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老爷 书名:画圣
    <---凤舞文学网--->    浆鱼看到一团黑色的肥晃悠悠地晃,一个比一个个比一个地牙齿锋利,一滴滴的岩浆从它们的牙齿上往下滴落,让迷香浑打颤。--凤-舞-文-学-网--

    一只最为肥大的岩浆鱼终于受不住惑,从岩浆里跳了出来,张开血盆大口,呼呼地咬向迷香。

    迷香惊声尖叫起来,子弓了起来往上死死地抓住吴道子。

    吴道子手中的水枪出水花,一条极细的水线击中了那只岩浆鱼,岩浆鱼的体瞬间停滞在空中,炙体开始降温,火红色的体马上变成了蓝绿色,犹如遇的岩石一样,“嘭”地一声爆炸开来,粉碎骨。

    其他的岩浆鱼一看,马上知道了厉害,四散逃跑,吴道子这才把迷香抓了回来。

    “怎么样,见识到厉害了吧……”吴道子洋洋得意地卖弄着。

    迷香被他吓的三魂去了七魄,哪里还会符合他厉害不厉害,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你……你吓死我了!你个混蛋。”

    吴道子嬉笑着,“这算什么……刚才某只猫不是说要钻进岩浆里去杀死炎魔吗?怎么这就吓的半死?”

    “那不是对你有信心吗?谁知道你居然是个打算拿女人去牺牲的家伙!”迷香死死地抓住吴道子肩膀上的,仿佛要将她的爪子插进吴道子的中,抓住骨头一样。

    “你也算女人啊……一只母猫而已,像你这样的份。也就能做做饵罢了,要不你还想怎么样啊?”吴道子不屑地道,还伸出手指弹了弹迷香地尾巴。

    “你……吴道子,别以为我叫你一声老师,你就可以这样嚣张!哼哼,再得罪我,有是受得。”迷香咬牙切齿地道,一副完全没有把吴道子放在眼里的模样。

    “我好害怕啊……你以为你还是那位无法无天,尊贵无比的公主啊。你现在就是只猫……迷香,你别用这招!”吴道子突然弓着子发抖,脑袋上的毛都竖立起来了。

    原来迷香伸出她的小舌头,一上一下,温柔细腻地舐着他的脖子,时不时地用她的小牙齿咬上一咬,吴道子就算是神,脖子的部位也是很敏感的。怎么受得了?虽然迷香是只猫,可她不是已开始就是只猫,吴利兹脑子里对她地形象还是那个女子形象,怎么能够接受这样的亲密接触,迷香一用这招,吴利兹只好投降了。

    “我投降了……我错了,我有罪。”吴道子高举双手,完全臣服。

    迷香这才满意地哼哼了两声。“看在你态度诚恳的份上,这次就算了,下次可没有这么容易放过你了。”

    吴道子松了一口气。忍不住埋怨道:“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做出这么轻佻的事来,难道没有人教你什么叫男女授受不亲吗?”

    “啊……你现在才知道人家是女孩子啊,刚才把我拿来当饵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啊……再说了,我现在就是只猫。一只猫,你的脖子,你也这么大反应……你心理在想什么啊?你是不是个变态啊。太可怕了!”迷香此时觉得自己完全占据了上风,心里说不出的得意,小嘴一张一合,丝毫没有放过吴道子的意思。

    吴道子闭嘴了,他已经深刻地认识到,和女人地争辩,是永远没有结果的,如果有结果,那么一定是自己的错。虽然对方只是只猫,但她曾经的女人本质,让吴道子根本无法去从口头上占她什么便宜。

    因为如果是普通女人,你张牙舞爪一下,做出色色的表,她们就会尖叫“非礼啊”什么的,慌乱地跑开,可是迷香不行,如果有人对她做出色色的表和动作,只会被人当成变态,而且吴道子自己也会觉得别扭和恶心的不行。

    吴道子叹了口气,“你别闹了,我要开始引炎魔了。”

    迷香知道他要办正事了,当下也不再吵闹,安安静静地蹲在他地肩膀上。

    吴道子站在飞云之上来回转悠,口中****有词,迷香张着耳朵听着,却听到是三国时期著名诗人曹植的《洛神赋》。

    迷香晕倒,看他神神叨叨的模样,一副正儿八经如临大敌地姿态,似乎正在积极准备着什么,谁知道这时候他还有心背这种诗词。

    “洛神赋有什么好听的,你怎么不背背《丽人行》,《漫花丛》什么的?”迷香愤愤不平地道。

    “难道,你以为炎魔听得懂你背的古诗文?”

    “你这算是色吗?还是你认为你这么描述美女,炎魔就会上当以为你是美女出来看看你?”

    不管迷香如何**叨**叨,可是吴道子却硬是不搭理她,直到把这篇《洛神赋》背完。

    这时候吴道子才松了一口气:“这该死的炎魔,居然潜伏在岩浆底部,那里地岩浆厚达三千多米,如果不得他出来,我们根本没有办法去杀他。”

    “啊!三千多米,即使是咒也伤害不了他啊,不过你不是神吗?你也没有办法?”迷香奇道。

    “就算我是神,也不是无所不能啊。”吴道子不满地道。

    “那你算什么神……虽然我没有见过真正的神,但在传说里他们都是呼风唤雨,无所不能的啊,你连一个魔兽都摆平不了,算什么神?”迷香不屑地看着吴道子,可还是一副对吴道子很有信心地表.

    “你也知道那是传说啊,传说都是不可信的,要不怎么叫传说呢?”吴道子反驳道:“而且,我之所以这么小心谨慎,是因为我怕自己控制不住力量,破坏了这个世界所能容纳的最大能量。你知道如果我施展最强大的法术,会造成什么后果吗?”

    迷香疑惑不解。此时地她,虽然有着和梅达洛大陆最顶尖的印象魔法能力,但在作为老师的吴道子面前,她依然显得十分懵懂无知。--凤-舞-文-学-网--

    “很有可能破坏掉这里的空间平衡,例如使那个冥界和和梅达洛大陆相通,又或者让这里的空间压缩,或者扩张,总之这种破坏是毁灭的。即使最普通的结果,也是发生如同万年前这片大陆曾经发生过的事一样。”吴道子严肃地道。

    迷香很少见吴道子露出这么严肃的表。小爪子在他白净地脸蛋上划了一下:“万年前,和梅达洛大陆发生过什么事?”

    “和梅达洛大陆的历史十分悠久,光说人类文明历史长度,甚至超过了地球。只是在一万年前,这片大陆遭到了毁灭的打击,这才导致了文明的中断,高度发达的科技文明变成了现在这种魔法文明,以前依靠科学发展的社会经

    政治变成了现在完全以魔法决定一切的现状。那时洛大陆有一个民族称为汉民族,这个民族有高度发达的科技魔法文明,这种文明超越了科技,也超越了魔法,将科技和魔法相结合,绽放出了让人惊讶地光芒。就是在这种况下,这个民族益骄横,无止境地发展科技和魔法结合后所能产生的能量。直到有一,他们将那个时代的咒,利用科技力量。扩大了上万倍的能量,这样大的能量,整个空间都无法容纳,时间也被扭曲,导致了整个文明的毁灭……因为我是神。所以我的力量丝毫不亚于他们将咒扩大后的能量,我一个控制不好,就会重导当年汉民族地后路。他让整个和梅达洛大陆的人类文明毁于一旦。”吴道子严肃地道。“难道你希望胡安再也无法实现他统一人类国家的愿望吗?”

    迷香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严重地后果,可是她总觉得有些对劲,似乎吴道子说这些话,只是想证明一下他有多厉害一样。

    “可是你说的这些儿事,和你刚才**诗有什么关系?”迷香依然无法理解。

    “蠢才。”吴道子觉得自己白费口水了,却没有想到,实际上他说的,确实和刚才**诗没有太多的关系。

    “刚才的洛神赋,就是一阵融合水系元素力量地魔法,可以在目标人物的脑海中形成水神的模样,这个魔法虽然没有别地什么作用,但是对于炎魔这种纯粹的火元素体来说,却是极其厌恶的,这样的话,就可以迫他出来了。”吴道子得意地说道,对于他来说,将这种古诗词改变成简单的魔法,还是非常简单的,谁叫他是神呢,非常容易地就掌握了这个世界的元素规则,并且用他发现的规则,极大地提高了他的弟子们的水平,这也是为什么在以后,这个世界会诞生出前所未有的圣阶魔法师和圣骑士的缘故,而影子刺客与弓箭手,又是超乎想象的厉害。

    可能是吴道子改造的魔法起了作用,岩浆开始剧烈地翻滚起来,一**地岩浆浪花打起,一个巨大的漩涡在大岩浆池的中央形成,一片带着无比暴躁和火气的声音响起来了,震耳聋的声音似乎让整个地下世界都在颤抖,随着漩涡的扩大,原本火黄色的岩浆渐渐变成深红色,仿佛染上了血迹一般。

    吴道子带着迷香高,远远地躲开来,看着那漩涡的中心,只见一对火红色的触须伸展出来,仿佛蟑螂的触角被染红了一般,慢慢地那脑袋又伸展出来,居然是一个三角形的脑袋,两只眼睛像玻璃球一样悬挂在外边,不停地滴落着点点滴滴的岩浆,巨大的躯好像一个被无数岩石拼凑在一起的的积木,让人十分惊讶的是,这个炎魔的前挂着一个十分巨大的纹章,纹章上是一个火焰图腾,吴道子如果眼睛没有问题的话,他可以确定那是一只火凤凰的图案。

    迷香也看到了这个图特,同样惊讶地看着吴道子。

    “难道他是火凤凰拉出来的一堆屎,落在这里?”吴道子如此揣测。

    “火凤凰又不是变态,干嘛拉出一堆……一堆那个东西出来,还做个记号一样的图腾?”迷香憋红着脸。终究是只母猫,如此粗鲁地话还是说不出来。

    吴道子想想也是啊,作为一种神级生物,火凤凰就算不会大便之后擦股,至少也不会无聊到做记号啊。

    这时候炎魔的躯已经完全伸展开来,几乎充斥了整个岩浆池的上方,五十多米高的躯非常具有压迫力,吴道子和迷香在他的面前,和蚂蚁差不多大小。

    “是谁?打扰我的午睡。让我如此烦忧?”炎魔以一种优雅中带着愤怒的声音嚷嚷着,震耳聋的声音让整个岩浆池都在翻滚。

    “是我。”吴道子大大方方地带着迷香,飘在炎魔的眼前。

    炎魔眯着眼睛看了半天,这才确定是眼前地小东西刚才承认了,是他们打扰了自己的睡眠。

    炎魔咆哮一声,一巴掌挥舞了过来,吴道子一个闪烁,远远地躲避开来。炎魔一次攻击不中。大为生气,怒吼一声,从口中放出无数个火焰球,每一个火焰球都足有一米直径大小。

    数百个火球绽放开来,漫天飞舞着,说不出的瑰丽豪放。

    “哇,好漂亮啊!真实太美丽了,简直比上元节的烟花还要好看哦。”迷香尖叫着。随着吴道子的躲避兴高采烈地拍着小爪子。

    炎魔发现自己的攻击没有击中.十分生气,怒吼一声:“大胆人类,竟然敢闯入我的地。你们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吴道子冷笑一声:“不好意思,我们还想活下去,相反的,正是因为你活得不耐烦了,我们才来满足你地愿望。”

    炎魔大怒。他什么时候被人类如此看不起,即便是矮人之王维斯拉夫,对他也是恭恭敬敬。从来没有半句大声点的语言,现在被一个人类和一个猫如此鄙视,他如何受得了,于是他决定释放出他的第一个攻击魔法。

    “让你们尝尝我的魔法吧!红莲之炎!”炎魔呐喊一声,转动着巨大的体,挥舞着岩浆:“富士山的雪,掩盖千年的灰尘,在那烈滔滔的夜里,灭世之红莲,孤独地舞蹈,唯美的旋转,唯一的弧线,绽放出来地美丽,吸引人的目光,摇着心灵,如蛊毒的祸害,灾难的祈祷,一片烈焰的燃烧,灰烬之后地惨淡,唯有你的力量,摧……”

    岩浆翻滚着,无数的气泡爆炸出来,一片片地火红色莲叶飞了出来,飘在空气中,无数的红莲飞舞着,以极高的速度飞舞着,带着炙的空气,数千片莲叶向吴道子和迷香飞旋过来!

    迷香嗤笑一声,这样的魔法,在普通人看来,几乎是等同咒的威力了,如果是普通人,根本没有办法对抗,而且普通人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施展出这样威力的咒语,但迷香是谁,圣阶印象魔法师啊,不等吴利兹出手,迷香挥舞着爪子,一个巨大的金钟罩盖在了他们上,金黄色的金钟罩闪烁着半透明的光泽,旋转着,将飞舞过来的红莲击溃!

    整整半个小时之后,飞舞的红莲才燃烧殆尽,炎魔哈哈大笑着,往刚才红莲击中攻击的地方看去。

    让他十分失望的是,吴道子和迷香依然稳稳当当地坐在哪里,根本没有受到半点伤害,尤其是让炎魔非常讨厌的是,吴道子脸上还带着不屑的表,仿佛刚才是看着小丑表演一般。

    红莲之炎杀不死你

    让你们看看火神爆炎的厉害吧!炎魔憋着气,冷笑着加复杂的咒文:“天地无用,至尊之火,广阔的天,无垠的地,充斥着的唯一,孤独的影,伟岸的躯,充斥在天地之间,我是你的信徒,我你的力量,你的心,赐予你信徒的力量,一并返回,唯有六个元素符号中的火,是最纯洁的,大无边,由生恨,由恨而怨,怨恨而爆裂,火神爆炎,喷发吧!”

    让人惊讶的是,火神爆炎,居然是召唤火山的魔法,整个岩浆池喷发起来,一道道的岩浆,如同火龙一般,充斥着暴戾的气息,铺天盖地地在有限的地下世界乱串着,让人无法躲避,极其厚重炎的岩浆,可不像刚才的那些红莲,是纯粹的元素力量,这种物理和魔法想结合的攻击。可不是一个简单地金钟罩可以抵挡的,迷香眉头一皱,却依然没有把这个魔法放在眼里,

    “让你这井底之蛙看看我的厉害!”迷香从吴道子的肩膀上跳到了他的脑袋上,在片刻之后,将她的尾巴竖立起来,在空气中挥舞着,脚步左右移动着,仿佛是萨满的步法。就在那些岩浆就要触及到吴道子和迷香的体上时,一只宝岩浆兽出现在他们的前,张着大嘴,大口大口地吞噬着炎魔激发过来地岩浆。

    等到火神爆炎这个魔法结束之后,整个岩浆池的岩浆已经减少了一半以上,宝岩浆兽打了个饱嗝,又将岩浆吐到了岩浆池里,但是这个魔法却已经没有了效果。吴道子和迷香又是没有受到半点伤害。

    炎魔简直要疯狂了,虽然这个时候他已经意识到,对方肯定不是普通的渺小的人类了,因为他们既然能够阻挡住炎魔的两次攻击,这种能量已经远远超过了最强大的矮人了。

    炎魔对和梅达洛大陆虽然不是很了解,但是他却也知道一般的人类力量是无法超越矮人的,只有其中修习魔法和斗气地人类才有强大的力量,即便是如此。以炎魔对矮人的了解,以此类推,每个种族都有一种力量上限。而炎魔的力量远超过这个上限太多,这是自然界的设定,无法推翻,炎魔无法想象,为什么这两个人类的力量可以超越极限。甚至阻挡住了自己两个远超过人类力量所能达到的巅峰极限的魔法。

    不过炎魔不会放弃,炎魔也不会认为这两个家伙可以抵挡住自己所有地攻击,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的半神份如此以堪?自已又如何去面对回忆和曾经地辉煌?

    “舞扇之炎!唯美的舞蹈,跳跃的精灵,欢腾的火元素,在歌唱的精灵中,绽放出你最美丽地姿态。一闪一闪的光芒,一道道的烟火,一种种地魔法,在美丽的歌声中,升华之后雀跃地高呼,飞上天空的精灵,唯美舞蹈后的高音,天路上的美丽,舞扇精灵的魔法!”炎魔突然用一种唯美低沉的声音吟唱着,片刻之后,魔法效果就开始了。

    一团团的火焰从岩浆里升起,在岩浆池的上空组成了一个扇子的图形,巨大的红色扇子好像舞台上火红的道具,随着它的舞动,一个个火团以眼无法看到的速度向这边飞了过来,让人无法相信的是,这些火团每一个都在空气中绽放成扇子的模样,然后每一个小扇子都继续发散着火团,无限地减小,但速度却在一次次的扇动中加快,当最后形成的那些小若手指甲,但是速度却已经接近了光速!

    这样的速度,几乎只需0.000000000秒就可以攻击到吴道子和迷香,在这极其短暂的时间里,迷香已经没有办法阻挡了。

    这样的攻击,几乎已经是火焰系魔法中的巅峰了,即便迷香有了圣阶的力量,在这种狭窄的空间中,也无法阻挡。

    炎魔得意地笑了起来,死吧,死吧,你们这些卑微无能的人!

    不过很可惜,这里还有一个神,无所不能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神……由画入道的吴道子!

    无数的火焰飞了过来,在吴道子的意**动弹之际,蕴含着极强大威力的舞扇之炎居然消失于无形!

    炎魔几乎要晕厥过去,他碰到了什么样的人啊,哪里有这样就可以让敌人攻击消失的人,连续五次攻击无效,这在炎魔生命的记忆中绝对没有的,他这时候只觉得整个脑袋都空了,他第一次怀疑,究竟是自己是半神炎魔,还是自己在面对火焰系魔法攻击无效的炎魔?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炎魔的声音有些颤抖,巨大的躯说不出的惶恐。

    “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来找我麻烦?”

    “你难道是塞拉柳丝的师傅?”

    一连串的问题,几乎是让炎魔以歇斯底里的呐喊吼出来,虽然他还有许多绝招没有使出来,但是他已经没有信心使自己的攻击有效了。

    “你这么多问题,让我怎么回答啊……那么我就拒绝回答了。”吴道子摇了摇脑袋,呵呵笑道:“不如我就告诉你我愿意告诉你的……我是神。无所无能地神,我要你死,你就死,我要你生,你就生。”

    “哈哈……”炎魔哈哈大笑起来,虽然它觉得自己的攻击无效非常荒谬和难以置信,但是在片刻之后他依然回复过来,自己可是炎魔啊,对方再强。难道真的能在这个岩浆地底对自己怎么样吗?

    这里可是他的主场,在这里,他就像水里的鱼,在这里,他就像天上的鸟,充满着自由,没有谁能够对他怎么样。

    “太狂妄了,那你告诉我……你是要我死。还是要我生啊?”炎魔张开大嘴,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眼睛眯了起来,恨恨地看着吴道子。

    “在我提出我的条件以后,你答应就生,你拒绝就死。你的生死,依然掌握在你手里。”吴道子冷冷地道,“在这之前。为了表示你地诚意。你先说明一下,你和你上那个火焰图腾的关系吧。”

    炎魔心头一惊,双手结印。标记着火凤凰的纹章图腾马上消失的不见踪影,“你……你难道是为了这个纹章,我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事……这是我的生命所在,我不可能交给你们。如果你们要这个东西,就先杀了我吧!”

    迷香撅了撅嘴,自己连火凤凰都能召唤出来。怎么会稀罕这个火焰纹章?

    只是吴道子却不这么想,看来他十分在意在各纹章,“只要你说出这个纹章的来由,我就不杀你。”

    炎魔再次大笑起来,“看来你真的以

    是神了,可以要我生就生,要我死就死……只怕就是也没有这个本事和我说这样地大话,那可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被贯以神之名的强者,你难道比冥王哈迪斯还强悍?就算是冥王哈迪斯来了,我也不可能告诉你这个纹章的来由!除非你真的是神!”

    “我是神,信不信由你。”吴道子有些不耐烦了,分明是如蝼蚁一样可以被自己随意杀死的家伙,偏偏这么多废话,而且还说的那么自以为是。

    自以为是,素来是他最讨厌的一种绪。

    “那就向我证明你是神吧,你有本事毫不抵抗地接受我的这个魔法,我就相信你是神。”炎魔地眼睛里逃过一丝狡黠,以不屑和轻蔑的态度看着吴道子和迷香。

    虽然知道对方是极其低劣的激将法,但是吴道子并没有表现出一副云淡风轻什么也不在乎地态度,只是用同样不屑和轻蔑的态度看着炎魔:“来吧,别说一个魔法,就是一百个魔法一千个魔法,只要你施展的出来,我就能毫不抵抗地接受……我要告诉你,我的毫不抵抗,意味着,我不会施展任何魔法,用任何武器抵抗,更加不会躲避,在你施展完魔法啊,我依然会安静而自然地站在这个位置。只要我的体动了动,又或者是我躲避了,抵抗了,或者死了,就算我输了,怎么样?”

    吴道子地自断后路让迷香大惑不解,就算你是神,可对方也不弱啊,这样什么一不做,怎么可能不死?就算不死,也得受重伤吧。迷香担忧地看着吴道子,推了推他的肩膀,“你是不是疯了,你这么想死?”

    吴道子嘿嘿一笑,敲了敲迷香的脑袋:“你就这么对我没有信心?我可是神啊,神可是无所不能,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地。”

    迷香哼了一声:“那可不一定,就算神是无所不能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可是也会死啊,你没有看到故事里说某个大神杀死某个神,就像切菜一样是平常的事?”

    “你也知道那是故事啊,神哪里有那么多,有那么容易死啊?”吴道子脸上挂着在迷香看来纯粹是疯狂的自信,就算是神,可是如果不利用法术抵抗,不利用速度闪避,不利用神器攻击,又和普通人有什么区别,遭受到致命的打击一样会死。如果是普通人,只怕怎么也杀不死一个什么也不做的神,可是对方可是有半神之名的炎魔啊,天生的火元素体,就算称呼他为火焰之神也不为过的超级强大的家伙,怎么可能这样对付的了他?

    “你要知道,这个世界的神,和我们通常概**里的神不一样。炎魔在这个世界可以称为半神,可是你觉得在我们原来的世界,他算什么?只怕就是土地山神也会比他厉害吧。”吴道子低声道:“我可是大罗金仙,你知道大罗金仙是什么概**吗?就是不死不灭,在九重天劫之后依然安然无恙的人物。”

    迷香这才发现,原来自己混淆了两个世界里神的概**,眼前的家伙是什么人?那可是古往今来少有的几个成圣的大罗金仙,具有创造世界能力的神仙,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死了?虽然说九重天劫需要无数法宝,无数法阵,无数高手帮助才能度过,但是度过九重天劫正式成为神仙的家伙,无一不是超级强悍的家伙,就算毁灭,也可以用元神重造的不死不灭的存在。

    吴道子度过九重天劫的方法虽然有些另类,但是迷香现在终于可以理解他为什么有自信抵挡炎魔的攻击了,如果单纯地以能量来换算,炎魔的攻击力连九重天劫的第一重威力都不如,更不用说第九重了,吴道子连第九重都能度过,更不用说对付炎魔的攻击了。

    “你们等死吧。”面对着吴道子和迷香信心满满的表,炎魔有些愤怒与这些人盲目的自信,什么人啊,真当自己是神了,作为任何一个强者的常识,这个世界只有一个强者可以称为神,那就是冥王哈迪斯,而再强如炎魔,如塞拉柳丝,都只能被称为半神!

    “暗夜降临,没有星星的夜晚,唯一闪烁的只有死寂的灵魂,漂流于世界的亡者,游走于人界的灵魂,无依无靠的孤寂,在依循自然之理回归死者之地后,消失掉你的迷茫困惑,让你的憎恶与悲伤消失,一线破碎的虚空,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死神,带走他的灵魂吧!”炎魔桀桀笑了起来,随着他的笑声,诡异的吟唱声幻化出一个穿黑衣斗篷的男子,后是三对黑色的羽翼,手中巨大的镰刀,散发着死亡的气息,强烈的亡灵味道,让岩浆池里的岩浆鱼都畏惧地躲避起来。

    一闪高达的血红色大门突然出现在他的背后,两个骨头架子一左一右地站立在两边,一个拿着象征审判的鞭子,一个拿着象征宣判的书本,眼睛里闪烁着诡异的光芒,冷冷地注视着。

    迷香汗然,没有想到炎魔真的使出了这个将人的灵魂硬生生地剥离出**的邪恶魔法,如果是恨因斯坦在这里,他一定非常有兴趣,可是迷香却是半点兴趣也没有,对于她来说,那个骷髅架子的形象实在太吓人了,这种魔法的效果可能威力非常大,但是表现的过程却太让人恶心了。迷香作为一个印象魔法师,具有艺术眼光的她,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只觉得这简直就是邪教的邪恶祭奠。

    可是吴道子却知道,这是冥王哈迪斯审判的标准仪式,虽然炎魔召唤出来的并不是哈迪斯本人的真,但是威力也不容小觑,这种精神攻击,可和大罗金仙的**没有太大的关系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画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