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一章 被迫认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冰翎 书名:妖剑记
    花小舞见苏苏似乎对他的到来并不欢迎。竟然嘴巴一嘟,眼眶里已然有泪水在打转。

    “媳,媳妇儿,舞儿想你,舞儿怕你又把舞儿丢下了,媳妇儿不喜欢舞儿吗?”

    这家伙仿佛一瞬间成了只被遗弃的小狗,可怜巴巴晃着尾巴在苏苏脚边绕圈,双手因为养尊处优的缘故一向白白嫩嫩,此刻竟也沾染了泥水,在衣襟边紧紧拽着。

    苏苏见他如此模样,哪里还有脾气,只觉得心疼不已,然而,心头的疑虑却也驱之不去,终于硬起心肠道:“你背后的包裹里是什么?”

    花小舞抬起头看看她,眨巴着眼睛道:“媳妇儿是说小红?”

    苏苏早已觉察到那布包中分的气息,此刻听闻小红这个名字,险些绝倒,小红?还小明咧!

    “把它给我。”

    花小舞听话的解下包裹,递给苏苏,然后仔细看她的反应。

    哪知道苏苏双手一触及那包裹。顿时变了脸色。

    这亲如己的存在,此刻竟对她的神识毫无反应!

    难怪自己完全没有觉察到花小舞离开五柳坡跑来找她!

    “小红说它要睡觉,舞儿就把它一起带来啦。”毫不知的花小舞邀功似地看着苏苏。

    苏苏无心搭理,只是反复摩挲那把剑,它似乎安然无恙,她布下的领域是以这个分为媒介的,此刻领域也是完整无缺。进一步探究,她才发现,这分的意识似乎被强大而安稳的气息包围着,藏得很深很深,难怪任她如何呼唤也不回应。

    。”妙尼尔ha口道:“这事儿也不能怪我,你只要我看着少爷,别让他离开这个领域,可是他要带着领域一起走,我也没办法,那把剑又不听我的,居然还糊里糊涂的认了主

    认主,陌生而又熟悉的字眼,如同尖刺一般刺入苏苏脑海!

    苏苏顿时语气不善道:“认主?它认谁做主?”

    妙尼尔摊摊手,冲花小舞嘟嘟嘴:“自然是他咯,还能有谁?”

    苏苏神色复杂看了看花小舞,有又来回翻看那把红剑,那剑是她的分,化作的剑形也与她的本尊一模一样,只是体型略小些。这家伙是她的一部分灵魂所化,与她休戚相关,生死与共。她原本以为他们同出一魂,格认知上也相差不多,却不料,这家伙居然这么快便认了主,而它认主的对象竟然会是花小舞!

    她茫然,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分认了主她这个本尊会如何,她丝毫没有真正认主的经验,以至于她看不出这把剑发生了什么,但是妙尼尔说它认主,那定是已经缔结了契约!

    她以手拂过剑,那上面果然呈现了一个闪电一般的印记,她识得那是属于花小舞的印记,即使他转世投胎,在他的前,仍然有那个胎记。

    看来一切已成定局。

    她焦躁不安,也诚惶诚恐。

    她到现在才知道,自己一直不愿认主,并非因为内在的骄傲,而是来自于自己的怯懦,对于把自己交给剑主这件事,她是害怕而不安的。她自的强大使得她从不求人。却也不愿求人,她骨子里,除了自己,谁也不愿相信,正是这种不信任,使她不愿与任何人缔结这种长久的关系。

    即使对方是花小舞,她同样恐惧。那家伙,全上下都是谜,她从来无法知道他的全部。

    她手足无措,不知道如何是好,她一抬眸,就看见了花小舞无辜探

    寻的目光。

    又是那般无知的神

    但正是这样的他,竟然收了她的分

    天知道他的无知是真的,还是装的!

    她突然发现,自己才是真正的一无所知,她想起了她那分曾经告诉她的信息——花小舞,也许是某人的分

    她想起了那些与他多多少少有些关联的转轮王,他们每一个都有强大到她无法企及的能量,而她完全无法理解他们那种存在,真正高高上上的存在。

    她内心波涛澎湃,心海狂躁到灵魂无法承载,然而她却又不敢表现出一丝一毫,因为这里是魔域魔尊的地盘,而且就在她面前,妙尼尔在看她,花小舞也在看她。

    她不知道他们想从她脸上看出什么,但是她什么也不想让他们看出来。

    她告诉自己,无论如何,不要怀疑花小舞。不要忘记他对自己做过的一切,她已经嫁了他,便是他的妻,无论发生了什么,无论他变成什么模样,发生过的一切都不会改变。

    怀疑这种东西,一旦滋生,便会无限扩大,她决不能如此。

    她强压住自己的不满,挤出一丝笑容,把那把剑交还给花小舞。

    她应该相信,她的分认他为主,定是有理由的,她可以等它睡醒了再问清楚。

    她应该相信,花小舞不会害她,无论他变作谁……

    。”花小舞接过那把剑,lou出安心的笑容,而后,却又探究的望向苏苏:“媳妇儿不高兴吗?因为小红不会说话了?小红只是在睡觉啦,睡醒了就会很精神啦,媳妇儿不要生气啊

    小家伙说着竟然伸出手来,伸向苏苏的脸颊。

    苏苏心里有事,毫无所觉。直到花小舞的手触到了她的脸,她如遭电击猛然拍开他的手:“你做什么!”

    这一击,苏苏几乎出于本能,花小舞那手连同整个前臂顿时被拍的肿了起来,那家伙嗜着泪花,颤着声音道:“媳妇儿,舞儿,舞儿只是想让媳妇不要板着脸,板着脸,不好看,舞儿想让媳妇儿笑笑……唔哇……”说着。竟大哭起来。

    苏苏闻言一愣,这才知道是自己太敏感了,因为他让自己的分认了主,她害怕他会对自己做出同样的事,她害怕失去自由之

    但是,也许是她错了。

    她蹲下子,想要查看花小舞被拍肿的手,小家伙似乎被打怕了,竟然缩了一下。

    他那一缩,苏苏只觉得心头一紧,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已经伤害了这家伙纯洁如孩童一般的心灵,他虽然已经成年,心智却只是个孩子啊。

    然而,那手,还是颤颤巍巍触到了她的——她看到那受伤的手,大大方方放到了自己手中。她一抬眼,看到了小家伙坦然的笑容,他似乎打从心底信任着她。看到这样的他,苏苏竟感到一丝愧疚。

    她轻触他的肿包,花小舞似是极痛,子颤动了一下,贝齿咬着唇,发出强忍的哼声,眼眶里波光盈盈。

    苏苏已然察觉,他的前臂似乎被拍裂了。

    现在的花小舞只是个凡人之躯。

    骨裂,那是何般的疼痛?

    苏苏虽然自己是金刚不坏之,但好歹做过几年人类,知道那体的脆弱。

    然而这样的剧痛,那家伙竟然还强忍着。

    “媳妇儿,是舞儿不好,是舞儿不听话让媳妇儿担心了,舞儿不痛,真的,媳,媳妇儿不要担心……”

    苏苏闻言,更是心疼不已:“是我错了。忍着点,很快就不会痛了。”

    苏苏把手放在他的伤处,掌中浮出淡淡的红光,在那红光的滋养下,她可以透过他的皮肤看到骨头一点点愈合。

    终于,那骨头完好的连成一体,苏苏松了口气。

    “媳妇儿,舞儿好困……”

    苏苏扶住他昏睡的体,小家伙已经进入了梦乡。

    也许那疼痛,对他来说还是负担太重了。

    苏苏轻声叹息,暗自发誓,以后不会再让他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她轻轻抱起他,走向自己的塔楼,楼顶是魔尊专门分给她的卧房。

    这里是一个远离魔兵的清净住处。

    就在此时,一个声音飘进了苏苏的脑海。

    “四方的兵器啊,回应我的呼唤吧……四方的兵器啊,回应我的呼唤吧……”

    “妙尼尔,你有听到什么吗?”苏苏问道。

    妙尼尔一声不发跟在后头,闻言抬起头,满脸茫然道:“声音?什么声音?我就听见风的声音,呜呜呜的好难听。”

    这个声音苏苏在进入魔域的这些天听到好几次了,她原以为普通兵器听不见是因为它们的灵魂不够强大,认知不够,但是连妙尼尔也听不到——难道这里,只有自己能听到?

    苏苏把那声音甩到脑后,人已到了卧房门口,房门应声而开,房内的布置应有竟有,丝毫不像魔道住处,不知道的只怕还以为这是某个大户人家的客房。

    苏苏把熟睡的花小舞轻轻放到上,便要站起,那家伙却翻了个,正巧抓住她的手,口里发出梦呓一般的声音:“媳妇儿,不要走……”

    苏苏回握住他的手,虽然伤势已痊愈,她还是万般小心,柔声道:“我在这,安心睡吧。”

    花小舞咕哝了几声,听不真切,而后发出轻微的鼾响。

    苏苏轻轻拖出手来,花小舞抓的并不用力,很快便把被子当做她的手,满足的抱住。

    苏苏看着他,脸上的污渍沾了汗水泪水更成了大花脸,看来他千里迢迢寻她而来,就算有妙尼尔带着,也吃了不少苦头吧,想到自己竟还那般不耐的对他,暗自愧疚,招出一块湿巾小心擦拭他的脸庞,直到又还原成那张她熟悉的俊俏脸蛋。

    看着那睡颜,苏苏不坐在边发起呆来。

    直到怀里的震动唤醒她。

    苏苏解开腰间的布囊,魔尊交予的令牌已经迫不及待的从囊中窜出,浮在空中,上面闪烁着几个字来:

    “魔尊有请。”

重要声明:小说《妖剑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