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五章 拘元婴刨根问底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大秦骑兵 书名:仙缘仙路
    <---凤舞文学网--->

    一百七十五章拘元婴刨根问底

    先后有两个人质证鹤真人才是真正的害人凶手,尤其是虞朗更是在出来质证之前,被人斩断了一条胳膊,他的证词要比月真人更加让人信服。--凤-舞-文-学-网--如此一来,任冠昱和管山道人不再有任何怀,他们俩全都站在了项如后。

    任冠昱只觉得自己的心很痛,“为什么?鹤兄,这究竟是为什么?咱们俩相识相交数百年的时间了,你我意比海还要深厚,你为什么要朝我下手?难道是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吗?”

    鹤真人语气极为平淡,丝毫没有被戳穿真面目之后应有的恼怒和忿恨,“看来,你们是真的认定我是杀人凶手了,数百年的意还比不上两个人的证词。真是可叹!可笑!可怜!枉我和各位倾心相交了几百年的时间,事到临头,却没有一个人肯站出来为我说话。

    ”

    一位刚才站在鹤真人后的男子说道:“鹤道友,我们还是愿意相信你的,只要你能够拿出来可以证明你清白的证据。”

    其他几个人也都纷纷附和,说到底,他们还是不相信一贯德高望重的鹤真人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来,这简直比老母猪上树还难以让人相信。

    鹤真人苦笑道:“证据?我能够拿出什么像样的证据来?这明显就是一场针对我的谋,是有人看我不顺眼了,想把我绊倒取而代之的密谋。这人的心肠太过歹毒了,我可以死,可以被人安插上一个杀人凶手的罪名,但是我很担心,等到我死之后,各位朋友将会面临什么样的下场?你们是不是就会被某人给收编,成为他的下属,为他卖命,满足他的个人私。”

    鹤真人逐渐的把矛头对准了项如,他很清楚,只有把项如打倒,才是他唯一可资利用的出路。

    果然鹤真人如此一说,不止一个人把怀地目光投在了项如的上,他们对项如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外来人还是抱有相当的戒心的,为什么他早不来晚不来?一来,就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前前后后,有三个人遭受到伤害,现如今更是要把他们的老大哥鹤真人向绝路?

    管山道人对鹤真人地感不像任冠昱那么深厚。再加上他唯一地徒弟居然成了鹤真人地走狗。亲自参与了谋害自己地行动。管山道人对鹤真人地尊敬在一瞬间就烟消云散。再无任何残留了。

    “鹤道友。你不用花言巧语地把自己摘得这么干净?在座地。谁不知道月真人是将近两年前。由你引荐给各位道友地。还有我那不成器地徒弟。他以前更是没有和前辈见过一次面。再说我们和前辈都无怨无仇。前辈为什么要害我们?即便是退一万步讲。前辈参与了此事。和前辈素未谋面地月道友还有虞朗。又怎么可能成为帮凶呢?”管山道人一点点地辩驳鹤真人抛出来地谬论。“据我所知。月真人和你结识后。月真人对你极为信任。一直以侍奉长辈之礼待你。对你极为恭敬。你看看你又是怎么回报他地?不但假他之手害人。而且还在事暴露之后。差一点亲手杀了他。你可真是算得上德高望重啊!”

    月真人面若死灰。他地神不管让谁看到。也会产生一股哀莫大于心死地感觉。被一个极为信任地人利用、出卖。这样地遭遇无论搁在谁地上都不会好受。

    项如总是觉得鹤真人有地不对劲。似乎是在拖延时间。他清楚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考虑。让鹤真人失去反抗能力。才是眼下地当务之急。

    “各位。鹤真人谋害任道友、管山道友以及松津三位道友地事已经查证清楚。为了让凶手伏诛。还大家一个平和地修炼环境。现在必须要把鹤真人抓起来。请愿意帮忙地朋友站出来。和我一块儿抓捕鹤真人。”单打独斗。项如可以打赢鹤真人。但是要想把鹤真人活抓起来。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只有任冠昱、管山道人和戴松津响应了项如地号召。四个人把鹤真人团团围住。其他地人全都面面相觑。然后不约而同地退到了一边。

    对于他们的选择,项如是松了一口气,只要他们袖手旁观,不插手帮助鹤真人,那就好,要是有人选择和鹤真人并肩战斗,这事就麻烦了,说不定连活抓鹤真人的机会都会消失。

    其实,只要项如肯动用眸弩,项如有成的把握,可以把鹤真人变成一具死尸,甚至是一团零散的块,但是项如的直觉告诉他,鹤真人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朝着他几百年的老朋友下毒手,这里面一定埋藏着极为重大的隐,倘若能够把这个隐挖出来,说不定就是项如一次绝佳的游说机会。

    “鹤兄,我劝你还是束手就擒吧。你谋害我们不假,但是我们只是受了一次罪,并没有死亡,只要你投降,我们可以用我们的名誉向你保证,绝对不会害你命的。”任冠昱到了这个时候,还是念着他和鹤真人之间的谊。

    “让我束手就擒?”鹤真人好像是听到了莫大的笑话,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哈哈,真是可笑。我为什么要束手就寝呢?反正我也活不成了,干脆拖你们一块下手吧。”

    话音刚落,一股极为狂暴的气息猛地从鹤真人的上涌了出来,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就听到房屋外面传来了轰隆隆的雷声,狂暴的飓风的呼啸声,梅花村的村民开始惊慌失措的奔走着,呼喊着,“不好了,上苍怒了。”

    项如脸色一变,“鹤真人,你也太歹毒了,居然在这个时候,把天劫给招来了。”

    鹤真人哈哈大笑,“不错,不错,你还真是有点眼力,比其他人强多了。可惜,就算是你能够认出来,又能够怎么样?天劫已经动,断无终止的可能。你的修为如何,我不清楚,但是任冠昱、管山道人他们,也都是合体期的修为,距离渡劫并不遥远,有他们在我的边,想必天劫一定会闹许多。各位,不要想着逃跑了,还是赶快把你们准备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压箱底的宝贝全都拿出来吧。第一道劫雷马上就要落下来了。你们要是一点准备都没有,就等着被劫雷轰成渣吧。”

    天劫之下,谁也没有心思去诅咒鹤真人的恶毒了,他们事先连一点准备都没有。如今,不啻于仓皇应对,就算是把腰包里的宝贝全拿出来,估计要逃脱不了渡劫失败地命运。这鹤真人太他妈狠毒了,谁也没有想到他会想出这种断子绝孙的主意,如果知道是这样一个结局的话,这些被

    人拖下水的高手们,绝对会如狼似虎的扑到鹤真生的把他吞到肚子里去。--凤-舞-文-学-网--

    项如一挥袍袖,把魔头收了起来,“大家赶快跑,能跑多快就跑多快,说定在劫雷掉下来之前,你们能够脱离天劫的范围。”

    任冠昱连连顿足,“我苦心建立起来的梅花村呀,我就算是能跑掉,这里地几千村民可怎么办呀?”

    项如恨不得踢任冠昱两脚,“现在不是顾此失彼的时候,你赶快带着大家出弥天阵,再晚就来不及了。”

    那些往外逃地修真高手们,这才想起来,没有任冠昱带着他们,他们根本没有办法离开梅花村。弥天阵就是一道拦路虎呀。

    鹤真人歇斯底里的狂笑着,“你们逃吧!看看是你们逃得快,还是天劫落下的快。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们,修为境界不到合体期的也就罢了,那些到了的,就算是你们逃到天涯海角,天劫也会一直追在你们后面地。逃吧,逃吧,快逃吧!”

    这会儿还有谁顾得上天劫是不是会追着他们到处跑了,只要有一线希望,也是要尝试一下的,哪怕最后还是被天劫轰趴下,至少他们已经努力过尝试过,而不是束手待毙,坐而望死。

    很快,刚刚还闹无比地房间就剩下了项如和鹤真人两个人,不管是为主人的任冠昱,还是作为客人的管山道人等人,全都跑了。

    项如突然瞬移到了鹤真人边,用手拍了拍鹤真人的肩膀,早已经准备好的数个锢,透体而入,愣是把鹤真人给锢掉了。

    鹤真人一心求死,要不然他也不会引动天劫,这会儿可以说他已经陷入到了癫狂的状态,根本就没有想到还有人不逃命,跟着他一块儿留在了天劫地核心区。结果一下子,就让项如得了手。

    在被项如锢后,鹤真人的疯狂有些收敛,他惊慌失措地看着项如,“你究竟要干什么?”

    项如嘿嘿一笑,他的笑容落在鹤真人眼中,宛若恶魔,“鹤真人,不得不说,你引动天劫这一招,很疯狂,很大胆。但是我不得不告诉你,这招不是没有办法破解地,天劫也不是不可以终止的。现在天劫还在酝酿之中,也许几秒钟之后,劫雷就会落下,或还有可能,劫雷要在几分钟之后才能落下,只要我能够抢在天劫动之前,做一件事,我就可以让积蓄地天劫,烟消云散。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雷声大雨点小。”

    鹤真人也是一心肠狠毒之人,但是听完项如的话,还是不由的觉得有些毛骨悚然,“你想怎么做?”

    “杀了你,”项如脸色一沉,然后用手指点了点鹤真人的额头,“或把你的元婴给掏出来。”

    鹤真人事先考虑到了每一个细节,唯独没有想到这一点,这次天劫因他而来,虽然难免牵连到其他人,但是只有他才是主渡劫之人,只要他一死,天劫就失去了宣泄的目标,自然而然是要散去的。鹤真人只是想到其他人会落荒而逃,然后天劫落下,谁也跑不了,全都得给他陪葬,他还真没有想到项如居然会想到这样一种阻止天劫落下的方法。

    闪念之间,一心求死的鹤真人迅速下了一个决定,既然项如要杀了他,那么他就要抢在项如杀他之前,自爆元婴,哪怕是把其他人放走,也要让项如这个破坏了他一切计划的罪魁祸给他陪葬。可是鹤真人刚刚动了念头,就蓦然现他的元婴没了动静,无论他如何动念,元婴就是不自爆。

    “嘿嘿,是不是想自爆呀?不好意思,忘了告诉你了,我刚才锢你的时候,顺带着连你的元婴一起锢掉了。”项如咧着嘴冲着鹤真人笑了笑,鹤真人登时气晕过去,“天劫马上就要落下了,不跟你罗嗦了。”

    项如一挥手,把鹤真人的额头凿了一个洞出来,袍袖一挥,一股柔和的力道把紫府中地元婴给卷了出来。元婴和分离,鹤真人算是死了一多半,为他而生的天劫感受不到了他的气息,迅速的溃散了。梅花村上空再次恢复了平静。

    项如吹了一口气,“鹤真人,不要装死了,赶快给我醒来。”

    鹤真人的元婴体睁开了眼睛,他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原本压抑的空气已经恢复了正常,隆隆的雷声,呼啸的风声全都消失不见了。他知道自己临死一搏地努力又是彻底的落空了,罪魁祸还是项如,这个该死地天神军掌门人。

    鹤真人闭上眼睛,不肯和项如说一句话。项如由着他,项如有信心,就算是鹤真人嘴闭的再紧,项如也有足够的办法把他的嘴撬开。

    项如出了梅花村,才蓦然现原本应该跑到弥天阵外面的任冠昱等人,还在村子外面不远地地方。“任道友,你们怎么还停留在这里?”

    任冠昱苦笑道:“前辈,你光记着让我带着道友们撤到弥天阵外面去,你为什么就没有急着把你设置的阵法给关闭掉呢。”

    项如恍然大悟,他事先和任冠昱一起联手设置地阵法,是专门迟延修真之人的飞行速度的,如果一般的时候,修真的飞行速度是十的话,那么有了这个阵法,最少也要让他下降到七或八,厉害地,下降到一或二,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项如一拍脑门,“不好意思了,各位,是我疏忽了。我在这里给你们赔罪了。好在,险已经解除,天劫已经消失,大家再也不用担心天劫临头了。”

    戴松津崇拜地眼神刷刷的落在项如地上,“前辈,一定是你阻止的天劫,对不对?”

    项如知道有些事是瞒不住地,他直言说道:“是呀,我知道一个规避天劫落下的法子,就是在天劫落下之前,把渡劫之人杀死,天劫就会自然而然消失。”

    任冠昱眼神一暗,“前辈,你把鹤兄杀死了?”

    项如说道:“杀倒是没有杀死,我只是把他的元婴给拘了出来。天劫是针对的,没有的元婴体,就算是修为再深厚,也没有办法引天劫的。”

    几位修真大宗师听到项如如此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全都有些色变,杀死一个人,和拘他的元婴,可是有着很大的差别的,难度可以说大了十倍不止。鹤真人的修为是有目共睹,世所共知的,项如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拘了鹤真人的元婴,他的修为又该高出鹤真人多少呀?至少也得是个大乘期的修真高高手吧。

    这些人也是自己吓唬自己,他们也不好好想想,鹤真人在被项如盯上之后,绪一直处于一种什么样

    ,疯疯癫癫,疏于防守,别说是项如了,就算是他们手够快够狠,也能把鹤真人的元婴给拘出来。

    项如拱手道:“各位道友,天劫已散,危险消除。我有几句话想和各位谈一谈,不知道各位道友是否肯赏一个脸面,再多停留片刻?”

    项如展现出来的手段已经把这些人慑服,就算是他们多么的不愿和项如呆在一起,可是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大家同处在一个星球之上,谁也不敢保证后不会再打照面。怎么着,也得为后留一条路子。

    见没有人反对,项如干脆就邀请各位高手席地而坐,为了表示诚意,项如把事先设下的针对月真人的阵势给关闭掉了。众人马上就觉得上一轻,那股无处不在,拉扯着他们的力道已然消逝。

    任冠昱说道:“前辈,请许我一道传讯符,让劣徒如桩安抚住梅花村的村民,让他们各回各家,不要慌乱。”

    项如点了点头,任冠昱连忙取了一道传讯符出来,打了出去。

    项如等众人都坐好后,开口说道:“我知道大家的心头都有一个结,这个结打不开的话,咱们之间的谈话就没有办法继续下去,说不定各位还有因为这个结的存在,而对我项某人存有芥蒂。所以我决定在正式开始谈话之前,一定要先把这个结打开。这个结就是鹤真人跟你们是相交多年地朋友,同手足兄弟,为什么会突然翻脸,接二连三的谋害你们。这个问题我也很感兴趣呀,因为就连我也想不通。咱们不妨来问一问鹤真人这个肇事吧。”

    项如一挥袍袖,鹤真人的元婴体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元婴体双目紧闭,面目表,看来是打算不合作到底了。

    项如把问题重复了一遍,然后说道:“鹤真人,你不觉得欠了我们大家一个解释吗?尤其是你们不觉得应该跟你的老朋友们好好说道说道吗?”

    无论项如如何盘问,鹤真人始终不肯开口。

    项如叹了口气,“鹤真人,我原本以为你是个聪明人,现在看来,你只是有点小聪明,在大事上,你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犯糊涂。我不怕告诉你,我有一千种、一万种办法可以把你的嘴巴撬开,要不要让我给你说两种,给你当当开胃菜呀?”

    鹤真人连眼睛都不肯张开。

    项如嘿嘿一笑,“先说几种简单的吧,估计在座地都知道,抹去神识,这是一种吧。把你吞噬掉,提升自的修为,这也是一种吧。把你炼制成傀儡人,让你生不如死,这又是一种吧。另外,还可以把你炼丹,或作为器灵,永世地奴役,这都是处理元婴体的办法。”

    众人只觉得后槽牙直往外冒凉气,项如这才说了多长一段话呀,就说出了五种处理元婴体的恶毒方式,谁的元婴体要是落得如此下场,还不如事先找块烂泥,糊到自己的脸上,把自己给闷死算了。

    鹤真人一点动静都没有,显然项如说地这些方法根本吓不着他,或说鹤真人在落到项如手中之后,就已经做好了任由项如宰割的思想准备,不但不怕项如地恐吓,就算是项如真的动手这么做,他也准备坦然承受。

    项如照旧是嘿嘿一笑,“没有吓到你,不错嘛,心理素质过硬的。

    不过我还是很期待,不知道是你骨头硬,还是我的手段高呀。鹤真人,世俗界有一种刑罚,叫做凌迟,又叫做剐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咱们来个变通的法子,你也知道我的手中锢了不少地魔头,很长时间,我没有给他们喂食了,你说,我要是拿出一把飞剑来,先把你体内的灵气锢住,然后把你地胳膊、腿儿砌成薄片,再把这些薄片喂给那些魔头,他们是不是会抢着吃呀?哦,对了,我忘了,一个元婴体才有多大点呀,我的手中可是掌握了好几百个魔头,还不够他们一人一口呢。你瞧,我地记多么差呀,我又忘了,我的手里有丹药嘛。就算是把你地胳膊、腿儿全都切下来,只要喂下一两枚丹药,被切下来的胳膊腿儿又可以重新长出来,大不了再切再喂药。”

    众人全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鹤真人也募地睁开了眼睛,“你这个恶魔,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项如两手一摊,“我只不过是随口说说罢了,还没有来得及实施,你就迫不及待的给我挂了个‘恶魔’的头衔,那你接连谋害四位道友的行径又该如何界定呢?”

    鹤真人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项如说道:“鹤真人,你也用不着生气。要不咱们试试吧,你也知道我的腰包里揣着的丹药太多了,再不用的话,时间一长,药效说不定会过时了。你也知道,丹药炼制不易,浪费是不对的,干脆你给我个机会,让我用了它吧。”

    鹤真人都快哭了,“你别说了,我招,我招还不行吗?”

    项如脸色一变,“既然你要招,那还罗嗦什么,还不赶快把你为什么要这样做的原因,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鹤真人叹了一口长气,“唉,我也是一时鬼迷了心窍而已。”

    鹤真人也是个苦命人,他的命苦之处没有人知道。早在两百多年前,他就已经修炼到了合体后期,按理说修炼到了这种地步,就需要一门心思的为即将到来的天劫做准备了。可是鹤真人倒霉就倒霉在这个地方,他居然遇到了千年难得一遇的修炼瓶颈,而这个修炼瓶颈还是从合体后期跨越到渡劫期的。

    瓶颈这个东西对修真来讲,就是一个巨大地考验,甚至是灾难,跨越过去了,就是考验,跨越不过去,那就是灾难了。修真所面临的瓶颈,主要出现在从灵寂期跨越到元婴期的时候,此时的瓶颈,对每一个修真而言,都是必须面临的。当然其他的时候也有,但是很少。

    而从合体后期到渡劫期的瓶颈无是一种毁灭的灾难。只要是修炼之人,对天劫都是又又恨,渡过去了,就等着大乘飞升吧,渡不过去,千年苦修,毁于一旦。可对于遭遇了修炼瓶颈地鹤真人而言,这个瓶颈来的实在太不是时候了,不断渡劫期是断头台,还是阳光大道,鹤真人都失去了去选择地权利。一两千年的苦修,到头来,连选择的权利都没有,可想而知,这是一个多么大的讽刺,没有几个人能够承受这样的灾难。

    鹤真人在努力了很久之后,一点突破地迹象都没有感觉到,于是他做出了一个决定,到外面去游历,说不定在游历的过程中,可以让自己地修为获得突破。

    愿望是

    ,现实却是残酷的,鹤真人游历了数年,也没有看他当时鬼使神差的做了一个决定,也许是东周星的风土人不好,或说是自己的机缘根本就在东周星上,故而鹤真人连想都没想,就跨入了星际传送阵,几经周折,进入到了西秦星。他是一等一地高手,西秦星的防线就算是再严密,对他来讲,也是充满了漏洞。

    在西秦星上转悠了一段子后,鹤真人就被西秦星人给盯上了,对这样地高手,西秦星人根本就不敢围攻,他们决定智取。他们精挑细选了几个人出来,然后为这些人创造了一次又一次的机会,利用这些机会,安排他们和鹤真人见面,他们试图利用这样地方式,来骗取鹤真人的信任。

    到了后来,西秦星人才募然现他们采用地这种方式,实在是美人抛媚眼给瞎子看,在鹤真人的意识中,根本就没有西秦星和东周星的差别,鹤真人的心中没有仇恨,对西秦星人一视同仁。

    西秦星人大喜若狂,他们盛挽留鹤真人,让他在西秦星上住了很长时间。鹤真人那时候还是个非常喜欢交朋友的人,不管是谁,只要谈得来,他就会和对方推心置腹,当成兄弟。

    西秦星人利用鹤真人没有设防的心理,慢慢的从鹤真人的口中取出来了鹤真人的苦闷,知道鹤真人正在为没有办法,让自的修为获得关键的突破而愁。西秦星人马上行动了起来,无数的人聚集在了一起,纷纷的献计献策,其中不少主意,还真的给鹤真人提供了不少灵感。

    西秦星人表现的越是,鹤真人越是把他们当成自己人,朋友或是兄弟,这样一来,西秦星人在鹤真人心目中的地位是越来越高。

    也知道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还是鹤真人的机缘真的到了,在一次尝试之后,鹤真人的修为居然又开始了极为缓慢的增长,虽然还是没有突破到渡劫期,但是只要有增长,就有希望。鹤真人从内心深处感激这些西秦星的朋友。

    后来鹤真人回到了东周星,又潜居了起来,开始修炼,每次伴随着他的修为出现了一点点的增长,他就越的想念和感激曾经给他提供了帮助的西秦星朋友。

    之后,西秦星和东周星的两星战争还在继续,每一次西秦星人入侵到东周星的时候,都不会忘了派一个人偷偷的前去拜访鹤真人,每次拜访的西秦星人,都会给鹤真人带来不少的礼物,以及一些他们所收集到地消除瓶颈的方法。西秦星人很聪明,每一次过来拜访,除了送礼和叙旧之外,其他方面的话题连提都不提。鹤真人对西秦星人的好感越来越深,到了后来,都差点把家给搬到西秦星了。

    鹤真人自觉欠了西秦星人一个巨大的人,为了还上这个人,鹤真人承诺要为曾经帮助过他们的西秦星人做一件事,只要是他能力范围之内的,他决不推辞。鹤真人为了还上这个人,甚至刻意的压制修为地提升,一直把自己的修为保持在临界点,始终不让它突破到渡劫期。

    前几年,西秦星人派出了几个高手,到东周星上到处刺杀东周星修真界有名望地人,姚远尧和张谷金先后死在了刺客的刺杀之下,整个东周星的眼光都被吸引了过去。

    谁也没有想到,这次刺杀,不过是西秦星人使出的一个障眼法,为的就是掩饰他们秘密派遣到东周星地一位使。这位使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拜访鹤真人,请鹤真人出山,杀掉东周星上几个屈指可数地的高手。

    西秦星人早就从鹤真人这里知道了任冠昱等人的存在,虽然任冠昱等人从来不掺和到两星战争之中,但是西秦星人不敢冒险,他们认为只有除掉任冠昱等人,才能够完全杜绝这些人参战的可能,只要他们活着,就谁也不敢保证,将来有一天不会有西秦星人死在任冠昱等人的手中。

    两星战争的历史,大多数时候,都是西秦星人在东周星上肆虐,备不住那一天,杀到东周星地西秦星人就会摸到任冠昱他们的地盘上,要是随便杀了一两个人就是和任冠昱等人沾着亲带着古地,那就是给西秦星人招惹来杀之祸呀。

    鹤真人在得到使的请求之后,沉思了良久,最后答应了使地请求,不过鹤真人只是承诺会找机会下手,让西秦星人耐心的等着。使临走之前,送给了鹤真人很多西秦星地土特产,像什么用青萝花喂养出来的蓄灵花,害得任冠昱差点挂了的玉瞳简,都是那个使留下的。

    使走后,鹤真人念着旧,始终下不了决心动手。之后项如横空出世,西秦星人损失惨重。西秦星人为了鼓舞士气,再次派使到东周星,催促鹤真人动手。为了说服鹤真人,西秦星人不惜大肆宣扬项如的所谓“暴行”,项如当初在西秦星刺杀了不少西秦星人,其中有好几个,就是曾经给鹤真人提供了帮助的。

    鹤真人怒了,好朋友受到伤害,无论如何也要伸手帮一把,他本来想刺杀项如的,还是使拦住了他,让鹤真人一心对付任冠昱等人。

    鹤真人那时也昏了头,选择了抛弃任冠昱这帮子老朋友,正好月真人这个倒霉蛋从外星球游历过来,无意当中遇到了鹤真人,两人一见如故,月真人上杆子要和鹤真人交好。鹤真人顺水推舟,把月真人当枪使,先是制造出了两个人如兄如弟的假象,然后又把月真人引荐给了任冠昱等人。

    这些老朋友,全都是知根知底,相互之间,可以说都不设什么防备,他们很是痛快的接受了月真人这个外来人,并和他打成一片。

    初步计划成功后,鹤真人就开始秘密的调查任冠昱等人的况,然后针对他们的个人况,以不愿居功为名,说服了月真人把害人的阵法、药方分别送给了任冠昱、管山道人。后来,鹤真人更是亲自动手,偷袭了戴松津。

    之所以对戴松津亲自下手,一方面是因为鹤真人和戴松津的关系只是一般,算不上特别好,另一个方面就是因为戴松津大大咧咧惯了,修为也比鹤真人差了一大截儿,鹤真人只要动手,有成的可能毁掉戴松津。暗袭的结果也证明了,鹤真人的判断没有错,他一击得手,戴松津付出了不菲的代价,要不是项如的突然出现,戴松津就完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仙缘仙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