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灵魂巡山,云纹老壶(上)求票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今晚冲榜,第二更在十二点,急求兄弟们的票票支援!多谢多谢。)

    “师弟,莫要再练了,这一手百手拆禾的路,只是为了锤炼经脉,在命基阶段,最多也就达到出手两百下的地步,这是先辈们无数年总结过的,不管你怎么练习,也不会更进一步,也没什么意义,我们修道之人,只要将经脉锤炼牢固就行了……”

    童君乐像个唠唠叨叨的老太婆一样不停地和石宏说着。

    命基的关键在于明辨窍,这之后,便是一个漫长的蛰伏期,来对周经脉进行锤炼。这“百手拆禾”的路,霸道无比,在短短一跃的瞬间便要一连轰出数百手,体内真元的运转,对于经脉的冲击之大可想而知。

    正是借用了这中强悍的冲击力量,真元如同一柄柄沉重的铁锤,不断地往复敲打着体内的经脉。

    命基是修真的根本,明辨窍,乃是了解自;锤炼经脉,却是为将来打下根基。经脉越坚韧,将来在修炼之中遇到危险,保命的可能就增大一份。

    童君乐说的倒也没错,之前的先辈们的确已经一次次的证明了,百手拆禾的路,也就能够将经脉提升到这样一个档次,对于绝大部分况而言,这种程度的经脉强韧程度已经足够了。

    然而不管童君乐怎么说,石宏依旧我行我素,不停地反复练习着这一枯燥的路。

    童君乐看到的还只是一部分,因为他只是在白天的时候过来瞅瞅,其实夜晚石宏简单的吸摄了月华之后,就一刻不停的开始了百手拆禾的修炼。

    夜反复,除了白天为大家煮元气粥、每天的修炼时间之外,石宏几乎所有的空闲时间,都在修炼百手拆禾。

    他自己也隐约觉察出来,自己的资质似乎并不如师傅所认为的那样好,既然如此,那只有一条路径:勤奋。

    他在三天之内就完成了童君乐二十一天的练习量。而这七天之内,他几乎完成了童君乐对于百手拆禾的全部联系量。

    童君乐是分散开来的练习,石宏却是持之以恒,几乎不间断的练习。这种重压之下的累计,当量达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必然会产生一种强大的质变。

    抛却了那神秘的“灵魂”的影响力,石宏就是一个山中小子,资质平平,虽然不会差到让人惨不忍睹,但是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但是那个灵魂给了他出奇敏锐的灵觉,他隐约感觉到,百手拆禾不是那么简单,深练下去,一定会有收获。就是没收获,自己劈了那么多拆禾,烧火也有用,不会有什么损失。

    这一天,煮完了元气粥,童君乐拿着大木头勺子在锅边敲了敲,当当作响:“师弟,这可是师兄最后一次帮你了,明天开始,你就要自己单独煮元气粥,记得我之前跟你说的……”

    石宏微微一笑,指了他的眼睛一下,两人异口同声:“火候。”

    童君乐将大木头勺子一丢:“行,我知道你嫌我罗嗦了。哎,待会干什么?要不师兄带你去周围山里转转,咱们打点野味,换换口味?”

    石宏摇头:“不去,我还要去修炼摆手柴禾……”

    “你真是和那个没什么用处的法门卯上了?”童君乐摇头:“师兄这还要说道你两句……”石宏摆摆手,神秘兮兮的一笑。

    他从一旁搬来一个木墩,约莫也有水桶粗细,摆在自己面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神色一片肃穆,突然五指大掌,一掌拍在木墩上。

    他用手指轻轻一碰木墩,哗啦一声,木墩散开,整整齐齐的筷子粗细的木柴散落一地。

    童君乐眼皮一跳:他十分确信石宏刚才只出了一掌,这一招分明还是百手拆禾,但是正所谓返璞归真、化繁为简,一掌之下,木墩就被震裂,分成了百根柴禾。

    或许对于修真高手来说,这根本不算什么,但是对于一个刚刚打下命基不到半个月的小修士来说,这绝对是不可思议的一个成就。就算是童君乐已经将一真元化为宗气,也不可能办到这一点。

    他吃惊的看着石宏:“师弟,你是怎么做到的?你真是个天才,师傅真没看错人。”

    石宏一撇嘴:“熟能生巧而已。”

    这一招也是石宏昨天修炼了一整天,疲惫之下倒头就睡,灵魂接着起来再练习。一直到后来,他吸摄月华都觉得无法恢复灵魂的疲惫的那种极端的状态下,突然之间福至心灵,冲破了百手拆禾的藩篱,一举搭成了这一绝技。

    今天早上醒来,石宏体内真元汩汩流动,经脉柔韧,不但承受能力大大增加,而且弹良好,就是突然经受住十倍的真元冲击,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石宏大为满意,对这种仅仅是“基本功”的百手拆禾更加衷。

    他出了伙房,正要回去继续修炼,一声悦耳的声音传来:“阿宏。”他转头一看,师姑叶陶临风而立,站在一株月桂树下,冲他招手。温文婉约,颦颦婷婷。

    石宏连忙过去:“师姑。”

    叶陶和颜悦色:“你还不认字是吧,走,我教你。”

    石宏虽然觉得认字还不如修炼百手拆禾,但是也不敢违抗,乖乖的跟在师姑后。一阵清风袭来,鼻孔中嗅着师姑上传来的丝丝香气,处于这浩瀚山门之内,石宏一时间突然生出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来。

    不久之前自己还是一个懵懂的山中小子,心慕大道,却连大道是什么都不知道。转眼之间自己已经站在大道的起始,机会来之不易,万万不可轻忽浪费。

    石宏虽然在父母的“压迫”下,认了张秀才这个岳父,但是并不代表他就真的看得起张秀才。也连带着,他对那些报读诗书,满口之乎者也的人没什么好感,如果不是傅搏虎,恐怕他对天下读书人也未必会有什么好感。这是成长环境所致,倒并不是他心狭窄。

    不过叶陶和一般的私塾先生不同,别的不说,修真无岁月,叶陶虽然是他的师姑,看上去也不过双十年华,肌肤如雪,气质如月,温文婉约,虽然没有那种一眼惊艳的感觉,但是绝对是一位知美人,越看越觉得美丽。

    她的声音也不是那些糟老头子们所能比的,清脆悦耳,如山间清泉。

    石宏开始还着急,只想着赶快把今天的课程学完,自己好回去继续修炼。但是坐在师姑边,却好像有一种静心凝神的作用,片刻之后,他就老老实实的开始学习认字了。

    叶陶只讲了一个时辰,便将书卷掩上,对他说道:“行了,今天就到这里吧,你倒是聪慧,比我预想的进度要快得多。不过吗,速则不达,你先回去吧。明天这个时间再过来。”

    “弟子遵命,弟子退下了。”

    石宏乖乖出来,才猛的一拍脑袋:“快,时间来不及了。”

    他一路冲回自己的小院,关上门就开始练习。只是今天状态却怎的都觉得不对,劈了几十个木墩之后,一点感觉都找不到。他有些不解的坐在门槛上发呆,天空中一只飞鸟长鸣着掠过。

    他脑中灵光一闪,叶陶话在耳边回响起来:速则不达,是了,勤奋是勤奋,但是速则不达,修道同样讲究张弛有道,此乃阳之本,自己是太执拗了。

    心中的包袱骤然放下,他爽朗一下,长而起,拍拍股去找童君乐打猎去了。

    ……

    石宏手指一弹,快组粗细的木柴连珠炮一样进了灶膛内。七星灶共有七个火口,成北斗七星状排布,故名七星灶。此时,其他六个火口都被厚重的乌沉铁盖住,只留下了一个火口,上面架着一口一人直径的大锅。里面淡绿色的元气粥正咕咕的冒着气泡,伙房内白雾弥漫。石宏光着膀子,衣服扎在要上,露出一棱角分明的肌

    他专注的看着火焰,随着一根根木柴的加入,火焰渐渐升了起来,他观察着火焰的形状和颜色,以判定什么时候应该添加什么材料。

    之所以经木柴劈的那么细,就是为了容易掌控火候。

    “该放黑豆了。”他跳起来猿猴一样窜上了灶台,抄起一只木斗,往锅里倒了一斗黑豆。紧接着下来,随手一抓,五十根木柴扔进了灶膛,待火势起来七分左右,木柴还没有完全燃尽,立刻又上了灶台,将半斗荞麦倒了进去。

    如此不断反复,上豆大的汗珠一颗颗的落下来,一不留神,一颗汗珠落进了锅里。嗤的一声,石宏一阵懊恼,狠狠地将腰上的衣服摔在地上:“倒霉,又要重做!”

    元气粥虽然用的都是普通的谷物,但是对于火候和材料分量的掌控要求的十分精确,哪怕是有一点杂质都不行。

    石宏将师兄传给自己的烧火棍在灶膛内使劲捅了几下,将火焰砸灭了。然后带着棉布手,双手将那口大锅拎了出来,举着那大锅一溜小跑到了山脚下,将大锅往溪水里一扔,嗤的一声冒起一片白烟,他跳进水中将锅翻过来洗刷干净。

    一群鱼儿围绕在他边来回游动,鱼嘴一张一合,吞吃着那些煮坏了的元气粥,一点也不怕人。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