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二章 蛰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燕徨 书名:双圜记
    <---凤舞文学网--->

    说话之人正是巫卓。--凤-舞-文-学-网--林皮大喜,早忘了疼痛,一把将巫卓拉起,跑回住所。一进屋便道:“大叔怎么样,进展如何?”

    巫卓笑而不语,拿起桌上的一根蜡烛,道:“点亮它!”两人相隔五尺,林皮一咧嘴,泄气道:“大叔,你别一回来便为难我好不好!”

    巫卓哂道:“话可不是如此说的!当初咱们说定,我去外面搜集母种,顺便帮你打探你那儿子,还有当世之事。而你则在桃源中修练武功,直到能五尺之外点燃蜡烛为止。如今我回来,虽说不是全都办妥,却也三有其二。自然要看你的了!”

    林皮无话可说,只得道:“好,你看着!”说罢,摆了个骑马蹲裆式,“嗨”的叫了一声,对着蜡烛,双掌用力推出。哪知蜡烛毫无反应,甚至连一点风声都没有!

    巫卓道:“你这叫五尺吗?手都够到蜡烛了,退后两步再来!”

    林皮无奈,只得退后两步,摆好架势,“嗨嗨嗨——”……一切如初!

    巫卓气道:“你干什么,我是叫你点亮它,不是让你在那扇风!更不是让你在那拍蚊子!”

    林皮低头认罪,道:“我错了!哎,我不是不想,可是真的是不得其法,爷爷教我的,好像有点不太适合我啊!”

    巫卓将蜡烛放在桌上,打火石点亮,呵呵笑道:“算了,倒是能感觉到些许真气!一年之间,有此成就,也算不软了!这一年当中,我除了办你交代的那几件事,抽空便悉心研磨石里那些文字,又拜访了当事几位精通奇文怪字的大家,颇有收获,到时再说与你听!”

    林皮借着,见巫卓眼圈发黑,满面风尘,原本肥胖的躯,竟然缩小了两圈,可想而知,这一年当中有多么的辛苦。心中一阵感动,道:“大叔,你先休息休息吧!明天我们再说!”一瞥眼,见墙角摆着一个大麻袋,道:“这是……?”

    巫卓自得的一笑道:“这便是收获!”

    林皮走过去,将麻袋打开,只见各式各样的种子填了满满的一麻袋,喜道:“天哪,你哪里找了这么许多!而且粒粒饱满,都是良种!”巫卓傲然道:“海岛雪山,荒漠深泽,这天下我已转了个遍,而且粒粒种子记得出处,若你看哪个合用,我再取来便是!”

    林皮傻傻说道:“你说的这些地方会有种子吗?”他翻看麻袋中的种子,忽然看到中间夹着一个包裹,入手沉甸甸的,道:“这是什么?”

    巫卓笑道:“打开便知!”林皮见他故作神秘,笑着将包裹放在桌子上,打开一看,讶道:“这……”包裹中所装,竟然是一锭锭的金银,足有二十几锭。--凤-舞-文-学-网--林皮何时见过这许多金子,只觉金光耀眼,眩人眼目。

    巫卓见林皮愣了片刻,便拿起一块金子来,放在口中用力一咬,莞尔道:“你咬他作甚?”林皮嘿嘿笑道:“这还用说吗,自是看看它是不是真的!你从哪弄来这么多金银,这下我们可发财了!”

    巫卓摇头苦笑道:“发什么财?这些东西放在桃源中,就是一堆废物。我路过太原之时,从一大户人家窃来,都是不义之财。我想你终究是会出去,外面可不同于这里,离开了这些,可是寸步难行,所以顺手给你预备下来,免得到时烦恼!”接着一叹,道:“只不过毫无你儿子的消息!”

    林皮想不到他如此细心,心中感动,一笑道:“不知道总比听到坏消息强,那小子从小为人处事就比我厉害得多,天生是个人精,现在指不定在哪享福呢!”

    巫卓神色一黯,道:“这一次出去,深感天下大乱将至。处处一片荒野,百姓食不果腹,各处暴动频频。我一路行来,愈觉得你目光深远,也因此收集起这些种子更是卖力。你让我调查的天下权倾一时的人物和名扬天下的才人我也有些收获!”

    林皮正容道:“大叔快说来听听!”

    巫卓点头道:“天子名李漼,乃是李唐第二十位皇帝,昏庸奢靡,百无一是。手下臣满朝,宰相路岩与驸马都尉韦保衡势动天下,狼狈为,人称“牛头阿旁”。宫内宦官掌权,左军约把持宫内,皇帝也退让三分。至于朝野之外,各路藩镇,最风光的要算安南节度使高骈,此人文武全才,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其他如卢龙节度使张伸,西川节度使刘潼等等,也都是一时人物。至于天下名人才子,有罗隐、韦庄、杜荀鹤、皮休等人,都以诗歌见长。”

    林皮挠挠脑袋,沮丧道:“我好像都不太熟悉,似乎就那个高骈有点耳熟,却又想不起来,还有没有别的人了?”

    巫卓想了想,道:“最近庞勋作乱,皇帝招各路藩镇征缴,有个叫辛谠的,独力镇守泗州,豪勇无双,是个人物。另有沙陀人朱邪赤心,屡立战功,其子李克用,年不及弱冠,却骁勇无比,人称“飞虎子”。还有……”

    “等等!李克用!五代十国的李克用……他年轻时候,天哪!大叔我问你,有没有个叫黄巢的?”

    “黄巢?”巫卓仔细想了想,道“未曾听说!”只见林皮木呆呆的站在那里,似是根本就没听他说话,口中不时的喃喃自语,拳头一会儿握紧,一会儿又似全无力般的松了开来。好半晌才听他道:“大叔,快些教我一些本事吧!”

    ————————————

    几个月之后,这傍晚,林皮重重的吸了口气,道:“好了,你觉得舒适些了吗?”说罢,将双掌无力的从一人的背上收了回来。

    那人调息了片刻,袅袅站起,转过来,柔声道:“好了,多谢林君!妾十余年的痼疾今一夕尽去,真是无以为报!”说着罗袖翻转,柳裙轻摆,深深一礼。

    林皮慌得想要用手搀扶,却又似手上有什么脏东西一般,使劲的将双手在衣服上擦了擦,却终是没搀扶下去,嘿嘿傻笑两声,道:“你还是自己起来吧嘿嘿!让你见笑了!”

    女子轻轻一笑,站起来,梦幻般的星眸看了林皮一眼,柔声道:“岂敢!林君谦谦君子,重义守信。当一诺,因循至今,妾感激不尽!”

    她虽脸上隔着一层轻纱,林皮仍是看得一阵目眩,只觉她飘飘出尘,浑上下,竟是不染一丝凡世俗尘,让人不自觉的便生出自惭之心。林皮心想:“人说静若处子,我这回可真是见识到了,看她往这里一站,什么鸟语虫鸣,风吹树响都好像全部消失了,天地之间便仿佛是静止的一般!”以林皮的格,面对她时,也有些手足无措。而她一双星眸深邃碧蓝,竟隐隐透出大海的颜色。

    林皮讶道:“你可是外国人吗?”话一出口,自己也觉得可笑。

    女子轻柔的声音道:“先祖自周而始,流传至今,妾……”

    林皮忽然想到什么,“啊”了一声道:“我想起来了,有人说墨翟根本就是个外国人,因为自古至今,就没有姓墨的,看来这话还真是有一定的道理!呵呵,不说这个了,其实我真没想到能给你治好,只不过想着来试试看,上次小姑娘说你这些年来,每都受寒气袭扰,我想能让你少受一苦,就少受一,没想到瞎猫碰到死耗子,竟然成功了,哈哈!”

    “哎!”女子轻轻一叹。林皮只觉双腿一酥,魂儿差点没丢了。只听她道:“林君天纵奇才,妾万万不及!”

    林皮好半天才缓过神来,道:“什么天纵奇才啊,你不知道,我到现在也点不亮那蜡烛。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明荑和素履那两个丫头不知为什么,也喜欢上练武了,老是缠着大哥教她们。大哥就教了!才半年,你看看!”说着,低下头来,指着头顶左边的一个鼓包道:“昨天缠着跟我比武,结果素履那丫头就给我留了个大包!”接着就指着右边道:“这个就不说了,是商玉铉那丫头给打得!我现在真是窝囊死了!”

    女子显是受不了他如此亲的举动,却又不好意思露出躲闪之意,虽是隔着面纱,粉脸也已微红。但十余年之痼疾,一夕扫净,毕竟心中高兴,再加上林皮说得可笑,终忍不住展颜笑出声来。待到觉察到自己失态,忙不迭地退后一步,却又知转对人不敬,只得螓首微垂,却再也不敢看林皮了。

    她一举一动,林皮看得清清楚楚,心里叫道:“我的妈呀,我赶紧走吧!再跟她呆一会儿,我非撞墙死了不可!”将飞了的魂魄硬拉回来,干咳了两声,道:“不知那小姑娘哪里去了?啊,就是你女儿,怎么没见她?”

    好半晌女子低低的声音道:“自一年之前,便闭关修炼!”

    “闭关?”林皮惊道:“太厉害了吧!”见女子不再说话,也觉得气氛有些尴尬,道:“我回去了!不过……我想去地道看看,行吗?”

    女子轻轻点头,莲步轻移,当先领路。林皮跟着出来,到门口时,见“流光”面向桃林,正悠然散步。

    ——————————

    林皮自回来之后便有些心神不定,倒不是因为在地道中看到了昔与夺珠之人在天上缠斗的巨型大鸟“飞天”,那“飞天”设计之巧,做工之精,远出他意料之外。也说不上来为什么,只是觉得那地道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但感觉却异常不好。

    他发功之后,体疲惫。原本以他的内功,本不足以为人疗伤。但他怀火神圜异能,再加上修炼的是“文王八卦诀”中的“离火诀”,内力中自然而然便比常人多了一股奇异的力。而这力便似天生对那女子体内的寒气有克制效果一样,否则那寒气深入骨髓,任他内力再深厚,也未必能够治得。他自是不知。这会儿只觉浑无力,头脑发昏,倒在上,不一时便悍然大睡。

    “啊——”林皮从噩梦中惊醒,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喃喃道:“那地道……我为什么要杀人?火——为什么?是……是桃源!我……为什么要建这些木楼?天哪,我该怎么办?”

    (第一卷完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双圜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