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章 妖剑是什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冰翎 书名:妖剑记
    <---凤舞文学网--->

    话刚出口,却觉得上一凉,那家伙竟不知在何时袭衣,他的手像一对烧红的火炭,着她的每一寸皮肤,他抱住她的背,炙的唇吻上她的口,仿佛怜惜一样,细细着她心口的那个疤痕。--凤-舞-文-学-网--

    苏苏浑颤动,整个人仿佛在蒸笼中一样,整个体都快烧起来了。

    他趁势将她翻倒,嘶哑的嗓音带着感的惑响在她耳畔:“还问我是谁?小傻瓜,我当然是你相公啊……”他说着,更为密集的吻便铺天盖地而来……

    算了,反正她已认定了,就算是飞蛾扑火又何妨?苏苏想到此,心头那最后一丝清明也终于被火淹没,动人的呻吟从她喉中出。就这样燃烧吧,她喜欢这滋味,他她也好,利用她也罢,她都不在乎,她只想顺着自己的心,以后的事她不想,也不打算再想。上他,她认栽!

    然而,预料中的事却没有生,他的手在她腰际迟。苏苏终于忍无可忍,一把将他推开,吼道:“你到底在顾忌什么!我已经嫁给你了,不是吗!”

    他伸出手,轻轻去她因激动而挂在眼角的泪珠,定定地看着她,她恼羞成怒,狠狠拍开他的手。他脸上是一成不变的笑,却再没有动作,只是说:“你说得没错,正是因为你嫁给了我,所以,我认为,你有知道一切的权力。”

    这家伙正经八百如此说佛变了个人似的。

    苏苏一怔。

    “在你真正了我之前,我是不会再碰你的。”他垂了眼皮,说出这般残酷的话语。

    她呆滞,突然感到害怕第一次般严肃的跟她说话,仿佛一旦她知道了真相,便会失去他。不,不对,就算知道了事实又如何,他还是他不是吗?选择权在她自己手上不会变吧?她不知从哪里来的信心,或,她觉得花小舞其实是在挑战她的感骨子里,那家伙根本就不信她会真的上他。

    看来。没信心地根本就嘛!

    “你倒是说说看。你有什么惊天秘闻!我信你能吓倒我!”苏苏仿佛听了个玩笑般地笑道对方却丝毫没有玩笑地意思。反倒胳膊一环。将她拉到怀里。恋恋不舍地在她间吸。

    他地动。倒让苏苏紧张起来。

    “我先给你讲个故事吧……”

    考尔没有想到。他会看到这样一幕!

    他现铺天盖地的亡灵大军再次席卷大地偏那园子里仍仿佛世外桃源一般静谧得可怕。他担心苏苏的安危,虽然那丫头其实不需要他担心可他还是忍不住,冲下了山来而,他还没赶到以那残破的新房为中心,生了巨大的爆炸,惊人的红色剑气,带着鲜血的滋味,混杂着亡灵的恶臭,扩散开来。

    考尔完全不知道生了什么,没命的奔去,结果,他惊呆了!

    绿色的光芒如一个半球包围了整个废墟,半球上,生命的能量像水一样流淌。结界的外面是亡灵的残骸,仿佛从未站起来过一般,生满了+和杂草。

    结界的里面,苏苏愣愣地站着,她的衣服残破不堪,露的肌肤上是鲜红的血,嘀嗒嘀嗒往下滴。她面前,花小舞不知出了什么事,平静的躺着,他上却有一个大洞!

    考尔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切,花小舞毫无血色的脸,嘴角渗出的血迹,浑无起伏的膛,分明就在暗示——这个人,已经死了!可是谁能在妖剑面前,杀死她挚的男子?

    苏苏上的血又是怎么回事,要知道,亡灵是不可能会流出鲜血的,看她那一脸平静的表,更不可能是自己受伤,就凭这几只骷髅,又如何能伤到她?如果说是沾到的,又怎么会有浑浴血的模样?这画面,实在太诡异了!

    苏苏似乎觉察到了什么,甩了甩手上的血水,偏着头说:“出来吧,我知道你在看。”

    考尔一惊,知道自己三脚猫的功夫不可能瞒过她,正待出来,却见一个黑衣男子凭空显出形。

    “你什么时候现我的?”那男子和善的笑道。

    “你我同根同源,我如果到现在还不能现你,我也未免太笨了。”她转过头,望着那男子,“难道不是吗,封明月?”

    “你实在令人惊讶,我真没想到,你竟然舍得把他杀了。--凤-舞-文-学-网--”封明月叹息。

    “你处处暗示我,不就是想说他份不简单?”苏苏反问,“你说得没错,他坦白了。”她有些惋惜的望着死去的花小舞。

    “你真的上他了?”封明月注意到了她的悲伤,如果她完全不为所动,那也就不是他所认识的苏苏了。

    “我没有办法,他若不死,死的就是我们……我们注定不能并存。”苏苏说着,抬眼望天,明明是冰冷的面容,却又脆弱的可怕,仿佛一触即碎。

    “他倒底告诉了你什么?”封明月好奇的问,

    “他承认了那个梦是真的,那里面那人确实是他,只不过因为霍德的梦境法则,有些变化罢了。”她说,“所以,我知道,你在里面做的事,也不过是不由己。”

    “你肯原谅我了?”封明月有些难抑的喜悦。

    “就算你的灵体进入了梦境是真,你也确实没法对我做出实质的改变,不是吗?有什么原谅不原谅的。”苏苏叹气,“我只是没想到,我们竟是如此紧密的关系……告诉我,我们到底是什么?”苏苏恳切的望着封明月。

    “他没告诉你吗?”封明月奇了。

    “他给我说了一个故事一个十人杀掉一人的故事,而直到现在,那十人也不会放过他的族人……我知道,我们与被杀掉的那一人有关因为这个记号。”苏苏说着摸上自己的心口,那里却光滑一片。

    ,不自觉转头望了望花小舞,那人静静地躺在那,般,而他的前也什么都看不到了因为那个大洞。

    苏苏仿佛不忍心一般拧回了头,封明月不忍她如此,很自然的伸手她的头按在自己前:“哭吧,我知道你很难受,你不用在我面前委屈自己,我们一族只剩我们两个了啊。”

    苏苏肩头颤动着,却没有哭,半晌,把头抬了起来,就那般近的距离看着封明月,问道:“我们的是人类的敌人吗?”

    考尔一听这话,顿时浑一哆嗦类的敌人?多么可怕的定义!

    只见封明月扳着苏苏的脸盘,一字一句地说:“傻瓜怎会这么想?明明是他们,夺走了我们生存的空间哪。”

    考尔暗自转心猛烈的跳动着。他捂着自己的心口,大口喘气,老天,他听到了什么!

    就在这时,又有人来了。

    “父亲!我没有骗您,我真的觉到了长青剑的气息!”这个声音他认得,那是黑暗神霍德的声音。

    霍德驻足在绿色的结界跟前,舒展着手臂,仿佛在感知什么。

    “噢?那里躺着的是谁?是洛基吗?”霍忽然激动起来。

    “黑黑眸,倒是与你说基有些相似。”封明月淡淡地说,惹来苏苏不满的一瞥。

    “果然如此!”霍德咬牙切齿,手上一个黑:就轰了过去,却被那绿色吸收。

    “父亲!是他,就是他骗我,他害死了巴尔德!”霍德说到最后竟语中带泣。这家伙哪里还有一点黑暗神的样子?

    “我知道你是无辜的,一直都知道。”

    考尔听见这个声音,顿时大吃一惊,那不是法蒙吗?他小心翼翼向那边望去,果然看见了那顶熟悉的大檐帽。可是霍德的父亲不是应该是奥丁吗?奥丁,法蒙,考尔暗自比较着这两人,这才恍然大悟,一想起自己跟奥丁勾肩搭背,而偏偏奥丁就是一直追杀他的罪魁祸,额上,豆大的汗珠顿时吧嗒吧嗒往下掉。

    “事实上,所有的一切,我都知道。”奥丁说着,望向封明月,“真正的洛基,我已经封印了他三百年了,但是,该生的,还是生了……”

    霍德显然没料到,指着花小舞急急问道:“那他是谁?”

    “转轮王的走狗,海拉的人。”封明月说。

    苏苏听到这,挑了挑眉,封明月似乎看到了,玩味的笑笑:“看来玄冥还不知道,海拉,死国女王,就是这个世界的转轮王,也是那十人之一。”

    “你又是谁?”霍德奇怪的问道。

    “他是密密尔。”奥丁淡淡地说。

    霍德大吃一惊,密密尔,传说中最聪明的巨人,神王奥丁的智囊,竟会是如此模样。

    “不像吗?”封明月反问。

    霍德浑一颤,竟住口不说了。

    封明月不以为意,转向奥丁说:“那把剑还是封起来为妙。”他说着一抬手,绿色的结界顿时消于无形。苏苏有些意外的看着他。

    “看来你吃过它的亏呢。我们可以号令几乎所有兵器,但那把剑确实比较古怪,竟然可以无视我们的存在。”他说着,手一指,碧水剑顿时出现在了半空,只不过浑的气息仿佛被压制住了,只缩成小小的一圈,闪着淡淡的绿色光华。

    “这就是长青剑啊,不受法则约束的剑。我命众生起誓不能伤害巴尔德分毫,我封印了洛基,我几百年来试图销毁一切错误的因素,阻止悲剧的重演,却没料到漏了它。”奥丁暗叹。

    考尔听到这,似乎明白了些众神追杀露丝的理由,以及她总挂在嘴边的错误的存在之类的。

    “这不是你的错。”封明月说,“是他们不想给你改变的机会罢了。正如我在智慧之泉给你看到的不变的命运。”

    奥丁叹了口气口字从他掌中出现,钉子一般砸向碧水,碧水剑的光芒在瞬间封锁整把剑黯然失色,叮咚一声砸到地上,变成破铜剑一枚。

    奥丁招了招手,一个武神走上前来,将那把剑拾起,放在一个盒子里。

    苏苏看到这倒抽一口冷气。喝过乌鸦舌头汤的她在第一次听到奥丁的咒语时,脑海中就冒出了相关信息,奥丁使用的文字是卢恩是这个世界最真实的语言,其效力相当于九州的上古文字。因此,奥丁这一手,丝毫不亚于花小舞的封印术。奥丁完全有能力封印她的!她这才明白,在那次她要杀掉霍德时候,花小舞为何抱住了她,他是担心她被封印吧。

    可是奇怪了,为什么奥丁会对花小舞有所顾忌呢?因为他是转轮王边的人?

    仿佛为了解答她一般,奥丁在收了碧水剑之后也没有停顿诵了另一个咒语,同样是使用的卢恩文字是满地的沙~汇集起来,把花小舞的体牢牢围住深掩埋。

    那些沙砾堆了老高,仿佛一座小山一般色的符文在表面若隐若现。

    “我还是不放心。”奥丁看着那封印说。

    “这种语言,对他们也是管用的。”封明月说罢,拍了拍苏苏的肩头。

    苏苏紧握的拳不由得松开了:“他做了什么?”她试探问道。

    “时之封印,我不能让他的魂魄去见海拉,否则,那个女人一定会毁了我们。”封明月像个长辈似的说,“你果然不记得了,空间和时间的控,都是我们的强项……我会让你记起来的,所有的事。”

    “我还忘了什么?如果你说的是九州的记忆,找那冒牌货拿不就好了?”

    “你作为妖剑之前的我族的记忆,你忘了。”封明月叹了口气,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不用担心,你会知道一切的,我不会再让你

    摆布!不过在这之前,先要做一件事,这件事,现到。”

    苏苏惑的望着他,封明月古怪的笑了笑,忽听不远处传来一声龙吟,一把的金色华丽宝剑挂着一个人,连人带剑跌到他面前。

    “考尔?”苏苏吃惊的望着他。

    “苏苏……”考尔抓住她,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真杀了他?你怎能!”

    苏苏脸色一变,冷冷道:“我以为你讨厌他。”

    “我?我不过是因欠了我的决斗。”考尔挠了挠头。

    “很遗憾地告诉你,你被他了,因为,自从这次落之后,再也不会有黎明,这一切都要拜海拉所赐。”苏苏说着望了望奥丁,“不信,你可以问他。”

    考尔饱含敌的瞪着奥丁,奥丁却道:“没错,三百年前,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我用三百年的时间试图改变这一切,但是我没想到,我还是失败了。我们不应该是敌人,如果你还当自己是人类的话。”奥丁说着,忽然摸出一个湛蓝的圆球,在他掏出来的一瞬间,不远处传来巨人的咆哮。

    “奥丁!我知道你在这!还给我,还给,索克的眼泪!”似乎是奥丁的举动打破了某种隔绝,那塔纳竟到这时才察觉到他的存在。

    “我还给你,你也用再缠我了。”奥丁说着,把那眼泪向塔纳抛去,塔纳满心欢喜把那球接了,却又在淡淡雾气中消失了形。考尔直觉这是某种屏障。

    奥丁仿佛什么都没做,继续对众人道:“百年前,海拉告诉我可以用眼泪换回巴尔德的灵魂,但那一次被洛基破坏了,这一次我关了洛基,并拿到了上一次没拿到的索克的泪水,但是海拉食言了。”奥丁和善的脸上有了几分悲戚,“我原本不信密密尔所说,但是这次,我信了。如果你不信我说的,可以去问问你认识的那位龙骑士,她是上一个轮回末世的残存,在她那个轮回,世界已经毁灭过一次了。

    ”奥丁一次说的语重心长。

    “我不相信你,你想要她的命。”考尔说。

    “曾经是。”奥丁承认,“我害怕她是某个变数,但事实证明,她不是,真正的变数,在那里。”奥丁瞟了眼装碧水剑的盒子。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我只是个人类。”

    “你不是普通的人类,你是海拉的儿子,你有权知道真相。”奥丁说,“始作俑是海拉,但不是你,你还有选择的机会。”

    “不要以为我会因此感激你,如你所说,海拉毕竟是我生母,我会搞清楚这件事的!”考尔说着,愤然转,还没忘了看苏苏一眼,可这一看,考尔却现自己走不了了。

    他惑的看了眼架在自己脖子上的葛瑞姆,想起葛瑞姆噬主的景,与此刻是何其相似?虽然他不信,但那个丫头刚刚杀了她心的男人,就算现在要杀了他,他又如何能不信?他僵直着子,瞪着苏苏:“你要我死吗?如果你真这么希望,我自己了断,不要脏了你的手。”

    苏苏冷冷看着他,嘴唇抽了两下,最终一个字没说。

    “不要冤枉她,是我的意思。”封明月插进来,“你以为我请你来就是为了白白告诉你这些神族秘辛?”

    “那你要怎样?密密尔?”考尔听见了苏苏叫他封明月,这家伙,只怕也是什么九州人吧。

    封明月却不看他,似乎他还不值得他注意,却向着考尔飞来的方向喊道:“刚拉提,我知道你在这,你用结界护着他我如何不知?只是你没想到他手里的剑出卖了他。出来吧,你躲的那人已经不在了,还是说,你想看着他死?”

    随着封明月的话,葛瑞姆把考尔的脖子划出了一道血痕。

    伴随着咔嚓咔嚓骨头摩擦的声音,披着黑衣的骷髅人出现了:“看起来,我躲的那人不在了,但是我躲的事却还是躲不掉。”刚拉提说着转向苏苏,黝黑的眼睛洞里,两点灵魂火焰跳动着,“丫头,我真没想到,你竟杀了他……难道你不知道,他为了你,已没有多少阳寿可活——他用一百年寿命救回了小主人,无非是想让主人为你打开破空之门,他又不惜耗费生气给自己造了副体,还不是为了能像个活人和你在一起,他为了解你的封印,不惜给你一滴本命精血……这一切我都看在眼里,我从未见过他这样的存在,他的灵魂不属于此处,若是死了,便再也回不来了……只是没想到,竟是这般结局……”

    苏苏紧咬着嘴唇,似乎隐忍着什么,不自觉地偏开了头。

    “而你现在,却要用那一滴精血,却骗取主人的信任么!”刚拉提说得有些激动。

    “你说什么都没用,在奥丁的领域里,海拉是探知不到的。”封明月冷笑。

    “我当然知道。”刚拉提笑得浑抖,全的骨头都出毛骨悚然的沙沙声响,“如果丫头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送你去见主人便是,只希望你们放过小主人,他若死了,才是你们灾难的开始,你们会后悔的。”刚拉提森冷的紧盯着考尔脖子上那柄剑,从自己腿上拆下来一根胫骨,在地上慢条斯理画起了圈圈。

    “我知你以动作慢出名,但是这小子大概没那么多血可流。”封明月冷酷的说,考尔脖子上流出的血已经染红了衣襟。

    刚拉提愤然瞪了他一眼,手上不由得加快了速度。不久,传送的法阵绘制完毕,封明月看着苏苏,叮嘱道:“做你想做的事,其他的不用担心,一切有我。”

    苏苏点点头,不由自主看向封印花小舞的地方,转跳上了传送阵。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妖剑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