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 打翻了的醋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冰翎 书名:妖剑记
    <---凤舞文学网--->

    盟的营地原本已被亡灵攻破,但亚瑟没想到会在这尔,后来又冒出个死国使,虽然那只骷髅并没有过多插手,时间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亡灵的快速行军造成了一个弱点,便是战争迷雾后继不及,以至于当黎明的阳光划破霾之时,亚瑟的大军刚刚开始惨无人道的洗劫。--凤-舞-文-学-网--

    初生的朝阳对极高等级亡灵来说仅仅会削弱力量,但低级的骷髅兵却招架不住,就连死亡骑士也难免被灼伤,因此,亡灵大军总会在他们头顶召唤来一片密集的瘴气迷雾遮挡阳光。但现在,瘴气实在过于稀薄,亚瑟不得不撤军。不过人类的防御工事已被摧毁,军队也名存实亡,死去的人们成了亡灵的新生力量。重回人间再掌不列颠的梦想亚瑟已经等了几十年,并不急于一时。他在乎的只有那个被刚拉提带走的年轻人……

    花小舞顶着那颗骷髅头果然方便,轻松进入了撤回的亡灵大军中,他天生的王气势让周围的亡灵们战战兢兢,自动让开一条道路来,看得苏苏啧啧称奇。

    这支队伍似乎是侧翼,花小舞好歹是地府之人,对这些不死生物的气息极为熟悉,轻易避开了军队中的高层,以免被人怀,不消片刻便来到了忏悔海岸的军用码头。苏苏变成蛤蟆后,似乎所有的变形方式都被抑制了,无法恢复剑,花小舞这么大个块头也不便御空飞行,若是惊动了亡灵大军中的高层就不妙了。还好码头中有不少运送骸骨地骷髅兵,低级的浑,高级的也罩了衣服,花小舞的衣服本就是障眼法,干脆依葫芦画瓢变成和那些骷髅一样,出入码头间丝毫未引来怀疑。

    一直到了码头口,苏苏才知道这码头里的船竟不是普通的船只,而是一只只巨大的飞艇,似乎是被魔石一类的能源驱动的,因此,码头也是建在高耸的塔楼顶上。花小舞把苏苏藏在骨架子里,旁若无人地攀上去,森严地骷髅兵就在边来来往往,看得苏苏大气也不敢出。

    好容易到了塔顶,巨大的木制平台延伸开来,边上泊了两只飞艇,一只着战甲的巨型骷髅把花小舞拦住了。叽里咕噜说了一堆,变成蛤蟆的苏苏现在可是听得真切,这骷髅说的是拉丁文,大概意思是:现在大军都往回撤,你去对岸干什么?可有腰牌?

    苏苏一听,暗自叫糟,先,她不知道花小舞是不是真地精通拉丁文,其二,就算他听得懂,为了他那所谓神格,这家伙绝对不会开口,可他若不回答拉丁文又于理不合;退一万步讲,前两条都不是问题,他又上哪去弄那腰牌?

    苏苏正琢磨着对策,花小舞却已经动了,这家伙竟然旁若无人的走了过去,至于那个大个子,干脆两眼直望着花小舞地背影,恭敬的低下了头。

    “你对它做了什么?”苏苏奇了。

    “什么都没做,瞪了它一眼,这种低级亡灵自然就老实了。”

    苏苏无语。没想到亡灵里面实力地差距如此管用。苏苏想起了一路走来那些亡灵地态度。只是不知道小花高级到何种地步。

    “那你算几级?”

    花小舞笑道:“不知道啊。九州又没给我评过级。”

    “那要是遇到比你级高地咋办。总不能都用瞪地吧?”苏苏很好奇。两只骷髅用眼神pk是什么状况。话说。骷髅好像根本没眼睛吧?

    “放心好了。不会有那一天地。就连他们地老大。如果不是拿了我那颗头骨。也什么都不是。”花小舞说着已经上了飞艇。飞艇上地杂工果然个个恭敬。立在一边。却又有所顾忌。与花小舞保持着距离。

    苏苏想起了那个出现在水晶球里地骷髅头。“可是你地头骨怎么到他手里了?”

    “那,在破空之门里遗失了。”

    苏苏想起在白罗听说过,亡灵战争打了三百多年,难道那个时候就丢了?可他们明明是几乎同时进的破空之门,这实在太奇怪了。“这么说,你到这个世界已经三百年了?”

    “应该是吧。”

    “可我们明明只差了那么一点点,怎么会这样……”苏苏思索着,花小舞却说:“反正三百年都过去了,别想那么多了,过不了多久我们就可以回九州了。”

    “说地也是。”苏苏想问的实在太多了,她还想知道关于魔刀和玄的况,可是想到花小舞因为这场空难被孤零零丢在异界,灵体分离达三百年之久,又不怎么好意思开口,只好从那小洞里向外探去,欣赏飞艇外的风景。之前过来时她心里有事,又是单剑飞行,速度太快,加上是夜里,根本没心思看过海峡,这一看不心头一亮,那碧蓝的大海像一条纽带似的蜿蜒开来,两侧的陡峭山壁都被雪白的巨石垒砌,白配着蓝,格外悦目,峡口更是竖立着巨大的雕像,那雕像眉目俊朗,英姿神武,式更是透着几番古朴,颇有些九州的味道。--凤-舞-文-学-网--

    “小花,那个,不会是雕的你吧?”苏苏越看越觉得像。

    花小舞笑道:“格里那个矮子干的。

    ”

    “唉,丑死了。”苏苏叹气,在那温暖的骨架子里打了个滚,伸了个懒腰,她这不需要睡觉的妖剑竟觉得懒洋洋地犯困了,太过安逸的环境,果然会消磨意志啊。

    “小花,步子稳点,我睡一觉。”苏苏说着,竟出咕咕的声响来。

    四周的亡灵古怪的看着花小舞的肚子,虽然奇怪声音的来源,却又不敢吱声。花小舞干脆把衣服拢了拢,生怕一点风吹进去,惊扰了那个小东西的好眠。

    当苏苏一觉睡醒地时候,他们已经到了联盟军营地的外围,苏苏早跟花小舞说过碧水的事,于是他们此行正是为了取回包裹。

    昔繁华的联防营区现在只剩一片断壁残垣,苏苏惊讶的看着外面的一切。花小舞已经用障眼法变出一张脸来,偏偏一路上还是引人侧目。原因只是因为这家伙实在太招摇了,一变便是自己的本来脸孔,原本就生得俊俏,根本不似常人,偏偏还是副脸孔,黑黑眸,更是惹人注目。这家伙还丝毫不知收敛,长长的头也不束一下,任其随意飘飞,在后拖得老长老长。

    ,你就不能换张脸么?”苏苏她堂堂妖剑,必要时侯遮掩一下,弄点尘土抹抹脸什么的,这花小舞连骷髅头都顶了,偏偏不肯变成别的容貌。

    “为什么?”

    苏苏吐了吐舌头,知道自己白问了。以花小舞这般智商不可能不知道她地意思,分明是在装傻,看来这家伙架子不是一般地大,只怕骨子里的傲劲比她还厉害。唉,唉,真不知道他那主子是怎么降服他的……

    果然,这张脸很快就引来麻烦了。从亡灵铁蹄下残存下来的人类趁着亡灵撤军迅速回到了营地,重整着一切设施,残余的亡灵军因为白里力量下降,也轻松被人打跑,因此,这里现在是人类地天下,大难不死的人类对过往极为警觉,像花小舞这般醒目又可地分子自然不会放过。

    这些人类通常不会用神语交谈,而花小舞又是坚决不说其他语言,于是就变成了一边恶狠狠的盘问,一边却充耳不闻。这不是分明找打么?苏苏再次头大。可她现在是只蛤蟆啊,总不能跳出来解释吧?而显然,花小舞的眼神攻势对人类无效。

    很快,花小舞便被认定为擅闯的敌人,很可能是亡灵法师一类的存在,依据便是那一漆黑以及黑黑瞳,光明阵营的人可不会如此打扮。于是,花小舞被众人团团围住,人们拿刀拿枪指着他,其他人则去报信去了。

    花小舞不愧是当神仙地,这般况下也不恼,不急不躁的呆在原地,只等那救兵被叫来。来地是个壮硕的欧洲人,苏苏一看乐了,那个不是查尔斯吗?可是为什么没见露丝和考尔呢,他们应该在一起吧,如此阵仗不可能不出现,她想问,可这种况下也没法问,她总不能说玛雅小姐被变成了蛤蟆吧?而且,蛤蟆说地话,有人会信么?

    花小舞那张脸仍然毫无表,只是冷冷地看着查尔斯,查尔斯正奇怪间,他边的牧师却慌了,一头拜了下来。苏苏认得那个牧师,乃是曾经给露丝治过伤地布朗。

    “布朗,你这是做什么?你认得他?”查尔斯奇道。

    “认得,当然认得,那张脸,每一个光明教的信徒都认得,您难道不记得了吗,忏悔海峡树立的巨大神像,那是光明神巴尔德啊!”

    “这不可能!我记得光明神是金金瞳啊?而且他穿的竟是黑衣,那是黑暗信徒的标志!”查尔斯强调。

    “呃,也是啊,而且他上也感觉不到神圣的气息。”布朗奇怪的看着花小舞,反而拿不定了,“待我问问他。”布朗说着走上前去,客气地问道:“请问阁下来自何方?有何贵干?”

    花小舞这回却开口了:“我是使徒。”他用的当然是神语,同时在前划了个图案,那图案散去,即便在阳光下仍闪烁着淡金色的光辉。苏苏看傻眼了,布朗更是看呆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激动地大喊:“光明神与我同在!”一头就磕了下去。

    于是,花小舞笑了。苏苏一阵恶寒,这家伙绝对有当神棍的潜质,不,一个正牌神仙跑去当神棍,这分明就是作弊!而且这家伙还当了三百年的冒牌光明神,有谁比他更清楚光明教那一

    牧师大人的证词自然假不了,光明教神使那是什么地位?查尔斯即便满腹团也不能张扬,只得老老实实将花小舞奉为上宾,之后花小舞轻松利用职务之便找到了苏苏落下的包裹,以及碧水剑。

    那把剑为了防止被人拐卖,硬是憋了几天没说话,可把它憋死了,这回竟遇到了寻了几百年没寻着的花小舞,自然是激动万分。可偏偏碍于旁人在场,碧水还是老老实实当所谓地光明神器,偶尔放出点亮光来,只不过它的光是绿色的,不过它就算是放黑光又如何?花小舞照样有办法把它掰成白的。

    花小舞并未多作停留,留下几道所谓神谕后便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布朗几个自是感激万分,恭送出了老远。

    于是碧水没忘记趁机和花小舞来个泪流满面的感人相会,之后不客气地把苏苏取笑了一番,苏苏咬牙切齿,她跟这家伙一直不怎么对盘,除了在找小花的时候偶尔联手。这笔帐她算是记下了,看小花不在的时候怎么修理它!不过这种计划可不能在碧水跟前琢磨,她还没忘了,这把破剑会读心术。

    他们这一折腾便已到了晌午,却见荒凉的大路边躺了一个人,那人就那么横在路中央,想不看见都难。花小舞远远扫了一眼,便止步不前,苏苏却大叫起来:“考尔!那个是考尔!”

    “你认识?”花小舞蹙起眉头。

    “是我朋友!他怎么会躺在这,快过去看看!”苏苏的声音里透着急切,花小舞却不动,只是问:“你知道他地底细吗?”

    “知道知道,这些子多亏他照顾,要不然我还不会这么快找到你。”苏苏现在只想快些看看考尔地况,却没现花小舞的迟。

    “一定有什么不对劲。”碧水虽然啥也瞧不出来,不过对于花小舞它却是了解的。

    “是啊,有血腥味儿!考尔一定出事了!小花,你快过去啊,算了,我自己过去看,唉,我变回人形可全靠他了!”苏苏不安分的折腾着,花小舞只得应了她,向考尔走去,走近一看,只见他前老大一个血窟窿,血已经淌了一地,都有些干了,竟有些不知死活的蚊蝇在那伤口附近徘徊着。

    “他,他怎么了?”苏苏急切地问。

    “死了。”花小舞淡淡答道。

    这一瞬间,那只折腾了半路地蛤蟆竟然沉默了。花小舞感到前那家伙眨眼没了声息,大为奇怪,紧接着,那结界内竟湿漉漉的如同了水灾。

    “你哭了?”小花诧异了。

    “我还说要罩着他,可我却丢下他自己走了,没想到,没想到……”苏苏竟说不下去了,如果她当时不走得那么急,这一切也许都不会生,考尔原本不会死地。如果不是为了跟她来前线,考尔现在应该还在白罗,当他的皇家骑士,过着平淡却也平静的子,做着美丽的少年英雄大梦。苏苏原本对无关之人,无关之事并不在意,但这人就算不是她害死

    却也脱不了干系,她总觉得自己推不掉责任,这一来恼了。

    “你刚才说他能把你变回原样?”花小舞问。

    苏苏还沉浸在悲痛中,想也没想就“嗯”了声。

    “别伤心了,我救他就是。”

    “嗯?”苏苏愣了,抬起头,“他还有救?”

    “傻瓜,是改生死薄啦!”碧水语气不善,“以命换命那个!”

    苏苏猛然一惊,想起花小舞曾经救活过媚儿,记得当时那些老头也是那样说,说这是以命换命,可是花小舞安然无恙。她一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既然碧水这么说,那应该不假,考尔出了事她是伤心,可要是花小舞因此没了她岂不是赔大了?想到此,苏苏把眼泪一抹,大叫:“不行不行,小花,你不能!”

    花小舞却笑道:“你忘了吗,我不是人,而且我救他,也不是为了你,你就放心吧。”花小舞说着把碧水剑一抖,碧水也不再抱怨,老老实实被他握着,这一刻,苏苏成了十足的旁观,只见碧水剑上散出了淡绿色地光芒,花小舞的每一根骨头也渗出了金光,两种光华汇在了一起,花小舞轻抖剑尖,竟如同写字一般,那光华便一股脑灌到考尔体内去了。几乎立竿见影,考尔顿时有了呼吸。

    “活了活了!”苏苏兴奋地跳着,竟然一不小心掉了出来。苏苏也没管那么多,直向考尔跳去,细细瞅着他那张苍白的脸,呼吸渐渐均匀了,脸上也慢慢有了血色,整个人如同被注入了生命般鲜活起来。

    猛然间,考尔睁开了眼,抓起手里地剑,大叫着跳起来,疯狂的四处挥舞,他似乎失去了理智,脚下乱踏,几乎踩到苏苏。

    苏苏仓皇地左躲右闪,却又不愿伤到了考尔,忽然被一双手小心的抱了起来。苏苏感激的望向手的主人,却见小花不知何时又变成了骷髅模样。

    “你……”

    “没事,暂时的脱力,过阵子就好了。

    ”花小舞看出了她的关心,却引来碧水一声轻哼。

    花小舞也不理它,只是冷冷地看着考尔,问道:“苏苏,这就是你的朋友?”

    “唔,他叫考尔……”苏苏从未见过花小舞如此语气,连回答也变得小心翼翼了。

    “苏苏?”考尔很显然对这个名字有反应,很快平静下来,转向花小舞,眼睛瞬间就红了,如同喷火一般。

    “可恶的亡灵!你把苏苏怎么了!”他大吼着,举着剑就冲了出来。

    “住手!”苏苏大喝,一股红色剑气出,考尔刚刚活过来,手脚都没什么力气,飞了。

    “你……苏苏?”考尔难以置信地看着那只呆在骷髅掌心里的蛤蟆。

    “没错,是我,仆人一号!”苏苏得意洋洋挥了挥爪子,趾间红色的剑光伸缩自如。

    花小舞看着苏苏兴奋的模样,心里极不痛快,尤其是,骄傲的妖剑竟然不介意自己现在变成蛤蟆地样子被这个考尔看见,那可是就连他都要躲起来的姿态,再一想到她竟为他哭了,花小舞更觉得不是滋味,他不愿意这丫头把对他地关心施舍给别的男人,但是显然,她关心这个人类比对他还要自然。紧接着,考尔下面的举动,更是让他生出了后悔救他的想法。

    “噢!你真的是她!我的新娘,我竟还能见到你!”考尔踉跄着向苏苏走来,然后咚一下单膝跪下了,双手向苏苏伸过去,结果却扑了个空。考尔这才注意到握着蛤蟆地那只大骷髅。

    这个考尔竟然叫苏苏新娘,而她没有反驳!花小舞现在如果能看见脸的话,眉头一定是皱巴巴地,他看见考尔伸过来的那双手就恶心,几乎本能地把苏苏挪开了。

    考尔霍的站起来,冷然望着花小舞,不过这次他却没有轻举妄动:“我地苏苏,你被他绑架了吗?可你刚才为什么要护着他!”

    “他是花小舞,是我的……呃……”苏苏第一反应是主人,可是这么说等于承认妖剑认主了,她略一犹豫,说道,“是我的朋友。”

    朋友,简单的一个词,听在两个人耳朵里却有不同的意义,花小舞握着她的手不自觉地一颤,原来,他只是个朋友;而考尔则皱起眉头,堆成了个川字,苏苏何时有了骷髅朋友?难道他的新娘投奔亡灵了?考尔神色复杂的看着苏苏,一时间不知如何开口。

    结果一直沉默着的花小舞先开口了:“我们走!”他说着便把苏苏往怀里一放,转离开。

    只听苏苏叫道:“咦,就走了?哎我还没问我要怎么变回去呢!”由于被揣在骨架里,外面蒙了层衣服,苏苏的声音变得闷闷的。

    花小舞也不理她,苏苏更纳闷了:“这是怎么了,谁惹你了?”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出来,花小舞竟走得更快了。

    “慢着!”考尔一个箭步追上来,横剑拦在跟前,这两人面对面,竟然杀气腾腾。苏苏虽然被安置在骨架子里,可那结界却早没了,只觉得两人气势惊人,她几乎在风暴的中心。更让她诧异的是,这个一向很注重神格修养的花小舞竟似来真的一般,连神威都不住透了些许出来。

    “小花,不要伤他,他只是个人类。”苏苏劝道。

    花小舞猝然收了威势,竟冷笑道:“人类,你这条命,我能给你,也能拿回来。”

    苏苏吃了一惊!可看他气势汹汹,苏苏直觉要是插嘴只会更糟。

    “怎么,你瞧不起人类么?那我们不妨打一架,我若是赢了,把她留下!”

    花小舞却笑了:“她,不是赌注。”他说着把苏苏自怀里小心取了出来,轻轻放在一边,同时把碧水剑望旁边一插,碧绿的结界张开来,把苏苏罩在里面。

    “小花?你疯了?你跟他打什么啊!”苏苏大叫,花小舞充耳不闻,仿佛听不见一般,只对考尔说:“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资格叫她新娘!”

    考尔闻言一怔,反问道:“你凭什么管?你又是她什么人?”

    “凭我是她的主人!”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妖剑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