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复仇的亡灵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冰翎 书名:妖剑记
    <---凤舞文学网--->

    国联军北面屏障是连绵千里的银白堡垒,上面插着联旗帜,每一座堡垒内部都有一颗结界石,光明大祭师会把亡灵的克星光明之力源源不断地注入,但现在,这屏障已经消失了,浩浩的亡灵大军已经迈过了防线,三百年来,这群不死第一次进入结界的内部,于是他们毫不客气的把堡垒一座座摧毁,把结界石一颗颗砸碎,这样的防御工事,百年内只怕再难铸成。--凤-舞-文-学-网--

    最北边诺森的防线已经全面溃退,那怕事的王国竟然提前撤走了主力,剩下的散兵拼死抵抗,却不能阻止他们被转化为亡灵的命。亡灵的军队正在一次次战争中不断壮大。

    麦西王国的最高统帅那肯亲临前线,他站在高高的城墙上望着茫茫的骷髅海,紧握的拳头里,掌心已被指甲刺破。

    城楼上数量有限的法师把冰霜的火焰的魔法一股脑往下扔,魔力已到了频临枯竭的边缘,弓箭手到眼花手麻,仍不能阻止亡灵的步伐,没有光明之力,一切仿佛都是徒劳,可即便如此,他们也不能退却。

    “大人,您下令吧!”后的武官全副武装,满是血污的脸上是视死如归的坚毅,后面,密密麻麻站满了士兵,每一个都站得笔直,浑紧绷着,看着紧闭的城门,等待着最后的命令。门的那一边,骸骨的摩擦如大风中的狂潮,声声震撼着耳膜。

    那肯平静地脸,每一根线条都如同他的意志一般坚硬,沾满尘土的眉下,一双眸子闪烁着火焰一般的光辉。他看着这群自己亲手来的将士,内心是无比的自豪。没有畏惧,没有悲痛,能战死在这样的战场,是战士地荣耀!

    骷髅们哗啦啦让开一条道,体格硕大的缝合兽拖着巨木走到了门边,相比之下,那十几米高的城门是如此单薄。时间仿佛定格,只有那强烈的撞击,每一声都如同催命的鼓点。

    撕啦一声,城裂开了,伴随着亡灵刺耳的尖啸,缝合兽狂吼着把巨木推进了墙内,同一时刻,所有地远程都把火力对准了那个破洞,所有的战士都狂喊着迎了上去,没有哭喊,没眼泪,最先扑上去的人被毫不留地撞成了泥,可这群人就如同一群扑火的蚊蝇,撼石的蚂蚁,源源不断往上冲,亡灵没有怜悯,人类也忘记了畏惧,血飞溅,硬是筑起了一道人墙,将那群不死卡在了外门百米之内!

    就在这时,苍茫的吟唱声响在夜,仿佛来自远古地歌谣,亡灵的脚下突然出现一个赤红的光圈,亡灵们动起来,狂躁不安,那些不怕死的人类却死死的拦着它们。刀枪折了就用手抓,手断了就用腿拦用牙咬……就算头被砍了,也要用手脚死死的箍住敌人,就算人死了,也要用尸体拦住它们!

    那肯看着城楼顶部地巨沙漏,第一次觉得时间的流逝是如此缓慢,他终于挥下了那一只手,于是几十个火焰法师发动地咒文落在了最后一个音节。赤红的火柱冲天而起,被困其中地无论是亡灵还是人类都在一瞬间化为灰烬只有这样,才能阻止死去的人类被转化为亡灵大军。

    轰一声巨响。火焰爆散开来。金红地色彩如同潮水蔓延开去。倾泻进亡灵大军。茫茫地骷髅海瞬间化作一片火海。那一具具骸骨拼力挣扎。却不能抵挡消失地命运。是地。就算没有了光。他们还有火!

    :接着。冲锋地号声响起。战士们大喊着冲了出去。悲愤和怒火都在这一瞬间爆发。赤红覆盖了苍白。连绵上千里。人流追着火焰。生命与死亡交织成了最动人地乐章!

    然而。一切并没有持续多久。熊熊地火海仿佛撞上了一堵墙。竟似被吞没了一般瞬间失去了光彩。对面突然出现一排排漆黑地影。刺骨地寒风在战场上肆虐。连火焰地张狂也不得不屈服。那是一群骠悍地黑暗骑兵!

    随着最后一点火苗被铁蹄踏灭。化作一缕青烟。这群骑兵冲到了人类面前。人和马呼出地气体在空中凝成水雾。结成茫茫地一片。而另一侧却死恍如地狱深渊。

    “是死亡骑士!”那肯狠狠地咬咬牙。这种高等地亡灵兵种并不畏惧普通地魔法。就连火焰也要被他们地寒流袭灭。能对付他们地只有光。可是现在。他到哪里去找光?他地后根本没有后退地余地。他地字典里也没有退这个字!

    那肯举起长矛。大喝一声率先冲了上去。于是两军撞在了一起。一时间。蹄声隆隆喊杀震天!

    那肯把浑的斗气灌注在长矛里,矛尖散发着蒙蒙的白光,他把那长矛舞得像一条巨蛇一般,撞开两匹骸骨战马,如同尖锐的铁椎,硬是把对方的阵型冲开。后的将士们一拥而上,两翼与敌军相撞,一匹匹马被敌人挑翻,一个个人被踩成烂泥。战友在边倒下,没有人多看一眼,他们的眼睛里只有敌人。

    那肯大吼一声,双手持矛,喀一声贯入正前方的骑士体内,他一声断喝,那矛顿时爆出金色的光彩,如同一条金蛇飞了出去,一连贯穿了五个骑士,骸骨战马失了控制,散成一堆,随着一声暴喝,那些骑士一瞬间爆成飞灰。--凤-舞-文-学-网--那肯的长矛冲劲不减,笔直向前飞去,第七个,第八个,第九个!

    突然,面前爆出一股迫人的气势,那肯的座下的战马竟然止步不前。这匹马陪了征战五年,从来不知退却,看来这次来者不善。

    那肯勒紧了缰绳,那马与主人心意相通,长嘶了一声,撒开四蹄冲了上去,那肯一掌抵在他:长矛后端,灌注了全的力气,一声大喝:“啊”

    刺目的光芒迷了人眼,那矛又进了几分,却被硬生生卡住了,再不动弹!

    那肯掌心沁满了汗水,他定睛看去,目光穿过被贯穿的亡骸,只见一个高大的骑士站在长矛的另一端,鞍上插着一把古朴的黑剑,左手上拎着一支水晶法杖,他地背后,漆黑的斗篷被长风吹起,与夜色连成一片。空气中似乎有一堵墙,竟把那战矛拦在了半空。

    “你是谁!”那肯喝。他知道,这骑士与普通的死灵不同,他绝对具备回答问题的智商。

    “你不配知道。”沙哑的声音刚落,那长矛突然被一股力推动,如离弦之箭疾回来。

    “小心!”边的护卫举剑去挡,却连边都没碰着就跌下了马,那长矛势不可挡,一口气冲到了那肯面前,那肯觉得自己就像靶子上地鸟板上的鱼,竟然动弹不得,只有一瞬间,血模糊了视线,巨大的撞击夺去了

    志。

    “统帅!”耳边是副将悲愤的怒吼,那肯觉得他飞上了天空。他看着苍茫的大地,他的军队被那漆黑地铁骑撕成了碎片,他想战斗,他想返回,体却不受控制向上飘去,眼前的一切都在远离,越变越小,越变越小,只剩下一个亲切的声音:归来吧,我的勇士,众神的堂为你敞开……

    那肯被自己的长矛钉在了城墙上,眼睛永远地闭上了,联盟的一大巨头就此陨落。

    联盟地屏障存在了数百年,士兵与当地居民混居,整个基地已经由最初的城墙和堡垒扩展成了一片独特地区域,商业、生活设施被军事堡垒包围着,士兵的妻子在此安居,然而谁又曾料到,这层防线会有溃塌地一天?这一天来得实在太突然了,突然到当狼烟燃起的时候,整个基地内还有几十万的平民仍在梦乡短几个小时,前方最高统帅就一命呜呼,而后方连绵数千里的房屋田产就像一群毫无抵抗的待宰肥羊,暴露在亡灵的铁骑下。

    然而,亡灵大军并未长驱直入,因为他们面前又出了一群人,这群人渺小到连那死骑的头领都不由自主地发出狂笑。

    拦在这群死骑前的是查尔斯,和他的伙头军。

    查尔斯是一名将军,但他手下却不是那群骁勇善战的勇士,而是会计、伙夫、工人、工匠、医生,以及数量有限的勤务兵和保安队。他是一名管理后方营地的统帅,他的战场就是这一片生活区。他知道,在他后面还有无数没来得及逃亡的平民,他手中的力量是如此弱小,可是他不能退。

    死骑的高头马停在查尔斯的面前,似乎连马匹的眼神都带着讥嘲。

    “这里是我的地盘!除非我死,你们也不能过!”查尔斯大吼着,拔出了他的佩剑。

    领头的骑士不屑一顾,马一声长嘶,一群黑压压的铁蹄就碾了过去,就在这时,一团红光从天而降,轰一声砸进死骑群中,顿时人仰马翻。领头的骑士意外的勒住战马,查尔斯趁机滚到一旁,只见尘埃中,露出一只巨大的枪尖,散发着火焰一般的光芒,冷风吹尽,尘土散去,一个红发女子手持巨枪,昂然而立。

    那是那个受伤昏迷的露丝小姐么?老天,那把枪,难道就传说中的龙枪!查尔斯心中欢喜,有龙骑士相助,只怕这基地是能保住了。

    “族也想插手亡灵战争吗?”那骑士忽然问。

    龙骑士虽然是人类,但是他们的行为往往也代表了龙的意志,而巨龙这个种族数量极少,因此即便是少数与人为伍的巨龙,也往往会引来整个龙族。所以,大部分的种族都不会招惹龙骑士,而龙骑士也不会轻易参与种族战争。亡灵战争打了几百年,虽然有众多死去的巨龙被转化成了骨龙,但却从未有活生生的龙族参与其中,而龙族也始终对亡灵的行为视而不见,因此,露丝的行为,自然会引起亡灵的警觉。

    而关心这个答案的,除了亡灵,还有查尔斯,如果龙族对亡灵宣战了,那人类的强大助力。

    “我只想要回我地龙。”露丝反手挥枪,那把长枪顿时缩成两米,连光华也暗淡了。

    “你的龙?”骑士似乎对露丝收枪的行为极为满意,思索片刻,忽然恍然大悟,“原来你是那条龙的骑士。”

    “把龙还给我,我就不管你们的事,人类也好,亡灵也好,谁胜谁败与我无关。”露丝看向人类的表没有丝毫怜悯,望着亡灵也不见任何愤慨。

    “不,您不能这么做,您也是人类啊,难道要对这些无辜的人类视而不见吗?”查尔斯大喊着,他没想到好不容易盼来地救星竟然会这么说,他哪里知道露丝对这个错位的世界根本没有任何感

    骑士对查尔斯的劝说极为恼火,强大的剑气划破了夜空,直向他劈去,查尔斯没料到亡灵会在谈话中突然出手,他哪里是对手?却不料红光一闪,两股劲气在半空交汇,再次把查尔斯刮翻在地,查尔斯紧张的喘息着,浑无半点损伤。露丝的龙枪又握在前,枪尖冒着熊熊火光。

    查尔斯向露丝投以感激地目光,露丝却面无表地说:“这不过是还你的治伤之恩。”她说着,无视查尔斯失望的眼神,转向了死亡骑士,“我地立,取决于你的态度。”

    “小姐,我想你找错人了,死灵唤醒的只是体,灵魂你该向地狱讨要。”

    “哼,我们就是死了,灵魂也不会回归地狱,这一点你应当知道。”露丝冷笑,因为他们根本就是错误,他们的生老病死都不会遵循这个世界地法则,而这一点,与亡魂为伍的死灵不可能看不出来,“还是说,你不肯把他还给我了?”

    那骑士忽然哈哈大笑:“小姐,你何时听说过死灵法师会把转化的亡灵变回来的?”

    “原来你就是转化他的那位。”露丝露出了然的神,“既然如此,我也不需要知道什么答案了,只需要杀了你就可以了。”露丝说着,举枪冲了过来。

    当苏苏赶到地时候,露丝已经和亡灵战成一团,那条火焰枪横冲直撞,即便是强大的死亡骑士也无法近

    “没想到这个露丝还厉害。”苏苏躲在一边观察着。

    “但是她败。”

    “你是谁!”苏苏望着突然冒出来地黑影,黑中,现出一个人形来。

    “是你?”不正是那个瞎子二号仆人?“你又知道什么。”眼睛都看不见,还在这品头论足。不过这家伙也够神秘的,跟着她跟到这里,她都没有发觉。

    “我能感觉到能量,那个骑士有着浓郁地黑暗能量,他内心的仇恨正是那能量地来源,源源不断。而那女人则处在绝望的边缘,她的火焰难以为继。”那人眯着眼睛,仿佛能看见一般。

    “哼,不说我也知道。”嘴上这么说,苏苏暗地里却有些吃惊,她虽然凭着本能也能感觉到一些,却无法看得这么清楚。这个神秘人对能量的认识远在她之上。

    “神秘的不只是我,你的能量就不属于任何一种元素,却又深不见底,可你的感却简单的只有一根弦。”那男子说着,竟勾起了好看的嘴角。

    竟然着弯骂她一根筋!

    “你到底是谁!”

    “我也很好奇,你到底是什么?”那男子不答反问。

    苏苏一听这话警觉起来,这家伙一直跟着她,只怕在意的是她的真!哼,那又如何,她玉皇大帝都不放在眼里,还怕一个西方

    俩人正说着话,场中的战况已经发生惊人的变化,那一群骑士已经被打趴下了大半,就连领头的那位也被烧掉了半边衣袖,露出皮包骨的胳膊,而露丝的巨枪却被挑到一边,大伤初愈,体力已经跟不上了,站在圈子中,阵阵喘息着。

    骑士轻哼一声,水晶法杖落在手中,他念了一些简短的字句,只见被打散在四处的死骑骨块聚到了一起,那些亡灵爬起来,又成了强大的骑兵。

    查尔斯倒吸了一口冷气,要是这些家伙都这副德,杀也杀不光,那还打个啥啊?

    “看到了吧,这就是我的力量,不如你也来做我的骑士吧,这样你就能跟你的龙天天在一起了,哈哈哈哈。”

    “你放!”露丝大着,拳头喷着火就冲了上去。

    “这个有勇无谋地家伙!”苏叹气。

    “你还是别跟纠缠了,除非你想看着她死。”那男子玩味的看着苏苏,焦急与警惕都写在她脸上,“你去就是了,放心,我会在这等着。”

    “哼,我不去照样可以救她。”苏苏看这个可疑的家伙,转向战场,无形的剑气向那骑士卷去。

    骑士不可置信的看着自握剑的胳膊离开体,同时露丝的拳头迎了上来,一把将他地脑袋打掉。那头颅被包在头盔里,落在地上,咕噜咕噜滚了老远。

    “咦?”苏有些意外,没想到只一剑就决问题了,却正对上那男子变幻莫测的脸。

    “然,果然。”只听那家伙那喃喃自语。

    “果然什么?”苏苏奇怪了。

    那男子沉默,突然问道:“你认识洛基吗?”

    “恶作剧之神?”苏苏第一反应,魔侦探洛基,地球时代看过的漫画之一……

    男子的表忽然变得沉,使那张原本就很苍白的脸透出可怕的郁,“果然是你!”他咬牙切齿地喊着,一双手就向苏苏抓过来。

    苏苏是什么人,怎么可能被他抓住,锐利的剑气毫不留的卷过去,没想到那人竟散作一团黑烟,轻松避过,然后在一旁现出形。只听他冷哼了一声,口地魔法图案在他背后凝聚。

    难道是魔法?看起来似乎很厉害的样子。苏苏有些好奇,这种故事中的东西,她也有幸见识,就不知道是他的魔法厉害,还是她地剑厉害,苏苏竟有些跃跃试的兴奋。

    哪晓得那人突然顿了下,仿佛感觉到了什么,法阵眨眼消失了。

    “哼,我还会找你的!”他恶狠狠的丢下句话来,一抹黑烟就不见了。

    “莫名其妙。”苏苏咕哝着,前却升起一团温。苏苏低头一看,却见挂在脖子上的那枚骨头散发着蒙蒙的亮光。

    这是怎么回事?苏苏遥望海峡彼岸,那里地天空遍布亡灵的空中军团。她之前一直想飞过去,可是原型飞过去实在太显眼,变小了飞又太慢,而且之前还有结界和守军,虽然她不怕惹到那些人类,但她毕竟也做过人,不想和人类起冲突,更不想因为自己地招摇给小花惹麻烦,所以才期望能通过正常渠道渡海,但现在,人类已经被亡灵杀得七零八落,那块骨片又一直发光,也不知小花那边出什么事了。苏苏心下焦急,看看露丝这边没了那领头的骑士,一群骨头短时间也不能奈何这位龙骑士,苏苏再也不迟疑,顿时化作妖剑,直向对岸飞去。

    赤红地流星在夜空中是那般耀眼,幸存的人类都向那方向投以惊艳地目光。查尔斯吃惊的张大了眼:“红色死神!红色死神竟也在这!”

    如果说红色死神第一次的出现还动机不明,第二次拯救白罗却无疑是站在人类这边,而它与光明神共同现使人们猜测它根本就是神的兵器,而在光明之力消失的现在,红色死神的再次出现意味着什么?它根本不是死神,而分明是人类的希望!

    露丝早知道是苏苏帮了她,不过她现在最关心的还是阿诺。那死骑散倒在地一动不动,显然已被打败,露丝压住心中的兴奋,目光落在了躺在地上的法杖,顶端的水晶球散发着幽绿的光泽,内部,一颗白色头骨若隐若现。

    那个骑士已经被干掉了,可为什么阿诺还没有回应?难道还需要摧毁这枚法器吗?露丝举起长枪对准水晶球扎过去,在触碰到的一瞬间,里面的骷髅头突然张开了嘴,无数黑色的能量如同黑蛇一般涌了出来,与此同时,滚落一边的那枚带着钢盔的头颅发出了刺耳的喋喋笑声。

    那个死骑

    一向胆大的露丝竟在这一刻感到了来自内心深处的恐惧,整个体如坠冰窖,冷汗渍渍!

    “竟然是那把剑帮了你,不过它已经走了,现在看谁还能救你!献出你的生命,成为我的骑士吧……”那堆骨头又聚拢在一起,立在露丝面前,漆黑的长剑回到那骑士手中,剑尖直指露丝。露丝浑仿佛都被什么束缚着,竟动弹不得,全的力气被瞬间抽空,在九州呆过的她知道,流失的是她的生气,虽然不明白的咒法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但她的感觉却是货真价实。这种连九州人都头疼的法术,为西方人的她更是束手无策。她知道,这次真的完了。也许没有死在众神手里是她的幸运。

    露丝露出惨然的微笑,阿诺,我来陪你了……

    可惜,那骑士并未得逞,一股人的剑气从天而降,他若是不躲开,必然会被劈成两半!骑士反应极快,瞬间变招,那股剑气硬是被他挡了回去,即便如此,他座下的战马仍被劈碎,不过只一会儿,那匹马又咯吱咯吱组装在了一起。他看清楚了面前的人,突然仰天大笑,笑得是那般兴奋,就连浑的骨架都发出哗啦啦的伴奏声。

    “我真开心,我的仇,你又送上门来了。”骑士嘴里说他开心,每个音节却都咬牙切齿。

    考尔扬了扬手里的宝剑,同样血沸腾:“没想到又是你,上一次是我的剑断了,这回我们可以分个高下了!”

    “你确实弄到一把好剑!”郁的声音来自催命的亡魂,只听“喀”一声,那骑士的头盔竟裂成了两半,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咣当声,露出一张毫无血色的脸孔。

    考尔不可置信的指着他的脸,发疯一般的大吼:“你!难道你是……你怎么会是他!不,这不可能!”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妖剑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