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同是天涯PiaoChang客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大秦骑兵 书名:仙缘仙路
    <---凤舞文学网--->

    第十三章同是天涯

    如果大家喜欢这本小说,就请收藏一下,每天至少投上一票。--凤-舞-文-学-网--

    ※

    项如乐了,“从来只听说过有吃霸王餐的,还没有听说过有霸王的,老兄还真是有一,小弟想不佩服都不行了。”

    那胖子嘿嘿一笑,“些许小事,让兄弟你一说,好像我干的是什么英雄壮举似的。唉呀,不好,芙蓉楼的人追来了,兄弟,咱们后会有期。”

    别看胖子体形不小,两条腿是又短又粗,跑得速度却不满,眨眼间便跑到了街的劲头,不过后面追赶的人速度更快,恰好在街的劲头追上了胖子,压在地上,兜头就打,“蔡胖子,你个龟儿子,没钱就别逛青楼了,逛了就别当缩头乌龟,让我们结结实实的揍一顿,回头也好跟妈妈交待。”

    两个打,又是脚踹,胖子抱着脑袋,一边哎哟的叫着,一边讨饶。旁边围观的人不少,却没有一个伸出手拉那个胖子一把。

    项如皱了皱眉头,片刻之后,便下定决心,决定救胖子一次,他疾步小跑过去,“行了,都给我住手,不就是一点资吗?至于把人往死里打吗?”

    一个打手嚷道:“青楼女子的钱就能欠了?姑娘们一不偷,二不抢,就靠自己的本钱做点皮生意,她们容易吗?这个蔡胖子实在是可恶,已经不是头一次欠我们芙蓉楼的宿夜费了,以前还知道拿东西作抵押,这次干脆就直接开溜了,要不是我们芙蓉楼的姑娘发现的早,说不得就让这个死胖子给溜了说你是哪位呀?你要是蔡胖子的朋友,就替他把宿夜费交了,你要不是他朋友,就干脆有多远滚多远,不要耽误我们教训他个死胖子。”

    胖子也许是觉得来了救星了,忙冲着项如喊道:“兄弟,你要是有钱的话,先替我换上,回头我一定换你。”

    项如问道:“一共多少钱?”

    “不多,五十两白银。”一个打手说道。

    项如拿出来一锭银子,随手,“好了,放人吧。”

    打手接过了银子,顿时换上了一张笑脸,还伸手把蔡胖子拉了起来,“蔡爷,刚才打疼你了吧?小的下手重了点,你老多包涵。”

    蔡胖子不耐烦地说道:“妈的,王六,我在你们芙蓉楼过夜又不是头一回了,以前那次欠过你们芙蓉楼前,今天是蔡爷忘了带钱了,又不说不给你们,瞧瞧你们不依不饶的样儿。从今儿个起,我再也不去你们芙蓉楼了。”

    打手那里管得了那么多,“蔡爷你多担待,我们就是些个小人,妈妈让我们怎么做,我们就得怎么做,要不然这饭碗就保不住了。你老大人大量,千万别和我们计较不早了,我们哥俩就跟你告退了。”

    两个打手拿着银子,扬长而去。蔡胖子按着肩膀,揉了揉,“疼死我了。”他这会儿才想起来还没有谢过项如呢,连忙强忍着疼痛,冲着项如说道:“今天的事儿多亏兄弟伸手拉了小弟一把,否则的话,我不定还得吃多少苦头呢。--凤-舞-文-学-网--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蔡胖子过命的兄弟了,上刀山,下油锅,我蔡胖子绝对不皱一下眉头。”

    “蔡兄说笑了,不就是五十两银子吗?至于弄得这么严重,还上刀山,下油锅的,听着都瘆得慌。”项如说道,“以后你要是有钱就换,没钱就算了,就算是小弟出钱请你到芙蓉楼住了一晚上。”

    “如此,我蔡胖子就却之不恭了。”蔡胖子猥琐的笑道,“兄弟,我看你面生的紧,不像是我们殷商城的人。”

    项如淡淡一笑,“殷商城这么大,你还能把全城的人认全了。”

    蔡胖子说道:“我倒是想认全,可是没那么大的本事。不过这一片的人,我都看着面熟,就兄弟你眼生。”

    “这么说蔡兄对这一片熟得了?”项如心中苦闷,“我想找个地方喝花酒,不知道蔡兄有没有好地方给我介绍啊?”

    蔡胖子笑得更猥琐了,“这男儿生在世上,无非追求三样东西,权钱色,我呢,没有那么高的志向,就喜欢图个乐子,吃喝赌,四毒俱全,对殷商城下九流的勾当,是门清。兄弟问我算是问对人了,殷商城所有的明娼暗,我全都知道弟,我带你去个好地方,就是我常去的芙蓉楼,那里的姐儿水灵,收费合适,可以说是物美价廉呢。”

    项如说道:“你还去芙蓉楼啊,就不怕人家再把你给赶出来?”

    “要是我一个人去当然怕了,但是现在不是和兄弟你一块去吗?你掏钱,我怕什么。”蔡胖子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兄弟,咱们俩这也算是同为天涯相逢何必曾相识啊,以后咱们俩就算是认识了,正式自我介绍一下,在下蔡多德,绰号蔡胖子,你也可以直接喊我胖子,我爹是城北开药铺的蔡志勇,以后你有事的话,可以到城北的蔡府去找我。对了,兄弟,你怎么称呼?”

    “我叫项如,是慕容家的新姑爷。”项如说道。

    “慕容家?哪个慕容家?”蔡胖子生出不妙之感。

    “还能是哪个慕容家,不就是天下第一大家族慕容世家吗?”项如毫不在意的说道,“蔡兄,你看到没有,我就是他们慕容家的新姑爷,今天陪着慕容大小姐回娘家门,肚子饿了一天了,连饭都没能吃上一口,所以就想去喝个花酒,顺便解解乏。”

    蔡胖子本来想夺路狂奔的,可是当项如说完这番话后,蔡胖子悄悄的收回了已经迈出去的脚步,“项老弟,是不是受欺负了?我早就知道谁要是娶了慕容家的小姐,谁吃亏,就慕容家那些人走路的时候,鼻孔都朝天,连眼睛的余光都不屑泼洒到我们这些凡人上。项老弟,我看你跟我一样,也是个凡人,好像不是什么神仙人物,你娶了慕容家的大小姐,能不受欺负吗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哥哥我陪着你去喝花酒去,的,给他们慕容家头上戴一顶绿帽子。”

    绿帽子都是女的给男的戴,到了蔡胖子口中,却成了项如要给慕容洁莹戴,个中心酸,让人嗟叹。

    项如伸出胳膊,和蔡胖子勾肩搭背,兄,咱们哥俩上芙蓉楼喝花酒去,小弟我请客。”

    蔡胖子嘿嘿一笑,“项老弟,待会儿,你听哥哥我的,保证你一文钱都不用花,就能喝上花酒。说不定今天晚上,还能让你睡了芙蓉楼最甜的姐儿呢。记住,等会儿,什么话都不要说,只管拿出来你慕容家新姑爷的派头来。”

    两个人像一对狐朋狗友一般,大呼小叫的来到了芙蓉楼。一进芙蓉楼的大门,蔡胖子就诈唬道:“妈妈,快过来,贵客上门了。”

    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脸上扑的粉啪啪往下掉渣的中年女子扭动着腰肢,走了过来,“哎哟,这不是蔡二爷吗?你不是刚刚离开咱们芙蓉楼吗?怎么一转眼又回来了?是不是舍不得我们芙蓉楼的牡丹姑娘啊?”

    蔡胖子猥亵的笑道:“我当然舍不得牡丹姑娘了。不过我这次来,会牡丹姑娘倒是其次,妈妈,我给你介绍一位贵客,保管吓你一跳,看到没有我旁边站的这位就是咱们殷商城鼎鼎大名的慕容家慕容洁莹慕容大小姐的新姑爷,他听说你们芙蓉楼的环境不错,特地让我带着他到你们芙蓉楼来,喝喝花酒,和你们芙蓉楼的甜姐调。”

    老鸨的眼皮子直跳,她强颜欢笑道:“蔡二爷,你别开玩笑了,慕容家的新姑爷怎么会到我们芙蓉楼来?”

    蔡胖子说道:“项老弟,看到没有,妈妈不相信你是慕容家的新姑爷,把你的信物亮出来,让妈妈开开眼。”蔡胖子说这话的时候,颇有点心虚,这万一项如没有信物,这脸可就丢大了。

    项如把刻着慕容洁莹名字的那块玉佩拿了出来,“妈妈请看。”

    老鸨接过玉佩,看了一眼,吓得哆嗦了一下子,差点把玉佩掉地上摔碎了,“小的不知道是姑老爷驾到,你老快快里面请。”她双手捧着玉佩,交还给项如,“姑娘们,都快出来呀,有贵客上门了。王六,快去吩咐厨房,把最好的酒,最好的饭菜,全都摆上来。”

    七八个青靓丽的姑娘从楼上走了下来,她们几个莺莺燕燕的环绕着项如和蔡胖子,把蔡胖子给乐得,都快找不到北了,他时而用手摸着这个的脸蛋,时而用手捏捏那个的部,如鱼得水,玩得不亦乐乎。

    项如很不喜欢这种气氛,他到芙蓉楼来,纯粹是为了报复慕容家,败坏慕容家的名声的,按照蔡胖子的话讲,就是为了给慕容家戴绿帽的。而且芙蓉楼的女子迎来送往,让项如这种有心理洁癖的人跟她们虚与委蛇,实在是很难办到。

    老鸨趁着姑娘们缠住了蔡胖子和项如,没有注意到她,悄悄地把一个龟奴喊了过来,“快去慕容府,就说他们的新姑爷在咱们芙蓉楼,问问他们咱们该怎么办?”

    龟奴说道:“妈妈,干吗要通知慕容家呀?他们的新姑爷上了咱们芙蓉楼的门,就是咱们的客人,哪有朝外轰的道理?而且有慕容家新姑爷上门,不证实咱们芙蓉楼的名气大吗?这预示着咱们芙蓉楼要红火起来了。”

    “红火你个大头鬼呀?”老鸨敲了龟奴脑袋一下,“你就不怕慕容家的人知道了这个消息,杀上门来,把咱们大卸八块。还不快点给我报信去,你要是耽误了时辰,万一让新姑爷干出点啥实事了,我饶不了你。”

    龟奴一缩脖子,连忙跑到芙蓉楼后面,找了一匹最好的马,往慕容府的方向飞驰而去。

    慕容家这会儿正举行欢宴呢,上上下下所有有份的人全都集合到了宴厅,几十号人,一一的说着安慰慕容洁莹的话,好像慕容洁莹受了多大委屈似的,至于项如,早就被他们抛到了九霄云外。说不定项如要是在这里的话,早就被慕容家人喷出来的唾沫星子打成筛子了。

    龟奴赶到了慕容府,跳下马,梆梆梆的敲响了慕容府的大门,“开门,开门,小的有急事向慕容神仙老爷汇报。”

    家丁打开了角门的一条缝,“你是什么人?半夜三更居然敢来扰慕容家。”

    龟奴生怕对方产生误会,忙表明份,“这位老爷,在下是芙蓉楼的伙计,我家妈妈,让我来向慕容神仙老爷通报你们家新姑爷的去向。”

    “新姑爷?”家丁想了想,说的是他呀。你在这里等着,我去给你通报一声,看看我家老爷会不会见你。”

    慕容府上上下下全都知道新姑爷不受掌权者的欢迎,那个家丁自然不会自寻晦气,他没有直接向慕容白汇报,而是找到了管家,把事给管家说了说。

    管家是个修真者,已经修炼到了灵寂期,从小到大,没有逛过青楼,“芙蓉楼?哪是个什么地方?”

    家丁露出一种只有男人才会领悟的笑容,“芙蓉楼啊,它就是个院,说得难听点,那就是个窑子。咱们新姑爷十有是去找窑姐去了。”

    家狠狠的甩了家丁一巴掌,“混帐东西,姑爷离开慕容府的时候,你怎么不拦着他,就算你们不拦着他,关上大门也成啊。”

    “小的不是看到新姑爷好像不受少爷小姐们的欢迎吗?所以就想着把姑爷锁在外面,让老爷小姐高兴高兴……”家丁辩解道。

    “混帐东西,还敢狡辩。”管家又甩了家丁一巴掌,“唉哟喂,这下咱们慕容家要出大事了。”管家冲着天嚷道,“姑爷,你可真是我的亲爷爷啊,这刚来了一天,就搞出来这么多事,以后慕容家就别想安宁了。混帐东西,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跟我到大门口,去见见那个芙蓉楼的伙计。”

    两人急匆匆地来到大门口,管家很干脆,直接就说道:“你马上带我去芙蓉楼,沿途不许声张,否则的话,我要你好看。”

    管家声色俱厉,散发出来的气势都快把龟奴的胆给吓破了,龟奴不敢多话,连忙带着管家返回了芙蓉楼。“神仙老爷,贵府的姑老爷就在里面,我们芙蓉楼的姑娘正陪着他喝花酒呢。”

    ※

    上传章节的时候字是词,我只能用汉语拼音替代了。本书节需要,骑兵可不是为了干什么坏事,也不是为了宣传什么违法乱纪的事儿,大家阅读本章的时候,千万不要被误导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仙缘仙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