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掌门人的见面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冰翎 书名:妖剑记
    <---凤舞文学网--->

    掌门出现了,七剑门上下闹非常,众弟子云集,排着长长的队,从山顶的大一直拉到了半山腰。--凤-舞-文-学-网--苏苏由于是掌门亲自请的客人,自然享受特殊待遇,直接被请进了大

    进了大,苏苏才发现,花小舞也在,另外还有薛明之和媚儿,内再没了别人。

    媚儿似乎恢复了不少法力,已经可以以人形出现了,苏苏开心非常,直跟她使眼色。

    七剑门的掌门,显然喜欢搞神秘,居然躲在一块布帘子后面不敢见人。而薛明之,则恭恭敬敬的跪在下面,前面他们说了什么苏苏不知道,看媚儿神,似乎是什么要紧的事。却听薛明之道:“我选后者,求师傅成全。”

    说罢一头磕到了底。媚儿背对着苏苏,不知是什么表

    苏苏紧张的注视着这几个人,却听帘子后面有人道:“那么我就收回你的紫霄剑,从今以后,你再不是七剑门弟子!我七剑门容不下与妖为伍的弟子,你好自为之吧。”

    只听一声龙吟,紫霄剑从薛明之边腾空而起,在空中转了一个圈,刷的一下冲出门,插到了山顶一根大石柱子上,那柱子上几乎插满了兵器,仿佛很久没被唤醒过,都被厚厚的尘土掩盖。

    薛明之颤抖着声音拜倒在地:“多谢师傅成全。”

    却见一股浮劲把他托起,直接丢到了外,媚儿赶紧追了上去。苏苏看见了媚儿的脸,从来没见过那么激动的表

    口里说着逐出师门,其实是在成全他俩吧?否则这两人也不会这么高兴了,苏苏不对这掌门多了几分好感,可是为什么他就不肯见人呢?

    虽然记忆中见过这位掌门几次,但似乎总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神龙见首不见尾,此人与玄冥交应该不错,苏苏也没什么好怕的,变了把剑就去挑那布帘。这掌门也不是凡品,他那跟前的布帘子就跟一块橡胶似的,玄冥剑如此锐利,居然无法戳破分毫,那布帘反而死死的贴着剑刃,一剑刺入简直跟陷入泥潭一般,让她有力使不出。苏苏还没见过这么难缠的东西,准备抽而出,那布片却死死粘着她,如胶似漆,直接把她裹成了粽子。

    苏苏大喊:“满天星!把这破玩艺从我上拿开!”

    只听哈哈一阵大笑。从玉座后面踱出来一个矮个子。没了布帘子。脸上却带着张脸谱面具。他任由苏苏被缠成了蚕茧。在地上蠕动。转向一旁看戏地花小舞。

    “玄冥被困居然一点也不着急。我该说你沉稳呢。还是寡?”

    花小舞只是一笑:“阁下与玄冥似乎旧识。你们叙旧我凑什么闹?”

    那矮子呵呵笑起来:“有趣。有趣。你是何来历。连我都看不透。不过不管你是何人。我都要对你抱以深切地同。这把剑。绝对是个大麻烦。”

    苏苏为自己不平。结果从那堆布里面传出来却成了“呜呜”地奇怪声响。--凤-舞-文-学-网--

    花小舞道:“看来你我颇为投契,不过若是没什么事,还是放她出来为妙,她要是气极了,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那矮子大笑,弹了弹手指,却见那布片哗啦啦一卷,居然没了踪影,苏苏维持着趴在地上的姿势,似乎还没反应过来,结果跌了个狗啃屎。

    苏苏指着那矮子大喊:“满天星,你就这么对待老朋友的!不要以为你带了面具我就认不出来。才过几年,你脸上长了疤还是生了疮?居然不敢见人了?”

    满天星轻弹手指,却见苏苏突然僵了子:“满天星,你在我上动了什么手脚?”

    “一件见面礼而已,名曰浑元绫,可以松紧自如,变化万千,刀枪不入,水火不侵,乃是做衣服的好东西,不过如果你还是指着我破口大骂,我会考虑把口诀送给你主子,从今以后,你要是不听话,这东西可以把你捆起来吊着打。”

    苏苏也不客气:“我还以为是什么,这种东西也想困住我?看我用断水剑法就把它切成一片片!”

    满天星哈哈大笑:“三大剑法都需要剑主,什么时候你可以自己耍出来了,嘿嘿,本来想送你裁衣服的,好心当作驴肝肺改变主意了。”

    却见满天星对着花小舞动了几下嘴唇,花小舞供了拱手,笑了:“多谢赐教!”

    苏苏大窘,这岂不是教了唐僧紧箍咒?那孙猴子以后还不是任他欺压,天理何在啊!

    “满天星,赶紧给我把这东西拿下来!”

    “那东西已经和你的衣裳融为一体了,你要现在拿下来可以啊,我绝对没意见,相信你主人也没意见。”满天星笑得邪恶。

    苏苏求助的看向花小舞,却见花小舞只是微笑,丝毫没有帮忙的样子。

    就知道是这种结果!这可恶的满天星,看来是不打算给她拿下来了,花小舞肯定求之不得不要做带着紧箍咒的孙猴子啊。

    苏苏仔细拉扯着上这件衣服,居然完全看不出与以前有何不同,她又活动了几下,完全没有束缚感,苏苏想到她的衣服本来就是自己本所化,一旦现了剑形便会消失,自然可以看到还有没有不相干的东西,于是眨眼间,小姑娘变成了一把鲜红长剑,亮红色的光彩在剑上游移,哪里有什么别的东西?

    “满天星,根本就没什么浑元绫,你耍我!”

    满天星笑眯眯的看着花小舞,却见花小舞表一变,应道:“真难得啊,苏苏居然变聪明了!”

    苏瞥了花小舞一眼,而后转向那戴面具的矮子,“满天星,你大清早叫我来到底干嘛,就为耍我?耍我很好玩吗!”

    满天星笑道:“听说你再次出世,作为老朋友,当然应该来看看啊,见面礼你也收了,另外还给你的新主人带了点东西。”说着递给花小舞一个白玉小盒子,苏苏一把抢过去,打开来,却见里面躺着一根晶莹剔透似玉非玉的东西。

    “这是什么东西?形状貌似一截死人骨头?你送这么晦气的东西干什么?”苏苏不解。

    “这东西叫做金肌玉骨。我是谁?送的东西,自然会有用处。”

    “才不信你的邪。”

    花小舞却把东西收了起来,连声称谢。

    苏苏却道:“谢他做什么,这家伙活了上万年,胡乱送些小东西就想打发人,还学神仙来无影去无踪,人都跑了,你还谢他!”

    果然,就这转眼间,那满天星已不见了人影,招呼也不打,还真是神秘莫测。

    花小舞摩挲着那白玉盒子,但笑不语。

    就在这时,只见一只雪白的纸鸢扑扇扑扇飞进来,落在了苏苏头上,苏苏一把把它拽下来,打开来,乃是一封信,原来是广寒宫主得知七剑门事已了,请他二人去广寒宫做客。

    苏苏出了大,却见雪白的凤凰车早已恭候多时。两名漂亮使女侍立在车辇两侧,中间站着两只拉车的雪凤,那个华丽啊,苏苏眼睛里闪烁的都是星星。

    上次和那么多人挤乘一辆,苏苏显然没有过瘾,这次居然有豪华专机,自然不愿错过,原本还担心花小舞会赖帐,却见他早已与那两位漂亮美眉聊得火

    苏苏凑过去一听,这才知道这花小舞居然还是个名人。他专写些人鬼恋的煽故事,作品位列修仙十大之首,七剑门没人读过这些叛逆的东西,但是广寒宫似乎并不忌讳,因此宫中女子中花小舞的粉丝貌似不少。

    苏苏见过了媚儿和薛明之,知道这两人准备去云游四方度蜜月了,只能为他们祝福,之后与七剑门众弟子话了别,与花小舞一起登了凤凰车,向广寒宫飞去。

    广寒宫地处北国雪山之中,地上无路可入,只能从天上飞进去。苏苏眼见着郁郁葱葱的青山变成了皑皑白雪,最终银色一片,好不壮观。整个人在车上上蹿下跳,连连称奇。

    花小舞就郁闷了,凡胎可受不了高空寒流,更何况是这北国之地?虽然车上极为舒适,还专程为他备了皮裘,花小舞仍是喷嚏连连,结果当天晚上就病倒了。

    广寒宫主自是歉意连连,只说不必担心,要帮忙的事稍后再谈,先把病养好,安排两人安心住下。

    苏苏本是想逛逛这新奇世界,可花小舞还卧病在,她怎么好意思一个人去逍遥快活?人家好歹救过媚儿的命。苏苏努力说服自己,耐着子守在边,端茶倒水,送汤喂药,忙得不亦乐乎,搞得广寒宫专门派来的侍女只能在一边看着,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花小舞散漫惯了,有些受宠若惊。

    “丫头怎么转了?其实你不用看着我啊,风寒而已,吃吃药就没事了,广寒宫自会有人打理一切,又没你什么事。”

    “你一天不好,我一天没心干别的,为了我能早出去快活,你一定要快点好起来!”

    花小舞感动得泪盈眶,而苏苏,显然用行动证明了她的决心。

    比如现在,花小舞正靠在上看小说,苏苏却变了把水果刀在一边给他削玉脂冰梨。刷刷几下就去了皮,而后红光一闪便成了均匀的八十一小块,看得花小舞咋舌。

    之后,这一盘子全进了花小舞的肚子。

    照说这等被妖剑伺候的生活是一般人想都不敢想的,可事实并非如此。这玉脂冰梨乃是广寒宫特产,吃一粒神清气爽,吃两粒驻容养颜,常年吃百病不侵,却坚硬异常,定是要剁碎了一颗颗生咽下去,一般的刀子可没那能耐去皮切块,可偏偏碰上玄冥甘愿当水果刀。看着自己的成绩,苏苏骄傲异常,看来自己的几何学的不错呀,而每每看见书生艰难的把这八十一块咽下去,苏苏就乐不可支。

    天天好吃好喝伺候着,灵丹妙药灌着,广寒宫主大忙人也坚持一天来看三次,花小舞的病就是不见好。广寒宫好歹也是修仙界的一大派,居然搞不定小小风寒,宫主极为苦恼。

    苏苏新鲜了几天,也开始腻味了,每天围着药罐子,看窗外大好风光却无暇观赏。

    花小舞也受不了了,终于在扫了眼面前的冰梨丁之后一头钻进被子里,蒙了头装鸵鸟。

    “怎么,我都给你切好了,你不吃?”

    “不吃!”非常坚决。

    “当真?”

    “当真!”

    “果然?”

    “果然!”

    苏苏变的水果刀见风长,变成了长长的玄冥剑,花小舞几乎感觉到了剑上散发出来的寒意。

    可最终却什么也没发生,沉默之后是重重的关门声。

    花小舞从被子里探出头,凝视着窗户纸上越来越小的投影,松了口气。

    却见碧水从边探出来小声道:“这广寒宫有古怪。”

    花小舞微微颌首:“气过盛,只怕鬼门有变。我这子骨都有些不住啦。宫主所求只怕正是与之有关……”

    “可恶的花小舞,好心当作驴肝肺!”

    苏苏心不好,脚下乱走,不知不觉迷了路,只有流泻的琴声,如同倾泻而出的水滴,一滴滴敲在心头。

    没想到会听到这么优雅的古筝演奏,苏苏不陶醉了,不由自主地向那声音走去。转过曲榭回廊,眼前豁然开朗,只见茫茫雪地上屹立着一棵棵婆娑的墨枝白梅,风一吹,洁白的花瓣簌簌的落了一地。银色之中,但见一抹影,白衣似雪,状若拂柳,人比花

    苏苏不看得呆了,不小心踩了地上的梅枝,发出咔嚓一声,琴声嘎然而止,却听那人一声清叱:“谁!”

    苏苏看见了谁,广寒宫到底有什么秘密,宫主到底所托何事?且见第十三章,广寒宫里有秘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妖剑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