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妖剑也是有脾气的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冰翎 书名:妖剑记
    <---凤舞文学网--->

    苏苏左顾右盼了一会儿,然后扯着嘴笑道:“这位大哥,既然你已经找到了玄冥剑,那没我们什么事了,我们可以走了吧?”

    “一千年了,你还是没有变,玄冥剑。--凤-舞-文-学-网--”魔鬼男微笑着,越笑苏苏越寒。

    “你认识我?”苏苏使劲翻着玄冥剑的记忆,猛然一拍头,是百里飞扬不是七剑门的弟子么,怎么成了这副打扮?不对呀,那是一千年前的事了,你活了一千年?哎呀恭喜阁下功法有成,对了,记得那次你是和绯莹在一起被一个老头追杀,我还帮了你们呢,怎么没见绯莹?”那绯莹乃是一只成精的狐狸,照记忆来看,这两人曾是一对,至于那老头显然是个道士了,高喊着人妖恋天理不容,于是上演一出狗血诛妖大戏。当年的玄冥剑主乃是一个妖怪,路见不平自然帮自家人了,于是砍掉了那老头一条胳膊,算起来,自己也算是百里飞扬的恩人。

    对方的气势明显变得沉,这人现在一诡异打扮,心的人也没在边,难道那绯莹最后还是出事了?苏苏赶紧转弯:“哎呀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提起你的伤心事的,不过看在咱俩相识一场的分上,你该不会为难我们吧?百里大哥?”

    百里飞扬上前走了几步,单指挑向苏苏的下巴,苏苏被他看的浑不自在,吓得往后缩了几步,堪堪躲开。

    百里飞扬忽又笑了:“你若是个女子,我可能会把你娶进门。”

    苏苏脸嗖的一下红透了,这家伙,竟敢调戏她!

    百里飞扬玩味的看着她的表,忽然哈哈大笑,把人笑得糊里糊涂的时候话题一转:“我还记得玄冥三大绝招中的第三式破空式,想必时隔千年,你还没忘吧?”

    苏苏慌忙摇头,一看对方色变,赶紧点头点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呵呵,那可是破碎虚空的绝招,我怎么会忘呢,看我这记,呵呵呵呵。”傻笑。乖乖,那可是人剑一体的绝招中的绝招,她哪会啊。

    “那就好,三个月后我借剑一用,相信你的新主子不会有意见吧?”

    只是借用啊,苏苏松了口气,还以为对方会蛮不讲理来抢呢,没想到这么好说话。赶紧应道:“没问题,当然没问题。”同时使劲给花小舞使眼色,这才猛然想起来,这花小舞还不知道她是玄冥剑啊,这下糟了。苏苏僵硬的扯着嘴,不知道书生会作何反应。会兴奋的大笑,还是害怕的发抖?

    却见花小舞不惊不喜。慢吞吞摸了摸鼻子。接口道:“借多久?”

    “百足矣。”

    “最多一个月。”

    百里飞扬看了看苏苏不耐烦地脸色。应道:“就依你。”

    “成交。”

    看一文弱书生神自若地跟魔鬼男谈期限。实在太不可思议了。简直像小绵羊和大灰狼商量哪里更好下口。

    “小花,你还好吧?”苏苏试探着问。知道她是玄冥剑,这家伙居然没反应?

    “从来没有这么好过啊。--凤-舞-文-学-网--”

    “你早知道我是谁?”

    “玄冥剑,长七尺三寸,剑赤红如血,吹毛断发,开山断流,可通人言,喜男不喜女,重色不重利,擅变红衣女子惑人,是为妖剑也。玄冥剑法高深莫测,吾持剑数百载,仅悟其一……”

    苏苏大惊,这家伙怎么会对玄冥如此清楚?

    “要看吗?此为剑外观图,此为化外观图,啧啧,画得还真不错!”却见书生拿出一个册子,细细翻看。苏苏大怒,一把夺来,竟然是货真价实的玄冥剑谱!

    “这东西,怎么会在你手里?”

    “它自己钻到我怀里的啊。”花小舞无可奈何。

    “可是,你不是嫌玄冥剑名声太响,不想要么?”不想要也得要,苏苏恨恨的想。

    却听花小舞说:“我只是一介书生,最怕麻烦,可是你这个麻烦似乎甩不掉了,我只好认了,谁叫我是你的命定剑主呢……”说罢小声咕哝着,“真不知道是哪个写的命盘,放个假都不得清闲!”

    却听百里飞扬差了一句话进来:“小子,我真佩服你的勇气,我要是你,绝对不要!”百里飞扬坏坏的笑着,“不过还是那句话,一千年我说过,现在不介意再说一遍,如果你的主人不要你了,欢迎你随时到我这里来!”

    “你想得美!”苏苏不客气地回道。

    就在这时,后面唰唰唰掉下来三条人影,乃是广寒宫主,白虎王和天下第一。还真是魂不散。

    “玄冥剑,这下看你往哪里跑!”天下第一直向苏苏扑过来。通过之前种种迹象,就算是傻子,也看出来了这个红衣小姑娘正是玄冥剑的化。却见一条银链挡住了天下第一的掌劲,天下第一连忙往后一跃,定定的看着出手之人。

    “蛟龙蹈海,你是魔尊百里飞扬?”

    “正是本座。”百里飞扬站在原地没动,那链子镖如一条活物游动着,把苏苏和天下第一隔开。

    “哈哈,没想到连魔尊也要来参一脚。不过我可不会怕了你!”天下第一依旧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百里飞扬却只是笑笑:“凡事也要讲先来后到吧,本座刚和玄冥定下了一月之约,哪轮得到你来插嘴?”

    “有趣,有趣,玄冥,凭什么你要跟他谈,我都追了你大半夜了,你也跟我约约吧?”天下第一一跃到了苏苏面前,蹲下来瞅着她,“你骗得我好苦,没想到玄冥剑居然是这等模样,哈哈,真有趣。小爷我要定了!约期一到我就来接你!”

    “得了吧,这把剑我早就相中了,要接它也轮不到你。”白虎王懒洋洋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想打架么!”天下第一的拳头亮了出来,白虎王也亮出了长鞭,还说打就打了。这二人一开打跟之前的柳氏兄妹完全不在一个等级,掌风鞭影瞬间铺天盖地而来,眼花缭乱。广寒宫主专门撒了护罩罩住他的拉车凤凰,连百里飞扬也把链子镖收了回去护住全

    只听哎哟一声花小舞被刮下了马,苏苏一看,那白净净的一张脸上居然有一道血痕。

    小花破相了?花小舞之前那一席话已让苏苏好感大增,现在居然被这帮人伤了,顿时恼羞成怒。之前他们找玄冥剑她忍了,抢剑谱她也忍了,但是现在他们伤的可是玄冥剑的主人!她不能忍!

    “都给我住手!”喊出口的同时,只见一道红色光柱冲天而起,同时一股凛冽气息扩散开来,霎那间风也停了,月亮躲进了云里,百里之内,一片寂静。苏苏顿时像变了一个人,只见她两眼透出红光,一头长发无风自动,那红衣再不是明媚的红色,却成了耀眼的血色一般。

    “轰轰轰,铛铛铛,沙沙沙……”周围的每一件兵器都轻轻地抖动着,发出各种声响,仿佛在畏惧,又似在表达对强者的敬意。

    即便激战中的白虎王也失了兵器,但见那条本名虎尾所化的银鞭变成了一条温顺的小蛇,蜷缩了子臣服在苏苏脚边。一时间,几乎人人心底都涌起一股恐惧。

    这就是妖剑的威力?仅仅一个剑威,便能让他们的神兵仙器俯首称臣?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一剑出,而天下降”!

    “唉呀,这回真发火了。”碧水说着风凉话,这家伙也是一把剑,却不怎么受影响,难道跟它排不上号有关系。

    现在只有全凭两只掌打架的天下第一不受影响。这家伙天生就是个好战分子,难得碰到对上了瘾,就算看见对方失了兵器,却哪里收得住?一个大手印就向白虎王拍了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但见红光一闪,耳边来金属激撞的刺耳轰鸣,眼前光芒耀眼一时间什么也看不清楚!接着,只见一灰一白两道人影迅速弹开,尘埃落定之后,白虎王的白袍子上面划了个大缝,天下第一的右胳膊上有一丝血痕,两人都定定地看着场中央——一把细长的剑悬在那里,燃着如同火焰一般的妖异红光,那光芒并不强烈,却带着阵阵血腥,仿佛要把人卷进远古的战场之中,众人耳边似乎环绕着千军万马的厮杀与惨叫!

    “唉呀呀,不愧是妖剑,这样下去,只怕不可收拾。”碧水可以窥心,一眼看出了人人体内深藏的那只野兽。

    看着渐渐弥漫的杀气,花小舞隐隐感到不对头,轻声唤道:“回来吧,没事了。”

    只一瞬间,那剑又变成了一个红衣的小姑娘,正是苏苏。

    伤小花的人苏苏也算打回去了,作为一个来自地球的二十一世纪青年,她骨子里可是和平好者。此刻眼中血色已退,只见苏苏一跺脚,喊道:“都打够了没!”

    “没有!”天下第一狂妄依然,一副跃跃试的样子。

    想到刚刚自己激动的绪,苏苏有些后怕,决定不跟这个打架疯子一般见识。他打谁自己打去,别伤到小花就好。

    于是苏苏转过头,走回花小舞边:“很好!我先带小花离开,你们慢慢去打。”说着把花小舞拉上马,就要走,却听一声慢着。

    还有谁这么不知好歹!

    “谁还要上的,先问过我!”苏苏不客气了。份已经暴露,她也不用再藏头藏尾。要打架,她可是天下第一的神兵,谁怕谁?

    “本宫没别的意思,只是想借用玄冥剑,不知可否?”说话的是广寒宫主。

    一看是这位,好歹对人家印象还不错,苏苏又客气了点:“你也要借?要借多久?借去干嘛?”

    “既然魔尊与你有了一月之约,那我也借用一个月吧。想必这位公子便是玄冥剑新选的主子,要帮忙的事我可以与你单独细说,绝对不是违背道义之事。约期一到,无论事成与否,绝不纠缠。只要你答应,从今以后,你的事就是我广寒宫的事,定一管到底,你看如何?”

    苏苏左看看,右看看,又看看小花,却听花小舞道:“既然是求玄冥剑办事,当然要听她的意思。”

    作为剑主,借兵器还要问它自己的意思,看来这玄冥剑主碰到玄冥剑也只有被欺压的分,在场的众人不为他捏了一把汗。苏苏却极为受用,不愧是她挑的人,还知道尊重人权啊。(貌似前几章她还在抗议来着……)

    却见苏苏站了出来,整了整衣服,清了清嗓子:“既然大家只是想让姑娘我帮忙,那就好办了,你们几个排个顺序,我要帮得上自然就帮你们办了,省得打来打去伤了和气。本姑娘可不是怕你们,只不过老被这么纠缠不休是人都受不了,何况是把剑?”这什么逻辑……

    “既然你们都要借,那我也借去玩几天吧?”天下第一插了一句,苏苏白了他一眼。

    “那也得等我先玩过了再说。”白虎王甩着他的鞭子。

    不这么着,反正百里兄的约期还有三个月,我先去宫主你那转转,然后下个月初五开个会,你们谁还想玩的比试比试,赢了的咱俩再商量,如何?”早知道大家坐一起开个酒席,慢慢商量不就好了?偏要打来打去的,真搞不懂这些江湖人!

    “武林大会啊,我喜欢!玄冥剑定是我囊中之物。!”天下第一几乎要跳起来,这家伙就是越打架越闹越高兴,

    “真无聊,你们慢慢谈,我先走了。”白虎王懒洋洋的摇着长鞭,一晃上了云端没了影,刚才还打得火朝天,这会儿又仿佛兴趣缺缺了。

    “这就走了?他到底来干嘛的?”苏苏奇了怪了,还以为他会一争到底呢。

    一看白虎王走了,天下第一兴奋骤减。

    “没得打了?那下个月初五再会!别忘了哦,一定要开武林大会,人越多越好!”天下第一招了朵云,一个跟斗跳上去也走了。

    “看来事已了,还望你们别忘了三个月之约,到时候如果不见人我只能亲自来请了。要不要我派轿子来抬呀?大红的怎么样?”百里飞扬笑得不怀好意,披风一甩,消失在了黑夜中。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妖剑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