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亡灵的入侵(3)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冰翎 书名:妖剑记
    <---凤舞文学网--->

    远在忏悔海峡的彼岸,屹立着强大的罗曼帝国,他们供奉着整个米德加尔德仅存的神坻光明神。--凤-舞-文-学-网--这是一位从未出现在神话中的神明,但他在五百年前打败了亡灵首领黑暗男爵却是不争的事实。罗曼帝国的光明教因此而兴盛起来,成为人间抵抗亡灵侵略的中流砥柱,而光明教皇也沾了光明神的光,成为人类反黑暗联盟五巨头之一。

    三天前,人类与亡灵的大战因为一把神奇宝剑而改写。那一战谁也没有胜,谁也没有败,双方都震慑于红色死神的力量,匆匆退兵。这一,联盟三大王国的代表齐聚一堂,在罗曼的光明大教堂商议对策。光明大教堂,由于有光明神的庇护,成为了整个人间最安全的地方。

    然而,来自西南小国的急报打断了这些大人物的会议,数十万的亡灵大军突然袭击了白罗国。历史悠久的白罗国自亡灵开战以来五百年屹立不倒实在匪夷所思,似乎每一次都与战争擦肩而过,但这一次,幸运女神似乎没有把好运留给他们。

    暗红的地毯延伸到王座之上,镶嵌着蓝宝石的纯金王座上坐着一位女士,深棕色的发丝配着纯黑的长裙晚装自有一番妩媚。此刻,她正托着长达两米的超长烟斗,吞吐着云雾。她面前是一张半径八米,桌子边上环坐着四个人。自亚瑟王时代之后,几乎每一位统治者都会收藏这么一张大桌子以示她的无私和民主。

    “白罗虽小,却是历史名城,而且在后方,一旦沦陷,将是联盟的信仰危机:连一个远离战区的小国都保护不了。民众如何相信联盟?为了联盟。为了全人类,我国愿出兵!”一个金发碧眼的中年人嚯的站起,他地脸上有一道从眉角一直延伸到鼻翼地大疤,仿佛一枚显赫的勋章,见证着战场上的出生入死。

    然而回应他的却是冷场。

    罗曼帝国的女王不紧不慢的吐着烟圈,教皇格里在一边磨指甲,来自北方前线的诺森代表慢条斯理的品着自制的药茶,南方的军火贩子腆着大肚子,笑容满面,仿佛一个看戏地观众。

    “尤拜。你笑什么!”

    “我?我笑了么?”尤拜摸着自己的大肚子,“那肯先生勇气可嘉,联盟真是需要您这样的人啊,您若是出兵,我一定会提供最上乘的黑铁武器……”

    肯鄙夷的望着他,愤然坐下,不发一语。

    “白罗的碧落草还是很不错的,可惜啊,远水救不了近火,我们现在自顾不暇。三天前刚刚损失了三分之一的兵力……”诺森的代表摇晃着手到一丝表

    “哈维!没错。你们都是远水!这联盟算是完了!”那肯收起挂在椅背子上地外。愤然离席。

    “说得真好听。你若不是担心唇亡齿寒。犯得着这么积极么?”哈维讥笑道。

    “别吵。别吵。和气生财嘛。教皇大人还没说话呢。”尤拜笑呵呵地建议。

    于是三道人地视线集体锁定一直没开口地教皇格里。

    “愿光明神与你们同在。”教皇露出习惯地微笑。他那张皱巴巴地脸因此更看不清五官了。

    “那你呢?”所有人鄙夷地看着他。

    “看我干什么?我只不过是光明神地仆人,其它什么也不懂。”教皇无辜的摊摊

    “格里!你这是什么话。好啊,既然你把责任推给光明神。那麻烦你跟光明神打个招呼,我要面见他!”那肯不客气地说,结果引来一片唏嘘之声。--凤-舞-文-学-网--怀疑光明神地存在,这家伙还真是不计后果。

    格里也不吭声,只是慢吞吞的站起来,扶了扶高耸地礼帽,上摆在椅子边上鞋跟高达一米的鹿皮长靴,原本不到一米地个头,顿时成了整个大厅海拔最高的存在。他小心的挪着步子,走到了一直吞吐云雾的女王面前,恭敬的行了女王抬了抬眼皮:“您看着办吧。”

    格里理直气壮地转过,昂首看着座下的三人,朗声道:“教会愿意参战,光明神与我们同在!”

    那肯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个强充高个的小老头,向来不肯吃亏的教皇何时这么积极了?而更不可思议的是,一向傲慢的罗曼女王竟然也默许他的举动。

    “格里,你就明说吧,把条件开出来。”尤拜在桌上磕着烟锅子。格里的那点小动作,可瞒不住他。

    “条件?”格里笑得诈。

    “第一,教会的力量只听教会调遣,谁也不准动。”光明教的光明法师遍布各国阵营,这一条若是应了,对军队的管理权是一项极大的挑战,但是人家原本就是教会的信徒,这样的要求也是可以理解的。

    其他人沉默片刻后缓缓举起右手,算是通过。

    “第二,战争资源你们无偿提供,否则因此影响战力,后果自负。”

    那肯有些气喘,都知道教皇无耻,但不知道如此无耻,竟然光明正大向他们索要战争物资。可谁叫教会拥有最多的光明法师,而这力量恰恰是亡灵的克星。哈维不发一言,算是默认了,尤拜和那肯挣扎了一阵,最终无可奈何的表示同意。

    “第三……”有第三条!那肯终于忍无可忍,咆哮起来:“格里,你不要太过分了!”

    格里笑了笑:“没有光明神,你们认为凭你们那点力量,能够战胜那帮亡灵?几十万骷髅突然出现在白罗城外,除了黑暗男爵,哪个巫师有这个大能耐?第三条不答应,我就撤回前言,教会才不是你们那群不要命的武夫。我们每一个信徒的生命。都是很值钱的,你说对吧?尤黑子?”

    尤拜一愣,旋即狂点头,教会的光明法师和大祭师的出场费可是昂贵得惊人啊。

    “那好,你说!”那肯咬牙切齿。

    “第三,光明神在联盟享有绝对权威……就这些。”格里说完,把一打条款放在大圆桌上,慢吞吞回座位坐下

    这第三条意味着什么?原本是平等地五大巨头,会因此多出来一个绝对权威地领导者,而那个人。就是光明神的代言人格里,这个老巨猾的教皇,是在要求他们把权力心甘愿的交出来。

    大厅里死一般的寂静,各国代表凝视着面前的契约,不过短短几行,他们却仿佛怎么也看不够。格里无所谓的继续磨他的的白罗远在西南,离他远得很。

    就在联盟研究权利归属问题的时候,白罗地战争已经打响了。的箭羽被白罗城供水系统形成的水幕轻松挡掉,骷髅法师的魔法箭也几乎被覆盖大半座城的大橡树吸收殆尽。那棵梅林栽种的橡树。竟然免疫一切魔法。与此同时,装有圣水炸弹的弓箭给那些骷髅造成了不小的损伤。白罗城以极低的伤亡赢得了第一轮的胜利。看吧,亡灵并没有它们地外表那么可怕,它们并不是不可战胜的!人们一时间信心大增。

    考尔面色凝重地看着城外,这场战斗远没有那么简单。那些亡灵见魔法完全不起作用,似乎也准备改变战略了。只见那些围城的骷髅兵抬起腿,整齐划一的向城墙迈进。最后齐刷刷停在城墙底下。城墙上的军民紧张的看着敌人,不知道它们打算干什么。

    “它们在挖城墙!”有人惊呼。没错。这群亡灵放弃了魔法攻击,竟然用最原始地办法挖墙脚。这法子虽然苯。但十万计的骷髅一起刨,再厚地土墙被刨开也不过几刻钟的工夫。而且除了骷髅兵,它们似乎还有别地招,只见浩瀚的骷髅大军让出了一条条通道,恶心地缝合兽拖着腐烂的肠子和肢体,披着破烂的皮,拉着巨大的绞机,向城墙缓缓迈进。每一步,都地动山摇!

    不能让他们把城墙挖倒!对抗魔法攻击的有力屏障,没了这堵城墙,白罗的花岗岩脆弱得可怕,整个白罗将暴露在亡灵的亡骸之下。白罗的每一个人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士兵奋力把火油和圣水往城下倒,沾了圣水的箭雨从未间断,就连平民也自告奋勇的运送弹药和火油,有的人甚至把自己家里祈福的圣水贡献出来。骷髅兵的尸骸越堆越高,但是更多的骷髅踩着前者的骸骨往上爬,浑然无惧。

    就在这时,厚重的乌云中,更漆黑的密云迅速向白罗涌来,密集的振翅声仿佛被捣烂的蜂巢,嗡嗡嗡,嗡嗡嗡,震耳聋。城墙上的人不由自主向声源望去,哨塔上的侦察兵仰着脖子,举着望远镜,全神贯注的盯着那片急速移动的乌云,忽然大叫起来:“石像鬼!是石像鬼!”

    石像鬼是居住在屋檐上的石雕,强大的亡灵巫师把死者的灵魂灌注其中,便成了刀枪不入的空中部队。头脑简单的它们只知道服从命令,它们害怕的东西只有阳光。可是漆黑的夜晚哪里去找阳光?光明教那些尊贵的法师是绝对不会来到小小的白罗的,修道院唯一的牧师甚至连一个光弹都不会放。

    尖牙利爪的石像鬼怪叫着,扇着蝙蝠一般的膜翅迅速覆盖了整个夜空,紧接着,那些幽绿的炸弹如冰雹一般的砸开花,沾满瘟疫的蛆虫满地爬,迅速蔓延了整个外城区。市民们慌忙逃窜,却还是难免被那些虫子啃食,一个个鲜活的人眨眼间面目全非,散发着作呕的气味,人们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人变成一具腐尸然后在悲痛中一把火烧掉。唯一的牧师忙得焦头烂额,满城狂跑吟唱净化污秽的赞美诗,但那些瘟疫传播的是如此迅速,他的力量是如此渺小!市民皆沉浸在一片恐惧之中。城墙上的士兵虽然受过严酷地训练,但看见这样地场景也免不了胆寒。这才是他们敌人的真面目,那些家伙。并不是人!

    就在这时。伴随着一阵清幽的吟唱,巨大的橡树忽然散发出荧荧亮光,无数光点从树上飘落,落在水里,落在地上,那些瘟疫顿时一扫而空,成群的蛆虫仿佛失了养分,蠕动了几下就不动了。

    考尔感激的望向那棵大树,梅林出手了。

    看着有些茫然的士兵们,考尔知道。现在需要让他们振奋一下了。“我们把那些石像鬼打下来!”

    看着在空中肆虐的魔鬼,人们诧异的看着考尔,这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家伙要怎么打?

    只见考尔命士兵抬出来了斩龙地猎枪。那是一些巨大的发器,上面一次可以发三支长枪,强大的冲击力就算下来,只要你能命中要害。这样的装备,几乎每个王国都会象征的备几台,但真正能拉开的屈指可数。偏偏考尔就是其中之一,他从他的养父那里学习过使用这种屠龙长枪的技巧。

    不过这一次他面对的不是力量惊人的巨龙,而是刀枪不入地石像鬼。他命人把铁丝绑在长枪上。对准一群石像鬼,考尔精赤着上走上前去。大喝一声,将弦拉成了满月,一发出,急掠而出的三支长枪呼啸着插进了石像鬼群,灵巧地石像鬼不吃这一。轻松避开了长枪,但是它们无法看见高速运动的细铁丝。一瞬间便被缠住。失去动力的石像鬼像石头一样沉,急速坠落在城里。掉进了落满橡树叶的水滩中,冒出一股青烟。被净化了。

    “考尔!考尔!”士兵自发的欢呼起来,看来空中称霸地石像鬼也并非不可战胜,守城的士兵顿时有了动力。几个力气过人地武士也学着考尔,跃跃试,可他们仍无法独立拉开那些装置,只能几人合力。一发又一发猎龙长枪被投进漆黑的夜幕里,那一大群石像鬼顿时被打得七零八落。残余地石像鬼见势不妙,被召唤者唤了回去,于是敌人又只剩下了城外那些不知疲倦的骷髅。然而,城里地圣水已经不多了……考尔趁着这难得的喘息在城墙上穿梭,把重伤的士兵换下来,有的地方已经无人可用了,只能让自告奋勇的民兵顶上去。看着那些孩子一边哆嗦着,一边吵着要武器,考尔于心不忍,却也只能狠心点头。为了这些可的城民,为了让这些孩子们能看见明天的太阳,他一定要赢!

    就在这时,更为巨大的振翅声从传来,“啪……啪……”一声声,缓慢而深沉,看来这次来的是大家伙!只见天边弥漫着一层雾气,在沉的云团下格外刺眼,连侦察兵的嗓音都有些走调了:“是……冰霜骨龙!”

    考尔无言的望着,白罗到底是何德何能,竟然能请动亡灵大军的王牌?

    白罗城千里之外,荒芜的旷野上,苏苏漫无目的的走着。她只想着早早离开,可真离开了才发现自己根本不认得路。除了白罗城,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她几乎一无所知,更不要谈找人了。

    就在这时候,她的视野里出现了一个人,瘦瘦高高猴子一般的材,戴着硕大的斗笠,披着布满沙尘的蓑衣,静静地蹲在路边,原来是一个旅行商人。他的边铺着一块破布,布上面放着几样不起眼的小玩意,有闪着矿物光泽的石头,有镂刻着古怪花纹的小刀,也有锈迹斑斑的青铜剑。,似乎有些眼熟啊,她见过吗?苏苏不驻足,可是她的记忆里却毫无印象。

    “苏苏啊,你怎么才来?”耳畔忽然传来一个莫名其妙的声音。可是这个世界,谁会叫她苏苏?就连考尔也还不知道她的大名啊。苏苏凝神观望,除了这个商人,并没有看见别人。

    苏苏谨慎的看着这一人一剑,那声音又响起来了。

    “苏苏啊,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你碧水哥哥啊……”

    碧水?这名字耳熟啊,苏苏琢磨着,忽然想起来了,记得在说书人的故事里提到过,可改生死薄的碧水剑,原本是小花的东西!苏苏不可置信的向那小摊走去,死死的盯着那把不起眼的青铜剑,确实和故事中的碧水剑一模一样。

    “姑娘好眼光,这把剑可不便宜!”似乎察觉苏苏的目光,那摊主忽然开口了。

    苏苏吃惊的看着他,这家伙竟然说的!苏苏忽然好奇起这人的来历,可任她上看下看也看不见那斗笠下隐藏的脸。苏苏不死心,猛然把他的斗笠掀开来,那摊主顿时火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妖剑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