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剑仙和灭绝师太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老爷 书名:画圣
    <---凤舞文学网--->    个材火辣的女子,自然就是御龙骑士希佛的女儿赫

    两位军方大佬的女儿,不是随便谁都可以盯着看,然后遐想些什么的,所以这位社长会对吴利兹心生嘲讽。--凤-舞-文-学-网--

    油墨头看在眼里,不免觉得有些奇怪,因为巴拉坦年轻贵族中最顶尖的那些人,都是彼此认识的。而这三位却似乎都不认识这个驾御着机械傀儡的年轻人,不免让油墨头觉得吴利兹的份神秘。

    他依然无法把机械傀儡和平民联系起来,那是许多普通贵族终其一生都无法触摸的存在。

    社长保持着矜持有礼的微笑,和吴利兹那有些冷漠有些莫名气恼的神色比起来,毫无疑问地更占上风。

    他最喜欢的事,就是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之徒,可以在美人面前衬托他的气度,他的才气,他的优雅风范。

    在他眼里,吴利兹就是这种人,而且出现的十分及时,正好可以让他在两位美人面前出出风头。

    这两位美女的来头太大,大到和她们发生某种关系可能带来的好处,让巴拉坦的年轻贵族一代无不心动。

    包括这位社长。

    “真要我说?”吴利兹的眼光再一次略含深意地在布兰卡脸上扫过之后,终于回到了和他说话的正主上。

    “不求瑕疵,无以进步。我倒是想看看你有什么高见,能够让我找到我画作中的缺陷。”社长走下楼梯,随手捏其一只装饰用的干净画笔,在手心中摩挲着,他的眼睛并没有看吴利兹,只是注视着自己的画。

    极好。几乎完美,缺少的只是年岁衬托出来地收藏价值罢了,他这么想着。

    赫莉贝儿好奇地看着吴利兹,她是非常欣赏这位社长的才气的,在她看来这位社长的作品,在巴拉坦的年轻画师中,就算不是其中翘楚,却也是大多数人无法望其背项目的。

    所以她并不认为在巴拉坦有哪个年轻人有资格以“不怎么样”这样的词来形容社长的画作。

    当她正想和布兰卡交流下自己的感想时,却发现布兰卡的目光中有着一种说不出什么味道地不屑和淡淡的怜惜。--凤-舞-文-学-网--

    仿佛她是在看着一只蚂蚁向大象挑衅,鼓起自己的前肢。要和大象比比肌

    不自量力,赫莉贝儿看出了这样的意思。

    布兰卡有这样的目光并不稀奇,赫莉贝儿素来知道这位骄傲的女子对于那种敢于挑衅强者的弱者愚蠢非常不屑,生自强力的军队家庭,对于实力的崇拜与生俱来,对于弱者不自量力地挑衅行为的鄙视,也是与生俱来。

    即便是布兰卡自己都没有发现她是用这样的目光站在楼梯上往下看。

    让赫莉贝儿惊奇的是,布兰卡看着的不是那个口出狂言地家伙……

    而是赫莉贝儿非常欣赏的画社社长。

    社长在做完孤芳自赏态度,等待吴利兹发表意见的时候。回头看着两位女子,对上了布兰卡地目光,顿时心头一惊。

    布兰卡随即不动声色地移开了目光,依然矜持而温和。

    她当然知道吴利兹在绘画上的造诣,就拿那副自己的写真来说。撇开自己必须买的那个羞人理由,单以这画的艺术成就,五十万镑。布兰卡觉得非常值……即便是有朝一,当他声名鹊起之后,那画能值五百万,五千万……也绝非不可思议。

    自从见识了吴利兹的画技之后,布兰卡始终认为,这一天的到来只是迟早的问题。

    而这位社长的画,自然也能卖钱,除了有贵族为了讨好这位社长,可能求画以外,真正买他的画回去收藏地人。布兰卡相信,巴拉坦有些眼光的收藏家,都不会做这种蠢事。

    让一个一幅画可能卖上上千万的画师。来挑剔自己地画,那不是自取其辱吗?

    这是一件蠢事。做蠢事的人,不会得到美女青睐,只有冷眼。

    社长非常完美地做到了这一点,可他却兀自不知,疑惑了片刻之后,便想从吴利兹地出丑上让布兰卡向自己投来钦慕的眼神。

    “如果你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可要为自己的胡言乱语付出代价哦。”社长以戏谑的口吻对一直默然的吴利兹说道。

    吴利兹的这种态度在他看来,自然是一种胆怯退缩的表现。

    “说不怎么样是有些过份。

    兹笑着道,只是笑容里有股子冷,还有些轻蔑。

    这就改口了,未免有些无趣,社长在淡淡的得意之后,步步进,“只要你能说出我这画的缺陷,我不会计较你说什么。因为再好的作品,总有一些不容与眼的瑕疵。我希望你能帮我挑拣一下。”

    “准确地说,这简直就是垃圾。”吴利兹根本不搭理他,布兰卡的意外出现,让他心很差。

    所有人的脸色都木了,尤其是这位社长,他脸上的笑容根本就挂不住了,一掷画笔,带着股狠厉味道,“你要小心点,如果不给我一个心服口服的理由,你今只怕会死的很难看。”

    这话说的过了,刚才那份坦然求评的面具被完全撕下,即便是赫莉贝儿也有些看不过去了,不过也能够理解……垃圾,这样的词用在谁上都受不了,更何况是这些搞艺术的,总是别样的骄傲些。

    “下笔无力,一味追求技巧,却连基本功都没有练好。你看这一笔直线,轻重不一,别说这是你的构思,只是因为你的手腕根本就没有把握画笔的力道。”吴利兹指着画布冷声道,不等社长说什么,继续抨击,“颜色杂乱无章,看似繁花似锦,实则乱七八糟,不管是色调的搭配,还是和背景的协调,都做得极差,我真不明白,在一片淡黑的背景上,你抹得五颜六色是要表现什么?你难道是在表现染缸打破了之后的场景……但我却看到你这画居然名叫:淡淡的寂寞?十足的脑残!”

    “你……你……”社长颤抖着手指,半响说不出话来。

    “连基本功都掌握不了的人,凭什么来讲究绘画的意境?一副意境全无,火候全无的画作,也好意思挂出来,自称得意之作……你真丢画师的脸。”吴利兹实在讨厌这幅画的名字,淡淡的寂寞,一味的包,分明就是为赋新词强说愁,可惜的是,这位爷,说愁的本事差了些,用的不是意境深远的辞赋,而是菜根谭。

    如果是真正的画师,真有几分骨气,被吴利兹这番打击下来,只怕这辈子都没有提笔的勇气了。

    句句点中,点点属实,吴利兹所说的缺陷,其实都是非常难做到的,没有深厚的功底,极高的眼界,十年如一的磨练,什么意境,什么力道,什么色调,根本都是虚的。

    不是每个人都能天才如吴道子千年一选的徒弟,不是每个人都有一个独一无二的画圣师傅,更不是每个人都能像吴利兹一般,从小鉴赏的就是吴道子在上千年间积累下的名家佳作。

    所以吴利兹今天点评的很正确,但要求的却太过份,这就像一个蜀山剑派的剑仙指责峨嵋派的灭绝师太为什么不用飞剑杀了张无忌一般无理,

    剑仙自然能御剑千里之外杀人,灭绝师太虽然强,虽然握着倚天剑,但也做不到。

    这是境界层次的问题,无法跨越。

    这位社长当然无法认识到他和吴利兹的差距,所以自然无法理解从吴利兹的角度看待自己的画作是如此的不堪,即便吴利兹点出来了,他依然不服,在他看来……在所有人看来,吴利兹的理由并不足够说服人,很虚……

    吴利兹冷漠地环视众人脸上不一的表,这间画社中以这位社长的水准最高,社长都被吴利兹打击得如此,其他人的作品自然更加惭愧,所以一个个年轻而愤怒的脸孔都在盯着吴利兹。

    布兰卡有些担忧,这个男人,一旦发起飙来,就是这般肆无忌惮,只希望他能够适可而止。

    可是吴利兹并没有领会到布兰卡的担忧,在几声冷笑之后,说道:“你们不服?我就让你们服气。”

    抹香画社二楼,是画社成员们作画交流的地方,自然少不了绘画的工具,这里有些杂乱,一如所有的画室一般,丢弃着未完成的作品,颜料溢出的盘子,还有被颜料粘在一起的画笔。

    走到一位刚才在二楼绘画,并不知道一楼发生了什么的画师前。吴利兹向他借了画布和画笔。

    “菜鸟们,看仔细了。”吴利兹拿起画笔,那份跳脱飞扬的傲气全无,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别样的气势。大师的气势。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画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