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肆拾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獨孤凌峰 书名:寻天之路
    <---凤舞文学网--->

    李凌峰跟着众人来到飞云城内,城中的人心不错,因为战争不用再继续,佣兵们也完成了任务,蛮族的危机也解除了!

    这种一举数得的事本来是件好事,可是李凌峰的心却怎么也好不起来。--凤-舞-文-学-网--阅读最新章节

    因为古剑风派出去的人传回来的消息并不那么使人愉快。明月没有找到!

    本来这种事也用不着众人担心,没有人会担心一名可以打败银龙的剑帝。可是李凌峰却感觉有点不习惯。所以他在听到消息后的第一时间就是回到佣兵团。

    佣兵团也没有!明月去哪儿了?这就是李凌峰现在困惑的事

    一个脑子里只有困惑的人,通常来说都高兴不起来的。

    “有消息没有?”

    “还没有!”这是第三次派出去的人传来的消息。

    李凌峰点了点头,打来人,有些焦急地在房间转来转去。

    “其实你并不用担心的!”百啸微微一笑,坐在登上看着李凌峰道。

    古剑风眉毛挑了挑:“没错!老龙说地没错!”

    李凌峰耸了耸肩:“我也知道!可是我就是感觉不舒服!”

    百啸道:“那你也不用绕来绕去的!坐下来喝杯茶说不定她就回来了!”

    李凌峰道:“你知不知道她通常都不会和别人说话?”

    百啸点了点头对大家说:“这点我倒能看出来!”

    李凌峰道:“那你知不知道为什么?因为她很可怜!从小就不被人类接受,生活在无尽冷眼当中!饱受世间痛苦。所以她根本没理由会消失!”

    古剑风看了看众人,又看了看自己的手,叹了口气。

    李凌峰突然跳了起来大声道:“不行了!”

    古剑风和百啸怔了怔。

    李凌峰摇了摇头道:“不行不行,绝对不行!我不能再等了!我自己去找!”

    古剑风笑了笑说道:“原来你还是个急子!”

    李凌峰没有理他,反而扔下两人飞快地跑出了门!

    百啸苦笑着对着古剑风说:“他难道不知道万一他刚走就有消息的道理?”

    古剑风耸了耸肩:“看地出他不仅是个急子,而且还是很急的那种!”

    两人相视一眼,突然同时大笑。

    李凌峰才不会管他们在干什么,在说什么。他飞快地跑出城门,然后怔在原地。

    “明月这笨蛋会跑到哪里去了?这么大的地方到哪里才找地到?”一出城门他才想到这些问题,所以他感觉自己的头又有些大了。

    所以他只有像掉了去找。

    明月是在蛮族内部消失的,李凌峰自然也到了蛮族内部。

    昏暗的天,昏暗的世界。地方还是没有改变,不过却多了许多生机。

    危机解除了,蛮族自然也陆续回到了自己的家园。

    李凌峰一路打听,始终没有明月的消息,所以他不得不继续往前走。

    现在他才现问题似乎并没有那么容易就解决。因为地方实在太大,想找到一个人又怎得一个难字能形容!

    所以他又回到了血池,倘若他想要进来又有谁能拦地住他?所以他就大摇大摆地走进蛮族地,不仅走路的样子嚣张,他还边走边唱歌。

    唱歌可以缓解烦躁的心。他也总是用这种方法来缓解心,松弛神经。

    血池内没有,通道内也没有。

    可是李凌峰不甘心,他还要继续找。

    想从一个地方找到线索就得要有耐心。李凌峰一向都是个没有耐心的人,可是他这次反而很有耐心了。--凤-舞-文-学-网--因为他总感觉这里总会有线索的。明月也本来就是李凌峰出了通道之后才消失的。

    想从一个武帝的边不知不觉地消失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所以只有一种解释。

    古剑风突然出现在李凌峰后笑道:“蛮族地你也敢闯!看不出你的胆子倒大的!”

    李凌峰并没有显得任何惊讶,一个人能不知不觉靠近一名武帝那也是不可能的事

    古剑风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还没有找到?”

    李凌峰码着个脸,指了指自己道:“你看我的表像是找到了么?”

    古剑风笑了笑,他也知道自己的问题实在是愚蠢,所以他又换了个问题:“那你有没有线索?”

    李凌峰道:“暂时还没有!不过我想这里应该会有线索!”

    古剑风道:“为什么?”

    李凌峰道:“有没有人能在你边莫名奇妙地消失掉?”

    古剑风道:“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李凌峰点了点头同意了他的意见,然后说:“所以事只有一个解释!”

    古剑风道:“我在听!”

    李凌峰笑了笑,他实在觉得古剑风现在的样子有些好笑,因为古剑风现在是一脸冷漠之色。本来这种样子并不好笑的,可是李凌峰看到他现在的样子就想起了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银龙找他要钱时候他那苦着脸的样子。

    李凌峰笑道:“那就说明我和百啸出来的时候明月根本就没有跟出来,当时我又在和百啸说话,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

    古剑风摸了摸额头,问道:“那她为什么会留在里面?”

    李凌峰想了想,然后道:“我想她或许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或奇怪的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赶回来!”

    古剑风闭着眼睛,一只手摸着额头,就像个木头一样,既不说话也不动!

    李凌峰知道他在想问题,所以也没有打饶他,反而把目光放到了别处上,四处打量。

    古剑风突然睁开眼睛,叹口气道:“如果真是这样,那就不是什么好消息了!”

    李凌峰怔了怔,皱着眉头问:“为什么?”

    古剑风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问他:“听百啸说她的实力比百啸要强地多,是么?”

    李凌峰对着他问道:“百啸不是你的朋友?”

    古剑风怔了怔,道:“他是我的朋友,而且还是老朋友!”

    李凌峰道:“那你就不该怀疑他的话!”

    古剑风怔了怔,然后大笑道:“好!说地好!”然后他看了看李凌峰“所以她遇到危险的机率就应该不存在了,那她为什么会不跟出来?以我多年的经历来看只有一种解释!”

    李凌峰怔了怔,道:“什么解释?”

    古剑风不怀好意地看着他,笑道:“当然是想看看你会不会注意她咯!结果没想到你这个笨蛋竟然自顾自地把她忽略了,所以一气之下就跑了!其实就这么简单!”说罢,就开始看着自己大笑起来!

    李凌峰就像傻了一样怔在原地,他有些痛苦地看着自己的手又看了看地下,然后牵强地笑了笑,用自己都有些肯定的语气问古剑风:“是么?这种原因连白痴都不会相信!”说到不相信的时候其实他就有些相信了,可是他还是要问。

    古剑风眉毛挑了挑,道:“你不信就算了,反正我这个人除了年纪比你大一点,张地比你帅一点就没什么优点了。”

    李凌峰听了他的话之后,心里更不是滋味了。古剑风的话无疑就告诉自己他说的话是对的,年纪越大经历的事就越多,张地越帅就越容易懂地男女之

    李凌峰并不懂女人,所以他从来就不会去考虑女人的心思。尤其是在经历过痛苦之后就更不愿意考虑这些事,现在听到古剑风的话,心里从不愿意考虑的事就一股脑地涌上心头。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一个人知道有另一个人喜欢自己的时候无论怎么说也是值得高兴的事,可是自己又最不愿意提起这种问题,所以他的心很乱,一乱他就感到特别烦闷。

    心里感到烦闷又会自己找快乐的人通常都会想办法考虑其它事来调节心。所以李凌峰继续把目光放到了通道上。

    古剑风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因为他也感觉这的确不是什么好话题,是不是他也为所困呢?否则他为什么又一直装做冷漠的样子来使人感觉自己并不好接近呢?也许他天生就是这个样子,也许又是因为其它原因,反正不论怎么说,他都没有再继续这种话题。反而自己就找了个其它话题道:“听说你就是在这里和叶飘凌一战的?”

    李凌峰点了点头,突然瞳孔一缩,大叫:“对!对极了!没对!就是这里!这次对了!”

    古剑风怔了怔,任何人听到李凌峰这种莫名奇妙的话总会感到满脑子疑问,古剑风自然也不例外。所以他就问:“什么对了没对的?说清楚点!”

    李凌峰跳了起来大声说:“你既然知道我和叶飘凌一战就一定知道我答应过叶飘凌将他的尸骨埋葬在东岳帝国的万刃峰对不对?”

    古剑风点了点头道:“我听百啸说过!”

    李凌峰又道:“百啸就是在这里焚烧了叶飘凌的尸体,虽然他的会腐烂,可是为帝级强,他的骨骼却如同精钢,所以他的骨骼还在我的戒指里!”

    古剑风还是没有听懂。因为这似乎根本没有什么关系!

    李凌峰道:“我们焚烧完尸体之后就走了,所以这里应该只有焚烧后留下的痕迹。可是现在这里却显得有些乱了!”

    古剑风挑了挑眉毛,道:“那就说明这里其它凌乱的痕迹是你们走之后留下的!”

    李凌峰点了点头,道:“而且这还是打逗留下的痕迹!”

    古剑风道:“这里看起来除了很乱之外并没有什么特殊了!倘若是打逗的痕迹,那一定是明月留下的,可是明月用的是剑,这里并没有剑痕!”

    李凌峰想笑,可是有些笑不出来:“你看看地下!”古剑风蹲下子看了看地面,然后眼睛一亮,刚才由于光线昏暗,而且自己并没有注意所以没看到,可是自己仔细看了看之后才现地下就有一条剑痕,而且很深!

    古剑风道:“你是怎么现的?”

    李凌峰道:“通常我考虑事的时候总会看着地下!”

    古剑风点了点头,道:“那我们现在可以假设了!假设剑痕是打逗的时候留下的,那一定是在你们离开有段时间之后。”

    李凌峰道:“这是肯定的!任何人都不能在短距离内蛮过武帝的灵觉。所以这一定是在我离开一段时间后。这段时间里在场的人一定就有明月!”

    古剑风道:“就不会是外人进来?”

    李凌峰道:“一定不会!因为明月倘若离开这里,就一定会跟上我的!这就说明当时一定是她在和谁搏斗!而且这个人一定在我离开之前就在里面!”

    古剑风怔了怔,道:“不可能!任何人都不可能瞒过武帝的灵觉的!”

    李凌峰道:“我本来也是这么想的!可是现在看来没有其它解释了。明月一定是在我们走出去后现了什么,或许她有自信所以并没有立刻通知我们,反而自己留了下来等我们走远后才动的手。又或许当时她也不敢肯定,所以故意落后留下来仔细查看了一番,然后遇见了对手。”道:“我本来也是这么想的!可是现在看来没有其它解释了。明月一定是在我们走出去后现了什么,或许她有自信所以并没有立刻通知我们,反而自己留了下来等我们走远后才动的手。又或许当时她也不敢肯定,所以故意落后留下来仔细查看了一番,然后遇见了对手。可是不管怎么说,明月遇到的那个对手一定相当可怕,或许那人上带了什么神器能蛮过武帝的灵觉,又或许那人的隐迹功夫太高,所以躲过了我的灵觉!”

    古剑风叹了口气道:“说实话,我真希望是那个人上带了什么躲避灵觉的神器才好!否则那样的功夫一旦传到大陆那帝级高手的地位恐怕就危险了!”

    李凌峰摇了摇头,道:“不会的!我想倘若就算有这样的功夫也不会多强悍,否则那人完全可以偷袭我们!”

    古剑风点了点头,道:“有道理!照你的意思来讲,那样的功夫也会有很多限制,要么就是不能动,要么就是使用的时候实力降到一个不可能威胁到帝级高手的程度!”

    李凌峰道:“也许!可是不管怎么说,现在线索还太少,所以还要继续查看一下!”

    于是两人就分头在通道两边查看,争取不放过任何蛛丝蚂迹。

    很久之后两人才会合。

    李凌峰道:“你有现什么没?”古剑风道:“有!从现场散落的很少石头来看,可以现交很快,时间也很短。而且我还现不少剑痕,有的在通道旁边,有的在下面,从这些剑痕看来,用剑的就只有一个人。也就是明月!因为我们知道她用的是剑!”

    李凌峰点了点头,道:“我也现了不少,在入口的洞口下方一点有一些血迹,可以判断当时有人受了伤,而且血迹还从里面一点托到了外面点,那就说明当时受伤的人正在退往外面,受伤的地点也正是入口那里,因为没有剑痕。”

    两人同时点了点头,然后飞快闪出了入口。

    李凌峰皱了皱眉头道:“出了洞口我才想起这里死的黑甲骑士并不少,现在看来想找血迹的线索中断了!”

    古剑风笑了笑,道:“未必!你看看这里和里面有什么不同?”

    李凌峰皱了皱眉头,道:“不同的地方太多了!”

    古剑风道:“那你有没有注意地面,这里本来是百啸他们部落练兵的广场,所以这里的地面经常会有人打扫,可是里面却不同,通道里暗潮湿,所以两个挨在一起的地方却显得难得地不同!”

    李凌峰怔了怔,道:“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古剑风笑道:“既然挨在一起的地方都不同,那人呢?挨在一起的人的气味呢?所以大陆上的一些侦察人员就想了不少办法来追踪另一个人。而这种办法却必需要被追踪上的东西!”

    李凌峰怔了怔,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居然忘了猎犬这种另一个世界的生物,他也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会有类似的生物存在,这本来就有点牛角尖,因为这个世界的生物和那个世界的生物有很大的区别,他也并没遇到过类似的问题,所以在他的印象中,猎犬这种类似的生物是不存在的,可是他忘了,追踪不一定要靠猎犬这样的生物,这是个魔法斗气的世界,自然有很多需要魔法和斗气才能解决的问题。想到这里,他觉得有些尴尬了!说到底,他还是把这个世界当作是没有科技的武侠世界。现在他就想狠狠地抽自己几个耳光,然后在告诫自己以后千万不要带着另一种眼光来看待这个世界。

    耳光倒没抽成,可是古剑风却说话了:“所以现在我们应该有办法了,只要被追踪的人不要特意摸去自己的气味就行了!”

    李凌峰点了点头。然后两人再次闪入洞内。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寻天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