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一章 我只是个画师,追求的无非是美景而已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老爷 书名:画圣
    <---凤舞文学网--->    巴拉坦的中央广场,位于皇宫的正前方,皇室为了表示亲民,将这一块广阔的广场开放给普通市民使用。--凤-舞-文-学-网--

    中央广场从南到北,从西到东,跨越三条大街,外加十余个小胡同,周边还有两个大型商业中心,上议院,众议院两大院也临靠着中央广场,在广场上散步的市民,每天都可以看到这些高不可攀的大人物走进走出,维持着庞大的伊斯帝国的正常运转。

    上议院众议院这些权力机构,距离普通市民是如此之近,仿佛随便谁都可以进去坐一坐,和两院议员大臣们聊一聊市政国,但实际上每个人都明白,这里是普通人遥不可及的权力金字塔顶尖,有些人生下来就注定要进入这些地方,而更多的人,终其一生都不曾爬上过那最低的台阶。

    这些天,在中央广场的巨大喷泉前,总有一个年轻人在徘徊,背着有些破旧的画架,略显单薄的影随着光影的交织而显得落魄,与那气势恢宏的两院大楼,还有广场上无限接近最高权力中心而显得有些自得的市民们,完全的格格不入。

    喷泉的水雾四散飘落,沾染上他的黑发,湿漉漉地顺着发丝流淌在他的脖颈间,稍大的一些水珠则直接打湿了他的衣服裤子,却毫不阻碍他盯着喷泉发呆。

    巴拉坦的市民见多识广,知道这多半是哪个有些神经质的画师在取景,也不以为意,只是当这个年轻人终于停止了徘徊,选好角度开始作画之后,从第一个站在他背后看他绘画的市民开始。越来越多的市民们聚集在他后,却没有离开过。

    他们见识到了前所未见的画笔,最适合勾勒出那流畅地线条,他们也看到了最挥洒自然的画技,潇洒不羁,无迹可寻,他们看到了最独特的染色技法,仿佛年轻人笔下沾染的燃料,直接浸染入了画境。

    当年轻人勾勒出最后一颗折阳光的水珠时,人群中散发出啧啧的称赞声。

    如同保存完好。没有被打散的蛋黄一般的夕阳,毫无力地随意挂在天边,上议院众议院的大楼只能看到残酷的黑影,投下来,张牙舞爪地侵占着喷泉地地盘,隔着水雾看那喷泉,竟然在光的折下,散发出血红的味道,每一个行走在广场上的画中人。脸上都挂着夸张的满足,突显着他们内心的彷徨和畏惧……

    围观的市民们,看着这幅分明与现景完全不符的画,却感觉,原来自己心目中的中央广场确实就是这样。--凤-舞-文-学-网--

    吴利兹收好画具。朝着围观者微微一笑离去,而市民们突然发现,中央广场并不适合自己散步。也跟着惶然散开,仿佛残缺破败寺庙中,那孤寂老树上聚集地乌鸦,突然发现老树原来是树妖一般。

    ……

    ……

    “我是画圣吴道子的徒弟,由画入道是我的唯一追求。虽然成为一名魔导士很艰难,但为了尽快摆脱这些俗事,重新走上追寻师傅脚步的路程,我会非常努力,整取在二十岁之前完成这一目标。”吴利兹抚摸着杀生丸化成的LP460方向盘,似乎是说给杀生丸听。又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和梅达洛大陆的山水,终究不同于九州……位于三大帝国之间的西部林地,海格摩尼亚……断魂山。烽火平原,白骨岛。卓兰,修多恩溪谷,都有着与众不同地风景吧?”吴利兹一脸陶醉,无限向往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领略这些风景?终有一,我要让这些景色成为我的画作。”

    因为下了决心之后的欢愉,一脚踩下油门,LP460快地鸣叫着驶回了茶渡酒店。

    无论巴拉坦的大人物在害怕着什么,揣测着什么,酝酿着什么,只要不是战争,终究无法影响到普通市民的生活。

    茶渡酒店前,依然有弓着子,露出几分卑怯和讨好笑容的皮条客,也有殷勤伺候着来往贵客的闲人,替人拉拉马车,吆喝着酒店服务生接待,以期望入住的客人能在心好的时候打赏打赏。

    这一幕和蔚蓝色星球的星级酒店前地景象差不了多少,正常况下,像他这样的超级跑车到来,总会有服务周到带着谦恭笑容的服务生拉开车门,可是吴利兹在茶渡酒店就没有享受到这种待遇。

    因为这辆LP460,.~本超级跑车地地位,对于凡人来说,这是遥不可及,只

    供人仰望的国家层次,所以没有谁去碰LP460,痕,玷污了这辆贵气人的机械傀儡。

    “请问您87389房间的顾客吗?”酒店大堂经理小意地询问着。

    “哦,我是。”吴利兹停住了脚步,等待着大堂经理的下一句。

    似乎有些不习惯对方的平等态度,大堂经理揣摩着是否是自己的语气不够尊敬?退后一步,保持着更加有礼而谦恭的姿态,有些犹豫地道:“安东尼公爵府的露琪亚小姐来找过您,但当时你不在,露琪亚小姐一定要进您的房间……”

    “所以,你们放她进去了?”吴利兹笑道,这几的事,露琪亚肯定收到了风声,她居然这时候才来找自己,倒也坐得住。

    大堂经理无法确定吴利兹的笑容代表着什么意思,心中却有些慌乱,额头居然冒出了一点冷汗。

    “我只是个普通的画师……不是你想象中得罪不起的大人物,呵呵。”吴利兹并不享受这种谦恭敬畏的态度,宽慰道:“我能明白,你们不敢得罪公爵府的大小姐,没关系,你忙去吧。”

    大堂经理松了一口气,终于相信吴利兹没有别的隐藏意思,告罪一声,退了下去。

    ,是一个滋生暧昧的地方,尤其是当吴利兹看着绝色妖娆的海伦慵懒地躺在上边时,那无意流露出来的媚态,那柔和铺就的曲线,那因为侧卧而挤出来的白皙沟,那踢掉水晶高跟鞋露出来的晶莹脚趾,都散发着一种让人艰难于呼吸的暧昧。

    “怎么躺这里了?”因为海伦曾经的幼幼形象,让吴利兹觉得把眼前的女子联系到男女之事是一种罪恶,终于按捺住了那一份不合时宜的冲动。

    海伦揉了揉眼睛,小手在嘴唇上拍了拍,露出一股难得的憨态,“等你太久了……有些困了。我在这个时候,最容易犯困。”

    “记得要盖被子,这样睡觉,最容易着谅。虽然你不在乎,但你这具体,向来是养尊处优惯了,得好好养着。”吴利兹抓起一毯子,盖在了海伦平整的小腹上,因为想起了那个六岁小女孩,吴利兹的动作是如此自然和充满了关

    男人,对于小女孩,总是有些宠溺的,虽然眼前的海伦已经换了一具躯体,但对于吴利兹这个最重第一印象的人来说,很难改变他的某些心理。

    海伦舒服地伸了个懒腰,看着眼前男人的关切,暖暖的,温和的让她躺在上不想动弹,憨地看着吴利兹,有些撒地翘起了嘴角,“你干嘛去了?”

    “画画。你应该知道我是一个画师,这才是我的职业。”吴利兹微笑着,希望海伦能够明白他的意思。

    他最主要的生活,还是和画画联系在一起,旁的东西,他不想牵扯的太多。

    “可是这几你的表现,我不曾看到一个画师温文尔雅的修养,却看到了一个莽夫的骄傲。”海伦同样微笑着,她其实并不介意吴利兹得罪国安院,因为她所图谋的层级,高于国安院。

    根据她所知道的内幕,吴利兹的莽夫骄傲,很合宫中某些人的心意。

    国安院权柄太大,威势太重,适当地打压一下也是好的,皇室虽然不忌惮国安院,却也不喜欢整个巴拉坦对国安院的畏惧甚于皇室。所以吴利兹削掉国安院的脸面,正适合宫中的一些计划。

    吴利兹有些忐忑地问道:“我做的这些事,会不会影响到你的计划?”

    海伦轻轻地摇了摇头,一头被黑暗魔力腐蚀成黑色的头发垂在她略显苍白的脸颊上,皱眉道:“陛下利用国安院统辖威慑官员,却很欣赏敢于挑衅国安院的人。只是知道这一点的人并不多……而我那位侯爵父亲,向来是对国安院将厌恶摆在脸上的人,所以他才如此得陛下信任。可是居然没有人能看得出来,都只知道国安院深的陛下信任,不能得罪。你却无意中做到了这一点……想必陛下会将这件事告诉沃尔顿夫人。”

    吴利兹并不在乎这些人对自己的印象,但他却担心自己无意中破坏了海伦的计划,这小姑娘为这事费了许多心神,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破坏而内疚,听到这个消息,不由得欣喜道:“那是不是意味着你的计划完成了?陛下取代那位大师和沃尔顿夫人谈起了我?”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画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