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魔门十支,太阿煅体(上)求票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石宏大喜:“那你们是说,我还有时间回去和家人道别?”

    两人点点头,师兄却有些苦涩道:“只是,你要想想,是否真的要去和家人道别。”石宏一愣:是呀,和家人怎么说?这两人开口便是千年自持,真不知道这条路有多远,自己何时才能回还?或者,能否回还?

    他呆立了半晌,终究是血难以割舍:“我,就回去看一眼吧。”

    ……

    冷月如霜,遍染山林,月下村宁静安祥,长草中虫鸣如市。

    石宏走过了村中那一条几百年历史的古老石板路,儿时和伙伴们一起在这条路上玩耍的画面,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他也不知道这一去会是多久,只是心中却隐隐觉得,绝不是想当年张秀才县里求学那么简单,这一走,很可能是天涯永隔,亲人故友不得相见;心中伤感莫名。

    他来到自家门口,透过窗子看着里面的亲人。双亲的体尚还健硕,这或许是唯一的欣慰,只是妹妹还没有成年,自己很可能不能亲手送她出嫁,心中一阵愧疚。

    他站在窗前良久,终于长长得出了一口气,擦去了眼角的湿润,毅然转:“咱们走吧。”

    ……

    “天下修道,根本不过道、释、魔三家。”

    “道家五门九派八十脉,也就是常说的道门五秘、玄门九真,再相衍化,八十脉不过是个概数,乃是说得了道门正统的门派众多。道家兴盛万年,这也是应有的气数。”

    “佛门八室十宗,修、修神、修气,万法不离其宗,佛门浩大,法门万千,实力深不可测。”

    “若说佛门法门万千,皆可立地成佛,那我魔门的法门则要更胜佛门。所谓魔脉无数,魔途无穷。但是真正继承了魔门道统的,却只有魔门十支。历代魔门兴盛,皆是因其中一支崛起,就如同千年之前,我魔玄宗一枝独秀一般。”

    一路上,韦醉六——也就是那位“师兄”——详细的向石宏解说了修真界的格局,让他对这个神奇的世界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石宏、韦醉六还有韦醉六的师妹叶陶,一起站在韦醉六那柄一人大小的巨剑之上,破风而行。

    正说到魔玄宗的时候,韦醉六一笑:“哟,咱们到了。”

    石宏低头一看,群山如海连绵不绝,脚下一片郁郁葱葱,实在看不出这里什么地方能藏下韦醉六口中的那一片浩瀚烟阁。

    似乎是看出了石宏的疑惑,韦醉六神秘一笑,和叶陶一左一右,架住石宏的胳膊,喝道:“可莫要害怕了!”

    那黄色巨剑光芒一闪,猛地压了下去,一个俯冲呼啸直奔地面上的一座巨大山峰撞了过去。

    石宏吓了一跳,韦醉六看他脸色大变,哈哈大笑:“哈哈哈,撞山门、撞山门,我魔门的确和别人不同吧,哈哈哈!”

    他大笑声中,却随手一弹,一滴精血融入那翠绿的山峰之中。山峰表面水波漾,巨剑噗的一声,银鱼入水。

    “啊!”石宏惊讶一声,黄光巨剑虚空悬浮于一片浩淼烟云之上,下面是连绵的群山,上面是一座座亭台楼阁、木塔水榭,好一处人间仙境世外桃源。

    韦醉六收了巨剑,三人落在一道回廊水榭之上。他整理了一下衣衫,正色对石宏道:“我魔门规矩不多,但是也不可恣意妄为。你这就随我来,我带你去见掌宗师伯,待师伯许可,你方能入我魔玄宗,休习无上魔道。”

    “你本机灵,自不必我再加嘱咐,小心便是。”韦醉六点点头,带着微微有些紧张的石宏朝前走去。

    莫玄宗的基业虽大,弟子却并不多。他们一路走来,路上不过偶遇三两名莫玄宗的弟子,韦醉六和叶陶显然在门派内地位不低,弟子见了纷纷行礼,韦醉六两人到也不倨傲,都是面带微笑着回应。

    顿饭功夫,三人站在一座恢弘大之下,大粱拱高翘,夸张的好似两只牛角,又像一双飞鸟翅。韦醉六和叶陶对石宏道:“且在这里等一下,我进去禀告掌门师伯。”

    韦醉六两人进去,石宏耐心在外面等候,他本来就不是那种张扬的子,老老实实垂手站在三人高的大门外,低眉顺目,既不东张西望,也没有坐立不安。

    大内,一名银发长髯的矍铄老者捋着自己的胡须,看着一扇青玉屏风,屏风六个扇面,其中一面上放出一层微弱的青光,正是石宏在外的一举一动。

    老人背后,韦醉六和叶陶垂手恭敬肃立。

    微微一皱眉头,老人有些担忧道:“这少年上看不出一丝灵动姿态,真的是龙鸣之资?”韦醉六躬道:“弟子怎敢欺骗师伯?师伯若是不信,可以亲自试试他。”

    老人一摆手:“那倒也不必,难道我还想你不过你们?只是这石函藏剑倒也未必真的一点不会出错。”老人拈了拈自己的长髯:“不过,若是我走眼了,岂不是让本门错过这样一个绝佳弟子?你去让他进来吧。”

    “是。”韦醉六答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片刻之后,石宏便被他引了进来。

    六面屏风上早已经一切如常,掌门钟西河端坐在一张红木太师椅上,脚下是云纹雕刻的石砖,雾光缭绕,石砖上的云纹飘然飞,好似他真的坐在云端一般。

    石宏也不用韦醉六提醒,躬拜倒:“弟子石宏,拜见掌门师祖。”

    钟西河点点头,一招手:“随我来。”

    韦醉六和叶陶似乎知道什么,神色肃穆跟在钟西河的后,石宏也不敢怠慢。钟西河大手一挥,一片青光将四人笼罩,眼前景物一变,他们已经站在一座巨大的山崖之下。高达数千丈的石崖陡峭、刀劈斧凿,石崖上雕刻着一头盘旋魔龙,鳞片奋张,九爪伸展,双目圆瞪,怒形如雷栩栩如生。

    石崖下,巨大的山谷之中,是一片恢弘石林。

    石林的数量不超过三十,之所以给人气势恢弘的感觉,乃是因为每一座石林都有十丈高低,宽、厚超过两丈。每一座石林之上,雕刻着一名老者,有的叠足而作,笑看苍生;有的傲然而立,仰望苍穹;有的灵剑如龙,绕缠侧;有的掌托金印,翻云覆雨……

    “石宏,这里乃是魔玄宗传道崖,我魔玄宗的圣地,供奉着我魔玄宗历代掌门英魂。每一名魔玄宗的弟子都会在这里立誓入门。魔神在上、魔龙在前、英灵在天,誓言如山,一旦立下,便永世不可更改,我等修道之人,誓言即是宏愿,万万不可违背,否则永远不得问鼎无上大道。”

    钟西河眼神如炬,炯炯看着石宏,扣指一弹,远处山崖下,一座三丈高的巨大石磬“当”的一声悠扬声响,山谷回,缭绕不绝。一股悠扬苍凉的气势凭空而起。

    钟西河嗡声问道:“魔道无穷、魔门如海,万般孤寂、千年枯守,石宏,汝心能持否?”

    石宏恭敬一拜:“弟子能持。”

    “当……”

    “魔门无拘,魔道如束;旦入我门,终我人,石宏,汝能持否?”

    “弟子能持。”

    “当……”

    “门内友,不生嗔、不起执,汝人能持否?”

    “弟子能持。”

    最后,“当”一声悠扬长磬,钟西河将手按在石宏头顶,仰望那一座座巨大石林雕像:“魔玄门第三十三代掌门钟西河,代祖传宗,石宏,你现在就是魔玄门地三十五代弟子了。醉六就是你师父,现在去行拜师大礼吧。”

    韦醉六肃容整理了一下衣衫,恭敬对那石林雕像和崖壁上那条巨大的魔龙拜了三拜,转过来,朝石宏一招手。

    石宏走上前,恭敬三叩首,口称师傅,这拜师礼便算是完成了。

    钟西河慈祥微笑一下:“好了,石宏,从此以后,你就是我魔玄门弟子了,跟你师父去选一门功法,让他传授与你。”

    “弟子遵命。”石宏一躬,钟西河大袖一挥,一片青光如风,将他们三人卷走。石宏和叶陶在光芒之中消失不见,韦醉六却晃了一下,又留了下来。

    “师伯。”韦醉六低着头拱手站在他的面前。钟西河哑然一笑:“好你个小六子,就惦记师伯这点家底?哈哈哈。”

    韦醉六莞尔一笑,又唤了一声:“师伯。”子躬的更低了。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