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九章 往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燕徨 书名:双圜记
    <---凤舞文学网--->

    “下雨了!”黯娘低声说道

    窗外,雨滴从空濛的天空中悄悄地落下,一滴,两滴,打在屋顶上,窗台上,落入尘埃里,也轻轻地敲打着黯娘她平静的心。--凤-舞-文-学-网--

    “这感觉真好!”曾几何时,泪已随君去,惟恨逐水流!可是那一场大哭之后,心却异常的平静,似乎所有的恩怨仇都已随着泪水挥洒而去!便如蓄满水的大坝,久已不负重荷,一朝崩溃,惊涛骇浪之后,只剩下久久的宁静平和。“雨滴!竟然这样的美!”黯娘隔着窗口,伸出纤手,轻轻地接住一颗雨滴,那雨滴溅落,消散,最后又在掌心中缓缓地融合,柔和的感觉直沁心底,感动得她香肩轻轻颤抖,旋即微微一笑。

    一声震溃心神的惊雷过后,小雨骤然转急。天空随之变暗,一道厉闪过后,窗口前不知何时已然无声无息的站立一人。这人一袭蓑衣,悄然而立,却掩饰不住动人的躯。

    “黯娘恨了吗?”声音轻柔低缓,悦耳动听。

    黯娘与之隔而望,秀目低敛,微一颔首,柔声道:“夫人何不安心做一个桃源人!”

    “桃源人!”蓑衣人喃喃自语。随着一道夹杂着惊雷的厉闪过后,窗外已空空如也。

    黯娘秀目微闭,感受着骤雨带来的清凉,心中再无他想。

    骤雨之中,一条人影如幽灵般往山上疾奔而去。片刻之后,那人已奔至山顶,她幽暗的目光透过斗笠眺望山下,桃源村已笼罩在黑云急雨之中,难辨难寻!

    “桃源人!我虽一住十载,却终难成桃源人!”她长长叹息一声,形晃动,消失在雾水旋绕着的山川林木之间。

    ————————————————

    听着窗外杂乱的雨声,商鼎鹰目中闪出幽幽的光芒,沉声道:“并非为父杞人忧天,你们可知,我商家为何知道秘道之事,这原本是他姬家的秘密!”看了一眼茫然不明所以的三人,叹了口气们又如何知道!那姬蒦本就是我商家的女婿,他妻子羲娥,就是我商家的祖先!”

    商有实三人再忍不住心中震骇,同时一声惊呼出来。这半来听父亲说起往事,真是处处出人意料。自己长这么大,竟不知桃源中还有这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商有实惊道:“难道走的不止姬蒦父女,还有那……也一起走了吗?”他思虑周详,立时想到种种可能。--凤-舞-文-学-网--只是碍于规矩,不知如何称呼那商羲娥。

    商鼎摇摇头,恨声道:“先祖羲娥虽自始至终都知此事,但却未曾离开,反而竭力阻止他,哪知他狼子野心,竟然对先祖羲娥痛下杀手!至先祖羲娥含恨而终!”

    商玉铉又是一声,声音中充满了震惊和惋惜。商有实和商有疾也为之侧目。

    商鼎见商有实口唇微动,似是有话要说火之珠,玄冰之球,上古神物也。妾夫君偶然间于桃源地下发现此二物,夜为之痴迷。然二物怀有神力,常人不得近也!唯幼女照天赋异禀,不惧寒,夫君辅之以家传“文王八卦诀”,调和阳,使之尽取玄冰之力。然女照年幼,又为纯之体,神火之力终不可得。桃源大旱,皆因妄自触动神火之故。

    妾,觉察夫君有离桃源之意,言语相探,果是如此。更知夫君已知晓离去之法,只是不愿相告。妾知夫君去意已定,语之曰:“桃源大旱,皆因女照妄动神火之珠,若就此离去,置桃源于何地?”夫君言:“离去之时,必解此噩!汝当真不随吾父女而去?”妾虚与言之:“必当追随夫君!”然妾为桃源之人,虽不曾亲历天下,却知世上人心险恶,怎及桃源万一。必当竭力劝解夫君,绝此妄念。此中原委,尽书于此,若有不测,还望父亲大人鉴之!”

    三人听他说完,都已猜到这定是先祖羲娥留下的书信之类的信物。听父亲娓娓道来,不带一丝犹豫,可知这些字句他读了不知多少遍,早已熟记在心!商有实沉思良久听先祖羲娥的语气,似乎早便知道那姬蒦对她不利,为何不早将此事告知他人?”

    商鼎冷笑着摇摇头姬家之人,都是险之辈。先祖在姬蒦父女消失之后,遍寻先祖羲娥不到。有收拾她衣物,发现了这块短绢,另有一张地图,这才知道事原委。按照地图所指,找到了下面的石,却发现先祖羲娥倒闭在地,筋骨衣物尽碎,便似被极寒之力冻住,又行击打一般,实是惨不忍睹!他姬家“文王八卦诀”共有震兑八诀,擅取天地灵气,神妙不可言传。这般景象,只有练过“文王八卦诀”的人才能做到。先祖一怒之下,就此与姬家反目成仇!他姬家累世都为村长,长子姬蒦本是下一任村长,却私自逃离桃源,大失人心之下,只得搬离这里,另立门户。”

    三人听到此,都觉先祖羲娥实是可怜,被自己丈夫亲手施以如此惨绝人寰的手段杀死,那姬蒦当真是猪狗不如。商姬两家数百年的仇恨原来起因于此!他姬家也着实欺人太甚!一时屋中四人都不言语。商有疾格暴烈,嫉恶如仇,脸上青筋冒起,牙齿咬得咯咯直响。

    商玉铉忽然惊呼一声:“爹啊,难道……”说完,竟然脸现恐怖之色,玉手不自觉地捂住了檀口,惊骇异常的看着商鼎,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包括商鼎在内,都不知她为何忽然间如此,商鼎奇道:“铉儿,你这是怎么啦?”

    什么……我只是…商玉铉显是有些不敢确定,却终还是忍不住道:“爹说羲娥先祖死的时候周粉碎,又说只有姬家的“文王八卦诀”方能做到,可是……”她说到此处,似乎又有些不敢往下再说。

    商鼎道:“你年纪还小,未曾见过真正的奇功,难免有些怀疑。他姬家虽然可恶王八卦诀”传自周文王姬昌,却不会有假。这门绝学深不可测,传说练到极处,乃入神鬼境界。当年姬拂颐垂垂老矣,为父与他交过一次手,姬拂颐资质普通,穷一生之力,也只练得一诀,他虽非为父对手,但为父却也拿他没有一点办法。更觉这门神功绝不能小觑。照先祖所说,想那姬蒦定是资质过人,练成了两诀,坎为水,而坤为极,凝而成冰,才有此奇效。”

    商玉铉贝齿咬了咬樱唇是爹你刚才说过,羲娥先祖曾言:神火之珠,玄冰之球都是神物,普通人不能接近。可是那姬照却不惧寒,因此姬蒦才以“文王八卦诀”助其尽取玄冰之力。铉儿想,那神火之珠既能造成西村大旱,爹也曾险些遇害,可见威力奇大。则那玄冰之球必然是极寒,铉儿想……”

    商有实在一旁听得仔细,忽道:“妹妹可是说,羲娥先祖并非是那姬蒦所杀,而是怀玄冰之力的姬照所为?”他这话一出口,包括商有实自己,屋中众人俱都脸色一变。商玉铉看了哥哥一眼,勉强一笑,随即面色苍白的点了点头。

    商鼎脸色连续数变,站了起来,负手在屋中来回走动。自来商家祖先从未想及于此,一来这秘密传子不传女,男人终归是有些粗心,当时羲娥之父商临既如此断定,后人也便依此而传。而商鼎为人却与先祖颇不相同,一向赏罚分明,唯才是用,否则黯娘也不会被提拔为五神将。商玉铉聪明伶俐,又是练武的奇才,甚得他喜,因此才将此事说与她听,而女人到底心细,一听之下,便有此怀疑。二来当时姬照还不满十岁,任谁也不会想到一个小女孩会使出如此凶残的手段对付生母。但商玉铉所说,确也大有可能!以那玄冰之力,冰封住一人,实是简单至极。想来都让人脊背生寒!

    商鼎眉头紧锁,踱了良久,才停了下来,望着窗外愈下愈急的大雨,沉声道:“铉儿,爹交给你一个任务,此事只得你三人知道,断不可宣之于外!否则,为父便为桃源,也容不得尔等!”说到最后一句,语音忽转凄厉,伴随着窗外杂乱的雨声,让三人不由得毛骨悚然。

    三人自小从未见父亲如此严厉,皆有些战战兢兢。商玉铉道:说吧,铉儿定不负所命!”一向天真顽皮的她,这时也面色庄重,于俏中尽显飒爽英姿。

    商鼎吸了口长气,语音中不带半丝感,缓缓道:“为父如今已敢断定,那人必是姬照之后。铉儿,你怀追踪匿形绝技,自此时起,便要时刻监视连心柔,一有动向,便要报知于我。有疾,你暗布人手,要挑选忠诚可靠之人,守护在石周围,若有异动,也要飞报于我。有实,你为人细心稳重,要密切注视五神将并三神师,不可令之发觉,若有异常,也要立刻禀报!”

    他这番话虽说来缓慢,却不带一丝犹豫。三人越听越是心惊,这连心柔自三兄妹的亲娘过世之后,便嫁与商鼎,十年来温柔守礼,贤惠淑良,照顾商鼎无微不至,对三兄妹也关怀备至。三人历来都视之如生母一般。而五神将和三神师,主管东桃源内政军事,都是商鼎悉心提拔,这些人到底出了什么错,竟令商鼎如此布置。

    四人一时都不言语,只听得外面的雨点声噼里啪啦的乱响,屋中气氛压抑至极。商有疾终是先忍不住了,上前一步,张口言。

    却听外面有人说道:“丘长,黯娘求见!”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双圜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