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你们被耍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老爷 书名:画圣
    <---凤舞文学网--->    么是傲气?

    指着你们鼻子骂垃圾,这便是。--凤-舞-文-学-网--

    什么是气势?

    骂完之后,让你们不敢言语看着自个表演,这便是。

    吴利兹扬起画笔之后,便回复成了那个独一无二的画圣子弟,掌握着画笔,在这个行业里,他拥有绝对的话语权。

    笔尖在画布上轻轻扫过,声音动听而悦耳,仿佛是一曲清淡的乐章,这却是谁都不曾在绘画中听到过的。

    一共十笔,吴利兹画完之后,顺手拿起画尺量了量。

    众人大骇!

    如果有和吴利兹来自同一个世界的人看到了这十根线条,一定会以为这是计算机制图而成。

    每一根线条,墨色都是一般均匀,从头到尾粗细如一,长达一米有余的线条,和画尺边完美契合,似乎刚才吴利兹是拿着一根隐形的画尺描绘而成。

    每根线条之间的距离,在画尺的精确测量下,都是完全相等。

    这怎么可能是人所能画出来的?

    其中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对画笔,对力道的控制力量,简直匪夷所思。

    每个人都在想,大概只有魔导士以上级别的印象魔法师,才能用魔法纵那些浸染了魔力的颜料描绘出这样精准的直线吧。

    那是什么概**?因为和艺术联系在一起,印象魔法师在魔法师中的地位也极高,能够同时具有艺术天赋与魔法天赋的人才,比拥有艺术天赋的画师少,比拥有魔法天赋的魔法师也少,偏偏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够成为印象魔法师……

    而且是十分恐怖的魔导士等级,这个等级,是绝大多数勉强够格修炼印象魔法地魔法师们终生无法望其背项的存在。

    而眼前的年轻人。只是随手一挥,轻描淡写地就做到了也许别人需要用数十年寒暑苦功修炼再加上罕见的天赋才能做到的事

    纯粹地用他那种完美地纵手掌上每一块肌的能力,做到了这一点。

    “也许你们再练十年,专门画十年直线,能够勉强一看。”吴利兹此时并没有表现出嘲讽的意味,只是以阐述事实的语气说道。--凤-舞-文-学-网--

    众人默然,谁都明白,对方说的是事实。

    没有谁再质疑吴利兹对社长基本功的评语了。

    社长地眼神慌乱,在基本功这方面,没得比。

    吴利兹并没有就此停止的伊斯。端过一盘染料,点缀着各种颜色,在画布上看似杂乱无端地一阵乱抹,没有讲究什么色彩的搭配,也没有要表现出什么景色,更没有具体的内容,仿佛一个顽童在戏耍着颜料。

    一阵涂抹之后,吴利兹指着画布上的五颜六色染料道:“看出来了没有?”

    众人皆齐齐摇头,社长终于逮着机会了。嘲讽道:“难道这才是淡淡的寂寞?你这般五颜六色乱七八糟的涂抹,按照你的标准,似乎和我的画作没有太多区别?至少我还表现出了点什么,而你地却是完全没有意义的染色。”

    吴利兹面无表,不言不语。

    “更不用说对颜色的把握能力了。各种颜色的搭配毫无美感。混淆在一起让人头晕目眩……”社长盯着吴利兹的染料图案大放厥词,说到这里却突然有些惊讶,他仿佛看到了什么!

    看到这位社长终于住嘴。吴利兹这才道:“盯着看,仔细看十秒以上,不要看其他地方。”

    言毕,吴利兹再也无心教育这帮菜鸟,丢下画笔,往楼下走去。

    下楼之前,他回头看了一眼布兰卡。

    布兰卡心头一颤,无来由地紧张了起来,没有再理会正死死地盯着画布想要看出点什么地赫莉贝儿,跟着跑下了楼。

    “等等……”眼看着吴利兹打开了LP460车门。布兰卡焦急地喊住了吴利兹。

    “什么事?”

    声音说不出的冷漠。

    一时间,布兰卡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她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和他解释,而他又为什么要生气。

    两个人之间。似乎没有这种解释地理由,虽然是主仆,但这不是原因。

    “你不愿意和我去写生,你尽可以说……不用来这等地方看这些人作画,没的污了自己的眼。虽然你对我的印象很恶劣。但实际上我并不十分愿意勉强女人,尤其是勉强女人说谎欺骗我。”吴利兹望了一眼有点怔怔的布兰卡,声音中透露着一种疏远淡漠,却很平静。

    布兰卡心头却十分难受,似乎受不了吴利兹的这种语气,她宁可他依然用那种恶劣强势的态度和自己说话,也不喜欢这种冷漠的态度,她

    霍格沃茨的校服,还有一些书本其中用具。

    吴利兹呆了呆,下意识地问道:“这是什么?”

    “我和赫莉贝儿买了这些东西之后,她把我拉到了这里。她也是霍格沃茨的新生,打算修习印象魔法。”

    有些委屈,不知不觉地撅起了嘴唇,怯怯地看着吴利兹。

    他不曾想过,那个骄傲自信地女孩也会露出这样的表,不由得多看了她两眼,知道自己误会了她,有些内疚,轻声道:“你怎么不和他们一起再看看那堆染料?”

    “那堆染料?”

    布兰卡在他的注视下添了些许红晕在脸颊上,却又被吴利兹地话逗得有些惊讶,“那分明是极高明的配色手法。”

    “一堆染料而已,怎么就成了极高明地配色手法?我戏耍那帮菜鸟而已,你不会也当真了吧。”

    吴利兹笑着说道,却没有了那股疏远,依然是那淡淡的不屑和骄傲。

    布兰卡却心头一松,仿佛找到了什么熟悉的感觉。

    “我看着……那堆染料,看着看着,却觉得眼睛有些花,然后那些染料的边界渐渐模糊,幻化成一只展翅飞的蝴蝶。再一看,那似乎又是一堆染料……不过这种配色的手段,真的很让人……惊讶。”布兰卡有些不习惯吹捧吴利兹,她本来认为,这种手段神乎其神,堪称神笔。

    吴利兹似乎有些讶异于布兰卡的说辞,带着些许歉然说道:“人的眼睛,其实并不如你们想象的那么明察秋毫。我们看到的,并不一定真实。这一点,我也不例外。”

    布兰卡讶异地看着他,他是在隐讳地道歉吗?

    “我们也不一定能看到近在眼前的事物。人眼上有许多盲点,有些地方对某种色彩的感觉强一些,有些感觉弱一些,有些甚至感觉不到。如果你根据人眼的这种盲点特征,搭配颜色,就会让人眼做出错误的反应,你看到的是蝴蝶,别人看到的可能是战马,又或者是**女郎,每个人看到的都不一样。”

    吴利兹在说到“**女郎”时,语气有些怪异,让布兰卡又羞怯地想起了被自己慎之重之收藏起来的那幅画。

    “说到底,那终究只是一堆染料。”吴利兹将布兰卡递过来的东西收入空间戒指,钻进了LP460,,+|么。”

    看着喷着青烟远去的黄黑色机械傀儡,布兰卡的心十分复杂,她再次见识到这个男子的实力,让她惊讶,让她无法想象,似乎超出了她的认知,他到底已经到达了一种什么样的高度?

    还有一丝匪夷所思的惊讶和窃喜,这个男人,居然也有为他人着想的时候?

    他似乎有些在乎自己,要不然他不会刻意地那么疏远冷漠……这是什么意思?

    布兰卡终究是女孩子,敏感的心开始胡思乱想,懵懵懂懂地走回了抹香画社二楼。

    “布兰卡,你干什么去了?”赫莉贝儿将布兰卡拉到画布前,惊奇地道:“真是太神奇了。”

    社长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在他原来的计划中,现在自己和吴利兹的绝色完全调换,他成为了衬托吴利兹的绿叶,但他不得不承认,吴利兹在任何一方面的功力,都远远超过了他。

    “我们每个人看到的,都完全不一样……这是如何做到的?”油墨头摇着脑袋,惊叹道。

    赫莉贝儿兴奋地问道:“布兰卡,你看到的是什么?”

    “蝴蝶。”

    “我看到了一位黑发男子,就和刚才这位画师一样。”赫莉贝儿眼神中晃出一阵迷醉,突然间想起一个问题,“布兰卡,你刚才干什么去了?我好像看到你是追着那个画师出去了。”

    “我只是想问问他,到底画的什么。”

    每个人的目光都从画布上移开,落到了布兰卡那依然隐藏着骄傲的俏丽脸颊上。

    他们不是吴利兹,所以布兰卡的神色不会有什么变化。

    “我不是一个画师,所以我看到什么,都不奇怪。”布兰卡望着那堆染料,“但在你们眼里,这应该只是一堆染料……他说,这什么都不是,就是一堆染料。”

    众人脸上神色变幻,说不出的难看,以为神技般的作品,被自己这些人啧啧称奇的作品,在那人眼里居然只是一堆染料。

    “你们被耍了。”布兰卡稍稍转头,不想让他们看到自己脸上的笑意。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画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