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六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老爷 书名:画圣
    <---凤舞文学网--->    香之所以慎重,并不是因为她感觉到了列卡尼有多强 为这是她第一次和来自和梅达洛大陆以外的生物交手,不同的位面,不同的魔法,不同的规则,术水平远远超过了恨因斯坦,不知他到底强大到了什么程度。--凤-舞-文-学-网--

    这就好像在蔚蓝色的地球上,懵懵懂懂地享受着自己的科技的地球人,某突然要面对外星人的入侵,就会诞生像《星球大战》,《火星人》这样的神奇幻想,各种各样不伦不类的想象,外星人或强大,或邪恶,或丑陋,但总之超乎想象。

    迷香看着列卡尼,栗色的眸子中闪烁着莫名的光泽,让人不寒而 颤。

    列卡尼的枯抓在空中一划,一把同样燃烧着火焰的黑色细剑仿佛是被他从另外一个时空抓捕过来一般,出现在他的手中,带着极尽邪恶的气势。

    海伦心头一颤,这个列卡尼,居然想要动用兵刃了,她不重新打量这只黑猫,她从来不曾想过,吴利兹边会一直跟着一只这么强大的生物,强大到可以让冥界王族十万近卫军的统领列卡尼动真格,使出自己的兵刃。

    海伦当然十分清楚列卡尼的实力,能够当上近卫军的统领,说明了列卡尼的实力在整个冥界都是顶尖的,虽然眼前的几个人类也同样是和梅达洛世界的顶尖强者,但是因为冥界和和梅达洛两个世界整体力量的不同层次,来自高层次的列卡尼的实力,已经是让和梅达洛大陆强者惊声尖叫的恐怖了。

    海伦所不知道的是,二十多年前,这个世界出现了一个超乎人们想象,甚至超乎冥界生物想象地强者。调教出了超越极限的十三使徒,而这几个使徒,绝对有和冥界强者相提并论的资格。

    而列卡尼要面对的,就是十三使徒中,几个圣阶强者中最神秘莫测的迷香!

    “别拿你的爪子和牙齿装模作样,亮出你的兵刃吧!”列卡尼看着迷香的眼神,已经变成了一种平等敌对的眼神,在他这个级别的强者地眼力下,任何交手,只需要一次。就足够他来判断对方的力量了。

    迷香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一只画笔,吴利兹看了一眼,赫然发现正是自己的照月,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迷香手里了。

    “这不是小孩子打架,请你慎重一点,小心送命!”列卡尼以为迷香是在轻视自己,不有些恼怒。

    他并不知道和梅达洛还有印象魔法师的说法,这就和恨因斯坦也不知道自己引以自豪的术,居然只是冥界最普通的魔法一样。

    迷香懒得解释。也不想解释,因为对方的恼怒和无知,很有可能是自己致胜的切入点。

    其中的差别就是,迷香知道列卡尼手中地兵刃十分危险,而列卡尼却觉得迷香拿着玩具和自己打架。一根奇形怪状的棍子,怎么可能挡得住冥界赫赫有名的强兵?

    “我会让你后悔你的轻视!”在来到这片大陆之后,列卡尼的姿态十分高昂。而现在却迫不得已平等地姿态交手,甚至对方对自己的态度还很轻视,这让他十分生气。

    冥界王族近卫军大统领的怒火,是足以让人颤抖颤栗跪倒膜拜地!

    如同死神手中的镰刀,名为暗夜咏唱者的兵刃,遽然爆发出闪亮的光芒,仿佛从黑夜中提炼出来的死亡影,直直地攻击向迷香手中的照月,列卡尼发誓,他一定要首先破坏掉这个玩具。让对方拿出真正的兵器,和自己战斗!

    强大的力量如同山崩地裂前的颤抖,让照月震动了一下。迷香并没有马上使出魔法,而是拿着照月当作可以和暗夜咏唱者比拼力道的硬兵器。让所有人惊讶地是,两把兵刃火拼,居然是半斤八两!

    和梅达洛果然奇怪,居然有这么奇怪的兵刃,完全违背物理和力量的规则,这样地造型怎么可能发挥出最强最大的力量?

    列卡尼心理虽然奇怪,可是却并没有停止攻击,反而加快了节奏,轰轰烈烈地砍了下去!

    只是这次迷香却没有再和他硬拼,照月在她地爪子下舞动着,一条巨蛇从虚空中破开,闪烁着金光的巨爪直直地拍了下去,列卡尼大喝一声,迎了上去,却直接被巨蛇的一爪拍进了那裂痕!

    冥界王族近卫军大统领,居然被这神秘的召唤生物一爪子送回了冥界!

    所有人的目瞪口呆地看着迷香,圣阶的强大,恐怖至此吗?连咒都无法杀死的列卡尼,居然被迷香轻描淡写的一击,直接送回了冥界!

    裂痕渐渐合拢,那些怨魂恐慌地朝着裂痕里钻去,而有些动作慢一点的怨魂,却没有办法拥挤进去,当裂痕合拢的那一瞬间,这些怨魂也哀嚎着烟消云散了。

    “还给你。”迷香将照月归还给吴利兹,然后安静地看着海伦,此时海伦才发现,平里那只装模作样撒的黑猫,居然拥有着让她都觉得畏惧的气势。

    列卡尼的实力自然不是冥界最顶尖的,可是怎么也能排进前二十,除了自己的父亲,大概就只有自己的哥哥们有这种击败列卡尼的实力,但是眼前的这只黑猫,如此轻描淡写,仿佛只是挠痒一般,就打发了冥界王族近卫军的大统领。

    “不要这么看着我……尊敬的冥族公主,我的力量并不如你想象的那样恐怖,虽然我也有把握战胜列卡尼,但是绝对不会这么轻松。

    一切都是因为这只名为照月的画笔,这是我师傅制作的神器,是整个和梅达洛大陆……哦,你们瞧不起这片大陆,是包括冥界在类的最强大武器,甚至超越了你们冥界最强大的死神审判。”迷香淡淡地道,“接下来请你解释下,安东尼公爵府大小姐露琪亚的下落。”

    安东尼达斯兄弟忘却了刚才的战斗,紧张地看着海伦,神复杂。当他们赫然发现,这个孙女居然并不是自己的孙女,而是一个来头大的吓人地冥界公主时,两个把儿孙看得最重要的老头,一时间根本无法接受。

    “露琪亚死了……我只是幻化成她的样子。--凤-舞-文-学-网--”海伦不知道如何解 释,这些子的接触,也让她对安东尼家有一些感,对于这两个老人讲述他们孙女的死亡,海伦也十分难过。

    “嘭!”

    两个和梅达洛大陆最杰出的魔法师兄弟居然同时晕倒,沉重的悲痛让背负了无数责任的两个老人再也坚持不下去。一时间心疲惫,直接晕厥了。

    安德若麦斯一手抱着一个老人,愤怒地看着海伦,他对安东尼兄弟的感,一直像对待兄长一样,眼看着海伦说出这样残酷的事实,如果不是要照

    老人,他肯定已经冲了过去。

    “不要激动……安德若麦斯,我相信有可以让露琪亚复活地可 能。”迷香的爪子挠了挠安德若麦斯的脚后跟。让他先不要太激动。

    吴利兹看着海伦,等待她的答复,他作为知人,对于安东尼兄弟也感觉十分歉疚,希望海伦能够给出一个肯定的答复。至于迷香为什么说照月是她师傅的武器,这个疑问可以等下再问。

    “是的。只要体没有**死亡,从理论上来说。任何人都可以复活。”海伦深吸了一口气,神十分复杂地看着自己的体。

    “那赶紧让露琪亚复活吧,至于露琪亚是如何死亡的,我相信你等下可以给出一个解释。”迷香地话有说不出的威势,浑然没有平里那种自恋胡闹的味道。

    “我是说理论上,复活一个人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最主要的,是要我父王冥王哈迪斯启动死神审判,才能复活。”海伦摇了摇头,让自己地父王为一个人类启动复活灵魂的死神审判,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

    “冥王哈迪斯……”迷香倒吸了一口凉气。在虽然有着神地传说,但并不怎么相信神存在的和梅达洛大陆,可能冥王哈迪斯就是唯一让人相信存在。并且无限畏惧着的神。

    他不是神,但却有死神的名号和实力。他掌握着的死神审判,能够惩罚一切死者的灵魂。

    让这样一个强大的存在,来复活一个人类,且不说他愿不愿意去 做,就是去和他沟通一下都是件非常困难的事。任何生物的死亡,都要接受死神审判,谁有资格去要求掌握着死神审判的哈迪斯做些什么事

    死亡,在这个冥王眼里,不过是最普通地事,对于生命和死亡,在他看来,并没有什么区别,至于复活,更是智慧生物无聊无知愚昧的幻象,哈迪斯根本就不会搭理吧。

    “至少需要尝试一下吧……我相信,你一定有办法召唤你的父王。只要你在我们地手里,不怕他不答应。”迷香冷冷地道,神色不善地看着海伦,似乎想把海伦当作人质。

    海伦猜出了迷香的心意,但是她并不害怕……因为她是冥界地王 族,根本就不可能害怕死亡,不畏惧死亡,就不会畏惧任何事

    “拿死亡来威胁哈迪斯,是最愚蠢的事……这我不会做,但是我会让你们父女永远分隔,这种痛苦,只怕哈迪斯也无法承受吧。”迷香越发冷酷了,虽然知道是为了救人,但那种冷的气息还是给吴利兹一种仿佛从来就不曾认识她的感觉。

    “你想怎么样?”海伦警惕地望着迷香,虽然哈迪斯的强大无与伦比,眼前这个轻描淡写击败列卡尼的迷香,无法打败哈迪斯,但要做到她威胁的那样,海伦觉得她能够做到。

    例如现在吴利兹没有和海伦解开契约,海伦就没有办法去冥界,只能让哈迪斯来和梅达洛大陆,才能实现父女团员。

    “我当然不会告诉你会怎么做……你需要做的就是,赶紧联系你的父亲。”说实话,迷香并不那么在意露琪亚的死活,但是眼看着安东尼兄弟这般模样,却不得不救露琪亚了。

    “我联系不上。但是列卡尼肯定会向我父亲报告……事关系到 我,即便他认为你们不够他出手,他也会亲自前来……在这段时间里,你还是尽可能地多找帮手吧。说不定会发生什么变故。我父亲一出 手,可不是如列卡尼那样容易阻挡的。”海伦叹了一口气,冥王离开冥界,这是何等大事,也不知道和梅达洛大陆承受得起不。

    迷香点了点,也觉得很有道理,猫爪子在地上一阵拨弄,一阵灰尘飞起,漫天的烟尘散步开来,让人不住掩面咳嗽。

    一点点的烟尘飞向天空,吸收着空气中的魔力,在极其广阔地天空中,形成了一个十三片花瓣的花朵形状,从这种高度和宽度来看,吴利兹觉得,就算是整个和梅达洛大陆都能够看到了。

    不知道这个花瓣是什么具体的含义,但是吴利兹能够猜想到,这肯定是一个召唤帮助的图标。

    “这是我们师傅当年行走和梅达洛大陆时。留下的标记,曾经得到过他恩惠的人,在看到这个图标,都会赶来帮助。我相信,以这种力 量。足够对抗哈迪斯了。”迷香嘴里说得信心十足,但吴利兹依然可以听出来其中的底气有些不足。?

    那可是冥王啊,如神一样的存在。凡人怎么可能和神对抗?而迷香现在就要做这种事了。

    “迷香,现在可以解释一下,你们十三使徒当年的事了吗?我觉得这件事和我关系很大,我很好奇你们的师傅,是不是和我地师傅是同一个人。”吴利兹认真地看着迷香,盯着她的栗色眸子,希望她能解开自己的所有迷惑。

    “这是一个遥远的故事……我可以原原本本地告诉你,可是你确定你有足够的耐心听完吗?说不定这个故事,长到在哈迪斯来临之后,也没有讲完。”迷香的眼睛中出现了迷茫和眷恋的表。“我已经恢复了所有的记忆……这个故事太长,我要先整理下思路。”

    虽然吴利兹只是简单地想知道自己的师傅师傅和迷香地师傅是同一个人,但看到迷香这种回忆的姿态。也不好去打搅了,只好安静地等着她的讲述。

    长叹了一声。迷香转过头来,认真地看着吴利兹。

    吴利兹被她看得有些发毛,自己又不是老鼠,她还拿爪子挠地干什么?

    “其实……你的份很复杂。”半响之后迷香才这么回答。

    “他什么份?”海伦有些难以接受,尽管早已经意识到吴利兹不会是个简单的人物,但是在吴利兹一直地解释中,他不过是个画师,她的潜意识里也希望吴利兹只是个普通人,突然间听到迷香这么说着,心中不有些突突。

    “他有这样几个份……第一,他就是一个名为地球的世界地人,并非我们和梅达洛大陆的原住民。”迷香突然间说出了吴利兹最大的秘密。

    “你……你怎么知道。”吴利兹从来没有和任何人说过这件事,“难道是我睡觉说梦话的时候,你听到了?难怪你总睡在我边,原来是想听我的梦话。”

    “地球,是什么地方?除了冥界和和梅达洛大陆,我未曾听说过还有其他世界。”海伦难以置信地道,另外一个世界,这是什么概**,他又是怎么来的?

    “那是一个蔚蓝色的星球,不同于和梅达洛大陆是一片宽广无垠的大陆,这个世界是一个圆形

    。他是这个地球一个名为中国的国家地人。他的第  就是这个世界被称为画圣的艺术大师……数千年来绘画艺术地巅峰成就者。”迷香神复杂地看着吴利兹手中的照月,在这只画笔下,诞生了不知道多少矿绝古今地大作,让人沉醉,让人惊叹,让人膜拜。

    这下连吴利兹也都糊涂了,“第一个份我承认,我也承认我的国家名为中国。可是我不是那个画圣,那是我的师傅……吴道子,大唐御用画师,由画入道的第一人。”

    提起师傅的名字,吴利兹满脸尊敬和崇拜,激动的神色仿佛如果有人说画圣是他而不是吴道子,他就要和别人拼命。

    “虽然我应该尊敬你,可是听着你这么拼命地推崇自己,我感觉还是怪怪的,你未免太自恋了……不过,你从头到尾都是那么自恋。”迷香微笑着道。眼角颤抖着流出一滴泪水。

    有这么好笑么?事关系到师傅,吴利兹决定一定要分辨清楚,正要继续说明的时候,海伦阻止了他,“你听她说完。”

    “你的第三个份,就是胡安的儿子,亲生儿子。”迷香继续爆出了让人无法相信的惊天消息。

    “怎么会……我明明只是个弃婴,被师傅养大。而且你也说了,我是地球人,怎么可能是胡安地儿子。这也太荒谬了。”吴利兹都感觉到迷香在说笑话了。

    就算海伦也发现了迷香话里前后不对应的地方,只有安德若麦斯听到这句话时,仿佛突然明白了什么,眼睛中放出激动的光芒,差点连昏厥的安东尼兄弟都要放弃了。

    “等下你就明白了,你还有第四个份,也可以说是第一个份的补充,你还是台北故宫博物馆的一名工作人员。台北,是中国台湾省的一个城市……这些地方的关系我也搞不清楚。总之你就是这样的份 吧,或者说这是你最开始的一个份。”迷香说完,挠了挠爪子,“行了,这就是你地全部秘密了。你明白了吗?”

    吴利兹哑然失笑,旋即严肃地对迷香说道:“圣阶印象魔法师迷 香,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我才不到二十岁,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的份,有这么多的时间去经历这些彼此间根本没有联系的份,不管是千古无一的画圣,还是和梅达洛大陆文韬武略的胡安皇帝的儿子,又或者是台北故宫博物馆的工作人员,这些根本不相干地份,怎么可能重复在我一个人的上?”

    当他偶然间转头看到安德若麦斯的表时,却发现这个印象魔法师正用十分奇怪,而吴利兹无法理解的眼神看着自己……仿佛是多年未见的恋人那般激动。不由得让吴利兹有些毛骨悚然。

    “我会让你明白,这么多复杂地份是如何串联起来的。”迷香说道,看了看天空。直到这时候她所发出来的十三朵花瓣地印记这才从天空中缓缓消失,不愧是圣阶。任何一个单纯的魔法,都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魔法凝聚力量。

    “莫非我在听什么奇幻故事?难不成我穿越时空,以各种份生 活?”吴利兹觉得十分荒谬地说道,但旋即却觉得并不荒谬,自己不就是被师傅丢到和梅达洛大陆来了么?

    “你终于有些觉悟了。你想一想,你自己……不,现在先用你师傅的说法吧,他为什么在千年来只收你一个弟子?不是据说他从来不收弟子吗?可是他不可能不收自己吧。他为什么给你取名叫吴利兹,你没有想过吗?一个艺术大师,怎么会取这样的名字,完全没有艺术气息。我知道……你不叫恰尔*利兹。这是因为你台北故宫博物馆工作人员的名字就是这个。你可想过,为什么你的画技提高如此之快,足足可以和你师傅相提并论,而别人却不可能在你这个年龄达到这种高度?因为你就是画圣,无人可以超越,除了你自己。”迷香一连串的反问,让吴利兹一阵迷糊,但他依然无法接受迷香这种荒谬的说法,简直就是强词夺 理。

    “我用最简单的节来描述你地过去吧。”迷香顿了顿,“你记得么,我的记忆曾经被封印……而你的记忆同样被封印,只要我来解开这段封印,用同样地手法,让你想起这些事,或者我们并不需要别人的帮助,就可以战败冥王哈迪斯……因为真正地你,才是无敌的神。”

    迷香的语音中充满了不可战胜的信心,这是对吴利兹的信心…… 不,应该是说对真正的吴利兹的信心,虽然吴利兹依然不相信自己上隐藏着什么惊天大秘密。

    “你曾经是台北故宫博物馆一名普通的工作人员……用你的话来 说,就是过着最普通的子,和所有的上班族一样,朝九晚五地上 班……直到有一,台湾首富郭台铭,从海外收购了一副吴道子的画 作……”

    “等等……既然我师傅就是我,那收购我的画作,而我是什么工作人员,也就是说一千多年前我就是画圣了,我又怎么可能在一千多年后去做什么普通工作人员?”吴利兹马上发现了其中的一个矛盾的地方。

    迷香微微一笑,似乎吴利兹的怀疑早就在她地意料之中。“难道就不能先有这个普通工作人员,再有画圣吗?是谁规定的,必须先有历 史,才能有未来……历史走向未来,未来就不能反过来决定历史吗?”

    吴利兹讶然,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么荒谬的说话,如果没有历史,何来未来,无论怎么说,都是历史决定未来吧。这就像先有今天,再有明天,最后才有后天。

    “只是就算未来能决定历史,可是这也说不通吧。一个普通人,难道还能决定千年前是否诞生一位画圣?那我是不是可以决定和梅达洛大陆伊斯帝国的开国皇帝就是我?”吴利兹越发不相信迷香的胡扯了。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些事说不清楚,我们只需要知道事是如何发展的就行……反正就是台北市故宫博物馆的一个普通工作人员的生活,决定了中国千年前的画圣,也决定了和梅达洛大陆的改变。”虽然屡次被吴利兹打断和怀疑,但是迷香并没有生气。因为吴利兹对她来说,可是整个和梅达洛大陆包括地球在内,她最重要地人了。

    “我接着说……这个叫吴利兹的工作人员,这就是你的本名,他每都和任何人一样去上班。并没有表露出任何艺术方面的天赋,也不会有人相信他可以成为画圣。然而不凡的人注定不凡,这一天故宫博物院迎来了一件大事。吴道子的《蜀道难》与李白同名的作品,被台湾首富郭台

    回台湾,并且送给了故宫博物院作为镇院之宝。吴  安置这幅作品的场馆布置工作。因此,他有近距离接触和欣赏这幅作品的机会,在《蜀道难》被送入故宫博物馆,正在郭台铭派来地代表与故宫博物院院长发生交接时,盛大的仪式后,人们才发现,这幅画,居然和那个安置《蜀道难》的场馆的工作人员一起消失了。”迷香望着吴利兹。“你想到了一些什么了吗?”

    “你该不会是说我把画给偷走了吧?我作为博物馆的工作人员,监守自盗,盗走了吴道子地《蜀道难》。更可笑的是,这是千年前的我地作品。”吴利兹哈哈大笑起来。虽然知道迷香说笑的可能太小了,但是他依然忍不住觉得迷香的故事讲述的太破漏百出,让人无法相信 了。

    “那倒不是……没有人可以找到你和这幅画,因为你要注意,我说的是消失。意思就是完全不存在于那个世界了。这幅画蕴含的力量,把你带到了一千多年前的唐朝,然后你成了吴道子。”迷香越说越激 动,在这个时候,她提起吴道子这个名字,也充满了和安德若麦斯一样的感

    “哈哈,我明白了,你的意思就是说我拿着这幅画冒充了吴道 子……说这幅画是我自己画的,然后给自己取名吴道子,然后就混成了画圣?这也太可笑了吧,就凭一幅画就能成为画圣?就算这幅画是画圣地作品,艺术的巅峰,可是只有一幅画就成为千载以来唯一称圣的画 圣,那也太夸张了吧?那其他地作品呢,《天王送子图》《历代帝王 图》呢,这又是如何流传下来的?一个完全没有艺术天赋地人成了吴道子,怎么可能再画出这么多名画出来?”吴利兹很是感叹迷香拙劣的编排故事的技巧,只是让他很疑惑的是,迷香怎么知道这些地球上的事 ,这个**头,让心中一颤,这些事,可不是和梅达洛大陆的土著所能编排出来的啊。

    “在唐代……这个吴利兹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绘画天赋,再加上他本在博物馆,见识了无数名家的作品,所以他的成就让当时的所有人为之惊叹,一个融和了古今中外绘画大师技巧和独特风格的人,怎么可能不成为大师呢?就是如此,你用吴道子的名字,成为了画圣。而后,你达到了由画入道的境界,这时候,你遇到了所有飞升仙界之人的困难,天劫!”迷香神严肃,在她的记忆里,天劫的恐怖程度,至今让她无法忘怀。

    吴利兹晕了,越来越玄乎了……不过如果单纯地猜测这个故事以后的发展节。吴利兹倒是能够猜个八**九,那就是师傅想到的躲避天劫地方法,就是破开空间,来到另外的时空,于是来到了和梅达洛大 陆,因缘巧合之下,收下了十三使徒,成就了和梅达洛大陆的传奇。

    “接下来的事你应该能够猜到了,你来到了和梅达洛大陆躲避天劫。并且认识了十三个弟子……在这之后,你却赫然发现。当你再次破开空间打算回到地球世界时,却发现那个世界出现了一片混乱,因为所谓的蝴蝶效应,那个消失的名为吴利兹的工作人员,因为带走了那副《蜀道难》,居然影响了历史,以未来的改变,而改变了历史,当你再回到那个地球时。那个地球已经不存在什么画圣吴道子了,你拿来所有的历史书,也没有找到自己的名字……这让你十分奇怪,于是你想到了补救。”迷香地语音很飘,充满着宿命的味道。而这似乎本来就是宿命。

    “这就是宿命。你觉得这种名为蝴蝶效应,影响了历史和未来的改变必须纠正过来,于是你开始调查这种改变。你将源头查找到了你的父母,这时你却发现,他们的儿子,原本叫吴利兹的儿子,也不存在了。于是你觉得,如果要纠正这一切,就首先必须让你的父母,依然有一个叫吴利兹的儿子,于是你带走了你的弟子胡安地儿子……当然,你可以选择任何一个孩子。但是这时候偏偏是胡安将他的儿子托付给你,你把这个孩子送回到你的父母那里,并且动用你的力量让他们相信这就是他们的儿子……这个吴利兹慢慢长大。二十多年后,再次发生了那个博物馆《蜀道难》消失事件。”迷香感叹地顿了一句。“一切都已经注 定,很难改变,可是你依然不相信……时空已经混乱,谁也不知道将来到底会发生什么,又会因为历史而改变将来,又或者是因为将来而改变历史。”

    “你现在明白了吗?你就是吴道子,也是吴利兹,这才是事实。”迷香望着吴利兹,吴利兹突然觉得她地眸子十分深,那种感又和安德若麦斯的目光有些不一样了。

    “现在,我将用解除封印的手段,让你回忆起一切来,你地点点滴滴,你是如何从故宫博物馆里消失,你是如何来到唐朝,如何成为画 圣,如何来到和梅达洛大陆,这一切,都会由你自己的记忆解答。”迷香呢喃着,爪子挠了挠胡须。

    吴利兹呵呵一笑,简直就是傻笑,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他一时间根本无法去消化。

    他无法相信,自己就是师傅,自己一直待如亲人的师傅就是自己,只不过是不同时空时的自己,可是两个自己,又是如何同时存在的?吴利兹觉得,如果他真的如迷香所说,回忆起这一切,那会不会疯掉?还是说自己又直接踏入了由画入道的境界,成为画圣?

    “我拒绝接受你的解除。因为,我怎么知道,这个解除封印的方 法,是真地让我回忆起过去,还是硬生生地给我塞进一段捏造出来的记忆?”吴利兹不会就这么简单地去相信,却接受迷香的安排,这只黑猫太诡异了,诡异得让他无法相信,尤其是让她对自己施展这种足以改变自己任何信**,任何感地手段。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画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