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肆拾柒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獨孤凌峰 书名:寻天之路
    <---凤舞文学网--->

    “什么人?竟敢擅闯祭坛重地?”说话的人一袭黑色紧衣,腰挂宝剑,头缠黑色丝巾,一双又大又亮的眸子闪闪光,一双乌黑的眉毛中间垂下,似乎总带着悠郁之色。--凤-舞-文-学-网-->~~.~~除此之外还有一张完美的轮廓。嘴角微虚。

    李凌峰笑道:“我总认为男人倘若少些胡子并不见得就不够成熟,也许更有另一种美感,只是大家没有好好观察罢了!

    年轻男子瞪大眼睛充满好奇又好笑的眼色瞪着李凌峰。他实在没有见过这样奇怪的人,明明是他擅闯他人重地,被人现审问结果居然答非所问,又有些回答地无理取闹。

    这个时候李凌峰居然抬起双手苦着一张脸。

    青年怔了怔,道:“你干什么?”

    李凌峰理所当然道:“让你拘补啊!你不正想这样么!”

    青年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拘补你的?”

    李凌峰笑道:“原来这个人并不想拘补我!那再见!”说罢,已转掠起飞出三丈之外。

    青年大叫道:“等等!”

    李凌峰当真停了下来,笑道:“怎么?你既然不抓我回去,难道还有事么?”

    青年笑道:“我难道说过不抓你回去么?”

    李凌峰这才现眼前的年轻人的确有些绞猾,他也的确没说过不抓自己,没说抓自己并不带表就说过不抓,这是个常识,可是人们总是会忽略这点!

    房子的构造很奇特,全是如同坚冰一样的物体制作,所以看起来竟然也是银白的一片。从前院到大庭再到后院,建筑面积竟然达到一个骇人的地步,至少李凌峰估计自己不用飞行轻功一类的功夫起码要走上两个天时才能走完全程。

    李凌峰感叹道:“看来天下当真无奇不有,倘若叫一个普通人来走,也许他会选择永远也不要出这个房子了!”

    青年笑道:“倘若只是普通人,也现不了这种房子!”

    李凌峰点头道:“也是!光是那传说中的寂灭大阵就已经足够了!”

    青年笑了笑,然后继续在前带路。--凤-舞-文-学-网--大庭内有数十个人,凭感觉分析,至少李凌峰可以判断八级高手就有三十多个,剩下的十多个竟然全是帝级高手。这种实力倘若放在大陆上那可是足以横扫一切障碍的存在,想不到他们居然会曲息在这死亡地之内。

    大庭内五十多个人全是站着,只有一个穿镶金黄袍,头戴白玉珍珠冠的男子坐在大庭之内显得格外显眼。

    男子如刀削般的脸旁另人望而生畏,两瞥小小的胡子另他看起来更加成熟,一双稀利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李凌峰。

    李凌峰笑了笑,然后直接找了个凳子,一坐了下来。

    众人一脸惊骇地看着他,可是我们的凌峰大老爷却毫无所觉一般地坐着,然后居然还拿出一壶酒慢慢地喝着。

    黄袍中年男子面无表地看着他,突然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要坐似乎找错了地方!”他说话的声音虽然慢,可是却清清楚楚地传到众多高手耳里,震地众人口有些闷。

    李凌峰却笑道:“你也这样认为么?呵呵!其实我也这么想的,只可惜客人怎好劳烦主人让位呢!所以这个位置虽然并不怎么样,不过也将就了!”他轻描淡写地说着,就仿佛和他说话的并不是多可怕的对手,而是街口卖菜的小伙子!

    中年人双眼精光暴,紧紧地盯着李凌峰,所有人看到这样的眼神都会忍不住低下头来,可是我们的凌峰大老爷却从来都没有向人低头的习惯,所以他还是微笑地看着中年人。

    气氛一时间有些紧张。不少帝级高手都绪势待。

    李凌峰却在这个时候笑道:“主人请客人到家里来,总得有些表示吧!否则也太没有家教了点!”这句话无疑在骂众人没有家教。可是大家都面无表,对于这些高手来说,倘若什么话都能让他们愤怒那也不配成为高手了!

    中年男子低声道:“通常对于值得用家教对待的客人才会用家教对待,对于其他杂鱼通常也只有两步!”

    李凌峰道:“两布?哪两步?”

    中年人道:“似乎你问地太多了!”

    李凌峰笑道:“那你认为我该怎么对待?”

    中年人看了他很久,突然大笑道:“上酒,上好酒!”

    李凌峰叹了口气道:“有酒无菜启非人生一大遗憾!”

    中年人笑道:“有酒自然有菜!”

    李凌峰摇头道:“可惜最近我眼睛不大好!现在出了凳子桌子外,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中年人笑道:“那也只是因为所在的位置不对!”

    李凌峰道:“那要什么位置才对?”

    中年人道:“后院!”

    后院,无人,有菜,有酒,有凳,这本就是个喝酒的最理想地方,所以李凌峰笑道:“难怪别人都说人生知己并不多,但酒中知己却不少!”

    两人对立而坐,桌椅就在庭院入口不远出,庭院树木花草盛多。

    中年人道:“主人通常都会知道自己的客人叫什么名字对么?”

    李凌峰道:“我姓李,李树的李,不是你好的你,李凌峰,峰是山峰的峰,不是疯子的疯!”说罢,李凌峰又笑道:“主人通常请客人时总会说明自己是谁的,否则客人走错了地方就不好了!”

    中年人道:“左寒!”

    李凌峰眼睛一瞪,看着左寒就像看着怪物一般,从头顶看到脚底,又从脚底看到头顶,叹气道:“难怪难怪,想不到左先生竟然在这里!”

    左寒道:“我也没想到,你居然会闯进来!”

    李凌峰笑道:“这点恐怕就连我自己也没有想到。”

    左寒道:“那你总不会是为了喝酒而来的!”

    李凌峰叹息道:“应该不是!”

    左寒还是慢声慢语道:“那你到底为了什么?”

    李凌峰笑道:“朋友!”

    左寒道:“朋友?就为了这个?”

    李凌峰笑道:“这已经够了!”

    左寒道:“看来这个朋友和你认识的时间一定很长了!否则你也不会冒这么大的险闯寂灭大阵了!”

    李凌峰笑道:“的确有些长了!加起来前前后后的已经见过两次了!”

    左寒眼睛一瞪,道:“两次?”

    李凌峰笑道:“两次已经足够了!”

    夜,有月,满月,有花,夜里看花和昼里看花别样不同。李凌峰抚摸着花朵叹息道:“花开花艳花纷纺,花下花死花无偿。花啊花,为什么总是这么惹人牵挂!”说罢竟不自觉地叹了口气。

    “想不到这么晚了你还在这里!”左寒迈着缓慢的步子一步一步地走来!

    李凌峰笑道:“也许我只是夜猫子!”

    左寒笑了笑,只是笑了笑,然后转头望向天空道:“你有没有现,原来这里竟然也有夜!”

    李凌峰怔了怔,道:“对啊!这点我倒没有现!”

    左寒笑道:“你知道为什么?”

    李凌峰道:“倘若我说知道,连我自己也不会相信!”

    左寒道:“因为我想有夜!”说罢,人已消失不见!

    李凌峰怔了怔,左寒的话是在紧告自己,一切竟在他的掌握中,自己不要做出任何轻举妄动的事!

    李凌峰苦笑地叹了口气。然后继续抬头看着月!明月,明月!对!明月!看到明月,李凌峰就想起另一个明月,想起明月李凌峰就想起苏魅姬。倘若她要是来了,那左寒会不会现她!

    想到这些,李凌峰无奈地叹了口气,现在他看起来虽然不错,不过他自己却知道,自己像个俘一般!

    第二天,李凌峰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有人提出去守查,可是左寒只是摇了摇头。

    当天夜里,李凌峰又回来了!

    第三天终于麻烦再次降临!.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寻天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