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 真实的谎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冰翎 书名:妖剑记
    <---凤舞文学网--->

    拖着疲惫的子回到住处,却见那呆子自个儿寻了香甜。--凤-舞-文-学-网--苏苏记得自己锁了门的,细细打量那门锁,竟也完好,真不知这家伙怎么弄开的。

    那呆子难得不吵不闹,苏苏见他总算是老实了,也不敢再招惹,轻手轻脚到了电脑跟前,把白里拍到的那个沈林的照片上论坛,没多久,便有人跟贴了。

    苏苏在线候着,短短时间,回复的有好几十个,可是同样的照片,每个回复提供的名字和来历都不相同。

    苏苏奇怪了,难道这人是个职业骗子?真不知道花小舞得罪的到底是何许人。

    “你在做什么?”耳麦里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把苏苏惊得几乎叫出声来。

    “小花?”苏苏原本白里就憋了一肚子气,口气不善的埋怨着,“不要装神弄鬼的,吓死人了。”

    “你胆子就那么小啊?”屏幕闪烁起来,模糊中出现某人的笑脸。

    “别闹,我在找人。”苏苏抱怨。这花小舞离魂离多了,行径都快和鬼差不多了。

    花小舞也不再打岔。“找人我来比较快。”说着,屏幕便开始以苏苏无法看清的速度变换。

    苏苏一边看,一边感慨,这家伙,混了两天网络,都快成黑客了。

    “找到了。他最近一次使用这个名字。在嘉华实业。”那家伙说着调出来一份档案。苏苏一看那保密格式顿时傻眼。

    “我知道那家公司……”她无力地呻吟。

    仿佛故意与她作对似地。画面停在了公司总裁地照片上。

    “你干什么把它贴出来?”苏苏耐着子问。嘴上问得漫不经心。心里却忐忑不安。因为嘉华实业。正是被她“炒掉”地那家公司。而这个人。分明就是她那曾经地顶头上司。自称是牙本尊地男人。

    “我以为你认得他。”花小舞玩味地声音传来。颇有些看好戏地滋味。

    苏苏几乎白了他一眼。缓缓道来:“这人很出名。是年度富豪榜前十中最年轻地一个。加上人长得帅。三十出头还没有对象。去年被投票当选为未婚女最想嫁地人。典型地钻石王老五。这种人我当然知道。”苏苏不动声色地说。内心却一阵阵抽搐着。那人亲昵地话语就在耳畔回响。她几乎可以感觉到体里另一个生命在呼唤它地父亲。顿时浑一阵恶寒。

    “想离开这里吗?”花小舞突然问。

    离开?他是指回九州吗?苏苏还沉浸在那耻辱的记忆中,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她喜欢地球,可快乐早已成云烟,留下的都是最惨痛的经历;她觉得她也喜欢九州,但那个地方大部分地记忆却不在她上。她曾经向往父母美好的婚姻,但那美好却不得善终;她曾经以为玄会弥补她缺失的父,可那人最终选择了天下;她曾经视牙为可以信赖的同伴,但那个男人却一边喊着她一边擅自夺走了她的贞……她一直认为花小舞虽然神秘,对自己却是真诚的,但她白里看到地那张陌生脸孔到底是错觉,还是他的本

    她现,到头来,她谁也不信,谁也不敢信。她似乎牵扯了几个世界,却一个也不属于。

    她一时间茫然了,到底哪里才值得她留恋,哪里才是她地归宿?离开这里,离开了她又能去哪?

    她摇头,疲惫的应道:“我困了,睡觉了。”她站起来,打了个大大地哈欠,准备爬到自己铺位,却一眼看到那个睡得香甜的家伙,于是对着空气道:“请把你自己收起来好吗,一个大男人睡我这,要是被人看见麻烦大了!”

    电脑屏幕上突然咔咔咔冒出几个字来:“我白天有给你惹麻烦么?”

    苏苏眼睛一翻,一思索,旋即回道:“还好。”

    利索地爬上,一回头,看屏幕上孤零零闪烁着的光斑,言又止,只补了句:“记得关电脑。”

    话音刚落,室内回复黑暗。

    一夜平静,苏苏却翻来覆去睡不着,总觉得自己被谁注视着,因此焦躁万分也不敢稍动。--凤-舞-文-学-网--她好容易熬到天亮,看到泛白的天空,忽然有了种轻松的感觉。她无法想象,自己究竟是怎么容忍那只魂魄寄居在自己的卧室里两个晚上的,而她一个年轻女子,居然毫无自觉地呼呼大睡。那家伙,若是想看,什么都能看到吧?

    苏苏扶额,为自己的大意而扼腕,难道是因为之前在九州太熟悉了,她已经对他毫无戒心到如此地步?还是说,她已经习惯地把他当作某只神,或鬼,而丝毫没把他当作正常男人?说到这,那家伙,若是归类,到底应该算什么呢……苏苏无聊的开始数羊。

    天一亮,衣橱便传来某人香甜的呼气声,好梦正酣的样子,在这之前却气息全无,果然那家伙一夜都在外面闲逛!苏苏竟有了些抓赃现形的快感,最后一丝愧疚也消失无形,索一骨碌爬起来,扯了几根布条便把衣橱那人五花大绑捆了个结实。那人睡得死猪一般,居然丝毫没有察觉的迹象。

    “我可是为你好。”苏苏自言自语着,似乎在为自己打气,生怕一时心软放掉他,然后啪一声关了柜门。

    苏苏想起他那敏捷的手,说不清道不明的古怪本事,仍不放心,干脆从抽屉摸出来一把锁将柜门锁了,这才满意,照例锁好门窗,出了门去。

    虽不知那呆子头天晚上回来时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地没被人现,但不可否认,他的“低调

    为苏苏大开方便之门。苏苏笑嘻嘻绕到前台,对着谎,说是在外面找了家旅社让她那表哥住下了。

    好心的老板不住埋怨,说干什么花钱不和她商量云云,反复强调她还有空房,一定把人接回来。苏苏赶紧趁打铁,说这就去把房退了,将人接过来。老板一听顿时眉开眼笑。

    苏苏装模作样连连谢过,一脸满足出了门,走出街口,仿佛换了张脸一般,面上顿时涌现一层霾。她抬头,迎着阳光眯起眼,远处高楼林立,其中有一栋最高,金灿灿的琉璃顶折着太阳的璀璨光泽。那便是嘉华实业地总部了。她那曾经的老板,封明月,自称是牙的家伙,正是在那顶层办公。

    可是那个沈林会和他有关吗?苏苏记得,在九州地时候,牙还为花小舞挡过一剑,他为何要杀他?还是说,这个牙,其实是魔化的那一半?苏苏想到这里,顿时如置冰窖——那件事,难道还未结束?竟连地球也要被扯进来?中骤起一股无名怒火。

    正当某人怒火中烧时,一辆银色宝马停在她旁边,车窗摇下,露出一张迷人的脸来,仿佛吸收了所有地阳光般,整个街道都因为他的出现而明亮起来。

    苏苏暗叹,真是说曹,曹就到了!

    虽然那人自认低调,在市区就只开辆宝马而已,却不知那种限量车型早已显示出了某人的不凡价,再加上连名模都自叹不如地段,包装上普通人闻所未闻的高档西装,配以天生的上位自然散的气质,仅仅探出半个脑袋,便足以引起交通堵塞。

    苏苏极看不惯这家伙明里低调实质显摆地做法,偏偏那人就是故意的,竟在众目睽睽下冲她笑道:“上车吧,老婆!”

    苏苏立时感觉到无数森冷目光向她来,道道穿心,伴随着某些狗仔记啪啪的闪光灯。她几乎可以想象,明天报纸上便会刊出类似“年度最高价钻石王老五神秘女友曝光”的经济头条。而就在这时,那曲线玲珑的车门缓缓开启,正向着她的方向。

    苏苏原本就想找他,却没想到这人先下手为强,苏苏脸皮一厚,骨子里那种不服输地子便涌了出来。

    拍照?就让你们拍个够,孩子都有了,她还怕啥丢脸的!苏苏也不退缩,反倒微微一笑,施施然跨进车里。

    哼,她好歹也是美女一枚,才不让那家伙抢了风头。

    “果然是玄冥啊,回眸一笑百媚生。”那人摇上车窗,轻笑。两人地目光在后视镜里交汇,顿时高压电万道齐

    “你到底想怎样?”既然是妖剑魔刀的关系,苏苏也没什么好怕地,直接开门见山。

    “那人是我请的杀手。”封明月乖乖承认,“我杀他,是为你好。”

    “理由。”苏苏不表态,冷冷问道。

    “我和你同根同源,我不会害你。”他突然转过头,深地注视着苏苏,“魔刀也好,牙也好,封神也罢,无论哪个我,你都可以放心信赖。”

    苏苏记得她曾见过这样烈地眼神,那里面的灼几乎将她点燃,她想起那个总是唤她新娘的欧洲男孩,那小伙子叫考尔。如果妖剑魔刀是真,那么那一切也都不是梦。她清楚地记得,当考尔这般看着她时,她逃了,而这一次,她也不会例外。她几乎二话不说就去开车门,却在这一瞬间,车门全部哗啦啦锁上了。

    “玄冥,轮回的子里究竟生了什么,你为什么要逃,这不像你!”那人斩钉截铁的说。

    “不要我!”苏苏吼回去。

    那人一怔,眸子里竟显出几丝痛苦,更多的却是愤怒,他额上蹦出几根青筋,短短数秒,仿佛隐忍着,最终叹了口气:“我不你,我永远不会伤害你……”

    深的话语,听在苏苏耳朵里却似针刺一般。说得真好听,伤她最深的又是谁?她想到腹中那个孽种,顿时浮出冷笑。

    “我知道说出来你也不信,关于那件事……”

    “停!那件事到此为止!”苏苏强调。

    他垂了眼皮:“你会用你的双眼看到真相,在那之前,我会帮你,无论你信不信。”他说罢,继续开车。

    苏苏冷冷看着他的背影,为什么每个男人都可以说得那么动听,把谎话说真话似的。他叫她用自己的眼睛去看清事实,那她将拭目以待。

    “你要带我去哪?”她这才现,封明月竟以时速一百五地速度在飙车。这里可是市区!

    “你看看后面,那里就有真相。”封明月笑得不怀好意。

    苏苏看他那得逞的表,将信将回过头去,却见车后面,一个人飞速奔跑着,几乎让苏苏有一种错觉,她是不是又穿了?这次穿到超人里面了吗?

    而那个超人扮演,居然是花小舞客串的!

    “他没有你想地那么简单。”封明月仿佛知道她心中所想,适时来了这么一句。

    “他到底是谁?”苏苏问。

    “不可说。”封明月回道,“除了他们,谁也不能呼唤那个名,否则……”

    “否则怎样?”

    封明月苦涩的笑了:“真相,你自己去看吧。”

    他说着来了个急转弯,前面已经没路了。

    封明月显然是个中好手,一踩油门,方向盘飞速旋转,车顿时一横,整辆车从墙上飞了出去。

    苏苏头晕目眩,子被安全带勒得喘不过气来,巨大

    后,那车又拐上了一条马路,飞速行驶。然,后:毫没被落下。

    苏苏紧张地注视着后面那人,不经意问道:“他曾说,这里并非地球,而现在,我们闹得这么大,连一辆警车也没追来,这里到底是哪?”

    “不可说,这是一个局,只有你自己才能看破的局。”

    “连你也不告诉我。”苏苏冷笑,为什么两个人的答案惊人地一致?

    “我是为你好。”他叹息。

    苏苏才不知道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也不想知道。她现在竟有些害怕了,也许真相才是最伤人的那个。

    正胡思乱想着,车忽然剧震,车门突然崩开,苏苏被一股力道从那门内抛了出去,摔得七荤八素,可是和上次一样,除了一些皮外伤,竟没有伤筋动骨的迹象。

    苏苏正诧异间,却见那花小舞从翻倒的车上跳下来,张开右掌,对着那车一握,一团诡异地光弧便从车所在的部位扭曲开来,只一瞬间,银色的宝马凭空消失了,只有地面,留下了一个光滑的圆坑,仿佛被人以极为锐利的工具挖掉了一块。

    很显然,花小舞的目标是封明月,而封明月似乎早料到他这一招,提前跳车了。

    封明月站在远处,一狼狈,却根本不看花小舞,浑然不顾自安危,只是望向苏苏。苏苏知道,这家伙就是想让她看见花小舞地本来面目,尤其是他可怕的一面。

    然而,她也绝不会只凭一面之词便轻信。既然他要她看,她便在一边看着。你们神通广大,个个都比她知道得多,那你们就自个儿去打去吧,她谁也不帮!

    苏苏打定主意,捡了个视野好地地方呆着了。

    花小舞至始至终便没看她,只顾着追杀封明月,封明月也终于自顾不暇,开始躲避。不过很显然,封明月自称魔刀,却和她这妖剑一样,几乎没有一点神兵本事,反倒和个普通人类一般,除了观察力比粗枝大叶的苏苏敏锐些,反应灵活些,倒无太大优势。

    而花小舞那变态地光弧几乎张手就来,丝毫没有限制,整个城市顿时成了他的战场,指哪打哪,封明月只能疲于躲避。于是大楼也好,街道也好,顿时千疮百孔,仿佛支离破碎地拼图;车辆行人,商店酒楼如同模型一般,毫无存在感,顷刻间消失无踪。

    没有流血,没有死人,但一切就这么消亡着,苏苏越来越觉得抓不住重心,仿佛一切都是虚幻一般,内心,空洞的躁动渐渐浮出,落不到实处的无力感袭上心来。

    她只觉得自己的意识不断沉沦,仿佛连心海也随着这世界变得飘渺,简直就是一张一戳即破的窗户纸,可是纸的那一边却是无限未知的恐怖。

    苏苏抱着自己,有生以来从未这么害怕过,终于压抑不住,一声大叫爆了出来。奇怪的是,一喊出来,各种感官“哗”一下被嘈杂挤满,仿佛世界又回来,然后,她听见封明月的声音:“你再不住手,想毁了她么!还是说你真的被撞傻了?”

    谁要毁了谁?

    苏苏茫然的抬头,却看见花小舞披头散,仿佛疯子一般,因为头部外伤修剪得头本就长长短短,被风刮乱,更显得狰狞。苏苏难以置信的看着他,这个人,是小花?

    “你若怕我毁了她,你呆那里不动不就好了?”那人忽然诡异地笑了。

    封明月叹了口气,一抬头,却望着苏苏,闪亮的双眸如一潭清泉,清澈的可怕:“记得你看到的一切,记住我说的话……你千万不要信他……”

    “废话真多!”花小舞粗暴的打断他,手指一弹,金色的血滴仿佛箭一般向封明月去,同时,繁复的咒文响起,来自远古的符文凭空出现,交织成一张网,直向封明月罩去。

    苏苏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她想起了她曾在魔主的洞窟听过这样的咒文,那一次,花小舞用她的鞘,封印了狂的魔刀!

    那个咒文,一般人应该不会吧?她眼前这个人,真的是花小舞?她迟疑着,却看见封明月最后那坦然,却又担忧的笑容,在那封印的光华下,竟那般凄楚,纠结着她的心。他的话回在她耳边,她想狠狠抛开,却怎么也抛不掉,而就在犹的一瞬,封明月消失了,只剩下一把漆黑的大刀,被花小舞抓在手中,这一刻,苏苏竟听到了刀的悲鸣!

    几乎出于本能的,苏苏大喊着“住手!”,手脚并用冲了上去,却觉得眼前刺目的亮,视野中一片空白,骤起的大力毫不留将她弹开,她头晕目眩的挣开眼,花小舞掌中已空无一物,那人潇洒的一甩丝,转过脸来,朝向她,脸上显出洋洋得意的纯真笑容,阳光点点,竟像个赢得了游戏的孩子一般。

    他,终究还是傻的么……苏苏不知道自己该信谁,看着她不认识的孔洞世界,如蜂巢一般,刚刚还在她边说话的人连一点痕迹也没留下,魔刀已然消失的事实仿佛在指责她的无

    苏苏只觉得视线模糊,浑上下说不清的疼痛,下,一股温涌出。她疑惑的摸去,粘稠的猩红液体沾了满手,一偻艳红从下淌出,带着体温,浸红了衣裤,染红了地面,蜿蜒着,仿佛一条三角尖头的艳丽毒蛇,闪烁着金红色的诡异鳞甲!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妖剑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