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叁拾陆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獨孤凌峰 书名:寻天之路
    <---凤舞文学网--->

    李凌峰望着男子,男子望着李凌峰。--凤-舞-文-学-网--该章节由网提供在线阅读两个本来处于极端的人,在这一刻似乎达成了某种奇妙的联系。

    李凌峰道:“我姓李,李凌峰。”

    男子的声音就和他的人一样,一样的冷默,他的声音就像他的人一样,似乎都没有任何感:“我知道!”

    李凌峰道:“我想你应该知道!可是我却不知道!”

    男子道:“我姓叶,叶飘凌。”

    李凌峰道:“好名字!”

    叶飘凌还是没有任何表,似乎任何事都不能激起他心中哪怕一丝的涟漪。

    李凌峰想笑,可是怎么也笑不出来,他忽然有些同叶飘凌,一个人倘若说话做事都不带一丝感,就像个机器一般,那是不是值得同呢?

    一时间窄道显得里显得有些沉默。

    平缓的呼吸声就像死亡的乐章一般传入李凌峰耳朵里。他毕竟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再等下去。

    叶飘凌道:“你走吧!”

    李凌峰怔了怔,道:“你让我走?”

    叶飘凌沉默不语,沉默有时候就是一种回答。

    李凌峰道:“你让我去哪儿?”

    叶飘凌道:“从哪儿来,就去哪儿!”说罢!他的眼中居然显得有些痛苦。

    李凌峰怔了怔:“你是让我回去?”

    叶飘凌恢复了冷默的样子道:“没错!”

    李凌峰道:“可是我不能回去!”

    叶飘凌道:“我的剑下不斩必败之人!”

    李凌峰:“从来不?”

    叶飘凌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李凌峰冷笑道:“你怎么知道我会必败?”

    叶飘凌道:“因为你的心不平!”

    高手过招,心不平就是大忌,李凌峰当然明白,他也知道自己此刻自己的确不适合战斗。所以他沉默。

    许久,李凌峰握剑的手紧了紧,道:“你呢?你的心是否平静?”

    叶飘凌皱了皱眉头,眼中有些痛苦之色,他没有说话,也不需要说话。

    李凌峰能看地出,他也想地到。

    李凌峰淡淡道:“是不是现在我不能过去?”

    叶飘凌道:“是!”

    李凌峰:“是不是只要你在我就不能过去?”

    叶飘凌道:“没错!”

    李凌峰握剑的手青筋已经暴起,道:“可是我非过去不可!”

    叶飘凌:“哦!”

    李凌峰道:“我并不想杀你!”

    叶飘凌冷笑,道:“你也杀不了我!”李凌峰冷笑:“没试过总是不知道的!”

    叶飘凌冷眼看着他:“你想试试?”

    李凌峰突然笑了笑,这种况下他居然还能笑,你说他是不是个怪人?“我不想试,可是我的确非过去不可!”

    叶飘凌仍然面无表,似乎想从他的脸上看到表比登上万丈高峰还要困难!

    叶飘凌:“我知道!”

    李凌峰笑道:“就没其他办法?”

    叶飘凌:“绝对没有!”

    李凌峰:“你的兵器是什么?”

    叶飘凌的眼色居然漏出温暖之色,似乎他的兵器就是他的人一般,一旦别人问到他的兵器,他总是无比自豪,只有真正过的人才能理解他的感!“剑!”剑!亘古不变的剑,冰冷的剑,无论帝王将相,江湖侠士似乎都衷这种兵刃。--凤-舞-文-学-网--

    李凌峰道:“你也用剑?”

    叶飘凌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只是看着李凌峰腰上斜挂的剑,道:“你也用剑?”

    李凌峰点了点头。

    叶飘凌道:“很好!”

    李凌峰皱了皱眉头,低着头道:“很不好!”

    叶飘凌:“很不好?为什么?”

    李凌峰的脸色有些痛苦,道:“我们有怨?”

    叶飘凌:“无怨!”

    李凌峰:“有仇?”

    叶飘凌:“无仇!”

    李凌峰道:“那我们为什么要打?”

    叶飘凌眼中漏出狂之色,李凌峰见过这种眼色,只有一个人处于极度兴奋的状态下才会有这种眼色!

    叶飘凌喘着粗气:“因为你用剑!”

    李凌峰皱了皱眉头,道:“天下用剑的人很多!”

    叶飘凌又恢复了冷默的样子,道:“可是配我出手的并不多!”

    李凌峰明白他的意思,两个极端相反的人却显得极为默契一般!

    李凌峰尊重他,像他这种人已经将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剑,就像某些艺术家一样,将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他们衷的艺术,像他们这种人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神!只有神才会有他们那样的诚,才会有那样的成就!

    李凌峰叹了口气,低着头望着地上。

    叶飘凌道:“你的剑呢?”

    李凌峰:“剑在!”

    叶飘凌:“你为什么还不拔剑?”

    李凌峰:“我从不轻易拔剑!”

    叶飘凌的眼中有些欣赏之色,就像看到了人生的知己一般,很少笑的人并不代表不会笑。叶飘凌就是这种人,他那如冰山一般的脸居然笑了,他的笑就像三月的风一般,使人神清气爽。

    叶飘凌笑道:“为什么?”

    李凌峰道:“你不明白?”

    叶飘凌的脸又恢复了冷默的本色,道:“你认为我应该明白?”

    李凌峰道:“我想你应该明白的!你呢?”

    叶飘凌瞳孔一缩,体微微地颤抖,可是他的手却没有颤抖,不仅没有颤抖,反而更加稳重!他居然在这个时候笑了,不仅笑,而且笑地似乎很开心。因为他们本来就是一路的人,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地方相同。大海和沙漠不正是看起来没有一点相同么?可是当你仔细去想想的时候,才会现,原来它们是相同的。沙漠中迷路的人会感到绝望,大海中迷路的人呢?沙漠有沙尘暴,大海是否也有同样的存在?

    李凌峰道:“你的剑呢?”

    叶飘凌道:“剑在!”

    李凌峰:“在哪里?”

    叶飘凌:“无处不在!”

    李凌峰瞳孔一缩,他微微地点了点头。这种时候已无需多言。这一战也是无法避免,虽然他们并没有怨仇,可惜命运注定两人一定要站在对立的一方。

    李凌峰:“你还有话要说么?”

    叶飘凌:“只有一句。倘若我死了麻烦你把我的尸骨葬在东岳帝国的千峰刃上!”一个人能将自己的遗言和遗体托付给另一个人,那已经可以说明他完全相信那个人了!

    李凌峰点了点头。

    叶飘凌:“你呢?你没有话要说么?”

    李凌峰眼中漏出痛苦之色,他本来就是个浪子,就算死了也不会有人管他葬在哪儿,他自己也不知道葬在哪儿。这也许就是浪子们相同的悲哀吧!

    李凌峰:“倘若我死了,你可以把我随便葬在什么地方,不过你一定要把在葬我的时候顺便埋下几百坛美酒!”

    叶飘凌的眼角微微地跳了跳,然后郑重地点了点头。

    冷风吹过长长的窄道,吹过两人的头,吹进他们的心里。

    两人都没有出手,可是没有出手启非比出手更能让人感到压抑?就像暴风雨将到的时候。

    两人也像暴风雨将到之前,看起来似乎平静,可是谁都不能保证下一刻是否就是狂风暴雨!

    多年之后有人讨论过剑圣在大陆上最精彩的战斗。

    “你们认为剑圣这一生中最精彩的一战到底是哪场?”

    “我认为没一场都同样精彩,因为每一场似乎都只有一招,太帅了!”这明显是个年轻人的回答。

    “不,至少我就知道有两场他不止出手一招!”

    “哪两场?”

    “其中一场是他出道以来和武帝战斗的第一场!”

    “哪个武帝?”“剑帝叶飘凌!”

    “有这个人?”

    “有!”

    “可是当时大陆上的帝级高手已经算是一个定数了!”

    “因为他并不是南宫无双那时期的人!”

    “那他是什么时期的?”

    “上古时期!一个神奴!”

    “难怪!难怪那时候会突然冒出好几个帝级高手!”

    “那另一场呢?”

    这人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道:“叶飘凌和李凌峰一战堪称当时剑中颠峰的一战,因为他们都用剑。不仅用剑,似乎两个人都一样!”

    “都一样?哪点一样?”

    “他们格看似不同,也是敌人,可是他们同样都尊敬对方。能遇到可的敌人已经算好运了,遇到值得尊敬的敌人更难!一个人要值得别人尊敬,那只有得到别人的理解,认可!”

    “所以他们是敌人,也是朋友?”

    “可惜像这样的朋友并不多!”

    “那叶飘凌是怎么败的?”任何人都能想到,这场比武叶飘凌必败,因为李凌峰还活着。对于他们来说,败,就是死,李凌峰没死,所以他一定没败!

    冷风萧条,冰冷的风似乎也因为沉重的气氛而平静下来。突然,两个人同时动了,同时出剑。他们的距离本就不远,可是他们都没有在第一时间将剑刺入对方的要害。因为他们根本就不能做到这点!李凌峰的脚步变化并不快,剑法也并没什么变化,可是没有人能看地清他的变化。

    叶飘凌的剑法飘移灵动,同样没有人能看地清他的变化,他就站在那儿,似乎并没变过,可是李凌峰知道他至少已经变了二十多招,步法也变幻不下十多种。

    两人的剑并没有碰撞,两人的距离反而越拉越远。

    终于,当两人的距离已拉开十丈的时候,两人的剑法同时变了,变地犹如惊虹,一闪即过。

    寒光闪过,剑落,人倒地。倒的当然是叶飘凌。

    李凌峰眼中的痛苦之色更加浓重,叶飘凌的剑法堪称当世无双,自己并没有把握能战胜他。别人或许看不见,可是李凌峰能看到,寒光闪过,叶飘凌的剑居然颤抖了一下,他的剑怎么会颤抖?李凌峰不知道,李凌峰不想杀他,所以他想收剑,可惜自己一剑出手就绝无回头,哪怕自己也阻止不了。

    叶飘凌当然能看出他想收手,所以他临死的时候脸上是带着微笑,一个为了剑奉献一生的人,到头来却死在剑上。这是一种悲哀还是一种归宿?

    李凌峰剑已入鞘:“不论怎样!你永远都是我李凌峰的朋友!”说罢,他褪下自己的衣服盖在叶飘凌的上,至今他也忘不了最后一刻叶飘凌颤抖的剑!

    他本来或许可以不死的,可是他终究还是死了!

    死了死了,落叶终究归根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寻天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