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 密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燕徨 书名:双圜记
    林皮不及思索,一把抓住箭杆,那箭力道浑厚之极,林皮手臂一震,只觉虎口发,大骇之下子急转,匆忙中连换了两口气,借着箭势,已轻飘飘地跃到了塔上。

    林皮凭栏观望,寻找箭之人,一眼望去,不觉大是郁闷。但见塔下一片漆黑,只看到人影晃动,那里分得出来谁是谁,正是刚刚两人的杰作。依稀间见葛从周向着院外追去。林皮暗忖:这一箭到底是帮我还是要害我,若说是害我,这一箭来得可说恰到时候,晚得一点,自己无力可借,必然掉落。可是若说是帮我,这一箭的力道着实惊人,取的又是我口要害,错非我机警,内功修炼得也还差强人意,两样缺一,定然含恨箭下。葛从周必是已发现那人,是以才追了过去。

    他顺着葛从周追去的方向望去,果然隐隐约约看到一条人影在墙影处一闪,消失在屋脊处。林皮心想:“要不要过去帮忙?”转念又一想:“看刚才箭上的力道,这人虽然武功不低,但葛从周却是个实实在在的历史人物,今后还要功成名就,绝不会在这里丧命,我这不是杞人忧天吗?说心里话,有他在边,自己都觉得安全了许多。我既然到了塔上,不趁机偷了佛骨,恐怕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想到此,再不犹豫,连外面的形势也顾不得看上一眼,返寻找起进塔的门户来。

    林皮绕着塔走了半圈,已是到了塔的正前,果然宝塔一层的门户也在这里,他向塔下瞥了一眼,见下面斗得正闹,再不理会,转走入塔内。塔内漆黑一片,安静异常,林皮运足目力,见里面空旷之极,一时间外面的喧闹声仿佛都骤然停止,只听到双足踏在地板上发出的轻微响声,而且声音发出即止,塔内虽然空旷,竟似没有一点回音,这景委实有些诡异。林皮走至塔室中央,停下脚步,抬起头来,只见头顶上方一片黑暗,目之所及,竟是无穷无尽,依稀间竟有些天旋地转,仿佛处于浩瀚无垠的宇宙之中……

    “如是我闻。一时婆伽梵。成就一切如来金刚加持殊胜三昧耶智。得一切如来宝冠三界法王灌顶。证一切如来一切智智瑜伽自在。能作一切如来一切印平等种种事业。于无尽无余一切有界。一切意愿作业皆悉成就大悲毘卢遮那。常恒住三世。一切口心金刚如来。一切如来游戏处……”

    林皮猛然惊醒,不知何时,耳边竟似有人在诵读经文。那声音柔和平缓,却字字如珠玑,清清楚楚的印在林皮的心中。林皮转四顾,失声道:“谁?”那声音却不理他,仍是如山间溪水一般,缓缓地流入他耳中:“金刚手菩萨摩诃萨。圣观自在菩萨摩诃萨。曼殊室利童真菩萨摩诃萨。虚空藏菩萨摩诃萨。金刚拳菩萨摩诃萨。纔发心转法轮菩萨摩诃萨。虚空库菩萨摩诃萨。摧一切魔力菩萨摩诃萨……”

    林皮暗道:“见鬼了,莫非又是跟“明鬼天音”一样的邪门武功,用声音控制人的思维?”但自己此时头脑清醒,字字听得清清楚楚,只是不知道其中的意思,与听到那“明鬼天音”后神智模糊的感觉又大不一样。林皮索紧闭双目,凝神倾听,仔细辨认声音的来路。半晌之后,颓然睁开双目,只因那声音盘旋往复,飘飘忽忽,一点也听不出来从哪里发出。

    林皮嘴唇,骂道:“的,遇到绝顶高手了!”说是这么说,他天中自有一股狠劲,环顾之时,早已找到了上楼的梯子,走了过去,缓缓上楼。他心中虽是忐忑不安,口中却不饶人,骂骂咧咧道:“臭和尚,吓唬我!小心我开飞机把你的臭塔撞塌!”骂了两句,忽然想到:“我没见到他,怎么知道说话的是个和尚?”又一想:“不是和尚念什么经,又是金刚,又是菩萨的,那分明就是经文!而且那声音有些苍老,他不只是和尚,还是个老和尚!”

    这宝塔虽是木制,每一层却着实不低,林皮拾阶而上,那诵经声音一直都不曾停歇。堪堪还差几步便要到了宝塔二层,那声音正说到:“唵——”待到林皮上了一阶,那声音又道:“质——”林皮又上一阶,那声音又发出一声:“多——”等到林皮踏上宝塔二层,最后那一段一共走了十一步,那声音也发出了十一个音:“唵质多钵啰底微腾迦噜弭”,最后那“弭——”字说出,林皮右脚正好踏在第二层宝塔的地板上。其间形着实玄奥至极,竟似是那声音有意配合着林皮的步伐,又似是林皮的步伐在配合着那声音,两者丝丝入扣,一步一声,竟是不差分毫。

    林皮心中更是狂骇不已。只因他走了几步,便觉出其中蹊跷,他随惯了,心想自己怎能让这声音得逞,是以后面几步,故意有时快走两步,有时又故意停顿半天,便如别人唱歌的时候乱打拍子一样,势要让唱歌的人跑调走音不可。哪知无论他如何作怪,只要他脚一踏上木阶,那声音便会分毫不差的响起。待那“弭——”声一出,林皮只觉脑中一晕,头顶百会**上便如给人重重地敲击了一下,子晃了两晃,方才站稳。

    林皮骇然道:“喂!你到底是谁?你……不会是鬼吧?”说完之后,自己都觉得丢脸,再怎么说自己也是为二十一世纪的一个现代人,居然也会怕起了鬼神,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可是不信归不信,到了这般时候,遇到如此诡异的事,任谁也难免不会联想到鬼!

    那声音却毫不理会他,又开始诵读经文:“……善男子心自光明。犹如遍修功用,随作随获。亦如素衣染色,随染随成……”

    林皮哈哈大笑道:“臭和尚,你装鬼吓我是不是?信不信我一把火把这破塔烧了,反正这塔早晚也会消失?”他虽是大笑,心中着实已有些害怕起来,只因他知道这时代绝不会有什么无线广播之类的高科技,而且那声音舒缓柔和,醇厚圆润,如在耳侧,绝不似通过电流传送的。

    大笑声中,那声音道:“复敕彼菩萨言:唵菩提质多亩怛波娜夜弭。”最后那几个字一字一顿,却如静谧的旷野中耳边突然响起了一声清脆悦耳之极的铜铃声,让人精神为之一振。

    林皮只觉头顶没来由的一,暗道:“这声音也许只是自顾自说,传到我耳中而已,我偷着跑进塔里,若不快一点找到舍利,被人发现,可就大事不妙了!”想着,再不理会那声音,在塔中寻找起来。一会儿的工夫,已将宝塔四层走了个遍,只见每一层都空空如也,哪里有什么佛骨舍利,连个桌子椅子都欠奉。林皮怎会甘心,又从顶层上折下来,这一次找得更是仔细,连墙角缝隙处也都要摸上一摸,如此一直找到一层,还是一无所获。

    林皮心中沮丧之极,一**坐在地上,心想:“莫非是这些和尚唬人的,那什么佛骨并不在塔中?一定是这样!否则这些和尚也不傻,摩尼教那些人想方设法的要盗佛骨,他们怎么能一点都不防备。多半他们平时将佛骨放在他处,到了开塔之,再偷偷地将佛骨放回来,这些秃驴真是太狡猾了!”他思来想去,又觉得似乎并非如此。可是这塔中干净如洗,哪里又有什么佛骨了?

    林皮大呼头痛,惨叫一声,仰倒在地上。他这一心中烦闷,思绪便乱了起来,那诵经声音又复在耳边响起:“此是一切佛体,住于金刚萨埵手。汝今应当而受持,金刚萨埵坚固。”说得似乎是几句诗文偈语,后面便跟着一串叽里咕噜的话:“唵萨嚩怛他蘖多悉地嚩啰三摩耶底瑟姹翳沙怛鑁驮啰夜弭嚩啰萨怛缚呬呬呬呬吽”,林皮却一个字也听不懂了。

    林皮正在气头上,那四句偈语却听了个半懂不懂,忽然心中无端地生出一股怨气,忍不住跳起脚来大骂道:“受持个呀,老子喝酒吃,泡妞结婚,快活得很,谁要当个狗和尚,大半夜装神弄鬼,你无聊不无聊!”若是那诵经之人在他面前,定要指着鼻子大骂,如今指无可指,只得冲着地上,骂一句跺一下脚,跺得地板“咚咚”直响,等到骂完,心中顿觉痛快了许多,忍不住又哈哈大笑起来。

    笑了几声,终觉无聊,颓然坐在地上,苦笑起来。

    过了一会儿,林皮忽然重重地一拍脑袋,骂道:“林皮呀林皮,你这是让猪油蒙了心,怎么忘了去这下面看看!”原来他忽然想到,自己虽将宝塔搜了个遍,却唯独了漏了这宝塔的塔基,这塔基足有五六米高,别说藏个东西,便是盖个两层小楼也绰绰有余。只因他与寻常人的想法都一样,认为佛骨这等神圣之物,自应该放在宝塔之内,且是越高越好,才越能显得它的尊贵。此却正是灯下黑!

    林皮想到这点,顿时兴奋起来,一跃而起,几步抢到下楼之处。只见楼梯下面漆黑一团,按理说下到塔底,最多也不过五六米深,可是下面一片漆黑,仿佛深不见底一样,林皮本来不是胆小的人,岂止不胆小,简直是胆大包天,没什么他不敢做的,可是看到这楼梯,居然愣了一愣,迟疑了半晌,也没踏下一步。

    也不知是幻觉还是什么,那诵经声仿佛也忽然间停止,天地间霎时变得静谧异常,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此时停滞,时间空间都不复存在,只听到自己的心脏“砰砰”跳动的声音,声音由一点发出,扩散,扩散,直到无声无息!

    林皮将牙一咬,迈步向着塔下走去。

    那奇怪的诵经声又复响起:“唵吃哩都嚩萨嚩萨怛嚩……”只是这一回声音急促而飘渺,又如玉珠落盘一般清脆空灵,林皮听得清楚,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暗道:“原来你就在下面!”

重要声明:小说《双圜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