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宝刀(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石三 书名:叩仙门
    (第二更在晚上,冲榜请大家支持!)

    这一抬头,屏风后一声轻咦,石宏忍不住多看了一眼,只能隐约看到后面似乎有几个人,却看不清楚是什么人。张秀才在县里私学的时候,先生也曾经炫耀的讲起这些官场的忌,他也不敢多看,恭敬的把事说了。

    陈之安哈哈一笑:“好,你们要捐刀助我大夏抗戎,精神可嘉!徐寿,你给他们看看吧。”

    陈之安右手边最末的一名小吏起,这一次的兵役,乃是各营卫亲自来招募,但是县里也有派人配合,这徐寿便是县里负责募兵事宜的小吏。

    徐寿上前一伸手:“刀呢,拿来看看。”

    周铁匠连忙将背上的环首刀摘下来,绑在外面的布条扯去,明晃晃的刀耀眼,在座的人都忍不住点头赞叹:“好刀!”

    徐寿持刀在手比划了两下,看来确实有两下子。

    他又用手在刀背上敲了敲,一番鉴定之后,向陈之安禀告:“大人,品质尚在我大夏一般军刀之上。”

    “好!”陈之安一拍巴掌:“张全安,回去之后好生打造,若是我大夏子民都似你这般为国分忧,击溃鬼戎指可待,哈哈哈!”

    徐寿的声音一落,周铁匠的脸上立刻一片得色,他弯腰向陈之安谢恩的时候,眼睛却斜向石宏,嘴角挂着一丝得意的冷笑。

    石宏他爹也傻了:怎么可能?难道阿宏错了?他猛的转脸去看石宏。石宏也呆住了。

    他猛然抢上前一步:“大人……”

    这举动却犯了大忌,两侧的皂隶猛地一拔刀:“放肆!”锵的一声几把明晃晃的腰刀架在了石宏的脖子上。

    张秀才吓了一跳,一把拉住他:“阿宏,别闹了,大人都说这刀没问题,我知道你心里委屈,你放心,大家伙都记得你的好……”

    周铁匠在一旁冷哼一声:“哼,没想到啊,我打这花货竟然能够通过检测,石家小子,我还真要谢谢你,把那么多的皮子白白送给我,哈哈!”

    陈之安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这些废物皂隶,今天是什么子?后面那位看着呢,能跟平比吗!这么轻易的就拉出刀来,这下子印象全坏了。

    陈之安心中有气,却不好当中发作出来,结果连带着冒失冲出来的石宏也恨上了:原本多好的一件事,自己治下的百姓都知道心忧社稷,为我大夏打出宝刀,自己嘉奖一番,再赏赐些钱物,你们开开心心而去,我也在上官面前留个好印象,偏偏这个小子坏了好事!

    “大人。”石宏朝徐寿问道:“咱们大夏对于军刀可有什么标准。”徐寿道:“当然有,军刀者,必断一指铁枝。”徐寿的面色不悦:“你怀疑本官判断?”

    他一挥手,有皂隶取来一根手指粗细的铁条。皂隶手持铁条,徐寿举着周铁匠的环首刀,两相猛击,铁条应声而断。

    石宏愣住了:“就这么简单……”

    周铁匠大怒:“简单?你去打听打听,整个昌海县里,能有几个铁匠能够打造出这样品质的军刀。我八岁学艺,这么多年经验累积,才能达到这样的地步,你敢说这么简单?要真是这么简单,你们自己怎么不打造,还花钱雇我干什么?哼!”

    石宏哂笑:“我们还真是不应该花那冤枉钱雇你。没想到、没想到啊,大夏的军刀标准原来这么低,哈哈哈……”

    陈之安也是脸色一变:“放肆!”

    张秀才一个哆嗦骨碌跪下:“大人开恩,他年纪小不懂事,大人开恩……”

    石宏拱手对陈之安道:“小子一时失态,大人勿怪。只是小子想问一下,大夏对于军刀可有等级划分?”

    陈之安看向徐寿,后者答道:“自然有。”

    “连断普通军刀十柄者,为良刀。捐良刀一柄,可抵普通军刀十柄。连断普通军刀百柄者,为宝刀。捐宝刀一柄者,抵普通军刀百柄。”

    石宏顺势摘下自己背上的环首刀:“如此,请大人验刀。”

    徐寿将信将疑的接过去:“你也会打刀?”布条一揭开,灰不溜秋的刀露出来,徐寿的脸色就变了:“无知小儿,竟敢戏耍本官!”

    他一甩手,石宏的刀呛啷一声被摔在地上。

    周铁匠在一旁哈哈大笑:“小子,难怪你们要花钱请我,这是你炼的刀?哈哈哈……”

    石宏面色不变,屏风后面却又传来一声:“咦——”

    紧接着有人从屏风后面大步走出来,看也不看众人,只是盯着地上那柄刀。

    这人陈之安当然认识,正是那位上官边一名重要随从,气势不凡,一看就知道是名高手。估计是皇上派来贴保护那位上官的。

    陈之安嘴唇移动,正要喊他,那人却轻轻一抬手制止了他。

    修大人将那柄刀捡起来,在手中轻轻一抖,嗡的一声,刀颤抖如丝。“好刀、果然好刀!想不到小小昌海县竟然藏有能人,能够打造出这样的好刀。”

    周铁匠顿时不服气:“好刀?这样灰不溜秋的货色也能叫好刀?你到底会不会看刀?”

    那人冷冷的扫了周铁匠一样,周铁匠一个哆嗦,整个人好像掉进了冰窟窿里,怯懦的后退一步,低下头再也不敢去看那人。

    “修大人……”陈之安终于认不住问道:“这刀,好在何处?”

    那修大人随手一抓,徐寿只觉得眼前一花,根本没看清人家什么动作,一直被他攥在手中欣赏的周铁匠的刀就到了修大人手中。

    修大人冷笑一声:“你们觉得这刀好?”徐寿一点头:“自然。”

    修大人点点头:“很好,很好。”

    环视众人一眼,修大人突然一声大喝:“看好了!”他猛的将周铁匠的那刀送进了嘴里,众人大吃一惊,那一声惊呼还没来得及喊出来,只听见喀的一声,修大人一口咬了下去。

    “啊——”陈之安一声惊诧,修大人却已经将那柄刀拿了出来,随手丢还给了徐寿,那柄刀上已经留下了一排整齐的牙印!

    徐寿骇然,他原本自认勇武,却没有想到天下竟然还有这等神技。双手捧着刀,目瞪口呆,看看修大人,再看看手里的刀,不知说什么好。

    修大人却完全不理会徐寿的惊讶,只是轻轻抚摸着手中石宏那柄灰不溜秋的环首刀,神色沉醉。

    “好刀、果然好刀!”

    他用手指在刀上一扣,当的一声龙吟,绕梁三匝,语音不绝。修大人闭着眼睛摇头晃脑的听着那刀声,就好像京城里那些眠花宿柳的才子,听着最著名的花魁的琴声一样。

    直到那声音消褪好一会,修大人才睁开眼来:“徐大人,您觉得这柄刀是良刀呢,还是宝刀?”

    “这个……”徐寿瞅着修大人手中灰不溜秋的那柄刀,怎么看也不像是一把好刀,不过修大人都说是好刀了,那就一定错不了。他把胆子放野了说:“良刀、必定是良刀。”宝刀?那不可能,整个大夏一年才出几把宝刀?

    修大人微微一笑:“诸位的佩刀也是军刀标准,不如……”

    陈之安虽然不愿,但是人家都开口了,哪能不答应?他一挥手,皂隶们纷纷结下自己腰上的佩刀送了上来。

    不多不少,正好十柄。

    修大人单手握刀,笑着对徐寿道:“徐大人,不介意帮个忙吧?”徐寿反应了下才明白,连忙一点头,抽出一柄刀来。修大人提醒了一声,两人双刀一交,“乒”的一声,徐寿手中的军刀干净利落的被斩断了。

    “啊!”

    所有的人目瞪口呆,尽管之前修大人一再表示石宏的刀是一柄好刀,但是眼见为实,真真正正的斩断一柄军刀,才让众人真的相信修大人所言非虚。

    修大人却有成竹:“再来!”

    “乒!”第二柄。

    “乒!”第三柄……

    连斩十柄军刀,修大人大笑:“哈哈哈,果然削铁如泥!”他猛的转向陈之安,眼里一片火:“陈大人,县衙内还有佩刀否?”

    陈之安心里一哆嗦:这修大人玩上瘾了。这些佩刀也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县衙里的东西就不要银子吗!

    “嘿嘿,有、自然有。”陈之安无奈道。

    县太爷都开口了,皂隶们呼啦一下子冲出去,不一会儿就抱着不少佩刀进来。现在大家都被勾起了兴趣,想要看看,石宏这柄刀究竟能达到什么样的级别。

    周铁匠自从自己的刀上被咬了一排牙齿印之后,就一直是目瞪口呆的状态。当看到石宏的刀斩断了一柄军刀之后,下巴已经掉到了口上,并且这个状态一直持续到现在,整个人都傻了。

    张秀才兴奋地想原地翻三个跟头,后来考虑到自己读书人的份以及现场的气氛,很理智的制止了自己的冲动。于是他孱弱的板到底能不能原地翻三个跟头这种既伤面子又伤自尊的问题也就顺理成章的被回避了。

    不过,张秀才还是像个女人一样紧紧拽着石宏他爹的袖子:“亲家、亲家,阿宏果然是好样的。”

    石宏他爹憨厚一笑,又是当时上山打猎的那句话:“我说了,出不了啥事的。”

    石宏则站在一边,怎么也想不明白,那张玉牌上明明说要能够一刀将铁砧劈成两半才算是达到了最基本的标准,为什么大夏的标准这么弱?

重要声明:小说《叩仙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