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叁拾柒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獨孤凌峰 书名:寻天之路
    <---凤舞文学网--->

    血泉封印,名字虽然不错,可是它的样子却不太好看,也不漂亮。--凤-舞-文-学-网--该章节由,网特此申明

    有谁见过沸腾冒泡的血水?因为上古大阵封印,所以这些沸腾的血水并没有蒸,反而一直停在血池之中。

    浓重的血腥味扑鼻而来,倘若意志稍差点,我保证你连隔夜饭也能吐出来。

    血池周围有四根耸立的石柱,石柱的样子很怪,看起来就像是一棵很粗的树经过一个笨蛋木匠伐磨所形成的一般!

    石柱虽然怪,可是并不好笑,因为它就是血泉封印的关键所在。

    至少李凌峰是这么认为的,因为四根石柱散着四条如犯人带的铁链一般粗细的光芒成十字形交叉,当然,你还能听见水沸腾的声音,和光芒出的“磁磁”声。

    血水还在不停冒泡,李凌峰就像傻了一般看着血池。他也的确有些傻了,就像是一个人抢到一个重要的东西,可是历经辛苦抢到之后才现自己根本就不会用这个东西一样。

    李凌峰的嘴角已有些苦,在这种万分危及的况下,浪费一点时间都是可耻的,可是李凌峰却不得不在这儿浪费时间。

    血水沸腾,冒出气泡,又忽然爆开。李凌峰的眼睛已有些直了,他就这样呆呆地看着血池中沸腾的血水,似乎他觉得沸腾的血水很有趣,值得自己好好研究。

    刺鼻的腥味已显得不再刺鼻,当你习惯一件事的时候就会忽略它的本,因为你已经习惯了。可是李凌峰却并没有习惯,但刺鼻的腥味的确显得不再刺鼻。

    李凌峰怔了怔,他抬头看了看四根石柱。他只是轻轻地扫了一眼并没有在意地低下头继续怔,可是他还没有到怔的时候,就已经被封印的动静吸引了。

    沸腾的血水里忽然冒出一股黑气,比墨汁还黑的黑气。只见它突然向上方冲出,可是还没有冲离血水一米,就被石柱所出交叉的十字光芒反弹了下去。于是它又飞起,又弹下。如此反复十余次,十字光芒似乎暗淡了一些,黑气也没有再出现。

    李凌峰瞳孔一缩,眼睛似乎放了光,他忽然拍了拍自己的大腿。任何人在这种时候都能明白为什么封印越来越松动。

    银龙慢慢地走了进来。他拍了拍李凌峰的肩膀,道:“我想你应该懂了!”

    李凌峰没有说话,既不否认,也不承认。

    银龙叹了口气,道:“我有看到你和叶飘凌一战!”

    李凌峰点了点头,道:“我知道!”

    银龙怔了怔,道:“你知道?”

    李凌峰转过头,眼色有些痛苦道:“我终于明白叶飘凌为什么在最后一刻会犯那种错误!”

    银龙道:“为什么?”

    李凌峰看着他:“因为你!”

    银龙怔了怔,道:“因为我?”

    李凌峰没有再看他,反而看着血池,道:“一个人在比武的时候千万不能分心,尤其是面对势均力敌的敌人,倘若一旦分心,那就必败无疑,败就只有死!”

    银龙苦笑道:“你是认为叶飘凌因为看到我,才会分心,所以才会死?”

    李凌峰道:“倘若知识看到你,那他一定不会分心。--凤-舞-文-学-网--像他那种人要想分他的心那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他不仅看到了你,也许还看到了你手中举起的兵器。伤人百步之外的兵器。”

    银龙叹了口气道:“你错了!”

    李凌峰怔了怔,随即冷笑道:“是么?”

    银龙道:“你应该记得外面的那个绿眼睛男人吧!”

    李凌峰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说起那个人,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银龙叹了口气,眼中有些痛苦之色,道:“你知道他临死之前对我做了什么事?”

    李凌峰摇了摇头。

    银龙道:“他对我笑!被我一刀切入内脏时居然对我笑了。”

    李凌峰瞳孔一缩,他也想起叶飘凌临死之前也对他笑了笑。“笑很正常!”

    银龙牵强地笑了笑,道:“可是他说的话却不正常!”

    李凌峰:“他说了什么?”

    银龙道:“谢谢你!”

    李凌峰皱了皱眉头:“谢谢?”随即,他有些同地看着银龙,因为他了解,倘若一个人在临死之前还能对杀他的人说谢谢!那这个人一定做了件让那个人尊敬的事!这个人也一定很痛苦,因为他不仅杀的是敌人,更杀的是一个值得自己尊敬的敌人。朋友之间很少存在尊敬的,但是敌人之间却经常存在。一个值得尊敬的敌人好比一个知己一样,所以他不仅杀的是敌人,更是知己。

    银龙道:“我尊敬他!”

    李凌峰点了点头:“我明白!”

    银龙:“所以我答应将他的尸骨带回死亡森林埋葬。”

    李凌峰在听着。这种时候他只能听着。

    银龙的眼中显得有些痛苦:“一个人死后无论他是谁,他的尸体总会腐烂。所以我焚化了他,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

    李凌峰道:“我在听!”

    银龙:“我看到了黑烟!”

    李凌峰瞳孔一缩:“黑烟?什么样的黑烟?”

    银龙:“比黑色泥土还黑的黑烟,这不是普通黑烟,是魔气,只有被恶魔仆役的人才有的魔气!”

    李凌峰终于听懂了,也听明白了。一个人倘若成为了别人的仆役,那滋味一定不好受,尤其是对心高气傲的武帝来说。死,或许才是他们最好的归宿,因为他们不用再忍受别人的束缚了!绿眼男子如此,叶飘凌当然也如此。他想起了叶飘凌,就想起了开始时他叫他走时漏出那痛苦的眼神,他之所以痛苦,是因为他想死,可是他怕自己杀错了人。像他这种人令可战死,也不愿死在自己手上,更不愿死在庸人手上。他还想起了他的笑。叶飘凌的笑很好看,也很温暖,他并不是像他表面上的那样冷酷,他也是人,也有感,他不愿杀错一个人,所以他令可自己痛苦,也要让李凌峰走。最后的失误是为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终于摆脱了束缚,摆脱了恶魔的仆役。

    恶魔,一切罪恶的根源都是因为这个人,或称之为神,他用自己肮脏的神识仆役了那么多无辜的人为他而死。

    李凌峰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死神么?今天我就要你死!你不死,我死!”

    银龙眼睛闪耀着光芒,李凌峰的话刺激着他的心,他感觉他那颗苍老的心又有些血澎湃了。他狠狠地点了点头,道:“没错!他不死,我们一起死!”

    血池又开始涌动,黑气也又重复着它的动作。

    李凌峰皱眉道:“还没有看出什么来么?”

    银龙叹了口气,微微摇了摇头。

    两人已经研究很多次了,可是至今没有想到什么办法能消灭死神!

    明月一步一步地走了进来。

    李凌峰看着她,忽然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不择不扣的混蛋。看着她单薄的躯,李凌峰觉得自己有些鼻子酸。虽然她一直膛,看起来还很坚强,事实也是这样,她的确很坚强,甚至比大多数男人都要坚强得多。可是谁又能了解这女武帝后那颗看似坚强,实质柔弱的心呢?

    李凌峰能了解,他并不是个了解女人的男人,可是他了解她,了解她柔弱的一面,了解她孤独脆弱的一面。

    他们不仅是朋友,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所以他们都了解对方。

    明月了解李凌峰么?倘若你上一个人,那你会不会试着去了解她?

    因为了解,所以李凌峰更有一种付罪的感觉。可是她并没有怪过他,也从没想过要怪他。

    李凌峰当然知道,可是知道又怎样?只能加剧心里那付罪的感觉罢了!

    李凌峰没有去抱着她在她耳边轻声说安慰的话。因为他并不是个善于表达自己感的人。所以,在大多数人眼里他都是个怪人。不仅怪,而且笨!笨地要命!

    他只是微微地笑了笑,可是已经足够了。因为她能理解他!

    银龙并没有注意两人,一个人在想一件事的时候总是特别认真,尤其是没有什么杂声的时候。

    李凌峰看了看血池,又看了看石柱。沉默不语。

    李凌峰忽然睁开了闭上的眼睛。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银龙:“什么话?”

    李凌峰道:“不入虎,焉得虎子!”

    银龙:“没有!”

    李凌峰笑了笑,道:“可是你现在听过了对不对?”

    银龙苦笑道:“说实话,实在没有人试过,我自然也不愿意试!”

    李凌峰道:“可是不试试我们也许就没有机会了!”

    银龙吐出口气,点了点头。

    探索未知的领域,这不仅需要强悍的实力,更需要莫大的勇气,所以不要看不起那些在某些领域有着巨大成就的人!

    血池沸腾,一看就并不是好惹的东西,至少李凌峰扔下块石头试了试之后就一直是这样认为的!倘若你见过将硫酸腐蚀东西就知道它是不是好惹的了!

    李凌峰:“怎么会有这么强的腐蚀?”

    银龙道:“那你认为上古大阵应该怎样?”

    李凌峰不说话了,他也无话可说,倘若没有见过一样东西就不要给它妄下断言糊乱猜测!

    李凌峰:“那还跳不跳!”

    银龙道:“你认为呢?”

    李凌峰:“不论怎样,我们都要消灭他的!”

    银龙点了点头:“对!那跳吧!”

    李凌峰这次没有再推托了,他点了点头,纵跳下血池。

    这次银龙倒怔了怔,他嘴角漏出一丝微笑,摇了摇头也纵跳下血池!

    血池底下并不算是血,因为下面是空的,血水就漂浮在上空。

    底下是五彩光芒围绕着一个黑衣男人。

    男子一脸冷默,面色苍白,头顶还有一颗凸起的尖角,一双血红的瞳孔望着不请自来的两人。

    李凌峰躯狠狠地颤抖,可是他握剑的手却更有力更紧!倘若你有试过过一个人或恨过一个人,那你就能明白他此刻的心和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都是相同的,它们同样可以带给人力量。

    银龙却不太那么稳重了,因为他一直生活在天龙大陆,从小就被天龙大陆的环境所影响,所以,当他看到一个真正的神祗存在于他的眼前时,他忽然感到自己的喉咙就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地掐着说不出话,他的躯颤抖不已,这只有在人最恐惧的时候才会出现这种况。

    死神冷冷地“哼”了一声,轻蔑地笑了笑。

    银龙狠狠地后退几步,几个踉跄坐在了地上。

    李凌峰的躯不颤抖了,不过握剑的手却并没有放松。

    死神转过头,看着他,脸上居然漏出一丝笑容。

    不得不说,他的笑容很好看,甚至比大多数女人的笑容都要好看地多。因为他张地实在很不错。

    李凌峰低着头,眼睛却盯着他,道:“你在笑?”

    死神眯起了眼睛,上死亡之气蓬勃而出,就像千钧巨石一般压过来。气势不仅能给人压力,有时候更能摧毁敌人的信心。死神无疑就具备这种气势。

    银龙的瞳孔凸出,可以看出他内心的恐惧,他狠狠地喘着粗气看着死神。

    李凌峰就像不知道一般继续说道:“看来你并不是个老实人!”他的声音不大,可是却能清清楚楚地传到众人的耳朵里。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寻天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