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 互有忌惮落诡计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大秦骑兵 书名:仙缘仙路
    二百一十章互有忌惮落诡计

    项如皮笑不笑,“恭喜恭喜,贺喜贺喜。岳父大人,小婿对你佩服的真是不得了,无中生有的把戏玩的真是滚瓜烂熟,想让人不佩服都难。”

    慕容白揣着明白装糊涂,“贤婿这是说的什么话。世人都知道我慕容白做人做事,一向是脚踏实地,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从来不玩什么鬼把戏。这种玩笑,你我翁婿,私下里说一说,无伤大雅,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贤婿可就有点过了。嗯,我知道贤婿心中肯定是不痛快,自修真大会之后,你我分道扬鏣,争执不下,非要定个输赢不可。于是,你我各自组织了一支远征军,现如今,我带领着拥护我的道友,顺利的攻下了临秦星杜鹃山,消灭三千西秦星人,而贤婿你呢,一无所获,你的心中自然不太高兴。不过贤婿呀,你我本是一家人,不管输赢,都是家里头发生的事,不要放在心上,我这个为人岳父的,也不会因此而看轻你的。”

    慕容白这话说得,要是一个不知道内的,肯定会伸出大拇指来,说一声“好”。

    即便是让那些知道内的人听了,最后十有**也是要伸出大拇指的,不过这时候就不是说“好”了,而是“高”。

    项如既没有生,也没有恼怒,他只是嘿嘿一笑,“岳父大人,小婿有一事不明,想当面请教一下,你就那么肯定,你所率领的慕容氏远征军在临秦星上消灭的西秦星人,不多不少正好三千吗?”

    慕容承轩在一旁说道:“妹夫,只要不是个傻子都弄得明白,三千只是个大约的人数,或多或少,也都在彷佛之间,谁有那个心,去查点清楚呢。”

    项如笑道:“我有那个心知道杜鹃山这次一共死了多少个西秦星人。两千九百五十八个,剩下的四十二个全都逃跑到了虚空之中中有两个,做了我的俘虏。”

    项如此话一说,众人一就全都愣了、傻了,尤其是慕容白、风清真人、德海真人等等,这些一手制造了杜鹃山惨案的发起者和参与者上全都变色了。

    慕容白笑了笑,“贤婿抓了两个俘虏回来是好事呀,咱们不妨抓紧时间,马上审讯一番。各位道友,不好意思了,我就不奉陪了。承轩,你代替为父来招待一下各位朋友。”

    慕容白给德海真人、风清真人等人使了个眼色后一把拉住了项如地手腕。“贤婿。咱们密室里面说话。”

    “夫君……”慕容洁莹知道自家密室地危险慕容白真要是起了什么歹心。项如到了里面好就出不来了。

    项如艺高人胆大。别说是一个小小地慕容家族密室了。骥尾星地仙人遗址要比慕容家族地密室危险上百倍上千倍。项如不也是成功地闯入其中。又平平安安地从那里回来了吗?

    “洁莹。你不要担心。我去去就来。红玉。和洁莹呆在一起。你们俩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分开。”项如不担心自己。只是不希望寡妇蝎吃亏。慕容洁莹倒是不用他心。这里毕竟是慕容洁莹地娘家。慕容白父子还不至于朝着慕容洁莹动刀子。

    进了密室地。除了慕容白之外。还有德海真人、风清真人等等这些个和慕容白休戚相关地重要角色。他们在刚才。凭借着和慕容白多年地配合。一下子就明白了慕容白想要干什么。无非是两点。一个是想方设法把证人从项如手中抢夺过来。另外一个就是联手杀死项如。

    密室地空间不小。容纳十几个人一点问题都没有。慕容白沉着脸。坐在了主位上。然后沉声说道:“贤婿。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们你地证人在什么地方了吧?”

    项如呵呵一笑,“慕容白,这里又没有外人,我看咱们就不要再接着演戏了。”

    慕容白哼了一声,“如你所愿,项如,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你究竟想干什么。”

    项如说道:“不是我想干什么,而是慕容白还有你的这帮子狐朋狗友究竟想干什么。慕容白,我问你,杜鹃山上的三千西秦星人,真的是你们的慕容家族所杀吗?”

    慕容白直到现在还不肯承认,“当然是我们杀死的了。难道项如你以为不是我们杀死的,是你杀死的不成?”

    慕容白也有凭仗,杜鹃山上三千西秦星人的惨死,明显是魔头所为,和魔头勾结,一向是最被东周星修真界所诟病的事,不管项如出于什么目的、什么原因,和魔头联手,那是绝对不会容于东周星修真界的。就算项如拆穿了他,他也料定项如不敢把事实真相公布出去,除非项如想自我隔绝于东周星修真界之外,要不然的话,项如就不能不有所顾忌。

    项如确实有着这方面的顾忌,东周星人看不见,项如可以随便使用魔头大军,但是到了东周星之上,项如的的确确的不敢让魔头公开亮相,一方面项如不愿意把自己和东周星的关系搞得太过僵化,毕竟天神军还要在东周星上面发展,另一方面,项如也是担心魔头们会失去控制,别说多了,就算是有一两个人死在了项如手下的魔头手中,项如都会于心不安的。

    顾忌归顾忌,项如这次来,就是想让慕容白把吞到肚子里面的骨头给吐出来,有些好处是可以让给别人的,有些好处就算是让狗给吃了,也不能让慕容白这样的小人得了去。

    “慕容白,咱们打个赌吧。心魔誓,你应该知道吧?咱们俩就赌心魔誓,我对我的心魔发誓,说临秦星杜鹃山上的西秦星人绝对不是你或者你带领的慕容氏远征军杀死的,你对你的心魔发誓,说临秦星杜鹃山上的西秦星人绝对是你带着人杀死的。怎么样?”项如盯着慕容白,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德海真人义愤填膺的说道:“项如不要太过分。我们都可

    ,杜鹃山上的西秦星人确实是慕容家主带着我们消我们的证词难道还不够吗?难道只有心魔誓的誓词才值得你相信吗?你这样做,无是在挑衅我们的尊严。”

    “行了,德海真人,你用不着这个样子。别怪我说话不好听,你的尊严不值钱让我在你的上选一样比较值钱的东西,第一个要选的一定是脸皮了。原因嘛,很简单,厚嘛!”说完,项如哈哈的笑了起来。

    德海真人一张老脸涨的通红,“项如太过分了。”

    项如瞟了德海真人一眼,“德海真人你不要跟我说你跟我的父亲有交,你也不要说要跟我来个生死斗,我劝你先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琢磨一下自己有没有这个资格和实力。如果你觉得没有的话,就跟我滚到一边去。”说到最后,项如的语气突然变得极为冷冽。

    德海真人顿觉一股凉气从尾椎骨的位置猛地冒了出来间传遍了全上下,德海真人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气势马上就弱了几分。

    项如哼了一声,冷的目光在尾随进密室的十几个掌门、家主的脸上扫了一圈。旋即项如笑了“慕容白,咱们接着说说杜鹃山上发生的事。到了现在还坚持杜鹃山上的西秦星人是你带人消灭的吗?”

    慕容白脸色沉,“不是我消灭的,难道还是你们天神军组织的远征军消灭的?项如,不是我看不起你们,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按照你们天神军远征军的行进速度,从出发到现在,似乎还不足以你们在临秦星上溜达一圈,然后再返回来吧?”

    项如点了点,“这一点倒是不假,我们天神军什么都不缺,偏偏就是缺少一件可以进行星际飞行的载人工具,这是我这个当掌门的疏忽呀。慕容白,咱们打个商量好不好,我出一百万标准晶石,你把你手中的那个跨天器卖给我,好不好?”

    慕容白怎么可能把唯的一件星际飞行的交通工具卖给项如,他哼了一声,“项如,你少打我的注意,别说是一百块了,就算是一千万,一个亿,我也不会卖给你的。”

    项如了撇嘴,“你想卖一千万,也得有冤大头愿意出这份钱呢?”

    “你……”慕白一口气差点被在嗓子眼里面,“项如,我不想和你做口舌之争。你不是说你有证人可以证明杜鹃山上的西秦星人不是我们慕容氏远征军杀死的吗?你有本事,就把证人亮出来,咱们当面对质。”

    项如摇了摇头,“慕容白,看你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的不肯承认了。那好,既然这样,我就让你见棺材落泪。”

    项如把仙人洞府取了出来,打了一个灵诀,咻咻两声,丁奎志、丁奎勇兄弟俩就从仙人洞府里面飞了出来,落到了地上。

    “前辈饶命啊。”兄弟两个什么话都没说,直接向项如求饶,他们俩在仙人洞府中也吃了不少的苦头,此时他们,宁肯死去,也不愿意再去里面受罪了。

    项如还没有说话,德海真人他们就非常有默契的动起手来,十几个人几乎是同一时间把他们刚刚准备好的法诀对着丁奎志、丁奎勇兄弟俩打了出去。

    丁氏兄弟俩修为也是出窍期左右,就算是兄弟两个联手,也别想挡住德海真人他们十几个人联手打出来的法术。

    项如冷哼一声,一挥袍袖,一股汹涌澎湃的力量倏然迸发而出,潮水一般猛扑向了德海真人等人。项如打出来的神弈力轻而易举的消磨掉了十几个掌门、家主打出来的法诀,剩余的力量狠狠的撞击在了德海真人等人的上,一阵惨叫声,所有的掌门、家主,无一例外,全都腾空而起,狠狠的撞在了墙上。

    咔咔的一阵乱响,好几位掌门非常倒霉的撞断了胳膊、肋骨等等体比较脆弱的地方。即便是没有撞断骨头的,也是撞了个头破血流,形象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这是我找来的证人,你们是想灭口呀,还是怎么着?”项如冷冷的扫了德海真人等十几个人一眼“谁要是皮痒痒了,想松一松,就开口,我项如大公无私,非常乐意帮帮忙。”

    德海真人、风清真人等人本来还想仗着人多,和项如理论一番会儿全都蔫了。他们募然发现他们还是低估了项如,仅仅是挥一挥袍袖出来的招式就让他们十几个人落得如此下场,项如的实力至少也是合体期以上呀。

    想到这里,德海真人他们无一例外,全都是头破发麻。合体期的高手,东周星修真界已经多少年没有出现过了乎自从两星战争开始之后,合体期的前辈要么离开了东周星么战死在了两星交锋的战场之上,早几百年,合体期的高手就消失在公众的视线之中了,猛地蹦出来一个,他们的心中除了震撼,还是震撼。尤其是他们想起了项如的一些况非常战死的时候,项如也才十七八岁离元婴期至少也有十万八千里的样子,这才过去几年如的实力竟然飙升到了这种程度。

    慕容白的脸色很难看,他在几个月前对项如有所警觉,知道自己的修为已经弹压不住项如了,可是一直以来,慕容白都自欺欺人的以为项如就算是再强,也就是比他强一两线的样子,最多半筹。他从来没有想过项如已经远远的把他甩到了后,两人之间差距的已经不是一筹两筹就可以形容的了,必须得用上境界层次这样的词汇,才能够形容。

    “丁奎志,你是老大,你来跟大家伙说说杜鹃山上到底发生了什么?”项如吩咐道。

    丁奎志哪里敢违背项如的命令,项如的强横已经不是他们兄弟俩能够反抗得了的,何况项如暗地里还控制着差不多两万的魔头大军,对了还有拥有着仙器的合体期高手,哪一样,都足以让他不敢动一点歪

    “事是这样的……”丁奎志老老实实的把杜鹃山上发生的一切说了出来,当然他也牢牢地记着项如交代给他的原则,不该说的,一个字儿也不敢多说。

    等丁奎志说完之后,项如淡淡的问道:“慕容白,各位道友,你们都听到了吧?你们谁要是觉得丁奎志、丁奎勇兄弟做假证,可以随便盘问,倘若还不相信,也可以让他们哥俩发心魔誓。”

    没人会在这时候花费时间去盘问丁奎志、丁奎勇兄弟,因为慕容白她们很清楚杜鹃山上的西秦星人就是魔头杀死的,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项如,就算临秦星上的西秦星人是魔头杀死的,和我们没有关系。可这管你什么事呀?我们第一个抵达的杜鹃山,这个功劳,我们就可以占用。”德海真人不知悔改,依旧是第一个跳起来,为己方摇旗呐喊,“哦,我想起来了,在地缺山的时候,你曾经用一件仙器收了不少的魔头,难道杜鹃山上的西秦星人是你带着魔头扫平的。”

    项如一挥袍袖,“~之谈。”

    慕容白看到这里,心神大,他知道自己的揣度并没有错,项如确实不愿意让外人知道他控制着一支纯粹由魔头组织而成的力量。自然,项如也就有把柄落在了他的手中,这样的话,双方互相握有对方的把柄,最多也就是斗一个平局,谁也奈何不了谁。眼下最关键的,还是要堵住项如的嘴,说什么也不能让项如把事实真相说出去。毕竟一旦公布出来,慕容白他们残杀同道的勾当就再也掩饰不住了。那时候,项如就算是因为魔头的事,被东周星人排斥,那也比不上慕容白他们的倒霉程度。

    “项如,我承认,鹃山上的西秦星人,确实不是我们杀死的。你想怎么着吧?难道是想和我们平分这一份战绩吗?”慕容白语气超然。

    项如说道:“我的要求很单,杜鹃山上发生的一切就此算了,以后咱们双方谁也不准再提。你们这边必须停止宣传,不能够再让东周星的父老误认为杜鹃山的战绩是你们创造的,还有咱们双方的比试还不算完,星主之位还得悬挂起来,至于谁有资格坐上星主之位,咱们双方还是要比试一次的,到时候,咱们双方互派监督员,防止作弊。”

    慕容等着就是项如这句话,“好,就按照项如你说的,杜鹃山上发生的一切就此作罢,谁要是后到处宣扬,谁就不得好死。”

    直觉诉项如,慕容白这句话的背后一定隐藏着什么事,有心纠正吧,可是这句话还是先从他的口中说出来的。无奈之下,项如只好继续走下去了,“好,慕容白,咱们双方谁也不许反悔。嗯,咱们东周星修真界目前需要的并不是继续远征西秦星,而是抓紧时间休整。

    这样吧,十年。你我双方都休整十年的时间,十年之后,你我再次行军远征西秦星,到时候咱们一定要角逐出来,究竟是谁才最有资格居于星主之位。”

    慕容白举起了手掌,“你我击掌为誓。”

    项如举起手掌,和慕容白互击了三下,“慕容白,十年之后,我定要你好看。”

    慕容白嘴角浮现出自信的笑容,“项如,十年之后,会是什么样子,谁也说出清楚。不过想让我慕容白认输,你还嫩了点。”

    项如哼了一声,“丁奎志、丁奎勇,跟我走。”

    慕容白看着项如走出了密室,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明显,“项如啊项如,饶你小子自恃聪明,到了最后,还不是要喝老夫的洗脚水。十年!哼,十年!老夫这一次在临秦星上得到了那么多的晶石和法宝,十年之后,凭借老夫的天赋,一定可以稳稳的超过你的。到时候,老夫一定会让你明白,谁才是东周星修真界的第一人,当年,你爹不行,你就更加没有资格了。哈哈……”

    慕容家族的庆祝还在进行,慕容洁莹和寡妇蝎呆在一起,不少人围在她们边,试图把她们两个分开,都被慕容洁莹和寡妇蝎严厉的拒绝掉了。两位美女一点敷衍的意思都没有,天神军和慕容家族差不多已经算得上是半公开的敌对状态了,在这里表现自己的礼貌,实在是没有多大的意义。当然,做为慕容洁莹来讲,考虑的要比寡妇蝎更多一点,她不想让她的夫君有任何的误会,有任何的不高兴,只要项如可以重新接纳她,哪怕是得罪了全天下的人,慕容洁莹也甘之若饴。

    “主人(夫君)……”见项如脸色不是很好,寡妇蝎和慕容洁莹连忙从人群中挤了出来,走到了项如的边。

    项如看了一看寡妇蝎和慕容洁莹,见她们俩没有受到什么委屈,项如松了口气,“这里的事,我已经办完了,咱们走吧。”

    寡妇蝎和慕容洁莹一起点了点头,两女自然而然的分左右,站在了项如的后,跟着项如往外走。丁奎志和丁奎勇哥俩低着脑袋,也小跑着往外面走。他们哥俩现在可还穿着他们门派的特有服饰,万一被人认了出来,愤怒的东周星人十有**会把他们哥俩砸成酱。

    出了慕容家的门,项如头也不回的朝着殷商城的城门走去,慕容洁莹最后回头看了一眼这个她生活了差不多二十年的地方,心中默默的说了一声——再见!

    “主人,你和慕容白谈的怎么样了?”寡妇蝎问道。

    项如说道:“我把证人亮了出来,慕容白就服软了,他承认杜鹃山的西秦星人不是他们杀死的,他也保证以后不会再宣扬这种虚假的战绩。对了,还有,我和他定了一个十年的约定,约好十年后,再行比试一次,角逐星主之位。”

    “怎么会这样?”慕容洁莹一张俏脸顿时变得煞白。(未完待续,如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仙缘仙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