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祖传宝物【大章,9000+】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大秦骑兵 书名:仙缘仙路
    <---凤舞文学网--->

    第一百零九章祖传宝物大章

    求正版订阅,求各种票票

    孔姓男子拉着他玩仙人跳的老婆,挤出人群,头也不回的走了。--凤-舞-文-学-网--王掌柜瞪了项如等人一眼,恨恨不平的转而去,本来他今天可以赚一笔的,现在成了这个样子,害得他想唱戏,也没有人跟他演对手戏了。

    项如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他倒不是为了挽回六块标准晶石,而是因为他晚上不用冒险去找这个王掌柜算账了,这里是千金岛,不是千叶岛,他在这里人生地不熟,连个熟人都没有,要是被人现了行踪,连个逃脱的地方都没有。

    项如说道:“红玉,这个千金岛上太不太平了,咱们还是换一个岛屿吧?我看这里岛屿多的,应该能找到一个愿意以合理的价格,收购咱们东西的店铺。”

    寡妇蝎摇了摇头,“主人,我劝你不要太乐观了。鳅岛是很繁荣,这里也算得上是世俗人和修真的乐园,但是有一点,这里不是咱们的乐园。因为我们的上永远盯着一个海盗的帽子,在鳅岛上,海盗是名正言顺被欺负的群体,我们在这里卖东西,连货物市价的十分之一都拿不到,我们在这里买东西,却要付出比正常市价高出数十倍的价钱。”

    项如看了寡妇蝎一眼。“还有这会儿,在家里地时候,你为什么不说?”

    寡妇蝎说道:“我已经有很久时间没有来鳅岛了,本来已经快要把这件事给忘了,结果刚才那个王记店铺的王掌柜提醒了我,这里不是我们的天堂。”

    项如说道:“怎么纵横四海。无往不利的海盗们也有服软的时候?”

    寡妇蝎讪道:“主人就不要再嘲笑我了。海盗们为什么能够在死亡海上肆虐,不是我们有多么的厉害,也不是我们有多么地凶残,而是没有真正的高人愿意搭理我们。像我们在海上抢劫过往商船,凡是有修真护航的。除非是极为特殊的况,否则的话,我们是不敢抢劫地。

    能给海船提供护航服务的修真,基本上都是东周星上各大修真门派、修真家族出来历练的子弟门人,海盗们绝大多数都是凡夫俗子。又怎么敢和人家对抗。”

    项如若有所思,“这么说,你们的存在反倒成了那些修真门派谋财的一条财路了?难怪他们不肯花大力气围剿海盗呢?”

    寡妇蝎苦笑道:“那些修真门派从我们海盗上赚钱,何止护航费一项呀,说起来大头还是在我们销赃地时候,拼命地压价,然后转手以略低于正常市价卖出去。每年。光这一项,就能赚不少钱。”项如摇了摇头,“一为海盗,这一辈子就别想摘到这个帽子了。一直以来,我还以为海盗们有多么疯狂,没想到还得受这么重的盘剥。行了,红玉,什么都不要说了们再到别的地方去看看。我还真有不信邪了,难道真的就找不到一家店铺。能够以正常价格收购咱们吗?”

    事实证明,项如不信邪还不行,他带着红玉等人,在各个海岛之间来回转战,不管他走进那家店铺,没有一家店铺肯以正常的价格收购他手中的标准晶石,出价最高地,也不过给出了一块标准晶石一两金子地价钱。

    项如不有些着急,现在他明明掌握了大量的财富,却没有办法将其中的一点点变现,这种感觉,真的很有点憋屈。

    就在项如等人四处寻找买家的时候,鳅岛本岛上,一个豪华的住宅内,一个中年男子稳稳的坐在屋顶上,晒着骄阳,吹着海风,眺望着远处的海水。

    “岛主,刚才我们接到了报,寡妇蝎正带着几个人,在各家店铺里乱窜,他们好像有一批标准晶石打算脱手。”一个黑衣男子跪在中年男子脚下,向其汇报着刚刚得到的报。

    中年男子不无威严地说道:“传令下去,谁要是以超过我制定地价格,收购海盗们手中的各种资源,就是跟我们慕容家作对,我们慕容家不会给他们好果子吃地。”

    黑衣男子磕了一个头,转走下了屋顶。

    中年男子沉吟了片刻,然后说道:“有人没有?给我出来个活的。”

    一个管家麽样的人顺着房子边上的楼梯跑到了屋顶上,“岛主,你有什么吩咐?”

    中年男子吩咐道:“吩咐下去,如果今明两天,寡妇蝎他们还没有把手中的标准晶石卖掉的话,就给寡妇蝎带个话,说我愿意出高价,收购他们手中所有的标准晶石。”

    管家躬从房顶上走了下来。在鳅岛上,岛主就是王,没有任何人可以和他并驾齐驱,也没有任何人可以和他站在同一个高度上,只要是这样做的人,没有一个能够见到第二天的太阳。

    项如还不知道,他被慕容家的人给盯上了,说起来,他还是太莽撞了一些,计划的虽好,但是对鳅岛一无所知,故而制定出来的计划充满了漏洞,稍有不慎,就会被有心人利用。

    项如找了一块礁石,一坐在了上面,他现在整个人充满了挫败感,哪种连续数十次、上百次被人拒绝的滋味并不好受。

    妮主动开口道:“师傅,说起来,对鳅岛上的人来言,我是个十足十的生面孔,如果由我去卖晶石话,就算是不能卖个正常价出来,应该也不会太次吧?要不。你把晶石交给我,让我试验一下吧?”

    寡妇蝎摇了摇头,“如果刚刚从船上走下来,让你去试一下,或许可以成功。但是现在太晚了,咱们在各个海岛上转了这么半天。恐怕咱们来地目的,以及我们每一个人的面貌都被传遍了海岛上的各家店铺,你这会儿去兜售晶石,成功的可能并不大。说不定,你孤一人。被人压价压得更狠,弄不好还会被人硬抢走。到时候,就更加得不尝试了。”

    王妮说道:“红玉姐,那你说怎么办?难道让师傅白白来一趟鳅岛吗?”

    项如子往后一仰,躺在了礁石之上。他这会儿也反应过来了,他把事想的太简单、太理想化了,现实远远比他想象地更加复杂、更加的艰难,在这样一个举目全都是敌视眼光的岛屿之上,并不是一个合适的出卖晶石、销售天蚕宝甲的地方。--凤-舞-文-学-网--就算是把天蚕宝甲拿出来,都不是一个明智地选择。

    不过既然来了,就不能空着手回去。鳅岛的风景不错。在死亡海中,属于难得的风平浪静的区域,白色的沙滩,蓝色地海水,如云的椰林,每一处都没到极点。

    项如想了想,说道:“这样吧,咱们几个分头行事。也不用惦记着买什么东西,卖什么东西。大家伙随便的玩玩。随便看看,等到明天。最晚后天,咱们就离开这个鬼地方。”

    寡妇蝎一愣,“主人,难道你……”

    项如知道寡妇蝎要说什么,他把手一摆,阻止寡妇蝎继续说下去,“你不用说了,我打定主意,不打算在这里卖晶石了。回去之后,咱们再想办法。”

    寡妇蝎也醒悟过来,马上住

    项如问道:“红玉,鳅岛上的安全有保证吗?咱们几个如果分开游览的话,不会出什么危险吧?”

    寡妇蝎忙道:“鳅岛上的安全还是有保证的。慕容家对鳅岛地管控非常地厉害,没有人敢随便在这个群岛上伤人,就算是最普通不过的打架事件,好几个月也生不了一起,慕容家对寻衅滋事的人处罚的非常狠,基本上都是捆住手脚,扔到海里喂鱼。”

    项如听到慕容家掌控着鳅岛,他并不觉得意外,鳅岛如此繁华,慕容家要是不插一脚的话,才叫见鬼呢。“慕容家具体是由谁来掌控鳅岛?是慕容白的直系亲属吗?”

    寡妇蝎回道:“鳅岛的岛主叫慕容疏权,听说他是慕容白的亲侄子,他的爹跟慕容白是一同胞地兄弟。慕容疏权掌控鳅岛地时间不短了,算起时间来,至少也有五六十年了。”

    慕容白的亲侄子,算起来,不就是自己地便宜大舅子了吗,,虽然中间还隔了一层关系,不过这样说,也不算错。

    项如的鼻孔轻轻的哼了一声,内心却如死水一样,丝毫没有生出什么前去认亲的念头。他刚刚脱离慕容家的虎口不久,可不想把自己当成慕容家的一盘菜,主动送上门去找死。

    项如随便的把十个见习学徒和几个海盗转职而成的保镖,分了三个组,然后就让他们自由活动了。打他们离开的时候,项如让寡妇蝎给了每组五十两散碎的银子。鳅岛上摆渡的船家,还有买卖食物的小商小贩,收费还是比较公道的,五十两银子够他们使劲的折腾了。

    接连数次让寡妇蝎掏钱,项如很没面子,虽说寡妇蝎是他的仆役,甚至可以说是他的私人财产,但是项如曾经明确表示不要寡妇蝎一文钱,可是事实却是寡妇蝎已经连着数次替他掏腰包了。

    项如随手拿出来一把晶石,塞给了寡妇蝎,“这些晶石你收着吧,就当是我把它们卖给你了。”

    寡妇蝎最缺的就是晶石,她也不跟项如客气,反正她跟项如的关系特殊,她提高了,最后的好处还不是都让项如得去了。寡妇蝎二话不说,把是几块晶石受到了储物戒中。

    两个人谁也没有注意到远处监视着他们的一个人,在看到这些晶石的一刹那间,两眼间流露出地贪婪的眼神。都怪项如有些不把晶石当回事。他以为这里没有人盯着他们,所以寡妇蝎的晶石当中,有好几块上品晶石。

    上品晶石的珍贵毋庸置疑,很多修真很有可能一辈子都没有见过一块上品晶石,当然还有更惨的修真,一辈子连标准晶石都没有见过。

    项如和寡妇蝎两个人在海岛上闲转起来。这个海岛上的商业氛围不是很浓,大多都是休闲玩乐地地方那个,转了一会儿,项如两个人找了一个户外的茶水摊,坐了下来。要了一壶鳅岛上出产的特色茶水,慢慢的品了起来。

    茶水刚刚喝了半壶,临近一张桌子旁,坐着的几个低级修真地对话吸引了项如的注意力。他们的对话内容很简单,说的是苦水岛上天羽拍卖行正在向外征集拍卖品。只要有拍卖价值,不管是谁,带来的什么物品,都可以委托天羽拍卖行拍卖。正式地拍卖会将在随后的第五天举行。

    项如皱着眉头,他总觉得“天羽”这两个字给他的感觉太熟悉了,可是他就是想不起来这两个字究竟是什么意思?总不会是天鹅的羽毛吧?红玉,”项如只好向寡妇蝎打听了。“这个天羽拍卖行。你知道怎么回事吗?它是谁开的?”

    寡妇蝎把茶杯放到桌子上,然后小声说道:“主人,说起这个天羽拍卖行,倒也有几分传奇色彩。这个拍卖行的幕后老板是驻地位于赵王城的天羽宫,前些年抵御西秦星地侵略地时候,天羽宫也是出了大力的。

    在成功的击退西秦星的侵略之后,天羽宫曾经为了鳅岛的归属问题,和慕容家爆了非常的冲突,我听人说。当时两家有不少人在那场争斗中受伤。在他们两家争斗的时候,有不少其他的门派、家族趁机派人入驻了鳅岛。

    天羽宫和慕容家眼看着事态有些不妙。就捐弃前嫌,强势入驻鳅岛,两家锋芒,无人能够匹敌,结果到了最后,那些抢先入驻的门派只占据了鳅岛大概五分之一地利益,天羽宫占了三成利益,慕容家最多,占了一半多。

    天羽宫有些不服,再次和慕容家争了起来,天羽宫地势力仅仅稍次慕容家一点,真要争斗起来,最后也是两败俱伤的局面,无奈之下,慕容家让了一步,把鳅群岛中几个岛屿地管理权划归到了天羽宫门下,当然在名义上,这几个岛屿还要听从慕容家的命令,但是实际上,这几个岛屿只认一个主子,就是天羽宫。”

    听到慕容家也有吃瘪的时候,项如顿时来了精神,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后来呢?对了,还有这个天羽拍卖行是怎么回事?”

    寡妇蝎说道:“后来?没有后来了,自从那次势力划分完之后,天羽宫和慕容家就一直僵持到现在,谁也奈何不了谁,谁也吞不了谁。毕竟上次西秦星入侵咱们东周星,只是被咱们击退,咱们并没能反攻回去,说不定人家不久之后,又会重整旗鼓,杀过来。

    别看慕容家家大业大,可是真要让他们一家对抗西秦星,那也是办不到的。天羽宫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两家就都安顿了下来,准备着下一次西秦星再次攻打过来的时候,两家再次联手,现在要是闹僵了,只会为将来的联手增加困难。”

    项如笑了笑,“红玉,没有想到你对这些事,倒是门儿清呀。”

    寡妇蝎讪讪一笑,“常年在死亡海上来回奔波,难免会和其他人天南海北的乱扯一气,说得多了,也就明白里面的道道儿了。”

    项如点了点头,“你还没有跟我说天羽拍卖行是怎么回事呢?”

    寡妇蝎说道:“天羽拍卖行就是天羽宫的产业,在鳅群岛上,绝对是屈指可数的大生意了。因为这里的地理位置比较特殊,没有什么大的约束,很多天南地北的修真,都愿意往天羽拍卖行跑。”

    鳅岛上,就连海盗都能光明正大的在大街上行走,律法之淡薄可见一斑,难怪会有人那么多人喜欢到这里来了。

    项如嗯了一声。“照你这么说,天羽宫和慕容家面和心不合,那样地话,咱们岂不是可以利用一下?红玉,你说,我要是把晶石卖给他们。他们会不会收?”

    寡妇蝎一拍大腿,“哎呀,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主人,咱们可以去天羽拍卖行试一试,说不定真的能成。”

    项如和寡妇蝎马不停蹄的赶到了苦水岛上。天羽拍卖行是该岛上最大的建筑了,两个人没费多少力气,就找到了受理拍卖品的柜台,站在柜台后面的男修真,只是用眼皮撩了一下项如和寡妇蝎。然后就垂下了眼神,“两位,打算委托我们天羽拍卖行给你们拍卖什么呀?”

    项如问道:“你们这里是不是什么都可以拍卖?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委托你们拍卖?”

    男修真点了点头,“我们天羽拍卖行是多少年地老招牌了,别的不说,就冲着我们天羽宫的招牌,谁敢来为难我们。我们不管你有没有杀人。有没有坑蒙拐骗。只要不是在我们天羽宫的地盘上,干的这些事,我们就不会拒绝你成为我们天羽拍卖行服务地对象。我这样解释,两位是否听明白了?”

    项如又问道:“不知道拍卖的价格是否公道?”

    男修真解释道:“公道不公道,就不好说了。毕竟我们天羽拍卖行只是个桥梁,我们只赚手续费和拍卖费,最后的成交价格取决于拍卖品的价值,和举牌人认不认帐。

    要是有人觉得东西好的话,说不定只值一百两地东西。可以卖出个一万两的高价来。要是没人觉得东西好,就算这个东西值一万两。也许你出一百两,别人都未必肯要。两位,你们说,是这个意思吧。”

    项如点了点头,“听你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

    男修真说道:“那好,你想好要拍卖什么东西了没有?要是想好了,就把东西拿出来,我给你登记一下,然后开个收据给你。要是你没想好,就请你到房间外面,再仔细想想。我这里很忙,外面还有很多客人等着我为他们提供服务呢。”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能够以比较公平的价格,买卖各种宝贝的地方,项如又怎么可能轻易离开,“我有东西要拍卖。”

    项如先拿出来几块标准晶石,“不好意思,你看一下,这些东西能够卖多少钱?”

    今天,项如光掏这几块晶石的动作,就重复了二三十遍男修真的眼前一亮,“这些晶石全都是你的?”

    项如点了点头,“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男修真连忙摇头,言语间更见客气和亲切,“道友,咱们打个商量好不好,这些晶石,你不要放到拍卖行卖了,直接卖给我吧。一颗标准晶石,我按照市价一百五十两地金子,给你。你觉得如何?”

    男修真倒也没有说谎,市面上公开售卖地标准晶石,确实是一百五十两金子一块标准晶石。这个价格,项如是知道的,在煌岛城转悠的那几天,项如曾经专门打听过。

    至于这个价钱是否合理,项如没有考虑,他只求换一些金子银子回来,等缓过劲来之后,就再也不会干这种把晶石换成金银的傻事了,虽然他不缺晶石,但是这样做,也是非常可惜的。

    所谓一事不烦二主,项如决定能多换一点是一点,免得节外生枝,“道友,我这里还有好几百块晶石,不知道你可以吃下多少。对了,我先声明,我不要金票银票,只要金锭、银锭,散碎一点,也没有关系。”

    男修真叹了口气,“只要现金呀?这有点不太好办。让我算一下,看看我能换多少晶石?”

    男修真皱着眉头,盘算了好一会儿,然后才道:“这些年,我攒下来的零花钱,大概有十万两的金子,折算下来,也就是还六七百块标准晶石的样子。不过这些金子中,有一半多是金票,你说你又不要,这就麻烦了。”

    项如笑道:“幸亏你有一多半都是金票,要不然的话,我地晶石还不够你换地。不瞒道友。我这里只有三百多几块标准晶石,我得留下来一些自己用,最多也就能换三百块标准晶石给你。多的我也拿不出来了。”

    男修真大喜,“有三百块标准晶石,就不少了。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拿钱去。”男修真转冲出去房间地后门。

    项如没等多久。男修真就提起一个巴掌大小的钱袋子跑了回来,“道友,你看,这就是我给你凑来的四万五千两金子,你清点一下数目。”

    项如示意寡妇蝎上前查看。寡妇蝎小心翼翼的解开了袋口,男修真说道:“两位道友未免太谨慎了,我们天羽拍卖行从来不干图财害命地勾当,为了区区一点蝇头小利,就坏了拍卖行的信誉。我爹……掌门人会杀了我的。”

    虽然男修真连忙改口,那个说的也是含糊不清,但是项如还是明白过来一件事,这个男修真是天羽宫掌门人糜思佑的儿子。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地通他为什么光攒零花钱,就能攒下十万两金子了。

    寡妇蝎仔细的查看过每一个金锭,确认它们都是真金白银。不是伪造品之后。她冲着项如点了点头,“数目正确无误。”

    项如摆摆手,示意寡妇蝎把金子收起来,然后把那个装金子的储物袋要了过来,他从纳天戒中拿出来一个品相最烂、品质最次的储物袋,在拿出来的时候,没有忘记把里面地晶石倒出来绝大部分,只剩下三百多块的时候,才掏出来。

    然后项如装成一个吝啬奴的样子。一五一十的数出了三百块标准晶石。装到了男修真拿来的钱袋子手中,交给了男修真。

    男修真鄙夷了项如半天。使用的储物袋这么烂,一看就是个土包子,外加落魄的修真,也只有这样地修真才会干出来把晶石卖成金子地蠢事来。

    心中虽然看不起项如,但是男修真表面上还是很客气,“道友,除了晶石之外,你还有什么想让我们天羽拍卖行帮你拍卖的东西吗?”

    项如想了想,然后拿出了一件天蚕宝甲、一件做工最次的霓裳宫装,“你帮我看一下,这两件东西能不能在这里拍卖?”

    男修真什么漂亮的衣服没有见过,他刚开始的时候,只是很不屑的把两件衣服抖落了一下,“这东西摸起来倒是舒服的。可是就凭这一点,就想拿到我们天羽拍卖行拍卖,未免有些儿戏了。”

    项如淡淡一笑,“道友先别忙着拒收这两件拍卖品。你可以用手撕扯一下,看看能不能撕裂这两件衣服的衣料。你尽管撕,撕坏了,不用你赔。”

    男修真随手把那件黑不溜秋的天蚕宝甲抓到了手中,用力一撕,天蚕宝甲纹丝不动,然后他又加大了几分力气,可是还是未能让天蚕宝甲出现任何变化。男修真开始慎重起来,他坐正了子,把天蚕宝甲捋顺,然后使劲地拉扯起来,可是即便他别地面红耳赤,也未能损伤天蚕宝甲分毫。

    寡妇蝎偷乐不已,当初她为了拉断一根海蚕丝,就把吃的力气使出来了,现在天蚕宝甲上随便一寸宽地位置,就有上百根海蚕丝,想拉断它们,谈何容易。

    项如笑道:“道友,你还可以用刀子,飞剑试着砍一下,我教给你的这两件宝贝,可以有效的防止利刃造成的伤害,当然,如果是集中在一起的重击,只能起到一定的减缓减轻的作用。”

    男修真倒不着急起来,“你跟我说说,这两件衣服,还有什么神奇的地方?”

    项如说道:“这两件衣服,可以防御一些低级的法术,你可以拿着去试一下。”

    男修真想了想,“请两位跟我来,我找一个专门的鉴定师,检验一下这两件宝衣。”

    检验的结果非常的理想,男修真当场就提出来购买这两件宝衣,不过项如没有同意,因为如何给这两件衣服定价,项如心中没数,不管是卖便宜了,卖贵了,都不太好。

    男修真最后把价都出到了五万两黄金,要购买哪一件霓裳宫装,都被项如给婉拒了。项如坦白说道:“道友,这是一次试水。我不知道该订什么样的价钱,但是五万两黄金,要低于我的心理价位。道友很清楚战甲和铠甲的价格,我这件衣服,不但比他们漂亮,而且防御能也比一般的战甲稍微强些,五万两,太低了。这样吧,请道友先把这两件衣服拍卖掉,等到拍卖结束后,咱们再行协商,我该以什么样的价格,把另外一衣服,卖给你?”

    男修真听到这里,欣喜若狂,“道友,你还有另外一霓裳宫装?”

    项如点了点头,“不错。”

    男修真喜道:就等着购买你收藏的第二霓裳宫装。对了,拍卖会到第五天才举行,两位有住的地方没有,要是没有的话,我可以给各位安排一下。”

    项如笑道:“我们这次来的人比较多,安排住的地方就不比了。这样吧,这几天我们就住在苦水岛上,等到拍卖会开始的时候,我们一定过来观看。”

    男修真很爽快的把两张拍卖会门票送给了项如。“从明天开始,我们天羽拍卖行就开始陆续的展出各种拍卖品了,两位道友可以过来看看。”

    项如点了点头,“道友,告辞了。”

    男修真笑道:“我来送送两位。”

    项如等人刚刚走出房间,两个熟悉的影就闯入了他们的眼帘,天羽拍卖行的人正把两个人往大门外推搡。这两个人正是玩仙人跳的刘姓女修真,以及他的丈夫孔姓男子。

    男修真脸色一沉,“你们怎么回事?难道不知道咱们拍卖行的规矩吗?有你们这么对待客人的吗?”

    正在推搡人的修真忙躬道:“少主,不是我们要坏拍卖会的规矩,实在是他们俩来咱们拍卖行捣乱不是一回两回了,这次他们又嚷着让咱们帮他们拍卖祖上传给他们的宝贝。以前,咱们的鉴定师给他们夫妻俩鉴定过,他们所谓的祖传宝贝就是骗人的,可他们就是不长记,每回都来给咱们捣乱。”

    孔姓男子嚷道:“我孔思林乃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大丈夫,从来不说谎话骗人。这件宝贝真的是我们祖上传下来的宝贝。”

    刚才一直在推搡他的修真,哂笑道:“老孔,是呀,你平常不骗人,但是一旦骗起人来,那就了不得了。谁不知道你家婆娘,专门靠坑蒙拐骗,赚人钱财呀。所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家婆娘不好,你能好的什么地方去。”

    孔姓男子不善言辞,这会儿他也看不到在大街上打他婆娘的威风劲了,只是囔囔的说道:“这件悖天圈真的是我祖上传下的宝贝,你们要是不信,可以试试呀。”

    这会儿有不少人围了过来,看闹,那名修真大概是想拆穿孔思林的骗局,好让后来人以此为戒,他老实不客气的上前把孔思林怀抱着那件宝贝,夺了过来,然后举到了头顶,“大家伙都看看,就这么一件破烂的东西,老孔居然就敢拿到我们天羽拍卖行来,还大言不惭的要求以一万极品晶石为起始拍卖价?你们说说,这不是骗子是什么?”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仙缘仙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