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 传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燕徨 书名:双圜记
    <---凤舞文学网--->

    女子声音道:“那又怎样!我知道你叫林皮名字难听死啦!不过你既入桃花林,就休想再出去!”

    皮大吃一惊,这世界竟然还有人知道他叫什么,“你怎么知道?明荑姐妹告诉你的?”

    女子道:“你说的是谁,我不认识!”

    林皮心中激动,声音微微发颤道龟儿子在你这?”

    女子噗哧一笑然不是想我会告诉你!”

    林皮思绪如潮,怎肯轻易罢休。--凤-舞-文-学-网--听这女子笑声,似乎并未有恶意,多半是因为自己刚才口出不逊,才有意刁难自己。她既然是守山的墨家弟子,却又张口道出自己的名字,这般奇怪的事可要闹个明白。当下嘻嘻一笑家小姑娘,就你一个人吗?你老爸老妈…是你爹娘呢?”他来古代虽有一个多月,所谓入乡随俗,措辞用句已然改变了不少,但习惯就是习惯,终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

    女子哂道:“不劳你费心!你这人是个坏蛋,我才懒得跟你说话。你快走吧,这一次就放过你。这桃花林中有瘴气,时间久了,恐怕你会吃不消!”

    林皮怎会理她这些危言耸听的话妹妹,你心肠真好。你知道父子连心吧?你既然知道我,能否让我出去,让我去找儿子!那小子才九岁,我怕他会有危险。找回来也可跟你做个小伙伴!而且那小子皮的很,你大可以随便折磨他!”

    话说完,却半天没有回音。林皮刚要再说,却听女子道:“你不理西村了吗?商鼎那坏蛋这一次可是势在必得。你忍心看这桃源中的人受他奴役吗?”这女子时而说话像个孩子,时而又老气横秋。

    林皮道:“这跟我关系不大吧?他们两村争斗由来已久,也谈不上谁奴役谁!”

    女子哼道:“自然不是。商鼎作威作福,搞得东村怨声载道。吞并西村,只是第一步!”

    林皮道:“第二步是否就要从你这里出去?”

    女子道:是他还有第三步!他要将桃源引入战火!”

    “战火?不会吧,莫非他想玩个争霸天下?”林皮只觉一阵头大便是这样,我也无能为力。他们两村的实力,想必你也清楚。要不然这样,我找到儿子了,马上就回来,让他一个人在外面,我怎么也放心不下!”

    对方又是一阵沉默。这一次时间颇长,林皮心中思绪紊乱,也不作一声。

    良久,那女子打破沉默吧!娘说……哎呀跟这坏蛋说吧!”

    林皮正在诧异间,只听一个极柔和的声音道:“林君见谅,妾有恙在,才怠慢贵人。--凤-舞-文-学-网--林君既然心意已定,还请信守承诺。祝君早寻得儿!”这声音如绵如水,如雾如诗。虽是音量不大,却悦耳之极,震彻人心。让人听来,脑中不自觉地浮现出一幅美人微恙,慵懒于的旖旎景象。林皮这方面可谓见多识广,却仍是忍不住冲口要说:“你没事吧?可不要乱动,更不要多说话!要好好休息!”可是心中偏偏又一百个想要让她再说下去。心想:这声音可真是美得要命!

    林皮道:“多谢你了要说“我会信守承诺,早回来”,不知为何,刚一张口,却再也说不下去了。

    先前那年幼女子道:“流光!”

    话音一落,只听一阵马蹄声响,一抹白影从林间轻驰而出,正是不见的那匹白马。原来“流光”就是这白马的名字,这对母女就是它的主人。

    年幼女子的声音道:“坏蛋,丑八怪,你就跟着流光走吧,不要乱跑,林中有阵法,丢了我可不管!哼!”

    林皮不再说话,跟在“流光”的后面,亦步亦趋。不知为何,如今忽然之间得以离开桃源,去寻找儿子,这本是他一直的心愿,可是此时心中却无半点喜悦之,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淡淡哀伤。

    自那和巫卓长谈之后,随后几虽事接连不断,但闲暇时便想起儿子。他搜索枯肠,将唐代的有关记忆不住回想,最后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如今自己所处的年代,便是晚唐!一个从辉煌走向衰落,从文明走向野蛮,从安定走向无休无止的战乱的年代。九岁,他还只有九岁!不论他附着到何样的体上,他要如何才能生存?想到这些,他的脚步不由得加快。

    “可是……”林皮的脚步不由得慢了下来,“一旦自己离开,这里,这桃源又会怎样?继续无休无止的杀戮吗?”想到明荑仆倒时的画面,想到东村那两百多人被围时那一张张恐怖而绝望的脸,那一支支搭在弓弦上的冰冷的利箭。林皮不觉停下脚步。

    儿子那灿烂的笑容在林皮心中又复升起。“管他娘的,跟我又有什么关系,自己的儿子都救不了,管那么多干什么?除了我,谁又会管龟儿子!”林皮又复前行。

    “再说了,我也没能力管……可是……可是……”此时他心中何止有千百个理由离开,又何止有千百个“可是”留下。但他终非优柔寡断之人,暗骂自己:“妈的,林皮,你真的管不了吗?你这是在干什么?犹犹豫豫,不停地找借口,若果西村惨遭屠戮,你何以自处?龟儿子将来也会看不起你!便是小婵,又如何对得起她十年来对你的思念之,老妈老爸就更不用说了!你虽非什么好人,但这样的人,活着不如去吃屎!”林皮走走停停,终于稳稳站住,高声道:“姑娘,还有这位小妹妹,我不想出去了,麻烦两位将我送回去吧!”

    先前那柔和的声音又再响起,却显然带着喜悦君为何如此?”

    林皮呵呵一笑儿子现在什么鬼样子,连我也不知道,猴年马月恐怕也找不到!况且那小子顽劣至极,他不折腾别人就阿弥陀佛啦!嘿嘿,自己的事做半截没关系,大家的事可马虎不得。是不是,小姑娘?我是不是很大公无私,这回不讨厌我了吧,还不叫声……叔叔!”笑声中,心头却隐隐一痛,似被钢针直透心窝一般,险一险便掉下泪来叔”两字几乎是强忍着才说了出来。

    想!”语气中却已无半点恼怒之

    柔和的声音道:“既如此,就让“流光”送林君回去吧!还请转告姬翁,墨家弟子虽恪守誓言,不参与谷中之事。但此非常时,愿助西村一臂之力!至于林君儿,妾愿代为寻访!”

    “墨家弟子愿助我们,那可太好了!”蒙发双掌用力一击,兴奋得脸上肥不停地颤动。

    蒙家大厅中,蒙氏五兄弟齐聚在堂,赵胜也在末座相陪。自是围魏救赵的计策已然成功,这时正在听林皮讲述失踪后的经历。

    赵胜双眼露出敬佩的目光爷真是神了!大爷离开后的况,料得一丝不差。昨天晚上我们遍寻五爷不到,无奈之下,只得去接应大爷,谁想到在半路上,就碰到了急急忙忙撤回去的东村的人。”

    蒙击起离座,走到林皮面前,一拍他肩膀,乐呵呵道:“好小子,四哥我平常没白打你!我这还想呢,臭小子就会惹事,回来就打的你满地找牙!谁想到一回来,大伙一个劲的夸你。尤其赵胜这小子,平时老是耷拉着一副狗脸,偏偏就他说的来劲,说什么你孤独退东村千人,几句话就让东村乱成一锅粥,哈哈,还什么火神下凡,是不是真的啊!”

    这番话逗得大伙哄堂大笑。林皮道:“哪有的事,若非大哥布置得当,牵引住敌人的主力,怎么能有此效果!”

    从来都是表严肃的蒙亨显然心大畅,大声笑道:“好兄弟,虽胜而不骄,你终于长进了!这次得保村子,你为首功!若我们五兄弟齐心协力,不怕他商鼎人多势众!”他说话自有一股威严和振奋人心的气势,屋中众人听了无不面带兴奋,大有跃跃试之感。

    众人中以蒙困最为冷静,眉头微蹙,若有所思,张口言。恰在这时,杜熊来报:“法师请大爷和众位过去,老村长病危!”

    姬拂颐的房中,林皮见姬拂颐躺在上,面色苍白,似是疲惫不堪。前还见他来蒙家,那时候虽精神有些不振,却绝不像现在这般虚弱,仿佛随时都会断气一般。

    巫卓望着众人,轻轻摇头。对蒙发道:“蒙二,你医术已经超过我,你来看看!”蒙发点点头,走过来为姬拂颐把脉。半晌,望了一眼众人,叹道:“恐怕是……油尽灯枯!”

    姬拂颐缓缓睁开眼睛,虚弱的声音道:“老朽活了九十八岁,是时候了!那听说两村又有了纠葛,便觉心烦闷,气虚神迷。再那么一闹说了!”

    林皮心中歉疚是我不好!”

    姬拂颐看着林皮,眼中精光一闪而过,露出满是期盼的眼神,随后又陷入低迷五啊,我都听说了,你做得好,做得好!和为贵啊!老朽争斗了几十年,一辈子也没悟出这个道理,却被你做到了!惭愧啊!你要帮着你大哥,使两村和睦,老朽在地下也会感激你!千万……千万不要再陷入争斗……蒙大!”

    蒙亨连忙走过来。姬拂颐道:“你总是推脱,不肯接受村长之位,这一次……就不要再让了!”

    蒙亨这大汉垂泪道:“爷爷,蒙亨无德无能,治理村子这么多年,还不如五弟一朝做的,断不敢接受村长之位。还请爷爷将它传给五弟吧!”

    林皮吓了一跳,忙道:“万万不可!”心说:“这不是开玩笑吗,让我当村长,还不如杀了我!”

    姬拂颐似是已无力气再说,停了好一会儿,才缓缓摇头道:“大家听好了,我姬氏无后,现将……村长之位传与蒙亨!愿你们同心协力,保护村子,造福村人!”说完,目视巫卓。

    这时屋中除了巫卓和林皮,大家都已跪在地上。巫卓地位超然,自是无需跪拜。林皮则为现代人,完全吃不消这一,踌躇了半天,还是没有跪下。

    巫卓看姬拂颐目光,已知他要传承属于村长甚而姬氏一族最后的秘密了新任村长之外,大家都退出去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双圜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