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老爷 书名:画圣
    <---凤舞文学网--->    “那她现在是强者还是弱者?”吴利兹有些头疼,如果连戈蓝都要退避,那这个久琳发疯……发奋图强的时候,还真让人害怕。--凤-舞-文-学-网--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等下的战斗中,你就可以看到她的本事了……不过我希望你事先做好准备,久琳可是有必胜的信**,她也有必胜的理由,她不会放弃任何机会,用尽全力帮助你获得恢复记忆的方法……因为只有这样,她才有活下去的理由,老师……你说还有哪一个理由比活下去更充足呢?”迷香笑着说道,当她看到久琳握紧拳头的时候,她就充满了信心,如今这个阵容,真的是挑战神的阵容了,如果不是吴道子留下的无敌形象在大家心里根深蒂固,否则的话,以如今吴利兹表现出来的力量,这里任何一个人就足够了,而不需要用这种超强组合的阵容。

    吴利兹暗骂着迷香,不知道她是如何招来这些超强高手的,难道就是那一个十三多花瓣罗斯花的魔法印记?这些人天南海北的,怎么能够在这么短地时间里相聚在一起?

    久琳望着吴利兹的眼神十分复杂。吴利兹心里却在盘算着,如何以最方便快捷的方式击倒久琳,他不会因为对方对自己含脉脉,就放弃战斗的心思,相反他甚至怀疑这是迷香的谋,因为迷香是这么的狡猾,以迷香的心思,策划一个打悲牌的手段,完全有这个可能。

    “真是太让人……”迷香突然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这真是一段孽缘,老师,你完全不记得当初你们的感也就算了,你现在看着久琳地眼神,也太让人伤心了,要不要我将你们当初相识的片段,告诉你。说不定你会记得些什么?”

    吴利兹心头一动,久琳虽然有着让戈蓝退避的实力,但那是她超强爆发的时候,想必平常她虽然也很强,但是和戈蓝这个等级还有些差距,同时她也有战斗力随着心起伏的弱点,如果能够把握她的一些心里活动,让她主动放弃战斗。这未尝不是一个好方法,最好是让她倒戈,认为自己这方是弱者。反过来帮助自己,那就太妙了。

    想到这里,吴利兹点了点头,“你就编吧,反正我是一个喜欢听故事的人。和梅达洛大陆的历史悠久,神话传说也很多,我看你是如何根据哪个传说再编造一个我和久琳地故事……就像刚才不久我听到的那个冬泳和智女的故事。冬泳和智女的故事,你们听说过没有,要不要我讲给你们听?”

    迷香坚决摇头,否定了吴利兹打岔的企图,“如果你觉得这是故事的话,难道你认为,原来那个吴道子秒杀炎魔的故事也是我编造出来的?众所周知,赤色山脉已经没有火元素旺盛地气息了,普通人不知道,可我们都知道炎魔是被你杀了,你觉得像维斯拉夫,还有戈蓝这些人,他们都是一族首领的份,怎么会骗你?”

    “好……好,你先说吧。我相信。”吴利兹不以为然地打断了迷香的话。

    看到吴利兹那明显不相信地样子,众人都觉得很无奈,看来一个人的记忆被封印,想让他回忆起以前的事,远比治愈一个真正的失忆症患者要来得困难。

    ---------------------------

    翡翠森林,是和梅达洛大陆众多森林中,面积最广阔,历史最悠久的一片森林,据说,和梅达洛大陆地第一个人形智慧生物就诞生在翡翠森林里。

    这第一个人形智慧生物,就是和梅达洛大陆现存各大人形智慧生物种类中历史最悠久的精灵。当精灵出现在翡翠森林里以后,他们逐渐繁衍旺盛,建立起了独属于自己的社会文化,精灵文明,也是和梅达洛大陆历史上从未衰落过,一直璀璨生辉地文化,没有哪个种族敢和精灵族的历史文化媲美,没有那个种族不会承认精灵乃是和梅达洛大陆最优雅高贵的种族,他们的文化,他们的服饰,他们的手工艺品,他们的书籍,他们的诗歌,他们的音乐征服了整片大陆。

    当精灵们逐渐将整个翡翠森林占据后,他们发现,在翡翠森林外,还有更加广阔的天地,一部份精灵主张往外扩张,要走遍整个和梅达洛大陆,让和梅达洛大陆到处都飞扬着精灵飞角笛的歌声。可是绝大多数的精灵在扩张地域的精神上都比较保守,支持这一扩张决定的,只有极其少数的一部份。这部分精灵在最开始还能忍耐住好奇心,但在逐渐发现翡翠森林外的世界同样丰富多彩之后,他们开始不住惑,渐渐地离开翡翠森林探险,越行越远,有一些精灵,忘记了回归的路,有一些精灵,找到了自己另外的乐园,离开翡翠森林的那一部份精灵,再也没有回到翡翠森林。

    这些精灵在外面世界的生活中,渐渐学会了更多的东西,例如生存的技巧,例如生命的脆弱,例如心灵的暗,例如残酷的战争,他们的精灵之心在蜕变,与之相对应的是,象征他们精灵份的尖耳朵开始渐渐变得平滑,然后,在若干年以后,他们有了一个新的名字……人类。

    尽管精灵世界发生了许多变化,也造成了这个世界产生了一个新的种族,但是翡翠森林恒久未变。尤其是森林中央地生命之树,第一个精灵就是在生命之树上诞生,所以精灵们对生命之树充满了感激和尊敬,在精灵族漫长的文化历史中,有着无数歌颂生命之树的诗篇,也有着无数围绕生命之树展开的感人故事,每一个在精灵文化中成长的精灵,都把生命之树当成母亲一样尊敬和护,都认为生命之树就是精灵的生命。精灵的尊严,精灵的精神,生命之树神圣不可侵犯的理**,在每个精灵地心里根深蒂固。

    因此,生命之树被精灵们严密地保护起来,每个精灵除了在捍卫这作为精灵族生命一样的大树的同时,感到切的责任以外,还有一份骄傲。那么就是他们坚信生命之树是孕育和梅达洛大陆所有生命的源泉,他们在守护生命之树的同时,也是在守护着整个和梅达洛大陆所有的生命,这是一种光荣,神圣,不可侵犯的任务。

    精灵菲莲,是一个有着满头银色发丝地女精灵,年纪轻轻的她已经通过重

    的考核。在熟练地背诵并且解释了精灵族上古文艺诗人普罗锡金的长诗《礼赞三部曲》之后,她再次以九箭连发的弓箭技能赢得了考官的一致称赞,她还用丰厚的历史文化知识。解释了守护生命之树的意义和重要,在九次地考试后,她以96%的合格率,取得了代表守护生命之树资格的“守护者”勋章。

    菲莲激动地接过用流畅着地水银点缀的勋章,看着那美丽的银光。--凤-舞-文-学-网--心中又是自豪,又是感叹,同时还有一丝难以忍耐的憧憬。

    生命之树守护者。是所有精灵都向往的目标,能够成为一个生命之树守护者,几乎是一个普通精灵毕生所能达到地最高成就。而生命之树守护者,也是成为上层精灵的必要步骤,如今精灵王国里,包括精灵女皇,精灵大祭司,大长老,元老院议员,这些精灵里的高位者,每一个都曾经担任过生命之树守护者。

    菲莲地偶像,精灵大祭司的首席候选人乔安娜,就是一个生命之树守护者。菲莲之所以崇拜乔安娜,不只是因为乔安娜是精灵大祭司的首席候选人,更是因为乔安娜在作为生命之树守护者的时候,为生命之树做出的无数次贡献和牺牲。

    生命之树蕴含着神奇的力量,除了有治愈的能力以外,还有神秘的魔法作用,可以说生命之树是最优秀的魔法物品制作材料。这就导致了许多怀着贪婪之心的人们对生命之树怀着觊觎之心,想要窃取生命之树的枝干树叶果实,用来谋取各种各样的利益。

    为了保卫生命之树,和贪婪的**之心作战,每个生命之树守护者,都要时刻准备着战斗,为了获得生命之树的枝干树叶果实,这些来自各个国度,各个种族的偷盗者,无所不用其极,他们或者雇用雇佣兵,或者多方联手,这些人中有的本就具备极强大的能力,菲莲甚至听说过,曾经有一位人类国家的魔导师想要摘取生命之树躯干中心的树枝。那可是魔导师啊……也就只有这个等级的强者,才能接近到生命之树的最近处,在哪里的生命之树守护者也是最强的,而这位魔导师虽然在接近生命之树的过程中,上负了不少的伤,但是依然有着强横的战斗力,打伤了数十个生命之树守护者,最后,他的手指甚至已经碰到了生命之树的躯干,就在那时候,已经是生命之树守护者统领的乔安娜,用一招七心月的魔法弓箭,成功阻止了这位魔导师。

    在俘虏了这位魔导师之后,乔安娜还在这位魔导师上发现了一张九阶魔法的卷轴!所谓的魔法卷轴,就是浓缩魔法力量于卷轴上,在启动之后,可以发挥魔法效果的卷轴……大凡常见的魔法卷轴一般是三四级左右,上到五级的魔法卷轴,因为其威力大增,造价高昂,都是极其珍贵的,而九阶魔法卷轴,更是闻所未闻,因为制作魔法卷轴,必须有超过用来制作魔法卷轴内容的魔法高三级的实力,九阶魔法,那是大魔导师才能施展的魔法,要制作九阶魔法卷轴,那就等同于要有施展十二阶魔法的实力才行,十级魔法已经是咒。十二级魔法那是什么概**?

    当时所有地精灵们都认识到生命之树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强敌的觊,而乔安娜因为成功阻止了这次的抢夺,将九阶魔法的卷轴交给了精灵族大祭司,按照这位魔导师提供的线索,终于找到了幕后的主使,粉碎了野心。

    那张九阶魔法卷轴,如果被使用了,虽然不会毁掉生命之树,但是肯定会让生命之树受到严重的损伤。乔安娜因此立下大功,加上其他各方面的因素,乔安娜个人地优秀条件,乔安娜被精灵大祭司亲自指定为自己的继任者候选。

    菲莲在听说乔安娜是自己的一个近亲姐姐之后,更是对这位姐姐充满了崇拜的心,所以她也立志走上生命守护者的道路,成为一个光荣的守护者。

    今天,菲莲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穿上镶嵌着一枚生命之树树叶的空银黑色铠甲,斜挎着弓带,穿上藤皮长靴,菲莲骄傲地别上自己地守护者徽章,赶往生命之树附近的哨所报道。

    生命之树附近的哨所,是所有哨所中最大的一所,每天守护者统领都会在这里接见所有的生命守护者,并且根据翡翠森林外围传来的消息。发布巡逻任务。

    一想到马上就可以见到崇拜着的偶像乔安娜,菲莲无比兴奋,连走路都有些连蹦带跳了。但一想到自己生命守护者的份已经不同于平常,菲莲这才放缓了脚步,以平稳优雅地步伐前进。

    翡翠森林中枝叶繁盛,晨间的阳光透过空隙,落在斑驳的树影旁。水油油地青苔沿着树干攀爬,菲林轻巧的脚步踏着树叶前行,随手看了看这一带树木的皮质。小心地确认了最近没有什么危害强大的害虫来袭,继续安心地前行。

    这座哨所,名为艾格文,是以一个为保护生命之树而牺牲的守护者命名,艾格文哨所建立在一颗庞大地樟树上,隔着老远,菲莲就看到站岗的守护者前的勋章反出地银色光芒,耀眼而神圣。

    走到艾格文哨所前,昨已经见过的一位守护者金黛,看到菲莲到来,马上跑了过来,高兴地和握手:“非常高兴能够见到你,守护者考核的第一名菲莲。”

    菲莲略微有些羞涩地谦虚道:“希望前辈能够多多关照,我还什么都不懂呢?”

    “怎么会?”金黛拉着菲莲沿着小石子路往前走:“我叫金黛,以后你就和我一组,在你能够独当一面之前,我们都是搭档。”

    难怪她会出来迎接,菲莲这么想着,看着金黛的背影,和她这个青涩的新人不同,有着多次战斗经验的金黛,步伐稳健,浑都充满着矫健敏捷的味道,特别是那把染着淡淡绯红色的精灵弓,菲莲很清楚,那是有着杀敌战绩的标志。

    走进哨所,数十个守护者已经集聚在一起,当菲莲走进哨所时,一阵欢呼和鼓掌的声音响起,然后一个清脆好听,即使在以悠扬的歌声著称的精灵族中,也可以说是非常难得非常独特的女声说道:“欢迎菲莲,从此以后,我们就是伙伴,一起并肩迎敌。欢迎你,我的伙伴。”

    “乔安娜!”见到偶像的菲莲忍不住欣喜地尖叫起来。

    尽管不是第一次见到乔安娜,菲莲依然是如此震撼,在哨所内从山泉中引来的淅沥沥淌下的水流旁,有着一个动人心魄的女子,在翠绿和碧水的大背景上,是如此的炫目,淡淡的荧光在她的体周围晃动,一粒粒的水雾

    她的体周围,更增添了几分雾里看花的神秘感觉,可及的仙子,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随意地盘在头顶,几缕发丝垂在圆润的肩头,微微凸起的肩胛勾起一丝感,纤细得仿佛一握就会折断的小腰下却连接着突然隆起的翘,这夸张的曲线简直让菲莲都觉得心跳不已,这时候她才会觉得,精灵族的服饰虽然极其精致,但是穿在这样的体上面,却带着股不符合精灵族文化的独特感,让人忍不住面红耳赤。

    “对,我是乔安娜,你应该就是摩尔家的菲莲吧,在你洗礼的时候,我见过你哦。”乔安娜笑着说道。

    菲莲又惊又喜。面红耳赤地道:“你还记得啊?”

    “当然记得……我们不是近亲么?好了,菲莲,以后你要加油哦……今天我们要根据报来分析下巡逻任务。”乔安娜穿着统领的制服,守护者勋章是唯一地金色,充满着荣誉和权威的气势。

    菲莲坐在金黛旁,崇拜地看着乔安娜,她没有想到,像乔安娜这样优秀如同明星一样悬挂在凡人不可触摸之地的女子,居然会记得平凡的菲莲。而且她还记得自己的洗礼。菲莲绯红的脸蛋充满着兴奋的神

    乔安娜打开一张魔法地图,这里标注着翡翠森林的地势,包括山谷,溪流河水,悬崖山洞,都清清楚楚地显示着,像山谷是黑色,溪流河水是白色。悬崖山洞是褐色,还有一片片的绿色是树林,里边银光闪烁地小点则是精灵族的族人,银点上有月亮标记的则是正在巡逻的生命之树守护者,如果有外敌入侵,这张通过借助生命之树的魔力建立起来的报网络,就会将所有生命体都显示在这张地图上,敌人的位置和行进速度一清二楚。

    乔安娜介绍着分布在生命之树附近的巡逻小组。然后发布今天地巡逻任务,正在点到金黛和菲莲的小组时,乔安娜突然停了下来。

    菲莲有些紧张地抬起头来。生怕有什么差错,却发现乔安娜正眉头紧锁地看着地图。

    只见地图上出现了两个红色的小点,这两个小点几乎是一闪一闪地前行,行进速度匪夷所思,似乎都超过了这个报网络所能显示的速度。

    “这是什么?”菲莲小心地问金黛道。

    “这是有敌人入侵的信号。”金黛有些紧张地道。她从乔安娜的表也看出了一点不妥,长期的战斗生涯给她一种不妙的直觉。

    “速度怎么这么快?”一个副手看着地图,问乔安娜道。

    “是啊。即使是最精通风系魔法地魔法师,只怕也达不到这种速度……”乔安娜有些不确定地道。

    “难道是地图错误?”副手疑惑地道:“照这种速度,旁人需要几天几夜才能到达生命之树的位置,他们只需要不到半小时吧。”

    “半小时穿越翡翠森林的过半路程,进入生命之树地范围……这种事,在历史上还没有出现过吧……再等片刻吧,相信他们很快就会被巡逻的守护者发现吧。”乔安娜放松眉头,虽然觉得不妙,但是很难相信有人能以这种速度接近生命之树。

    副手也点了点头,在哨所的守护者们都聚集在一起,紧张地看着地图,菲莲又是紧张又是兴奋,说不定第一天就可以参加战斗……并且是和乔安娜一起。

    地图上很快传来信息:“发现入侵者。”字体下附带一个飞行符号,这就表示,这是乘着角鹰兽的空中巡逻者发现的目标。

    但是并没有详细地信息,乔安娜马上回复:“回复具体信息。”

    可是这条信息之后,再也没有其他的信息回复过来,乔安娜的回复如泥牛入海,有去无回。

    乔安娜这时感觉到了事地严重,马上发出信息,“放弃巡逻,全面尾部东方十五度的入侵者,敌人非常危险,小心应付。”

    地图上代表守护者的银色小点马上开始移动,最先靠近红点的两个银色小点,居然瞬间消失,好像马上被对方吞噬掉,没有任何信息传递过来。

    乔安娜看了看,发现所有的守护者的信息都是这种现象,乔安娜愕然,这是怎么回事?除非对方能够秒杀这些守护者,否则的话,怎么会半点信息也没有?她又焦急地对金黛说道:“你快去一趟落月泉,通知大祭司,随时准备出动狮鹫部队,对方非常强大。

    金黛领命,马上赶去,这是第二次需要通知落月泉里的大祭司的况,上一次就是乔安娜对付那个魔导师时发现九阶卷轴的时候,这次又再往落月泉发信息,足以说明事的严重

    菲莲虽然还不是很明白到底严重到什么程度,但是看着大家紧张的绪,也不自地跟着紧张起来。

    “其他人,跟我出击……菲莲。你跟在我后,这是你的第一次任务,要注意学习。而且要好好保护自己,这次地敌人,说不定非常危险。”乔安娜面带忧色,却依然不忘记关心菲莲。

    菲莲心头一暖,点了点头,坚定地“嗯”了一声。

    “出发。”乔安娜下令,一行守护者。如同敏捷的猎豹,在丛林间跳跃着奔跑,飞快地离开了哨所,往生命之树的方向奔去。

    菲莲的实力果然不错,虽然大家都是全速前进,可是作为新人的菲莲并没有落后,紧紧地跟住了乔安娜,乔安娜回头赞许地看了她一眼。说道:“如果敌人太强,我们必须先进行牵制,以等待落月泉方面的支援,如果能够支撑到大祭司和狮鹫部队赶到,就算再厉害的敌人也无法逃脱了。”

    菲莲暗暗咂舌,大祭司啊,那可是精灵族里和女皇地位相差无几的人物了,而且狮鹫部队。更是精灵族以悠久的历史沉淀出来地精英部队,狮鹫,那可是实力和巨龙相差不几的超强魔兽。每一条狮鹫,都拥有强大的力量,以及神圣系的驱逐魔法,狮鹫部队在精灵族捍卫种族尊严的历史中,做出了无数贡献。是精灵族战士中精英中的精英,精灵一族中绝对的王牌部队,精灵们坚决相信。只要狮鹫部队出现,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巍峨地树冠,高达数百米的树干,散发着浓厚的魔法气息,清新的空气让每个精灵的心肺都有一种被洗涤了的感觉,尤其是菲莲,第一次靠近生命之树的她,感觉如此新鲜,心中充满了骄傲和欢喜的感觉,心想,就算自己贡献出生命,也一定要捍卫这对精灵族如同母亲一般存在地生命之树。

    一滴滴银色的露珠在空气中漂浮,乔安娜知道,现在已经进入了生命之树的地域,抬头

    生命之树地巍峨树冠无限地伸展着,和往一样,这花草格外的茂盛,生机勃勃,只是有一点让人很不安心的是,这里太安静了,半点也听不到平里守护者歌唱的声音,就是一只半只地野兽的声音也没有,就连素来喜欢歌唱,只喜欢嬉戏于生命之树上的风鸟,也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空气中唯一漾地是,一种紧张和恐惧的气氛,不知道从何而来,也不知道为什么恐惧,只感觉一点点的压抑感在增强,仿佛是有什么庞然大物在暗中虎视眈眈,让以乔安娜为首的一行守护者忐忑不安。

    “孔特雷拉斯,你是不是有点太胡闹了?”一个低沉的男声响起,这种声音原本应该是非常严肃而具有威严的,而现在这样刻意的压低,伴随着一点心虚的味道,便是一种鬼鬼樂樂的感觉了。

    “都走到这一步了,你难道还在打退堂鼓?我们这也是**之美,发发善心,怎么能说是胡闹呢?”同样是中年人的声音,随着清脆的踢落露珠的声音,他低声压抑着道:“再说了,就算我们不来,安德若麦斯他自己也会跑过来,那就麻烦了……他是个不怎么会打架的人,做贼这种事,更不适合他。”

    乌瑟尔将巨大的光明之锤抗在肩膀上,十分忧郁地看着孔特雷拉斯,他不知道自己怎么神鬼差使就跟着孔特雷拉斯来了,这样的做法,完全违背了光明之锤的含义吧。现在自己偷窃的行为,半点也埃不上光明的边。

    “唉,说的也是……胡安是个混账,好像是他出的注意,事到临头他就跑了,这家伙学什么都不认真,不知道为什么老师不把他关进炼狱空间,尝尝刀山火海的味道。”孔特雷拉斯有些不高兴地道。

    “别说胡安了,人家好歹是皇帝,怎么能和我们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我现在都觉得,这样的行为,会在我的人生抹上难以清洗的污点。”乌瑟尔沮丧地说道,鼻子里哼哼,心里感叹着,神啊,请原谅我吧,我是被的。

    不过他旋即想到,老师就是神,可老师对于这种事,根本不会多说半句,反而会夸奖自己关同门,勇于挑战,乌瑟尔不有些疑惑,老师分明是神,可是怎么感觉那么不妙呢?

    孔特雷拉斯左右看了看,鬼鬼樂樂地弓着子。不满地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这怎么是偷鸡摸狗的事?生命之树就长在哪里,我们怎么就不能砍下个几吨?这些个精灵,也不害臊,生命之树上又没有刻他们精灵地名字,怎么就认定是他们的东西,不属于别人?依我看啊,应该把这生命之树砍掉,然后拖回去。大家一起分掉。”

    听到这里,乔安娜一行人再也忍无可忍了,这两个人实在太胆大包天了,胃口也不少,别人能够得到生命之树的一枝半叶就已经高兴的忘记自己姓什么了,可是这人张嘴就是几吨,而且还想将整个生命之树都砍下来。

    如果不是考虑到,对方能够跑到这里。通过精灵的重重关卡,乔安娜早就命令攻击了,但想想根本不清楚对方的力量,乔安娜还是忍了下来,走出草丛,“你们是什么人?”

    一个穿着黑白色魔法袍的中年男人,拿着他镶嵌满魔法宝石的法杖拨弄着草丛,正鬼鬼樂樂地张望着。他的头发随意地扎在一块,上边吊着一块水晶,看到乔安娜一行人。却没有露出半点被发现地心虚,反而站直了体。

    另外一个人,却是穿着厚重的铠甲,这铠甲呈现暗红色,一袭火红的披风。一把巨大的锤子,手中还拿着一本厚厚的书卷,那威严的面容。刚强的眼神,还有粗厚的眉毛,犹如一个无敌地战场将军,偏偏是他,在看到乔安娜之后,却叹了一口气,不动声色地打开他的那本书,遮挡在他的脸前。

    “你们好……我是孔特雷拉斯,这位是乌瑟尔。因为我们想建一间房子,所以来这里砍树,还请你们让让。”孔特雷拉斯咳嗽了一声,将法杖一举,尽量想做出一副威严的表,只是在旁人看来,怎么看都像一个懒洋洋的无良中年人。

    建一间房子……来砍树?乔安娜头一次听到这么荒谬的原因,居然会有人打着这样的旗号做偷生命之树的枝干,而且还做出一副道义贸然,理所当然地表出来。

    “对不起,生命之树是精灵族誓死捍卫的神物,不能让你们砍伐。”笑话,乔安娜怎么可能答应,对于挂着“几吨”,“分掉”,“建房”,“砍树”这样词汇的人,乔安娜觉得让他们接近生命之树,都是对生命之树地一种亵渎。

    “小姑娘,你们还是让让吧,免得吃亏……唉,我也是没有办法。”乌瑟尔愁眉苦脸地道,巨大的光明之锤倒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声音,发出沉闷的声音。

    看到乌瑟尔的模样,想必孔特雷拉斯,乔安娜对他地印象还是不错,至少他不是那么愿意过来的。乔安娜看了乌瑟尔一眼,“我们也没有办法,如果你们要坚持的话,就只能闯过去了。”

    孔特雷拉斯哈哈一笑,不屑地道:“就你们几个?如果不是看你们几个比较有礼貌,你们早就和刚才那些不知死活地精灵一个下场了,哪里还有说话的机会?”

    果然……乔安娜当然知道对方不是在吹求,她握紧了手中的魔法弓,嘴角翘起意思坚毅的笑容:“都说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不过,如果你们杀了我的同伴,我也绝不会原谅你们!”

    孔特雷拉斯一挽袖子,乔安娜后退一步,紧张地拉起弓弦,以为对方要动手,她知道以对方的力量,如果稍微不小心一点,就马上会失去攻击的机会,说不定一个照面就会被人杀死。

    “别误会,小姑娘,我把这块水晶给你,你们让路好不好?”孔特雷拉斯从头发上把水晶拔了出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画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