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边城故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冰翎 书名:妖剑记
    麓夷城地处开源边界。城外是绵延几十千里的无人地带,多为盗匪盘踞,再往外便到了风回国界。因此,白银正是夺了麓夷城才正式向风回宣战。

    如今,那无人区已经成了战场,遍地尸骸,城外的最后一关嘉门关外,两国主力僵持了半月,仍未分出胜负。不过坊间传闻破关当在三内,只因风回主帅司徒秀已经到了关前,与他一起到达的还有一支神秘的军队,外人都称之为“封家军”,据传其实力与白银铁甲军不相上下。

    麓夷地处边陲,向来是贸易繁盛的商业城市,白银占领后不扰民不征税,反倒带来了大量的多国特产,使得一干老板们的忐忑心绪迅速平静下来。由于白银现在基本攻占了除风回之外的中原大国,物资流通更为便捷,加之麓夷又地处中原,交通便利,不到月余。麓夷俨然一座商业之都。甚至有些攻城时闻风而逃的商人们也提着脑袋陆续回来了。对这些乱世中的商人们来说,多赚一笔是一笔。

    苏苏便是趁着这个鱼龙混杂的时候,带着小红和花小舞在主商业街两条大街外开了个小店铺,取名五金鉴行,出面的都是小红,那家伙甚至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做苏红渊。那家伙生的一副好皮相,苏苏又多的是钱,轻易便把店面买了下来,还同时买下了后面的一座大宅院。在这兵荒蛮乱的年代,大到刀枪剑戟,小到金银首饰,辨个良莠真伪倒成了门活计,外面有小红撑门面,苏苏暗地里琢磨着“灵魂烙印”的窍门,更不需要花小舞抛头lou脸,倒是个不错的藏之所。

    这一晃过了二十来天,生意做出了名气,开始有人慕名而来,也终于有些上等兵器lou脸,在不断的练习之中,苏苏对那种分魂打标记的“烙印”技术也渐渐有了些眉目。

    就在这当口,司徒秀和封家军到了嘉门关外的消息也传到了她耳中。

    苏苏不是凡人,自然不会被这种人间动向打乱计划,有小花在边,她更不会强出头,只在一边静观其变。她感兴趣的是这城里的“白云”会作何反应。

    但是封家军的消息传来。城里的商人们却跑了一半,荒凉了不少。小红的工作也清闲了许多,至少不会再有些小姐夫人们拿些金银饰物前来近乎,登门的更多的是些职业军人。于是苏苏催他上工更勤快了些,能多收些看得过去的兵器拿来做实验,苏苏是求之不得。

    这一次来的确实是大客户,人家就怕找不到鉴行的苏老板,还专程派人送了拜帖以及一百两的订金。

    小红对钱财兴趣缺缺,不不愿到了店里,哪知人家主仆三人已经等候多时。

    “您就是苏老板吧?早就听说老板气宇不凡,今一见,果然不同寻常不似凡人呢。”一个长玉立的公子哥摇着扇子缓缓说道,此人穿得并不张扬,都是素色,但是用料上乘,搭配考究,头顶的束发上更是镶嵌了一枚价值不菲的羊脂白玉,一看就知家不凡,后站着两个家仆打扮的人,相貌清秀,目中有神。定然手不俗,绝对不是一般杂役。

    小红闻言挑了挑眉头,咧嘴笑道:“您就是马公子啊?早见识马公子出手阔绰,今一观,才知道清丽拖俗不似男人呢。”

    “你!”主子还没发话,后的仆人们已经按捺不住了,那羞红的脸蛋分明就是女子。

    马公子淡然一笑,制止手下开口,轻启朱唇,也不再故意改变嗓音,直接用轻柔的女声说:“老板果然好眼力,如今世道不太平,小女子出门实在不方便,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小红哈哈笑道:“好说,好说,进了我的店门,只要你出得起价钱,就是上宾,男女不论。”

    马小姐掩嘴轻笑:“苏老板果然实在,看来姑娘我的订金还能稍稍入您的眼?”

    “只是不知姑娘想要鉴的是什么宝物?”小红兴致盎然地问。

    马小姐挥了挥手,一个随行侍从走上前来,从袖子里取出一个盒子,口里念了几句,而后对那盒子一指,念道:“大,大,大!”

    只见那盒子见风便长,直到长到三张八仙桌的大小才停下来。

    小红好奇的凑近,马小姐打开盒子来。望着他道:“这里是一千两,姑娘我想跟老板要一样东西。”

    小红眼睛一瞟,便知那一箱子全是实实在在的黄金。不过对他来说,黄金真没什么吸引力,但即便如此,他还是问了:“只是不知姑娘要什么?”

    “这箱不过是个首付,若能收到东西,姑娘我再出这一模一样的九箱!”

    小红背着手在屋子里踱了一圈:“我只是一个小小鉴师,实在消受不起这么多的黄金,真叫人为难呢。”

    “这些黄白之物只不过是在见到老板之前置备的,但是如今见到了老板,小女子自然知道,这些东西入不了您的法眼,不过老板若是愿意给小女子那件东西,您要什么,尽管提,我马家定能办到!”

    “这倒是有趣了,只是不知道姑娘想要的到底何物?”

    “那物原本归小女子所有,只是被贵行另一位老板收去许久,至今未还……”

    小红闻言,心里打鼓:这丫头,莫非是苏苏的旧识?

    小红是苏苏分,在他被分出来之前一直就是妖剑灵魂的一部分。所以苏苏经历过的事他都知道。只不过他化形有些子了,也有了独立意识,关于过去苏苏的那部分记忆早被他丢到一边去了。如今被这女子提起,他才去翻找那些丢弃的记忆,终于想了起来,这个姓马的女子,只怕是来自五柳坡的那个马家吧?马家有三女,马玉霜,马玉莹,马玉芝,虽然是人类。却颇有些门道。

    小红仔细瞅瞅,这才看出来,这马小姐正是马家二女马玉莹。不过话说回来了,苏苏何时拿了她家的东西?难道是花小舞头上的紫金绦?如果真是那东西,想要苏苏吐出来,绝对不可能!

    想到此处,小红便道:“我这小小鉴行向来只跟兵器打交道,出出入入也都是些金属物件,除此以外,其他东西均不在小店交易之列,至于姑娘说的另一个老板……我这没这个人啊?”

    马玉莹似乎早料到如此,神色镇定道:“姑娘我想跟老板买的,自然也是一件兵器,只要苏老板做得了主,和您谈也是一样。”

    “还要请问姑娘,你要的兵器是何种类,是何模样,名唤何物?”

    马玉莹脖子一扬,朗声道:“人形,男,十六岁,相貌清秀,着白衣,名唤化雪……苏老板,您可别告诉我您没见过啊。”

    “人形?兵器?”小红眼睛一翻,暗自嘀咕着,终于一拍脑袋,“啊,我忘了!”

    马玉莹面lou喜色:“想起来了?”

    小红看着她,遗憾的摇摇头。

    “卖还是不卖?”马玉莹单刀直入地问。

    那化雪想要杀司徒秀,而且和暗杀花小舞那帮人颇有渊源,正是从他们上发现了灵魂刻印,苏苏现在才三天两头练习下印的技巧。而且化雪还是苏苏唯一活捉到的白银组,要她放人,想想都不可能。

    可是这件事没什么人知道,如今却被这马玉莹得了消息。看她的架势是势在必得,若是拒绝恐怕不好善了。小红正在琢磨对策。却感到一股亲切的气息迅速迫近,那是只有作为本体的妖剑才会给他的感觉,可是她怎么来了?

    !”果然,只听一个爽朗的声音突然ha入进来:“卖,当然卖

    马玉莹抬头一看,稍一愣神,然后笑了。

    “三妹果然神机妙算,你还真在这,苏姑娘!”

    “是啊,就知道你敢来自然是有把握,所以我也不打算藏起来了。”苏苏从竹帘掩盖的后厅迈出,看着马玉莹道。

    “我要与故人谈天,你们都出去等。”马玉莹忽然对后两人说,那二人乖乖退下。马玉莹一扫正经模样,面现喜色道:“苏姑娘既然在此,他也在吧?他还好吗?”

    “他?”苏苏会意,这马玉莹曾经想嫁花小舞,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她还没忘。

    “他很好。”苏苏说。

    “那就好,三妹说你们在开源,我还不信,依你的子,你们该在更恬淡的地方才是,怎会到这兵荒马乱的麓夷来?”

    “我也没想到,五柳坡已毁,你们竟也到了此处,莫非这也是你家三姑娘的意思?”

    马玉莹笑道:“她们都没来,就我来了。实不相瞒,如今这天下已是马家的,白银所在,皆是王土,自然来去自在。”

    “哦。”苏苏兴趣缺缺的应了声,这天下,谁当皇帝都跟她没关系,不过没料到马家也会和白银扯上关系,这倒是她没料到的。

    “苏姑娘不是凡人,自然不管凡间事,不过如今风回大军已经到了嘉门关外,此地还是不要久留的好。”

    苏苏奇道:“难道白银没有信心守住这里?”

    马玉莹叹了口气:“天知道他们怎么想的,我都想不明白他夺这天下是为了什么,不过三妹说的话,总不会错。”

    “他?”

    “我爹。”马玉莹说,“白银的国君,就是我爹,我们也是刚与他相认。不过几百年没见,他变了很多。我们马家托祖宗庇荫,早已超拖轮回,实在不该参合这些争权夺利之事,染天下戾气造血腥杀孽有损修为,太君一直是这么说的。不过我爹主意已定,我们几个作子女的也说不了什么。我只求能寻着自幸福,再也不管凡俗之事。”

    “你想要我把化雪还给你?化雪在我手上,只怕也是

    你家三姑娘算出来的吧?”

    “呵呵,三妹那个神算啊……还不知道苏姑娘愿不愿意帮这个忙?”

    “马二小姐如此以诚相待,我若拒绝实在说不过去。不过想必你也知道了,你的化雪并不是人类,如此也无妨么?”

    “没关系!”马玉莹斩钉截铁的说。

    “而且他还受别人控制,这一点,可能你爹更清楚。”

    “我知道。”马玉莹说。

    苏苏听到此处,忽然叹了口气:“好吧,我可以把他还给你,但是,有两个条件。”

    “你说。”

    “你知道当初我为什么要抓他么?因为他要和杀花小舞的刺客有关。”

    马玉莹听到这,手握成了拳:“我听三妹说了,不过我保证不会让他伤害花公子……还是说你想要什么实质的保证?”

    “跟明白人说话就是省事。”苏苏笑道,“我也是个女人,明白你的心,所以也不打算难为你,我只是想在他上做一个印,如果万一哪天他迫于命令对花小舞起了杀意,我便能知道。”

    “很合理的条件,没有问题!”马玉莹猛点头。

    “第二个条件,你也知道,我对这些金啊银啊的没兴趣,不过,如果你想从我这里拿走一件兵器,最好是能用同档次的兵器和我换。”

    马玉莹听到这,松了一口气:“三妹跟我说过了,苏老板只兵器。若早知是你,我也不用费劲准备这些了。三妹还跟我说了,如果要换回化雪,有一样东西作交换,苏老板一定接受。我只需要给你弄到手便可。而且那件东西,若是马家的人去办,当事半功倍。”

    苏苏笑笑:“这倒是有趣。只是不知道三姑娘说的是何物。”

    “白云。”

    苏苏眼睛一亮:“成交!”

    马玉莹闻言大喜:“那还请苏老板等我消息,明我便把白云送到府上,我们一手交人一手交货。”

重要声明:小说《妖剑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