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师姐出现传师命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大秦骑兵 书名:仙缘仙路
    在咲月真人和孟玉环轮流驾驶着云梭返回卫青星的时候,项如绞尽脑汁,总算是研究出来了在珍珠石上,如何简易的设置阵法,从而让常人可以对珍珠石内部的空间进行利用。不过这个方法还是有个缺点无法回避,就是项如目前可以在半个时辰内,对一万枚左右的珍珠石进行阵法设置,可是咲月真人在半个时辰内,连一枚珍珠石都设置不好阵法。孟玉环、寡妇蝎和慕容洁莹她们就更不用说了,她们的修为决定了她们被挡在了大门之外。

    对此项如也没有办法,只好自己幸苦一点,抓紧时间,尽可能多的把珍珠石设置好,等到回到天神军之后,就把珍珠石发放下去。

    项如越做速度越快,效率也是越来越高,最后一共为一百万枚珍珠石进行了阵法设置后,项如就停了下来,再整理更多的珍珠石出来,也没有什么用,一百万枚珍珠石足够天神军用很多年了。

    项如他们在返回卫青星的过程中,又接连在沿途的几个有人星球上进行了停留,发现有自己喜欢或者需要的东西的时候,就买一些,没有的话,也不强求。偶尔碰到合适的机会,项如还会卖一些丹药、法宝等宝贝,以至于项如他们抵达卫青星的时候,项如腰包里面的晶石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还增长了一部分。没有办法,谁让项如拿出来的丹药、法宝等物,都是极品货色,卖出的价格都是相对比较高昂的。

    卫青派根据和项如之间的约定,在约定的时间里,把项如订购的星际飞行器建造好了,项如亲自架设着尝试了一下,在确认这架全新的星际飞行器(性xìng)能优良之后,就把剩余的货款支付给了卫青派。

    之后,项如他们就通过星际.传送阵离开了卫青星,一路无话,用最快的速度返回了东周星。此时距离项如离开东周星,已经过去了将近五年的时间。

    在这五年的时间里,东周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慕容白为首的门派联盟凭借着他们在临秦星上获得的物资,不但元气彻底的恢复了过来,而且自(身shēn)的实力还获得了一定的提升。天神军自然就更不用说了,有项如留下来的充足的物资,还有任冠昱这些个合体期的高手暗中对他们进行指点,天神军的总体实力获得了极大的提升。三旗旗兵之间,相互配合的默契、相互之间的信任等等各项指标都获得了显著地改善。

    “掌门,把星际飞行器买回来了?”.姜世雅、姚洪毅、任冠昱等人在得知项如返回来之后,把手头的事(情qíng)丢下,全都跑到了项如的(身shēn)边。

    项如笑着点了点头,“买回来了,不但买回来了一家.(性xìng)能不错的,我还顺带着从一个不开眼的门派手中敲了三艘不相伯仲的大型星际飞行器回来。我就让你们开开眼。”

    项如笑着飞到了空中,然后把云中梭舟拿了出来,.灵诀打出,云中梭舟迅速的涨大,不大的工夫,就霸占了天神军宗门的上空。天神军宗门占地甚广,超过了十万亩,可是在云中梭舟的面前,却显得很是渺小。

    姜世雅、姚洪毅和任冠昱等人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云中梭舟,“怎么这么大?”

    咲月真人不无.得意的说道:“这艘云中梭舟,可是掌门人缴获的战利品,能够容纳五万人同时在上面吃住,里面的配(套tào)设施极其的齐全,卧室、修炼室、演武场等等,一个不缺,要是能够讲究的话,把云中梭舟当成是宗门,都不会有任何问题了。”

    任冠昱几个不无嫉妒的看着咲月真人,“咲月老弟,你这件事做的可有点不太地道,当初跟着掌门人去外面寻找星际飞行器的时候,为什么不跟掌门人说说,也带着我们一块儿去呀?”

    咲月真人笑道:“嘴巴就长在你们鼻子下面,我不说,你们也可以说呀。”

    项如从天上落了下来,“以后这艘云中梭舟就停在天上了,师兄和姚兄两个记着安排天鹰旗和天狼旗的旗兵进入云中梭舟,进行适应(性xìng)的训练,免得将来在星球之间穿梭的时候,晕船。”

    姜世雅和姚洪毅连连点头,“你就放心吧,云中梭舟这么大,让两旗的所有兄弟都到里面训练也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姜世雅又道:“师弟,星际飞行器有了,咱们天神军的士气也是个顶个的棒,咱们是不是该发动对西秦星的讨伐战争了?”

    项如说道:“不行,这次外出游历,沿途之上,我想了很多,咱们天神军还有很多地方需要进行改良提升,我整理出了一个方案,你们拿去对天狼旗和天鹰旗的旗兵进行训练。三年之后,我将和慕容白进行对话,争取让他答应再次进行一次比拼。”

    项如拟定的方案涉及到了很多方面,下至三旗旗兵,上至旗主、客卿等人,几乎每一个人都有一些需要做的事(情qíng)。姜世雅、姚洪毅、寡妇蝎和慕容洁莹、任冠昱、咲月真人、管山道人、戴松津等人,全都投入到了紧张的训练之中。每一个人都很忙,都没有什么空闲。虽然项如没有明确的表示什么,但是天神军上上下下,都有一个感觉,这一次天神军不动则已,一旦动起来,必将行雷霆之势,对西秦星施加以灭顶一般的打击,或许东周星和西秦星纠缠了数百年的恩怨,马上就要到了最后清算的(日rì)子了。

    项如去了一趟明苒岛,把灭域下面生成的晶石又都收集了起来,不多,也就三四百亿块晶石的样子。

    就在项如紧锣密鼓的在天神军内部展开如火如荼的大练兵的时候,一个项如绝对想不到的人突然出现在了项如的面前。

    “烦请道友通报一声,就说你们掌门的大师姐来访,有要事相商。”这一(日rì),天神军宗门的大门外,出现了一个容貌端庄秀美的女子。

    守门的弟子不敢怠慢,连忙向上面做了通报。项如正在和姚洪毅、姜世雅议事,接到通道后,姜世雅马上就皱起了眉头,“这是从那里冒出来的女人?怎么乱攀亲戚?我什么时候有了师妹了?我怎么不知道?”

    项如站了起来,呵呵笑道:“大师兄,我这个大师姐你不认识,她根本就不是普洱门的人,而是我另外一个师傅的徒弟。走,咱们到门口迎一迎。”

    姜世雅和姚洪毅十分的好奇,他们跟了项如这么长时间,还从来不知道项如还有一个师傅,一直以来,他们都以为项如修炼的是普洱门已故掌门、项如的亲生父亲项非常传授给他的修炼法门。

    三个大男人匆匆忙忙的赶到了大门口,当他们看到那位风姿卓越的女子的时候,姜世雅和姚洪毅全都呆了,他们俩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女子气质可以抵达这样一个高峰,宛若天上的仙女一般,端庄不可方物,凛然不容侵犯。

    项如在见到这位自称是他大师姐的女子的时候,异常的激动,“大师姐,小弟终于又见到你了。你可把小弟我想死了。”

    大师姐微笑着从项如点了点头,“师弟,你做的不错,就连师傅都在夸奖你。我跟在师傅(身shēn)边数千年,还是头一次听到师傅如此夸人。”

    项如谦道:“那都是师傅教导的好。大师姐,快快请到里面坐。”

    大师姐笑了笑,便当先往天神军宗门里面走,项如吩咐道:“大师兄,你去把红玉和洁莹叫来,姚兄,你去把任道友他们全部请来,我要把大师姐介绍给他们。”

    片刻之后,天神军的核心人物、中坚力量全部聚在了项如居住的那栋阁楼之中,项如激动的说道:“各位,你们或许还不知道。我修炼的并不是普洱门的功法,而是修炼的《彤(日rì)心法》,这是我那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师傅,利用**力、大神通传授给我的,这么多年来,我之所以能够取得这么大的成绩,在种种千难万苦之中,(挺tǐng)过来,都是师傅传授给我的《彤(日rì)心法》带来的。另外,我还要向大家郑重的介绍一下我的大师姐,没有她,就没有我项如的今天。大师姐曾经先后数次救过我的命,要不是她,我早就死在西秦星人的刺杀之中了。大师姐,我从来没有正式的向你说一声谢谢,今天正好我的家人、朋友都在,我当着他们的面,给你鞠一个躬,说一声谢谢。”

    寡妇蝎和慕容洁莹、姜世雅、姚洪毅等人全都跟着项如,冲着大师姐行了一礼。

    大师姐侧过(身shēn)来,躲开了众人的谢礼,“这都是师傅吩咐下来,我才做的。你们要谢,也是应该谢我的恩师。”

    慕容洁莹站了出来,“大师姐,我是夫君的妻子,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他还有个师傅,更不知道她还有个大师姐。要是知道的话,我一定要向夫君的师傅奉上媳妇茶的。”

    大师姐说道:“你们不知道,是时机尚未成熟,现在也是该让你们知道的时候了。我和师弟的恩师,说出来你们或许不知道,但是另外一个人,你们或许听说过,她就是我们的师娘,仙界三大巨头之一,和仙帝、仙王并肩的圣君孙若彤,神界的神后是师娘的结拜姐妹。”

    大师姐刚刚说到这里,包括项如在内,所有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项如的师娘来头也太大了一点,竟然是仙界至高存在之一。

    大师姐语不惊人死不休,她继续说道:“我师傅的名头,说起来可以弱了一些,他的一个(身shēn)份是语嫣阁的掌门人,在遥远的地星,需要跨越过无数的星球,这只是表面上的(身shēn)份,我师傅另外一个(身shēn)份,比师娘还要吓人,他是当今神帝的唯一传人,也是神帝选定的新一任神帝的接替人,神帝已经三番五次催促师傅接替了,可是都被师傅给推掉了。”

    大师姐这话一出,所有的人都有一种强烈的窒息感,别说是神帝的接替人了,就算是仙界最普通的人仙,距离他们也有十万八千里远,可是就在今天,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人突然就强势的插入到了他们的生活之中,那种震撼、战栗、魂惊……等等(情qíng)绪,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

    项如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师傅不简单,可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师傅、师娘的(身shēn)份竟然高到了这种程度,一个是当今仙界圣君,一个是只要点头,就可以上位的新神帝,这样的阵容,豪华到他都不敢相信。

    “大师姐,你呢?”项如咽下了一口吐沫,小心翼翼的问道。他这会儿是既期待又担心,唯恐大师姐的(身shēn)份也高的难以相信。

    大师姐叹道:“我就太不成器了,我叫申甜,在你之前,是恩师手下唯一一个正式的弟子。这么多年来,师傅在我的(身shēn)上花费了无数的心血,可是限于我的天赋,也就修炼到了太清玄仙境界。”

    咣当一声,除了项如,所有人都摔倒在地。仙界的仙人一共十二个境界,从上往下数仙帝、仙王、仙君、天君,然后就是太清玄仙了。在仙界,绝对是极其拔尖的人物。

    这语嫣阁究竟是个什么门派,怎么师傅、师娘还是徒弟都这么的变态呀?

    “大师姐,师傅让你来,是不是让你带着我去拜见他老人家还有师娘?”项如激动地说道,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陪伴在师傅的(身shēn)边,跟在师傅的(身shēn)边修炼。

    申甜说道:“我这次来,是来向你传达恩师的命令,不是带你去拜见师傅的。”

    项如凛然道:“师傅有什么指示?需要我做什么?”

    申甜气质一变,神色变得极为严肃,“师弟,师父说你浪费了太多的时间,做事拖泥带水,不够果决。师傅让我告诉你,让你快刀斩乱麻,尽快料理完这边的事(情qíng),随后师傅还有更加重要的任务交给你去做。”

    “快刀斩乱麻?大师姐,师弟愚钝,还请大师姐为我解析一番。”项如恭敬地向申甜请教。

    申甜道:“师傅的意思,我怎么敢胡乱猜测。师弟,师傅的话我已经带到了,我还要回去向师傅复命。忘你尽快的遵照师傅的指令行事,万万不可在一些琐事上,耽误时间了。”

    项如若有所思,“多谢大师姐指点。”

    申甜又取了一块金玉简出来,“师弟,这是师傅让我转交给你的。你仔细参悟一番,或有所得。好了,师弟,还有各位道友,申甜告辞了。”

    申甜霓裳微动,一阵香风刮过,申甜已然杳无踪影。姜世雅、姚洪毅等人都觉得自己好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

    慕容洁莹更是神色复杂的看着项如,她以前从来没有想过项如的(身shēn)份竟然如此的显赫,未来神帝的亲传弟子,以前自己还看不起项如,觉得项如配不上自己,现在看看,不是项如配不上自己,而是自己配不上项如。

    慕容洁莹又想到了自己的父兄,他们到了现在,是不是认识到自己究竟得罪了一个什么样的人,别说项如的显赫(身shēn)份了,就算是项如如今一个人掌握的实力,哪怕是一百个慕容家族叠加在一起,也未必是项如的对手呀,光一头星狮就足以灭了他们。

    任冠昱、咲月真人等人格外的兴奋,他们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自己跟对了人。他们这几个人几乎个个都是合体后期的人,马上就要渡天劫了。一旦成功渡劫,大乘飞升,到了仙界,只要保住项如的名讳,谁敢不给几分薄面呀。说不定掌门人的师娘还会看在项如的面子上,额外的对他们进行一些照顾。

    项如此时却没有想这么多,他说道:“我要闭关,你们谁也不要打扰我。”

    之后,项如就进入到了密室之中,开始参悟申甜转交给他的金玉简。当项如把神识透入到金玉简的时候,项如才发现金玉简里面的内容并不是很多,只是一个简单的炼器方法。结合《彤(日rì)心法》、《彤(日rì)十篇》以及自己的阅历、经验,项如很快就判断出来,这种炼器手法,是用来炼制一种独特的封印法宝的。别看这种炼器手法简单到了极点,但是却非常的实用,而且炼器的效果也是极其的上乘,比《彤(日rì)十篇》之中记载的炼器手法还要高明许多。它应该是师傅在《彤(日rì)十篇》编撰好之后,又参悟出来的。

    看着这个手法简单却效果惊人的炼器手法,项如突然心中一动,他把所有的事(情qíng)整个串联起来之后,推理了一番,眼前顿时豁然开朗,一丝明悟闯入心头。

    项如微笑着取了一枚珍珠石出来,用师傅传授给他的新的炼器手法,施加在珍珠石之上,结果困扰了项如无数天的难题迎刃而解,珍珠石内部的那个空间和炼器手法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项如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把珍珠石炼制成了一个封印法宝。

重要声明:小说《仙缘仙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