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追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燕徨 书名:双圜记
    <---凤舞文学网--->

    那黑影说完,便一动不动,似是在注视着林皮。--凤-舞-文-学-网--

    林皮微微一惊之后,便听出是早前与他对诗的隔壁那人的声音,心想:“大晚上的你跑我房里干吗?”心中想着,口中便道:“你不去陪你媳妇,到我这里来干什么?”

    “媳妇?”那人一愕,随后明白过来,道:“我见兄台好兴致,便过来结交结交,兄台不要见怪!”

    林皮走至桌边,打火石点亮油灯,转头见那人二十岁左右,相貌俊秀,皮肤微黑,虽是坐着,却显材瘦小单薄,林皮盯着他看了半晌,忽道:“你是男的是女的?”

    那年轻人见他起初进来时微微一惊,随后便行动如常,竟似全无防备之心,心想:“这人好生托大!”他却哪里知道林皮压根儿就是没有什么江湖经验可谈。寻常之人见到他时,虽也是心有此问,却多半藏在心里,不会宣之于口,他却一看到自己面目就直言相问。忽然对他心生好感,眨了眨眼睛,笑道:“兄台看呢?”说罢,目光幽幽,从头到脚细细的打量林皮。

    只见林皮一衣服东一个洞,西一个口子,又似是多长时间都没有洗过,满是污泥,竟微微散发出臭气。一双布鞋样式古怪,两个大拇指都已露了出来。往上看,脸上红一块白一块,虽是不甚明显,却也颇为碍眼,当得起丑陋二字,且满脸的络腮胡子,胡乱长着,也不知有多久没有梳理过。头上也无发髻,只是松散的披在脑后,后面用一根绳子一扎,好像个马尾巴一般。全上下,活脱脱便是个邋里邋遢的乞丐。只是一双眼睛却炯炯有神的看着他,目光中蕴含着说不出来是嘲笑还是什么,嘴角微微上翘,整个人都因为这个表而变得大不一样。

    年轻人与他目光一对,竟有些觉得不堪忍受,既想转过去,避开这放肆之极的目光,又想冲上去给他当头一拳,心中不由想到那老夫妇的话。

    林皮闻言走至他跟前,弯下腰来,将头凑过去,装模作样的打量起来。年轻人只觉一股汗臭扑面而来,忙伸手掩鼻。--凤-舞-文-学-网--又见他目光不离自己脖颈和口,双臂虽规规矩矩的垂在体两侧,十指却不住抓捏,忽然想起此前的一番光景,一把将林皮推开,起走至门口,头也不回低声道:“跟我来!”接着便推门而出。

    林皮给他推得一个趔趄,见他风一般的到了门口,忙跟了出去。到了院中,那年轻人回头望了他一样,忽然一个纵,如雏燕般纵而起,跃过院墙,向西面而去。林皮一愕,这才知道遇到了武功高人,他自出桃源之后,从来都未和高手比试过,被激起争胜之心,当下丹田提气,追着那年轻人的足迹而去。

    两人穿房跃脊,一前一后,转眼之间便到了村外。昏暗的月光之下,林皮见他便似一道轻烟般,一掠而过,恰似长空落雁,无迹可寻,错非林皮目力过人,寻常之人恐怕看也看不清楚。两人相差不过十余丈的距离,林皮不甘落后,放开功力,运起“巽风诀”,蹑迹而上。

    两人奔行了三五里,林皮已将“巽风诀”运至极限,可和那年轻人的距离却没有拉近一丝一毫。林皮心中大讶,别的武功他或许差强人意,但这“巽风诀”中的轻之法,他却练得颇为精熟。这大概也与他子相合,活泼跳脱,不拘常法,似风一般随兴所至。桃源中除了有限几人,蒙亨、商鼎、巫卓包括商玉铉外,其他人的轻功都不敢说有他厉害。可是全力施展之下,却还是追不上这人。若是能拉近一些距离,又或被那年轻人拉远距离,倒也罢了,这般不近不远,倒似那年轻人有意等他。林皮素来都是不服输的子,心想:“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厉害!”一念之间,只觉一股力转瞬间流转四肢,当下鼓起精神,发力追去。

    那年轻人确是行有余力,他有心试探林皮轻功,是以不将距离拉远,到得此时,对林皮的轻功已是颇为满意。他这时有意考较林皮耐力,更是如轻烟一般向西而去。又这么不即不离的奔行了七八里,眼见前面不远处传来水声,隐约间波光粼粼,正是一条大河拦路。

    年轻人暗道:“他轻功能练到如此地步,也算是出类拔萃,什么时候又冒出这样一个人来?”便待要停下来等着林皮。忽觉后一阵异动,忙回头看时,只见后林皮不知何时已奔至十步左右。更令他吃惊不已的是,黑夜之中,林皮双腿双足之上,竟透出隐隐的红光,乍一看之下,便似踩着风火轮一般,整个人奔行之速,当真如风驰电掣一般,眨眼功夫便到了眼前。

    只听林皮发了疯似的狂叫道:“快闪开,撞上啦!”子后仰,双脚在前面,便似那双脚已不是自己的一般,正在拖着子狂奔,双手更是张牙舞爪的胡乱挥舞。

    年轻人吓了一跳,他也是不凡,危急中毫不慌乱,足下加力,向着前面激而出。两人几乎子贴着子,奔行了十余丈,堪堪到了河边,却毫无收势之意。眼看两人便要双双掉至河里。忽听一声清啸,一条人影拔地而起,在空中连翻了几个跟头,一个倒纵,轻飘飘地落在河岸之上,当真是潇洒至极。另一条人影却似离了弦的箭头子一般,一头扎进河里。只听河中“刺啦”一声响,接着冒起一阵白雾,“咕嘟嘟”一阵阵河水冒泡的声音之后,一颗斗大的头颅钻了出来,大口喘着气道:“哎呀妈呀,吓死我啦”

    年轻人看着河中的林皮笑道:“你好该洗洗澡,你上臭的很!”心中却是暗惊。他刚才已使出浑解数,却也不能将林皮甩开分毫。若非自己机警,现在掉到河里的,便不会只有林皮一人了。而且刚才两人贴之时,他只觉林皮上一股力烤得自己肌肤生疼,又见他落水后的声势,怎能不惊。

    林皮刚才一心求胜,不自觉地便运起了“离火诀”,只因这“离火诀”是他练得时间最长的。“文王八卦诀”不同于世间任何功法,八诀八法,每一诀的运气方式都不一样,修得一诀,若再修习第二诀,便要从头再来,也因此姬拂颐苦修“坤地诀”几十年,却也不能触类旁通,修习其他诀法时,势要重新开始。而八诀中任意两诀融合,行气方法却又不一样了。

    林皮子不喜按部就班,又从没练过内功,不知走火入魔是何概念,所谓无知者无畏,“文王八卦诀”中的八诀,他每一诀都练上几天,这个练着有了滞碍,便去练那个,是以八诀他多少都知道些。姬拂颐起初见他胡闹,总是劝阻他。后来见他虽是进境缓慢,却也没有什么差错,不由得大大称奇,不免思索起自己这几十年的对错得失,也就不再阻拦林皮。林皮乐得高兴,更加由着子来。

    这“文王八卦诀”乃是周文王姬昌亲传,博大精深,再加上年代久远,文字艰深,岂是林皮能够领会的。他也便不求甚解,有时高兴了,便将几个诀合着来连,虽没什么效果,他也不在乎。

    此前林皮奔行时,本用的是“巽风诀”,讲究的是气之呼吸进退之法。哪知他于极速之中,全忘了呼吸之法,一心求胜,竟不自觉地运起了最为熟悉的“离火诀”,二诀竟然无形中合一,火借风势,风助火威,顿觉功力大增。而风火之势,却又引发了体中的火神异能。等到他醒悟时,体内已难受万分,早不知如何控制。若非大河拦路,又或不是掉到河里,他纵是不力竭而死,也必被火烧死。

    那年轻人说完,便有些后悔,原来他一时惊魂,早忘了掩饰声音。他来此地,原是有极隐秘的事要做,虽说看上了林皮的武功,却也无意让他知道自己的真。却见林皮听完之后,一个猛子扎到河中,才放下心来,心想:“原来他没有听到!”

    却见林皮一个猛子扎下去了,水面上半天没有动静。年轻人望着河水,不免有些满腹狐疑,心想:“难道他竟是走了?又或溺水……以他武功怎么可能?”

    正在思索间,忽听水面一阵响,波浪开处,一团黑糊糊的东西向着年轻人站立之处丢来。那东西来得又不甚急,年轻人怎能被丢中,微一侧,已经躲开。回头一看,却是一团湿漉漉的衣服。只听后林皮笑道:“姑娘,你要不要跟我一起来洗澡啊!”

    年轻人回头看时,见星月之下,波光鳞影之中,林皮光着膀子伏在水中,正在冲他招手!原来他在水中之时,已将衣物脱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双圜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