分辨出来,那就是一个“灵魂”,只是摇摇摆摆,始终无法挣脱体的束缚。

    石宏心中道:是了,师尊的灵魂,只有在修炼的时候才能看到。

    石宏在外面,韦醉六毫无所觉,连修为这么高的师尊都觉察不到,石宏的胆子更大了,他满山游起来,除了掌门师祖所住的那一片地方不敢去之外,他几乎将整个前山都转了个遍。

    深夜的山门寂静安详,尽管是魔门一支,但是在魔玄门势弱的今天,门内唯有团结一心,一致对外,才能争得一丝生存空间。

    石宏飘然上天,双臂张开,闭上眼睛感觉着整个山门。在月下村的时候,当他沉浸在这种状态之中的时候,附近山峰都在他的灵觉笼罩之下。现在,整个山门的前山都能感觉的一清二楚。

    一股股奇异的波动传来,有强有弱。石宏轻松地分辨出来:最弱小的那些,就是自己的那些师兄弟,几乎察觉不到,他们的“灵魂”还被死死的束缚在体内,而稍微强大一些的就是师傅那一辈,但是也只是稍微强大一点而已,灵魂虽然能够浮在体上,但是一样无法挣脱出来。

    山门之中有一个地方传来的波动最强大——这种最强大仅仅是相对于其他人而言,并非和石宏自己相比。那是师祖钟西河的居处,显然师祖的实力在山门之中是最强大的。

    突然,一股波动从山门之中传来,让石宏大吃一惊,因为这一道波动强大的出人意料,竟然能够赶上大道神君!

    他猛地睁开眼睛,警惕的盯着那个方向,心中一瞬间转过了一个个念头:是什么人?山门之中还藏着比师祖更加强大的修士?他为什么藏着这里?他是不是已经发现了我?

    然而很快他就更加吃惊了,因为那一股强大的波动,竟然是来自……伙房!

    石宏万分肯定,今天自己是最后一个离开伙房的。这几天也都是他最后一个离开,伙房内没什么可疑的地方,可是现在……该怎么解释?

    石宏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心翼翼的朝伙房飘了过去。

    他悄无声息的来到了门口,伙房的两扇木门锁着,那只黄铜广锁还是他下午亲手锁上的,完好无损。

    他还是不敢怠慢,小心翼翼的贴上了窗户,朝里面一看:七星灶、大锅、柴禾、油灯、烧火棍一应物件,都照原样摆放,根本没动。

    他的目光从这些东西上一一扫过,突然七星灶让他目瞪口呆,只是真正让他吃惊的东西,并非来自七星灶,而是七星灶上摆放的一样东西。

    那是一只紫砂茶壶,也不知多少年岁了,自从石宏来到伙房它就在那里摆着,表面上满是油污,里面灌满桐油,被当做一盏油灯来使用。

    然而白天看上去毫不起眼的油灯茶壶,上面却浮起了一个虚幻的茶壶影子——那茶壶竟然也有灵魂,而且凝练程度竟然不逊于大道神君,只是好像有什么东西羁绊着,那灵魂怎么也无法从本体上挣脱出来。

    石宏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一个效果,他像一条狸猫一样钻了进去,那是紫砂壶的灵魂好像受到了惊吓,嗖的一下又钻了回去,再也不肯出现。

    石宏站在一旁想了想,又来到了窗外,仰天堆着皎洁玉月,深深地吞下了一口气,洁白的月华幽幽纳入口中。石宏又回到了伙房内,对准那只老壶,慢慢的将月华喷了上去。

    那只老壶沐浴在月华之中,果然十分享受,它的“灵魂”也渐渐的露出了一半,壶嘴一吸,贪婪的吞噬着月华。

    石宏微微一笑,喷了一口月华之后,又转出去,继续吸了一口回来,再喷给老壶。

    一来二去,老壶对他的警惕放松下来,一人一壶,竟然这样玩的不亦乐乎。石宏浑然忘记了时间,直到一缕阳光把他从伙房内硬生生扯回了体。他猛地一拍脑袋从上坐了起来:“糟糕,大家的早饭还没有准备呢。”

    他一骨碌爬起来,飞快的感到了伙房,连忙往锅里倒水、倒米,但是已经来不及了。童君乐第一个敲着碗走进来,很快后面三五成群的师兄师姐们也走了进来。

    大家伙饿了一个早上,倒不是什么大事,毕竟大家都是修道之人,也没谁真的因为一顿饭和石宏计较。石宏自己倒是很不好意思,主动去师傅那里领受责罚。

    韦醉六想了一下:“也罢你负责清运一个月的炼器废料吧。”挥手将他打发了出来。

    石宏哼着小曲回到了伙房,将那只蒙着一层厚厚的污垢的紫砂壶拿起来,将里面的灯油倒了,用清水冲洗一下。

    说来也奇怪,灯油被清水一冲,连一点油渍也没有留下。表面上的污垢看上去十分难以清洗,但是同样用水一冲,很容易就洗掉了。

    暗红色的紫砂壶表面,描绘着细细的云纹,简单的够勾勒,却生动传神,好似大家写意,神似而非形似。

    这只云纹老壶的造型好像一只铃铛,除了那些简单的描绘云纹之外,再也找不到一丝装饰,朴实无华。

    他正在把玩,童君乐闯了进来,大惊小怪道:“你竟然主动去领受责罚?清运炼器废料,你知道这苦差事大家躲都躲不开,你还自己往上撞。”

    石宏笑答:“怎么,这差事到底有什么辛苦之处,竟然让师兄你这么厌恶?”

    下午的时候石宏就知道了:炼器废料,看上去一只歪瓜裂枣的戒指,却是用数千金的金精凝炼而成,绝对有数千斤重。他又没有储物的法器,只能自己扛着往后山一个专门堆放这些废料的峡谷运。

    这些炼器废料泄了灵气,沉重无比。石宏一个下午的时间,才将三块炼器废料运到后山那座山谷——那座山谷偏偏是山门之中最遥远的一座山谷。

    一下午时间,累的石宏趴在上一动也不想动。自从感觉自己变得力大无穷之后,他还从来没有这么累过。

    当天晚上,石宏灵魂出窍之后,第一件事便是取出那只云纹老壶细细把玩。似乎是感受到了石宏的灵魂,云纹老壶上面也冒出来一个虚幻的茶壶影子。石宏一笑,抱着老壶出了院子,飘上山门内最高的一座山峰,盘膝而坐,双手将云纹老壶捧在掌中,昂首望天,开始吐纳起月华。

    每一口月华,他自己吞摄三分之二,用以锤炼自,剩下的三分之一喷给了云纹老壶。后来渐渐发现,云纹老壶一次吸摄不了那么多月华,便开始慢慢减少月华的量,最后发现,五分之一的月华分给云纹老壶就已经足够了,他自己吞摄五分之四。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