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二章 谜之剑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冰翎 书名:妖剑记
    苏苏没有想到,堂堂魔尊会如此狼狈。难怪会在密室中单独见她。

    他脸色苍白,发丝凌乱,向来围绕在周的银龙梭无力的耷拉着,断成了两截。

    “这是……”魔域之中,就算是两大魔尊,也不可能让百里飞扬废了武器,除非他们二位联手,难不成魔界大乱了?

    “我去了剑林。”魔尊淡淡的语气,仿佛说着与己无关的事,“绯莹去了那里。”

    说罢,他抬起头来,直视着苏苏:“把她完整的带回来,我就兑现我的承诺。”

    咦?不用破空了?带回一个人,似乎难度低了很多啊,不过看他这模样,也许那个什么剑林更加恐怖也说不定。

    苏苏暗自盘算着,选哪一样才能不吃亏呢?

    魔尊似乎看出了她的犹豫,站起来道:“我与你同去!”

    苏苏抬起头来,看着他,这家伙的神极为认真,不像是开玩笑。

    魔尊加妖剑。这组合,也太可怕了吧,砸了三十三重天都不成问题吧?

    这剑林中有这么可怕的敌人?

    “这个……”不行,让她考虑一下,她还有小花要看着呢……

    苏苏话还没说完,魔尊老大已经刮起一阵大风,把她整个卷走了。

    这魔道中人就是,也不听人把话说完!不过按说,既然是魔尊老大有求于她,自然会照顾她那小花的安全,人家好歹一方为尊,总不会这点小事都办不好吧?更何况还有妙尼尔跟着……

    虚空中,那呼唤又传了过来,愈发的真切——到底是谁,在寻找兵器?

    苏苏正要伸出神识打探一番,耳边却听魔尊道:“到了。”

    黑风散去,眼前呈现出一片嶙峋石林。

    “剑林生于上古时期天地初开之时,距今三十万年有余,自它存在的那一刻起,便蕴藏万千剑芒,因此又有石生剑,剑生石的说法。”

    魔尊说着,手一招,唤来一块小山一般的巨石,在掌心里揉揉捏捏,成了铁丸一般大小。

    “我兵器已毁,以此为饵。你看好了。”他说着,把那石丸扔向石林中,只见那石丸尚未接近,便已被凭空的力道绞成了粉尘。

    苏苏感慨道:“好厉害的剑气啊。”能把魔尊的兵器绞断的东西当然厉害啦,感慨感慨也算给魔尊老大点面子。

    “如此剑气,自然伤不到你我,跟紧我,别失了方向便好,我们尽量不要与主人起冲突,找到人就回。”

    苏苏一听,忙道:“这里有主人?那又是何方神……”

    话还没说完,那魔尊竟又把袖子一卷,拉了她便进了石林。

    苏苏差点没被一口黑风呛着,无可奈何撇撇嘴,这家伙,当老大太久了,都不听人说话的么?

    再看时,人已到了石林中,那石林高低不同,错落有致,不过看得多了。就觉得处处相似,简直是“不识石林真面目,只缘在此林中。”

    道。还好,来自四面八方的剑气似乎识得苏苏,自动kao边绕开,苏苏只看到子四周被剑气画成了一个圈,无论她往哪边走,它们都会自动让

    再一看,魔尊的况就不如她了,人家剑气才不客气,全往他上招呼,不过魔尊也不是吃素的,没了兵器,拆了外袍一卷便成了最好的防御,四周顿时兵兵乓乓火花四溅。

    不过如此看来,没了那肥大的外袍,这位里面就着了一软甲,体精壮的如同蓄势待发的猎豹一般,果然好材!

    “跟上!”这位可不像苏苏这般有兴致,又看风景又看人,似乎早等不及了,一路狂冲了进去。

    唉,心急,可是武家大忌啊。苏苏叹口气,只好跟上,谁知道没走两步,那石林竟动了起来,拦腰进,把苏苏拦在了后面。

    苏苏盯着那拦路巨石。伸出手来,用剑气劈了两下,火光四溅,那石头却发出金鸣之声。苏苏循着那划痕处看去,尘埃之下,竟是黝黑的金属。她用指甲敲了敲,那东西坚硬无比,竟然丝毫不逊于她。

    “看来,遇到前辈高人了啊。”苏苏叹道,而后对着那石头做了个揖,“石头大哥,看在咱俩同类的份上,让个道呗?小妹先谢过啦。”

    话音刚落,那石头居然咯吱咯吱让开了。

    苏苏一见奏效,看来这亲戚是攀对了,乐呵呵对着石林道了几声谢,顺着路追去,结果追了一阵子,她杯具的发现,自己把人跟丢了。

    苏苏只好胡乱寻了一番,奈何石林处处相似,别说找人,就连回去的路都寻不着。

    罢了。人家魔尊本事大,何况还有用得着她的地方,自然会来寻她。

    苏苏索寻了个高处坐下,正所谓站得高看得远,没准能发现什么。

    但这石林也忒古怪,她爬的高了,却发现四周的石峰都比她这块高,左右看了半天,还是看不到路,如此刀锋石林,苍蝇都呆不住。更不要提活人了。

    正在感慨,却见一个佝偻的人形绕出了石壁,在地面慢吞吞走着,其萎靡程度简直媲美非洲难民。这位仁兄,只怕有一个礼拜没吃过饱饭了吧?没准一整天滴水未进,仿佛随时都会一跤跌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苏苏正在好奇,为什么会有如此狼狈的人被困在这石林里,那位仁兄已经“噗”地倒在了地上,卷起一圈浮尘。

    能够活着被困在此地的,定非凡人,而他能活着遇到苏苏,自然是有缘人。如此一来,岂能见死不救?

    苏苏连忙从石峰上跃下,落到那人边,唤道:“兄台?可要喝水?”

    那人含含糊糊支吾着,伸出一只手来。

    苏苏翻出她那乾坤袋,水没找着,却翻出一坛子巨人的佳酿,打开坛盖,浓郁的香气顿时逸散开来。

    那人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然一个鲤鱼打蹦了起来,一把夺过那酒坛子,咕噜咕噜往下灌。

    苏苏好笑的看着他,原本要死的人,仿佛充了电一般,脸上顿时有了红晕。

    一口气干完一坛酒,那人舒服的打了个嗝儿,然后摊开四肢坐在地上,整个人贴着那冰凉的酒坛子,脸上满是满足的笑意,不住赞道:“好酒,够劲!”

    苏苏看他活过来的,便也捡了块干净石头坐下,问道:“这位哥哥也是被困于此?”

    那人挑了挑盖了满脸的碎发,有些不满的斜了她一眼:“哥哥?”

    “我看我二人年纪相仿,便随便叫了。可有不妥?”苏苏耐着子瞪着他,暗道,堂堂妖剑,若不是有事要问,谁跟你这么客气?好家伙,我叫他哥哥,那是他几辈子修来的狗屎运,他居然还嫌亏?

    那人咂了咂嘴,哈哈笑道:“看在这坛酒的份上,我批准你叫我哥哥啦……你刚才说什么?被困于此?胡说八道!你大哥要出去,谁管得着?”

    这家伙口气倒不小,不过他既然吹上了牛皮,苏苏赶紧打蛇随棍上,嬉皮笑脸道:“可是小妹迷路了,这地方这么森,这么恐怖,小妹实在害怕,既然哥哥本事那么大,给小妹指一条明路如何?若是出了林子,小妹定给大哥再送两坛美酒过来!”

    那人闻言,眼睛一亮:“再送两坛?”

    “当然。”

    “和这坛一样?”

    “一定!”

    “好!”那人拍手跳起来,拎着坛子就开始迈步。

    苏苏乐滋滋跟在后头,嘿嘿,可以出去了,却不料前面那家伙脚下一停,脑袋一歪,道:“还是不行。”

    苏苏几乎气吐血,无奈道:“又怎么了?”

    “你哥哥我在找人,人没找到还不能出去。”

    “大哥你要找谁?”大不了本姑娘帮你找就是了。

    “一个小姑娘,嗯,年纪嘛。”那人看了她一眼道,“看上去跟你差不多大。不过那丫头喜欢穿绿裙子,嫩嫩的绿,带一点点鹅黄,不招摇,不刺眼……”

    敢这家伙嫌她的红裙子太招摇太刺眼?

    苏苏愤愤不平地想着,却听那家伙仰天吟道:“乱石萧萧不入,一点新绿进梦来……唉……可惜啊……”

    苏苏瞅着这家伙,居然还打起油来了:“大哥,那姑娘跟你什么关系?”

    看他依依不舍的模样,莫不是初恋人?

    却见那人两眼望天,一副悲戚模样道:“仇……人!”

    苏苏眨巴着眼睛,不是吧?仇?

    “年纪轻轻,遭人利用,误入歧途,简直是暴殄天物!啊,苍天!”

    “停停,大哥,那姑娘有名字么?”这年头,怎么总有姑娘闯到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来?该不会是同一人吧?

    “花染绯色柳如莹,绯莹,果真人如其名……唉!”

    果然啊,果然是同一人!

    “那个,大哥,别叹气了,你见过那位姑娘?”

    “废话,若未见过,我寻她作甚?”

    天知道你要作甚!苏苏暗自嘀咕着,不过刚刚他说他们是仇人……

    “若是找到了,大哥准备如何对她?”

    “自然是杀……”

    那人忽的住口,咧嘴笑道,“救,救她!”随后几乎自言自语道,“杀了实在太可惜了……”

    苏苏听了吓一跳,不愧是仇人,看来不能让他先找到人,忙道:“大哥果然是菩萨心肠,只是不知要如何寻她,可有小妹帮得上忙的地方?

    那人对那句菩萨心肠极为受用,这才终于正眼看了眼苏苏,忽然眼皮一翻道:“我干嘛跟你说这么多?我定是醉了!”

    苏苏一听,傻眼:“哥哥这是什么话,你信不过妹妹么?”

    “我为什么要信你?咱俩素昧平生,不过才说了几句话,你便与我如此熟稔,实在可疑。”

    “大哥,你看我像坏人么?”

    “此地无银三百两!”

    “可是我刚刚救了你耶!给了素昧平生的你一大坛佳酿,那可是天上地下只此一坛,你就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好酒啊!可我却毫不心疼,任由你像喝水一样喝掉了,没问你要一分一厘的好处,难道大哥就看不到一丁点善心在里面?我简直比窦娥还冤~”苏苏一边说,一边挤眼睛,挤得是红彤彤,泪通通,一副委屈至极的模样。

    那人见了,竟也不好意思起来,看了看那舍不得抛弃的酒坛子,搔了搔自己的胡子茬,似有所觉:“说的好像还真有那么回事……”

    “什么叫好像?本来就是嘛!”

    那人拿手肘安慰似地碰碰苏苏,道:“罢了罢了,你且跟我来。”

    苏苏擦擦眼睛道:“去哪?”

    “怕就别跟!”

重要声明:小说《妖剑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