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六章 和解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燕徨 书名:双圜记
    <---凤舞文学网--->

    林皮等人随着商鼎走入一条地道,没走多远,便觉地道与西村的颇为相似,四壁也是方石围成,虽知定有这么一条地道通往西村,但商鼎既然如此郑重,三人心中仍是充满了期望。--凤-舞-文-学-网--

    果然,走得数十丈之后,三人只觉眼前视野一宽,已然步入一座石,这石与西村那座火神陵居然一摸一样,三人心中惊诧之溢于言表。

    巫卓抢上前去,拿着火把在那十二根石柱前来回的走动,不时的发出惊诧之声。林皮虽不知他到底发现了什么,却也隐隐觉得这石与那火神陵定然关系极大,终忍不住问道:“大叔,你到底发现了什么?”

    巫卓却似是充耳不闻,一会儿点点头,一会儿又摇摇头,而后又似是自言自语般的说道:“果然,这是共工一系的秘形文字!只是,这文字似乎更是艰深!为何?”他发了一会儿神,对林皮等人道:神陵!果然如此!这是……“水神八法”!可是那“水神圜”呢?”

    他虽断断续续,但林皮和蒙亨却听得明白,都是心头震撼。商鼎和商玉铉听林皮解释后,也都是满面惊异。商鼎道:神圜”早已被当年姬蒦取走,难道姬老没有告知你们吗?”见三人同时摇头可怪了!”

    他乃是果决之人,既有心和好,且已走至这一步,当下便毫无隐瞒,将先祖流传下来的秘密和自己的一些猜测说了出来,说得三人连连惊愕,最后道:“那人和那连心柔定然是姬蒦的后代,他们既然费尽心机要谋取这颗火神圜,其中定有缘由。事以至此,我看此事须破除成见,寻得姬老和墨家弟子一同商议,三位以为如何?”三人都觉言之有理,俱点头赞同。

    林皮此时心中有太多问题难以索解长体如何?姬爷爷年事已高,恐怕行动不便!”

    商鼎知他用意,笑道:“已然无大碍。幸亏贤侄当时击向那人那一掌甚是及时,才不至于受重伤。虽有些寒气留在体内,但尽可抵受得住。况且见到姬老,也正好求他医治!”

    巫卓道:“丘长,这十二根石柱上的字,有太多难以索解之处,但老夫隐隐觉得,这些文字与桃源关系重大!老夫想将这些字拓下来,不知丘长……”他话未说完,商鼎便道:“法师何出此言。--凤-舞-文-学-网--这些文字年代久远,恐怕早已无人识得,除了法师,更有何人看得懂。我不将他与法师看,更与何人?只盼法师能早破解其中的秘密!”

    三人见他豪爽,心中喜欢。蒙亨却知商鼎受伤着实不轻,那股寒气更是不可小觑,若非他自“囚龙功”精纯,恐怕早已没命然如此,仙师可自行在此研究这些文字,我和五弟与丘长、三小姐先回西村,不知这样可好?”

    商鼎道:“不必如此,我与两位贤侄回去就可以了。铉儿在此照看法师,若法师有什么需要,尽力办妥!”

    三人心中暗赞,这商鼎果然是好气魄!虽说两村口头上已是和解,但也不过是适才之事。他这般毫无顾忌的将重伤之躯交给蒙亨,这份胆量,便非是常人办得到的。

    林皮道:“大哥,我看我就不要回去了。你也知我武功差劲,更不会什么草上飞的轻功,若我也一起走,怕没有半天都不成。商丘长,我有一些事要向墨家弟子证实一下,只是我虽然去过一次那桃花林,却不记得路,不知道有谁知道路,让他带我去,以我的脚程,两位回到西村之后,再去桃花林,估计也来得及!”话刚说完,商玉铉抢着道:“我带你去,我知道路!”

    巫卓笑道:“如此也好,免得陪着我这个糟老头子,无趣得很!”说着,向着蒙亨和商鼎会心一笑。两人还不明白,齐声道:“如此甚好!”

    当下几人兵分三路,蒙亨背着商鼎去西村找姬拂颐,巫卓在水神陵字,林皮则与商玉铉一起,出发去桃花林,寻找墨家弟子。村中事务,商鼎自然吩咐商有实和商有疾妥帖。

    不说另外三人,只说林皮和商玉铉。两人一路走来,都没说上几句话。商玉铉自小便受父兄宠,长大了又练得一出神入化的武功,自是心高气傲,不降旁人放在眼里。不料那被林皮打得狼狈不堪,少女心思,窦初开,心中便有了林皮的影子。不见时又恨又想,这时两人独处,反倒不知说什么好。那雨中见了他和连心柔亲,真是恨得林皮要死。负气离开之后,却又想着定要质问他个明白,哪知见面之后,不知怎么竟似全都忘了。她步履轻盈,又是带路,再加上山路窄小,自然是走在前面,听着林皮跟在后面的脚步声,心中说不出的烦躁。

    林皮却是满怀心事,那水神圜难道竟是那冰珠不成?怎么事事竟然如此凑巧,我既与火珠在一起,难道儿子也与那冰珠在一起吗?那人既是姬蒦的后人,那么如此处心积虑的凑齐两颗珠子,到底是何用意?火珠既然被他取走,再向墨家弟子问明暗道所在,这桃源就能够得到安宁吗?最让林皮在意的,便是那三角滑翔翼,那东西怎么可能在这时代出现?难道……

    正在他胡思乱想之时,却听前面商玉铉哼道:“你是否觉得跟我一起很没有意思?为何一句话都不说!”

    林皮见她头也不回么会走得太快了,我跟都跟不上,哪有工夫说话!”说着,大喘了几口气。

    随后两人又是一阵沉默,如此走了一段路程,商玉铉忽的转过来,以奇怪的目光看着林皮道:“你是否喜欢年龄大点的女人?”

    林皮正在思索事,闻言想也没想,答道:“自然,成熟的才够味儿!”随即醒悟么,你说什么?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心道:“了不得,原来走了这一大段路,她脑袋里想得居然是这些!”

    龄大的有什么好!还不是老的快!”商玉铉说完,头一甩,再不理他,继续往前走。

    林皮见商玉铉一副不屑的样子,这小精灵这副样子很是惹人火气,当初便是看不惯她这副模样,才出言讽刺,结果挨了商玉铉一刺。这时又见,忍不住道:“你为什么这么问?”

    商玉铉停下脚步,回过来哥跟我说的,他说你见到黯娘便眉飞色舞的,再加上我自己看到的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他说的“你们”,自是连商有疾也算上了。昨晚商鼎劝解她后,商有实和商有疾便也来了,商有疾素来在这妹妹面前口无遮拦,自是添油加醋的将白天的事渲染一番,反倒是越劝火气越大。

    林皮心道:“你这可就是没事找茬了!”笑道:“这你可就不知道了。女人之美,就在于成熟与否。不成熟的,那只能叫女孩,这女人和女孩的区别,那可就大了!对于我来说,那就是成年人与未成年人的区别!”见商玉铉一脸茫然,心中暗笑知道你就不明白!”

    商玉铉见他目光在自己上扫了一下,便看向别处。与当初盯着黯娘和二娘看时那种留连不舍的眼神可说大相径庭,一股怨气也不知从哪里生出,冲口而出道:“人家已经十六了,还有许多十四岁就已经做了娘!你休要小看人!”

    “呵呵,十六!哼哼,十四……小看人?”林皮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仿佛把她的话全不当回事。

    在这桃源之中,男女之间甚是开放直接。女子所受的桎梏,远不如后世来的惨无人道。商玉铉说出这些话,已不悖于向林皮表达意,却不料林皮阳怪气、不冷不。商玉铉心中气苦,如此直吐意,对她来说尚是头一次,她终究只是个花季少女,泪珠忍不住便在眼眶中打转。

    却听林皮道:“不过,玉铉姑娘若是过得几年,定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美人。到时候再摆擂台看还是别摆的好!”

    “为何?”这尚是林皮头一次称呼她的名字,商玉铉心头一动,忍不住问道。

    林皮道:“估计擂台刚一摆上,你往那里一站,比武的人就一拥而上,擂台便被人挤塌下了!还费那事干嘛,所以还是不用摆了!”

    商玉铉到底年幼,又从未接触过林皮这样的男子,几句话便被林皮引得向那方向想过去,想到那时景,不由噗嗤一乐说八道,怎会那样!”

    林皮暗嘘一口气,心想:“哼哼,我说不成熟吧!就这样子还跟我斗!”正要再说两句好话安慰安慰她,忽见地上一道巨大的影从上掠过,忙抬头看时,只见天空中一只“大鸟”一掠而过,“大鸟”上面坐着两人,向着两人前进方向飞去。林皮认得是后来那只“大鸟”走吧!”

    商玉铉也已认了出来,点头道:“好!”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双圜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