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八章 弹指千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冰翎 书名:妖剑记
    <---凤舞文学网--->

    苏是从睡梦中被惊醒的,由于不是人的关系,苏苏原觉,但这一次大概是耗力过度,不得不依靠睡眠来修整,她本就是个天不怕地怕的子,也不担心自己睡着了会被怎么样,原本也没什么东西能奈她何,因此一听雷沃丁说到了自己人的地盘,她可就什么也不顾了,倒头就睡。--凤-舞-文-学-网--

    然而这一觉睡得并不踏实,宁静并未持续多久,刺鼻的腐臭和此起彼伏的怒号惨叫便一直困扰着她。苏苏暗想着睡觉皇帝大,一切与她无关,翻了个继续睡,但最终被人从上拽了起来。

    苏苏怒气冲天,虽然现在能量有限,但威势仍在,乍然睁开的双眼顿时红光暴,整个帐篷里,一切刀兵都嗡嗡响应着。就连雷沃丁也只在魔刀上见识过这种威压,偏偏那魔刀只是个幻影,比起本尊妖剑来竟还差了一截,雷沃丁顿时惊得一哆嗦,竟忘了自己是来干嘛的。

    “小雷,你来干嘛?出大事了?”书虫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从苏苏头发里钻出来,迷迷糊糊地说。

    这一出声,在兵器萌动的帐篷里格外悦耳,苏苏这才醒觉,浑的气势瞬间降了下去。

    “海拉出动正规了。

    ”雷沃丁终于从呆滞中回过来,这才想起自己叫醒她的目的,“巨人们几乎全军覆没,亡灵很快便会到达这里,我们不可久留。”

    苏苏还浸在睡眠的舒适中,恋恋不舍的抱着被子,漫不经心听雷沃丁一本正经说话,随口便应道:“海拉来了我都不怕,还怕那些杂兵……呃?你说什么巨人全灭?”这个消息有些惊人。

    “冰霜巨人乃是远古神族后裔,但这海拉很显然是志在必得,他们远远是亡灵对手在,那些巨人战士只怕已经变成了巨型骸骨军团了下的妇孺能逃的也都向南方逃了。我们快走吧,这里很快便会被亡灵占领,海拉这次的目标,只怕是整个米德加尔特和虹桥那端的神界。”

    “听起来真像诸神的黄。”苏苏感慨,“那还废话什么们赶紧走。”如果连巨人都成了亡灵,估计打起来也会很累人吧,况且海拉不在这,打赢了也没好处。

    苏苏没什么随物品。衣服本就是:己变出来地。所有地家当就那一个乾坤袋了就走。

    雷沃丁一边在前面领路。一边异:“公主知道诸神地黄昏?”

    “不就是海拉啊。洛基啊。还有你那主子一帮人打上神界。然后奥丁被狗吃了尔被蛇咬死了。最后你主子一把大火烧光光。我们那儿就叫诸神地黄昏当神话故事讲地。”苏苏不以为然地说。她直到现在都无法进入状态球神话听多了。现在还觉得跟客串似地。结果听得雷沃丁直吐舌头。

    “听起来……很惨烈……”奥丁乃众神之王尔更是第一战神。这两位都死在这一战中。可想而知战况如何。不过雷沃丁那主人早就与魔刀达成协议了。不会听从海拉地怂恿。也许那只是苏苏听到地传闻。当不得真地。

    “切。这种事我见得多了。反正死了还会再来。没什么好担心地。”书虫说地轻描淡写。

    雷沃丁不可思议地看着它:“你地意思是。神界灭过很多次了?”

    “有生才有灭,有灭才有生,这是自然规律,这都不懂,还自称第一神兵,笑死人了。”书虫懒懒的趴在苏苏头顶。

    “哦,你不是一直住在书里吗?还有工夫看这些?”苏苏好奇了。

    “哼,你见到就知道了,真实之书在世界的最高点,什么都能看见。”

    苏苏暗自记在心里,只怕那本书很快便能见到了。

    就在此时,耳边传来一声马嘶。要知道,亡灵的骸骨战马都是一副骨架子,可没能耐发出这么清亮的声响,但现在这里几乎全是亡灵大军,哪里来的活马?

    苏苏循声望去,却见一匹光芒四的天马立在不远处,望着她的方向,仰头长嘶。--凤-舞-文-学-网--那匹马居然有八条腿,一对羽翼闪着七彩神光,夺目非常。

    “哇,主人,你怎么把斯雷普内尔拐到的!那可是三界最快的马!”书虫兴奋的蹿出来,张着一对小薄翅,晃晃悠悠就向那匹马飞去,结果被那马鼻子一喷,一个筋斗喷飞了,晕头转向被苏苏接在手里。

    “看来奥丁是要接我去神界,正好,早就想去看看了。”顺便瞅瞅魔刀到底想干吗。苏苏还是第一次骑飞马,主意打定便似个孩子似的攀上了马脖子,兴奋的四处乱摸,弄得那匹马浑不自在。

    雷沃丁一见,也要上去,却被苏苏一脚踹了下来,理所当然地说:“小雷,你那么烫,小斯会受不了的,你自己飞吧。”

    雷沃丁闷闷不乐跟在一边,暗自郁闷着,为嘛是“小”雷,他明明是一把很大的剑啊。话说回来了,巨人的剑,能小么?

    只有那条书虫,炫耀似的趴在苏苏头顶上,把玩着自己肥肥短短的尾巴,哈哈,小雷,小斯,只有它是“虫虫”,没有小字啊,意味着这两位都比它矮一头呢,这家伙颇有些阿q的在那自我满足着。

    不愧是三界最快的马,转瞬间,茫茫亡灵军团便被甩在了地面,从天上望去,地上密密麻麻一片,看不到边,半空中

    巨龙喷吐冰弹,却只能看到几百道折着蓝色光泽的一路,最终无力的坠落。

    一切都被抛在后,他们不断上升,穿过了云层,原本是漫漫长冬的世界突然变得明亮起来,半透明的虹桥尽头,一片散放着淡金色光芒的陆地出现在天空。

    “这里是另一个空间?”苏苏自从死国一行后,似乎对空间的认识更为清晰了,虽然她明明是从下面飞上来的,却分明感到了这里乃是另一个次元。那虹桥只怕是次元间的通道吧。

    “当然三界原本就不是普通的上中下关系,它们是相互连通的三层空间。”书虫洋洋得意地开始卖弄,“而贯穿这三层的就是世界之树。”

    “那只不过是神话。”苏苏说才不信有树可以同时生长在三个空间。

    “哼,待会你见到知道了棵树,我住了上万年!”

    “你不是书虫吗?什么时候变了蛀虫了?”苏苏奇怪了。

    “唉,人蠢可怕,人蠢到不知道自己蠢才真可怕。”书虫摇头晃脑地说。

    “唉,不过啃了几年书以为自己是生了。”苏苏毫不客气的回嘴。

    雷沃丁无可奈何看这个活的年数以万来计算的家伙争执这些无聊的问题,突然生出了种遇人不淑的悲怆。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和蠢人在一起,不就可以反衬出自己的智慧了?雷沃丁想着,不由自主地微笑了起来。

    斯雷普内尔鄙夷的看着这三位,暗“又傻了一个”由得飞得更快了些,它只想早点交差,然后离他们远远的,毕竟傻是会传染的……

    奥丁在他的花园单独接待了苏,其他人则被以各种理由支开了。

    “真没想到雅小姐,竟然是他的妹妹。”奥丁细细打量着苏苏,上一次在地面匆匆相遇次表明份,但是碍于魔刀在场丁并不敢把他的好奇写在脸上,他对魔刀自称的神秘莫测的种族还是颇为忌惮。

    但是他对与之同族的苏苏却格外有兴趣许是因为他第一眼看见,便知道这是个毫无心机的丫头,也许过于强大的力量,使她的心智更为晚熟。而另一方面,也许是因为这是个女孩子,对于和少女打交道,奥丁对自己有更多的自信。

    奥丁虽然已到中年,但岁月的累积让他更加风度翩翩,来自智慧之泉的恩赐,又让他更显得睿智成熟,然而金色的发,碧蓝的单眼,却又给了这样一个看似正经的人几分颓废,几分随意,以及更多的神秘感。而这些特质,恰恰是贵族养尊处优的少女们最迷恋的。

    可惜,这一切丢到苏苏面前,竟没有丝毫吸引力。苏苏永远关注的,都只有他那不搭调的天蓝色大檐帽。

    “奥丁大叔,我觉得你有话要跟我说?”苏苏受不了别人用那种色迷迷的眼神盯着她看,要不是这家伙和魔刀有协议,她一定把他另一只眼睛戳瞎。以前假扮玛雅的时候就被他看得毛骨悚然,现在知道他是奥丁,一股难掩的厌恶便从心底浮现。

    奥丁一眼看穿她的心思,这丫头喜怒哀乐都放在脸上,比起那个神秘莫测的魔刀,倒让他多了几分安全感。男色无法惑,他却知道什么能引起她的兴趣。

    “你就不想知道,我为何与现在的密密尔,就是你哥哥结盟?”奥丁一边说一边观察苏苏的表

    “我当然……”苏苏话一冲出口,立即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头一扭,不客气地说,“你说不说,你不说,我去问他也是一样。”封明月一定会告诉她,但是苏苏还是希望听到不同的版本,光是小花那个故事都以讹传讹的不知真相了,她才不要偏听偏信。奥丁她信不过,但封明月她照样信不过,她心知那家伙不是牙,绝对不是!

    “我留你在这,就是想把我知道地告诉你,你愿意信谁便信谁,就算谁都不信,我们也不会把你怎么样。”

    哼,你又能把我怎样?自从领悟了断水,苏苏胆子更大了,这奥丁要真拿出卢恩文字的咒文,她倒有兴趣挑战一番呢。

    “这一切还要从上一个黄昏说起。”奥丁知道苏苏会听,也不再和她东扯西拉。苏苏果然来了兴趣,奥丁已经经历过一次毁灭?那为何还会在此?

    “那一次,我被吊在树上九天九夜,终于感动了密密尔,用一只眼为代价换来了卢恩文字,得以了解世界的本源,从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毁灭是我们必然的命运。我焦急的寻求生路,我问过命运女神访过海拉的先知顾问,可是洛基的出现破坏了我一切的努力,我们最终难逃灭亡……”

    苏苏困倦的打了个哈欠些她在地球都有听说,这位大叔什么时候才说重点啊?

    “……火焰之剑的烈焰烧掉了整个宇宙在这时候,我看到了真实之书。”

    “停!”苏苏来了兴趣,“那个时候,你应该已经……”

    “没错,我在巨狼芬尼尔的肚子里到了那本书,直到那一刻,我才知道我被骗了,我们的灭亡早已蓄谋已久,而罪魁祸首,其实是那个沉默的龟缩在地底的丑女人海拉。她故意抹去了卢恩文字关于她的记载不知道,真实之书记录着一切。我甚至知道

    直都在悄悄地改变一切,把偏离轨道的命运拨正,而修正手段便是时间气泡得直白一些便是断层!”

    “不可能,时间没有断层,就算我能斩断时间线总会有更多的线在流动!”苏苏肯定的说,无数个本体重合在每一点只有拦住了一个,才会看到更多个奔跑的自己们不断的跑着圆圈,互相重叠着,因此,即便改变了任何一条轴,对整个趋势并不会造成影响。

    奥丁对苏苏的回答有些意外,但旋即露出了了然:“没错,时间不会被完全斩断,她永远只是相对停顿,因此,在相对于我们停止的时候,海拉却能有足够的时间做出新的历程,那一段从缺口中延伸的时间,就是时间气泡,那气泡同样是一个圆,起点同时也是终点,它们完美的重合,因此断层中的生命根本就不知道,在它们以为仅仅是一瞬的时间里,在另一个气泡里,已经过去了几百年,而有些东西,就在不知不觉中被更改了。”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我睡了一觉,我觉得只有一瞬间,对于醒着的人却过了上千年?”苏苏觉得自己有点明白了。但是这么想起来,确实很可怕,因为她永远不可能知道在自己生命的零点一秒,甚至零点零零零……个秒内,发生了什么事,“那太可怕了!”苏苏感慨。

    似乎在九州,便有弹指千年的说法,某些科普书上也会摆出时间无限分割论之类貌似深奥的东西。那些苏苏以前并没有太在意,但现在,当她意识到一切都是真的,一切都发生在她生命的点点滴滴中,她突然感到一种愤怒。

    “这太可恨了!我能容忍有人如此修改我的生命!”苏苏很快便把愤怒表现了出来。

    奥丁轻轻一笑:“当时我与你样,震惊之后便是愤怒,而就在这时候,我见到了魔刀,他从一个空洞中走出,站在我的面前,问我想不想学到海拉的技术。他说,时间可以是水面,也可以是气泡,如果我希望,他可以把现在发生的一切当作气泡,而新的主流,就让我自己来书写,那一刻,我毫无犹豫的同意了。因为无论需要付出什么代价,无论他的目的为何,都不会比世界毁灭更糟了。”

    原来是:马当活马医。苏苏了然的点头:“所以上次你说,你早就封印了洛基?”

    “是的,在他的帮助下,终点又变成了点,一切从巴尔德死亡之前三百年开始,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封印了洛基。但是那一年,也许是因为扭曲时间轴的缘故,掉进来了一些我也不了解的东西。他告诉我,任何外因都可能改变一切,那段时间我几乎草木皆兵。”

    “所以你会追杀露丝和尔。”

    “是的,可是我没料到,我会漏掉了最的那把剑。”奥丁叹息。

    苏苏琢磨着,却有了点:“可是基已经不存在了,为什么霍德还会被呢?”

    奥丁叹气:“为了延续之前的起点,我隐瞒了封印洛基一事,同时,神界最强大的神器都出自洛基之手,我不忍删掉这个部分,就在这时,魔刀说他可以客串这个角色,于是对于其他人来说,洛基一直都存在着,只是行踪更加飘忽不定了。

    ”

    “可是我记得你在封印碧水剑的时候不是这么说的……”奥丁明明指认花小舞就是洛基,但是苏苏知道那不可能,因为小花之前一直被罗曼的教皇封在盒子里,实体根本不能离开那个矮子半步,而且他和碧水的重逢,苏苏还是见证,一切都发生在巴尔德死后。那么,在那之前,碧水究竟曾和谁在一起?这些事,只怕还是碧水自己最清楚……可是这么重要的事,碧水为何从来不提?这可不像那把多嘴的剑,真是奇怪。

    “那件事不可能是魔刀做的,因为他一心想和海拉作对,不可能按照海拉的意志促成诸神的黄昏。那人只可能是海拉的帮凶,你那位朋友,正好是转轮王的人,海拉也是转轮王,他们互相帮助,听起来很有理由。”奥丁嘴上如此说,却注意着苏苏的反应,看来他自己对这个推论也是存疑的。

    互相帮忙?苏苏只记得海拉说了句“他该死”。连阳寿都舍不得给,还想要他的命,这是同行间互相帮忙的态度?这件事显然没这么简单。

    “原来人已经接到了啊,你们在聊什么?”清朗的声音插了进来,如同四月里的风,带着阵阵暖意。

    苏苏不用抬头也知道是谁。

    “我正要把她带去呢,你的妹妹真是可。”奥丁笑道。

    苏苏白了他一眼,什么可,恶心死了。

    封明月特意穿了件月白色的长袍,上面画了枝雪梅,淡灰的梅枝从上一直延伸到下摆,俊美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苏苏依稀看到了牙的影子,不皱了眉头。

    “既然来了,也不陪哥哥聊聊?”封明月道。

    苏苏勉强挤出个笑容:“是啊,哥哥,几天不见,我怪想你的。”说着便向封明月走去。

    奥丁站在一旁,和蔼的笑着,目送着他们向知识古井的方向而去,脸上看不出绪。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妖剑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