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样是艺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老爷 书名:画圣
    <---凤舞文学网--->    灵强暴事件发生时,吴利兹并不怎么清醒,乔安娜的同梦境一般,但也在吴利兹的心里增添了一片云,那是他的心境第一次出现波动。--凤-舞-文-学-网--

    而在泰虎城的茶渡酒店里时,吴利兹被逆袭,可以说是布兰卡强暴了他,虽然那时候他也很享受。但是责任不在他,更何况二者之间的关系仅限于此,似乎没有继续发展下去的意思,维系双方关系的,仅仅是那个最重要的,也是吴利兹最不看重的契约。

    如果没有这层契约,吴利兹认为,自己和布兰卡就可以形同陌路,不再交集。

    但是海伦不同,她的意思是,解除契约之后,会陪伴在吴利兹边,也就是说按照她的心思,两个人就走在了一起。

    吴利兹虽然习惯于和师傅一起生活,但却没有做好和一个女人一起生活的准备,以前海伦以那六岁小女孩的模样出现时,他尚且能够接受,并且比较乐意于边有个可的小女孩说说话。

    但是女人就不同了,尤其是一个成熟美艳的女子,相对,吴利兹不知道那会是什么样的子……也许自己就会沦丧为和大多数人一样,抑制不住对她美艳的垂涎,终于发展到某种亲密的层次,然后在女体的吸引下,大力征伐播种,生儿育女,最后劳碌于子女的生活,然后等他觉得这些孩子都不用自己心时,望着落的余晖,突然想起自己年少时由画入道的梦想,再次握住画笔时,却发现是如此的生疏……

    太恐怖了!居然会和画笔产生生疏的感觉……吴利兹浑颤了颤,女人纵然是极其美妙的。但是让一个女人占据自己生活地全部,那就是一件不亚于世界末的悲惨事件。

    吴利兹思来想去,只想着打消海伦的这个**头。

    片刻之后,他俯笑了起来,自己未免有些太夸张了,这世界上娶妻生子之人何其多,自己的态度过份了。

    更何况成为魔导士,这还不知道是何年何月的事了,说不定在这之前,自己已经迈入了由画入道的境界。独自飞升了,解除契约应该不在话下,而自己也没有带着海伦飞升的理由吧。

    再者女人心总是善变的,到时候海伦早已经改变心意也不一定,吴利兹这么想着,那颗惶恐而惴惴的心终于放松下来。

    至于如何让二皇子主动放弃海伦,这并不是一件太难的事。--凤-舞-文-学-网--

    例如让二皇子发现海伦已经为人妇。

    例如让二皇子发现自己和海伦已经发展到某种亲密接触地阶段。

    例如将海伦的婚配权力掌握在自己手里的事实让二皇子清楚明白地认知。

    最差的莫不过是将海伦的形象弄的极其糟糕,例如女,例如妇。例如石女,例如**女王,例如……

    第一种第二种可以在适当包装,再以极其自然的手法进行,让二皇子在不经意中发现。

    这是可以一劳永逸的。一个皇子总不能拉下脸来强拆鸳鸯,更不可能接受一个体和心灵都已经献给其他男人的女子。

    但也有一定难度,作为一名生长在政治漩涡中地皇子。总是有些多疑,要让他相信这是事实,而不是自己和海伦在做戏,对两人的演技就有非常高的挑战

    第三种,目前还不考虑,即便二皇子可以如同海伦那般接受自己居然可以和人类签订契约的事实,但说不定这位二皇子便会改为纠缠吴利兹,这样更加麻烦。

    让人知道自己能和人类签订契约,只怕会被人当作怪物看,而这样的异端。向来是不被魔法工会所容纳地,一切无法以现知魔法知识解释的现象,只能被抹杀。

    至于最糟糕最没有人品的那种。吴利兹也就想一下算了,真要这么做。海伦一定会暴走。

    似乎是第一次做这种涉及谋地事,吴利兹有些费神,但他怎么也是一个贯通中国历史的老神仙指导出来的弟子,对于谋诡计这种事还是有一定天赋的。

    其实谋和画画这件事,有些方面很一致。

    二者都需要有不错的眼光,以超脱的高度,来观察一切,这样才能完美地构建一切。都需要有细密的心思,谋中这样的心思是用来找寻一切可以利用的条件,画画中是用来寻找一切可

    的景致。

    都需要极强地控制力,如何让谋在自己的手腕下发展,就和让画笔在自己手中随心所地描绘是同样的要求。

    最重要地是人的实力,一个完美地谋,首先需要布置谋的人有极强的实力,一副完美的作品,也同样要求实力,否则空有眼光,心思,控制力,没有实力,你的谋你的作品,便只能存在于你的意之中。

    完美的谋与完美的画作,同样都是艺术品,这是最为相似的。

    基于这样的分析,画圣传人吴利兹,其实也具备成为一个优秀谋家的潜质。

    大概就是这样的原因,吴利兹像描绘一副画卷一般,将一些细节和剧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就顺利地初步拟定了他的谋作品。

    画画不是什么时候想画,提起画笔就能做的事

    谋也一样,不是你想施展谋,就能够成功。

    需要时间,地点,人物都符合条件,这就是所谓的天时,地利,人和。

    谋的第一步,等待时机。

    吴利兹当然不会傻等,也不会去蹲点,他只是去了趟安东尼公爵府,让赫尔依然保持着和二皇子的亲密关系,同时让海伦找人开始在二皇子府盯梢,将二皇子的一些资料交给他。

    等待……除了等待,吴利兹还有自己的事要做。

    这一,吴利兹驾驶着LP460,,>#直穿越了近郊的丛林,绕过罗素陛下圈养魔兽的密林,驶上了盘山公路。

    这座山,位于巴拉坦的北方,是京都一带的平原地势上的最高峰,也是吴利兹曾经答应和海伦一起去看云海出的山峰。

    帝波罗山,寓意为太阳伸起的地方。

    但实际上,这座山并不高,只是在接近山顶时,突兀地提高了坡度,让整座山的气势一下拔起来。

    盘山公路并不十分宽敞,如果翻车事件发生,多半玩完,吴利兹放低车速,在山脚遇到了巴拉坦巡检司的铁甲城防骑兵。

    巡检司,包括这只铁甲城防骑兵,都在京都防卫大臣,御龙骑士乌尔奇奥拉*希佛的管辖之下。

    这只城防骑兵正是负责巴拉坦近郊安全检查任务的小队。他们勒住马缰,好奇而敬畏地看着黄黑色的机械傀儡经过。

    吴利兹将LP460在小队长的战马前,打开车窗,探出头来:“请问你们每天都会在这个时候巡视这片地方吗?”

    小队长跃下马来,不敢以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面对吴利兹,敬了一礼,“是的,大人。”

    在巴拉坦,不要说自己的官大。

    有人说,如果巴拉坦的天上掉下一块砖头,都可以砸死一堆官。

    小队长是芝麻小官,他可不会愚蠢地认为,一个驾驶着机械傀儡的年轻人是平民,称一声大人,总是不会错的。

    吴利兹微微一笑,没有解释什么,“辛苦了。”

    小队长有些受宠若惊,看着远去的黄黑色机械傀儡,半响没有动弹。

    帝波罗山上除了盘山公路,其余地带满是杂碎的山石,除了那拔的气势,再也没有别的风景。来这里的人相当少,除了每例行巡视的骑兵队伍,基本上不会有人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山顶。

    山顶有一大片的空地,正好沐浴在阳光之下,这正是吴利兹所需要的。

    今他不是来画画的,而是晒画。

    巴拉坦倒是也有中央广场这样的地方可以晒画,但是那里人太多,吴利兹不想把晒画的事变成了画展,这些画都太珍贵,如果没有特殊况,吴利兹根本不可能拿出来示人。

    这是吴道子千年积累下来的大师画作。如果换到吴利兹原来的世界,这样的作品,任何一副都够让最矜持的收藏家狂喜。

    在遇到海伦的那一夜,大雨,破败的房屋,终究让这些画作经受了一些潮气。然后因为海伦提供了空间戒指,这些画作丢进戒指的空间里后,不会再潮变下去。

    只是那丝潮气还是残存于画作上,吴利兹便找了今天这个阳光和善的子,晒晒画,去去潮气。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画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