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章 天魔成旗分法宝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大秦骑兵 书名:仙缘仙路
    项如接连尝试了很多次,只要他的神识能够察觉到珍珠石内部是存在空间的,那么项如便可以轻松地用师傅传授给他的新的炼器手法,炼制出来一个全新的炼器手法。

    项如仔细的把这种炼器手法掰开了、揉碎了,极为深入的参悟了一番,最终确认这种炼器手法明显要比《彤十篇》之中记载的炼器手法还要高明出来不少,两者之间的差距是相当大的。也就是说自己哪还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师傅,至少在器道方面又有了不小的进步。

    人处在巅峰之上,再往上行进一步,其艰难之处,不易于攀登青天。可是即便是这样,师傅还是能够取得如此大的进步,师傅的能力可想而知。能有这样一位师傅,是自己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项如越发的渴望能够在师傅边修炼一段岁月,最好能够朝夕服侍在师傅的边,随时聆听师傅的教诲,好让自己能够在某一也能够像师傅那样,可以把眸弩的威力全部的发挥出来,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毁掉一个星球。

    项如决定亲自试验一下珍珠石做为封印法宝的威力如何,他把仙人洞府取了出来,心神微动间,就把正冬魔将以及他的手下全都放了出来。

    “正冬魔将,别来无恙。”项如呵.呵笑着看着精神异常憔悴的正冬魔将。

    正冬魔将在仙人洞府之中,没有.少受这么,自从他被项如困在了仙人洞府之中后,五年的时间里,几乎每时每刻都有各种各样的折磨等待着他们,他和手下想尽了办法,也未能拜托这种困境。

    “不管你是谁,你把我抓起来,就.是和神魔大人为敌,只要神魔大人知道了,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正冬魔将咬牙切齿的说道。

    项如笑着摇了摇头,“到现在,你还没有认清楚形势。.罢了,我也不和你们罗嗦了,你们以后都搬一下家。”

    “你要干什么?”正冬魔将咆哮起来,猩红色的眼珠子.使劲的瞪着项如。

    项如随手就把珍珠石丢了出去。珍珠石在脱手.的一瞬间,就放出了万丈霞光,把正冬魔将还有跟着他的魔校、魔尉、魔兵,全都笼罩了起来。

    魔头们顿时尖.叫了起来,珍珠石放出来的霞光好像是无数的绣花针同时刺在上一样,血、筋骨全都疼痛到了极点,尤其让他们感觉到恐怖的是自己的力量和修为,在霞光的照下,竟然出现了缓慢被消融的迹象。

    项如伸出手指,一点悬浮在空中的珍珠石,“收!”

    “神魔大人一定不会饶了你的。”正冬魔将不甘心的咆哮道。

    珍珠石上传出来了无穷的吸力,无论正冬魔将等人如何挣扎,也没有办法摆脱。眨眼之间,正冬魔将还有他手下的一众魔头,全都被封印在了同一个珍珠石之中。

    项如用神识感觉了一番,发现珍珠石的封印空间简直就是专门针对魔头的,魔头被压缩成一团,困在珍珠石的内部空间之中,万道霞光缭绕在周,根本动弹不得,而且这霞光还有一个好处,像小火煮青蛙一样,缓慢而坚定的剥夺着魔头的修为、生机。魔头在里面,唯一能做的,就是闭目等死了。

    项如心神一动,又把正冬魔将它们放了出来,“怎么样?滋味好受吗?”

    “你是恶魔。”此时正冬魔将那里还有初次和项如相遇时候的威风,他现在就像是大灰狼面前的一只小白兔,除了诅咒项如之外,什么也做不了了。不是不想做,也不是不敢做,而是心中很清楚无论他多么的努力,也扭转不了大局,甚至连项如的皮毛都撼动不了。

    项如说道:“正冬魔将,我给你指出来一条明路,向我投诚,做我的收下吧。我会想对待蚩木魔将那样,对待你的。绝对不会让你吃亏。”

    正冬魔将眼睛一闭,“头可断,血可流,让我背叛臻森神魔大人,那是绝无可能的事。你趁早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项如呵呵一笑,他也不强求,如今他手下高手如云,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正冬魔将是否投诚,对项如的实力基本上没有什么影响。

    “你们呢?也要跟着正冬魔将继续向什么所谓的臻森神魔效忠吗?”项如的目光宛若实质,在魔校、魔尉和魔兵们的上扫过。这些魔头都是臻森神魔的嫡系,素质明显要比项如目前掌控的魔头高出一截儿。

    没有魔头说话,他们都深知臻森神魔的手段,可不敢随意的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项如笑着点了点头,“好,很好。”

    项如一挥袍袖,闭关前设置的防护阵,撤掉了一部分。“红玉,洁莹,你们两个进来。”

    寡妇蝎和慕容洁莹从外面走了进来,项如取了两个炼制好的珍珠石出来,分别交到了寡妇蝎和慕容洁莹手中,然后又把控制灵诀传授给了她们,随后指了指那些丝毫不敢反抗的魔头们,“封印他们。”

    正冬魔将难以置信的看着寡妇蝎、慕容洁莹两女不太熟练的控着珍珠石,心中最后一点希望倏然破灭,“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如此厉害的封印法宝,她们怎么可能达到这样的控制程度呢?”

    寡妇蝎还说的过去,她是出窍期的修真者,在修真界也算是高手了,可是慕容洁莹连元婴都没有凝结,竟然也能够纵封印法宝。这岂不是说普天之下,只要是有修为在的修真者就可以使用这种法宝吗?假如真的是这样的话,他们魔头还有什么活路可言。

    项如袍袖一挥,他的面前就出现了一座小山一般的珍珠石,“正冬魔将,实话告诉你,这种专门针对魔头的封印法宝,我只要需要,就能够炼制出来一千多万枚,假如这还不够的话,我还可以亲自去采集这种天材地宝,原产地那里还有无数的珍珠石等着挖掘呢。你们黑魔界的魔头就算是再多,我也可以全部给他封印掉。红玉,洁莹,动手。”

    寡妇蝎和慕容洁莹连忙打出了最后一个灵诀,正冬魔将等魔头再次被封印在珍珠石之中。

    “夫君,这是怎么回事?”从金卫星返回的路上,寡妇蝎和慕容洁莹基本上一直陪伴在项如的边,珍珠石可一直是个困扰着项如的大难题。这才回来多长时间,就寻找到了圆满的解决办法。

    项如笑道:“这是师傅告诉我的炼制手法,简单有效,速度极快,更重要的是作简单,连你都可以轻松地掌握,这下困扰咱们东周星几千年的难题,总算是寻找到了最为圆满的解决办法了。”

    说到最后,项如的鼻子一酸,雾气就从眼眶之中升腾起来了。长期以来,贯通着修真界和黑魔界的两界裂缝,就是一把悬挂在东周星、西秦星两个星球上的利剑,特别是东周星和西秦星反目成仇、西秦星又和黑魔界联手之后,东周星每况愈下,整体实力被不断的削弱,无数珍贵的修真资源被消耗在了无谓的两星战争之中,不计其数的东周星儿女战死在了两星战争的最前沿,项如生父惨死,更是屡屡被所谓的岳父得走投无路,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魔头给闹的。如今寻找到了珍珠石,这种可以有效对付魔头的宝贝,那么魔头的威胁就不再是威胁了,两界裂缝的存在也再也算不上什么了,东周星上上下下终于可以彻头彻底的摆脱困扰了他们几千年的梦靥了,获得凤凰涅槃一般的新生。

    “红玉,传我号令,天鹰旗、天狼旗、天蝎旗三旗旗兵全体集合,我有重要的事宣布。”项如深吸了一口气,发出了天神军成立以来,最有底气的一道命令。

    “遵命,我的主人。”寡妇蝎昂首,朗声回道。

    半个小时之后,天神军上上下下全部集合在了一起。项如站在队伍的最前面,正面对着所有的旗兵,“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受师傅指点,寻找到了比卍字金莲符更加有效的、对付魔头的方法,就是用这种叫做珍珠石的宝贝炼制出来的封印法宝,一枚这样的珍珠石至少可以封印五六十个魔头。有了这样一柄利器,魔头就不再是魔头了,而是任由我们宰割的羔羊。”

    项如话音未落,天神军猛地迸发出响彻天地的喝彩之声,那种发自心底的狂喜,真的是没有办法用语言来形容。

    项如任由三旗旗兵欢呼了好长一段时间,然后才挥了挥手,让大家安静了下来,“现在我来宣布几件事,第一件,我决定最即刻开始,成立第四旗,名曰天魔旗,旗主蚩木魔将。”

    项如随手一挥,仙人洞府从纳天戒中飞了出来,两万左右的魔头大军从仙人洞府之中飞了出来,铺天盖地,鬼哭狼嚎,黑压压的占满了天空。

    不管是天神军上下,还是以蚩木魔将为首的魔头大军,全都惊讶万分,谁也搞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主人,你召唤我们,有什么吩咐?”蚩木魔将最先反应了过来,恭敬地向项如请示。

    “从现在开始,你们就不用再躲在我为你们提供的休憩地了,你们可以光明正大的面对世人,向所有人宣扬,你们是天神军天魔旗的旗兵,是我项如的手下。”项如极为认真的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所有人、魔头都愣了,东周星和黑魔界的魔头可以说是世仇,对魔头的恨意仅次于对西秦星人的仇恨,项如如此公然的把魔头亮出来,单独成军,这岂不是向全天下的人宣扬他和魔头同流合污吗?那些饱受魔头残害的东周星人又怎么可能会许项如这样做?而且以前,项如不是一直避免在这样做吗?

    “我知道你们或许都会有所疑惑,我就来给你们解答一番。这些魔头,其中一部分是五年多前,地缺山一役之中,被我俘获的,蚩木魔将就是其中的代表。一直以来,我因为种种原因,都没有让蚩木魔将他们公开露面,可是就在最近,我突然想通了,既然西秦星人能够和魔头联合,将矛头对准我们东周星人,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够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魔头和西秦星人的联合,是一种相互之间没有办法足够信任的松散联盟,可是魔头到了我的手下,那就不一样了。他们将绝对的服从我的命令,绝对不会把矛头对准咱们天神军的人,没有我的许,他们也绝对不会残害东周星人。”项如把原因娓娓道来,最后又道,“有了魔头和我们同行,西秦星人对咱们的威胁,就将下降到极点,而且他们也会因为咱们有天魔旗,而对咱们格外的畏惧。这就是一种不容错过的力量。”

    天神军上下,还是有不少人对此心存疑虑,和黑魔界作战了这么多年,说他们不会魔头有抵触心理,那是不可能的。要不是这件事是项如的决定,换成另外一个人,天神军的旗兵们甚至敢冲上前去,把做出这个决定的人给撕了。

    “掌门三思呀。魔头成军,关系重大,其中还有需要要商议的地方,而且此事传扬出去,对掌门还有咱们天神军的名声,都将造成极大的损失。何况魔头桀骜不驯,凶残暴戾,和天鹰旗、天狼旗、天蝎旗的兄弟呆在一起,畏惧恐慌的肯定会有不少……”姚洪毅站了出来。

    不等姚洪毅说完,蚩木魔将就嚷道:“我们是魔头,这一点,是没有错的,但是我们对掌门人的忠诚,不比你们三旗差。当初在临秦星上的杜鹃山,主人一声令下,我们就攻下了杜鹃山,将西秦星人屠戮一空,说起来,我们魔头大军发挥出来的作用,可要比你们三旗旗兵强多了。”

    蚩木魔将这番表忠心的话出口,魔头们全都起了脯,不管他们因为什么样的原因,向项如选择了屈服,但是能够项如这样一个堪比神魔的高手做他们的主人,他们还是颇为沾沾自喜的,尤其是现在还能够在修真者的面前露脸,这也是一份荣耀啊。

    三旗的旗兵可不这么想,几乎每一个人的脑海之中,都会在这时候想起这些年,慕容白为自己家族及其联军进行吹嘘的功绩,所谓杜鹃山一役,可是慕容白他们做的,怎么一转眼就成了魔头大军的功绩?这岂不是说慕容白和他的盟友们一直在撒谎,还有他们联军的伤亡岂不是捏造出来的?

    项如摆了摆手,“好了,过去的事,咱们暂且先不说了。天魔旗成军之事,就这么定了。我会将他们妥善安置的,防止他们的魔对同门造成不必要的伤害。现在,请三旗的旗兵,特别是战斗人员排好队,逐个到我的面前来,我将亲自为每一位旗兵颁发两件法宝,一个是可以封印魔头的法宝,另外一个则是可以用来储物的法宝。”

    这次,项如手下除了极少数人之外,就都傻眼了。在修真界,封印法宝一向奇缺,尤其是能够封印魔头的,简直就是凤毛麟角。可是看项如的意思,是要为每一个旗兵都配备一法宝,这是什么样的概念?封印魔头的法宝什么时候成了大白菜了?

    分发法宝,就足足花费了项如将近两天的时间,将近三万旗兵,逐个都和项如打了一个照面。幸好,大家都不是一般人,坚持这么长时间,还是小意思。

    把法宝分发完之后,项如就把如何对这两个法宝进行控制,先传授给了三位旗主,然后让旗主往下传授。另外,鹤鸣堂的供奉们,也都从项如这里领了一份最好的封印法宝和储物法宝。

    两种法宝都是用珍珠石炼制的,虽然大小、颜色不一,但是为了更好的进行区别,项如在炼制的时候,在封印珍珠石上,炼制了一个“封”字,储物珍珠石上,炼制的是“物”字。

    “你们都好好的熟悉一下,抓紧时间修炼,训练,我要去办一件事,等我做完这件事之后,咱们就马上展开对西秦星的讨伐大业。持续了五六百年的两星战争,是结束的时候了。”项如的目光往西南方向扫了一眼,那个方向就是慕容家族所在的方向。

    “夫君,万事小心。”慕容洁莹既担心又害怕,可是她依旧是恪守为**的本分,不干涉项如的行动。

    项如点了点头,“各位道友,红玉、洁莹,还有天神军就交给你们照顾了。我这次去办事,可能要花费好几个月的时间,不管东周星上发生了什么事,都不要掺和,一切等我返回之后,再行决定。另外,如果有人上门挑衅,我许你们把他们轰出去,如果他们给脸不要脸,蹬鼻子上脸,那就教训他们一下。我鹤鸣堂的供奉,也该一鸣惊人了。”

    任冠昱呵呵一笑,“掌门人,有你这句话,我们几个老东西就放心了。你就等着瞧好吧。”

重要声明:小说《仙缘仙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