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獨孤凌峰 书名:寻天之路
    <---凤舞文学网--->

    剑长三尺四寸,剑重六斤四两,很普通的一把剑,至少这是李凌峰握住这把剑的第一感觉。--凤-舞-文-学-网--该章节由,网特此申明

    普通的剑鞘,普通的造型,似乎一切都显得那么普通,从外表上看去,这把从箱子里拿出来的剑还没有李凌峰的那柄清风剑好看!

    李凌峰并没有在意外形,倘若真的要说外形,李凌峰更喜欢这把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剑,“拌猪吃老虎”是个好主意,好方法,人的东西大多数人都会喜欢,没有谁喜欢过于引人注意,当然,个别不成气的人除外,虚荣心这东西每个人都有,可是要看用在什么地方!

    李凌峰不相信这是柄普普通通的剑,也不会有人相信,所以李凌峰还是忍不住拔出了剑,他很少拔剑,因为一般他拔剑的时候也就是他杀人的时候,他并不喜欢杀人,不仅不喜欢,甚至有些厌恶。很多事并不是暴力就能解决的,正所谓“攻人为上,攻城为下,攻心为上,攻人为下”就是这个道理。道理不错,可是也得看况,所以李凌峰虽然厌恶杀人,可毕竟也杀过人,即使很少拔剑,但毕竟也拔过剑!

    剑出鞘,杀气。李凌峰实在没有想到,普普通通得剑鞘包裹的竟是这样的一柄人间凶气。不说杀气,光是剑一出鞘,精光四景就没有人敢在忽略那普普通通的外表了!更何况这柄剑所自带的杀气。杀气,只有杀人无数的人或兵器才拥有的独特气息。一个人要带杀气比一柄兵器所带杀气要简单地多。所以这不仅是一柄宝剑,更是一柄人间凶器!

    李凌峰竖立宝剑,左手微伸,曲指弹过剑更是龙吟不绝。不需要过多的话语,“好剑”二字就可以形容一切。

    李凌峰微笑着看着宝剑,又看了看明月,道:“明月,看见没?这就是人品问题!”

    明月笑了笑,道:“峰是好人,好人就有好报!”

    李凌峰微笑着将剑入鞘,然后递给明月,道:“自古宝剑赠美人,所以,这柄剑还是你用好了!”明显,某男子已经可以把古人气活了,考虑到自己在异界,该男子就心安理德地改用了古人的话!

    明月听到“美人”两字,俏脸不自觉地红了,道:“峰的东西……”

    没等她说完,李凌峰就打断了她的话,似乎他也经常打断明月说话:“我的就是你的,没什么区别,况且比起我来你更适合这柄剑!”

    明月红着俏脸点了点头,似乎李凌峰说的每句话都有道理,她从来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比起宝剑来李凌峰更喜欢的是面具和项链,出于个人喜好,他豪不犹豫地就带上了项链和面具。然后他看了看那本书,书并不算太厚,每一页的字数都很少,但却很珍贵,因为这是一千年前的秘籍,从最后一页的时间上可以看出,这是千年前的一本武学秘籍。--凤-舞-文-学-网--

    一本古武学秘籍是什么东西?从王涛说过的话就可以看出,现在的大陆上之所以人才调凌,就是因为千年前的武学秘籍大量失传,而传下来的都还是不完整的那种,倘若将这本秘籍传入大陆,不知道会引来多少老不死的强夺。

    可是李凌峰就像看垃圾一般地随手翻了翻就给明月,道:“这本秘籍也适合你的!听我的,没错!”或许这本秘籍真的可以说是无价之宝,但李凌峰却不会在意,武学之道重要的是摸索和勤奋,靠前人传下的很难超越前人,所以李凌峰根本不会在意什么秘籍,对他来说,要武道,就要走自己所创下的道。虽然有些不客气,甚至有些嚣张,可是这并没有错,不是么?前人创下的只是为自己指引一个方向,真正的路还得自己来走,正如社会主义展一样,一切都要靠多年的摸索!戒指呢?戒指是个好东西,这叫空间戒指,可惜里面什么也没有,李凌峰自己就有个,不过不是戒指,而是魔法手环,没知道他是怎么得到的,除了他自己,不过又怎样呢?过去的事就像死了的人一样。人死了,不论生前怎样也只是个死人,过去的事不正如死了的人一样么?东西有就可以了,多了浪费,所以戒指他也没要。

    李凌峰现在的级别没人知道,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因为这个世界评判别人级别的标准仿佛在他上根本就不起作用,可是他还是知道自己现在正处于一个瓶颈,这个瓶颈阻止了他前进的道路,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道以后该怎么走,他的剑法讲究的是快,而且只有一招,一招出手绝无回头,可是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快,如何快,所以他陷入了瓶颈!

    明月看着手中的宝剑和手中的秘籍,心里说不出的高兴,在她看来宝剑秘籍并不是关键,关键的是李凌峰送的,尤其是那句“宝剑赠美女”心里更是说不出的异样。

    倘若李凌峰知道是自己的那句盗版古语为自己莫名奇妙地赢得了一名女子的芳心,那他一定不会怎么愉快,更不会觉得有多好玩,反而会找个没人的地方狠狠地抽自己几个耳光,然后大骂几句“叫你多嘴,叫你嘴”当然,现在他并不知道,不得不说在某些时候李凌峰的确笨地要命。所以他还是快乐着。

    离开洞已是中午了,由于有些亢奋,李凌峰居然还质勃勃地向朝阳城走去。

    倘若你在朝阳城,你一定会看到这么一个奇怪的组合。男的戴着遮住半张脸的面具,虽然面具并不可,甚至给人的感觉有些森,但是嘴角那淡淡的微笑会让人很容易忽略那种森的感觉。而女的却是戴着斗笠一般的东西,虽然材玲珑,但给人的感觉却显得有些冷默,使人有些不敢接近。男的挂的剑,女的也挂着剑,男的剑还不错,女的剑却显得有些寒酸,这样极为矛盾的组合并不多,所以难免会让人有些奇怪。

    这对奇怪的组合是谁已经不用说了。所以,倘若你在朝阳城,你又像找他们,那你一定很快就能找到。

    张海涛就在找他们,自从比武结束后不久,张海涛就没有现李凌峰。所以,当他派出去守城门的手下向他柄报有这么一对奇怪的组合进去朝阳城的时候,他几乎想都没想就走出了城主府,要想在朝阳城找到李凌峰这样的组合那简直就和喝水一样的简单。

    酒楼,天一楼。朝阳城最大的酒楼,同时也是最贵,最豪华的酒楼。

    酒楼一共有九层,耸立的酒楼,似乎更像是宝塔一般,很少有酒楼会修地这么高,至少李凌峰就很少见过。

    天一楼,九层之上。南宫烟雨正在吹风,没错,就和他自己说的一样,他喜欢到最高的地方吹风,这样更能激他的斗志。

    南宫烟雨旁边站着一个人,一个女人。南宫烟雨转过头,笑了笑道:“雅儿,怎么?谁欺负你了?”

    雅儿微笑着摇了摇头,道:“才没有!雅儿那么乖的!”

    南宫烟雨翻了翻白眼,道:“你也叫乖?一天到晚就知道跑,像上次,更离谱地居然跑进死亡林。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叔叔?”说罢,南宫烟雨还故做老气横秋的样子!

    雅儿笑了笑,道:“回家我告诉我爹爹,说南宫叔叔你骂他!哼!”

    南宫烟雨怔了怔,道:“我什么时候骂过你那老不死的爹了?”

    雅儿吐了吐舌头,道:“好啊!又骂我爹爹老不死的!回家我一定要去告密。”

    南宫烟雨似乎很害怕雅儿的爹一般,他干笑了两下,道:“死丫头,怎么我就没现你什么时候开始变地这么油腔滑调的呢?似乎是两年前吧!”

    雅儿不自然地笑了笑,道:“要你管!”说罢,还吐着舌头小手在脸上刮着!

    南宫烟雨仿佛认命了般,无奈地叹了口气。

    李凌峰微笑着走上楼,说实话,他还真没有见过这种酒楼,不是高就能形容的,整栋酒楼不知道当年是谁设计的,大略一看,竟有些浑然天成的感觉,由于他走走停停,整个朝阳城几乎都被他走过了,所以张海涛现在不仅知道他在哪儿,而且马上就要蹦到他面前。张海涛很想教训教训这没义气的小子,更想看看那小子看到他后究竟是什么表。想到这里,张海涛就不自觉地有些兴奋。脚步也不自觉地加快了许多。其实他更想看看李凌峰现在的组合到底是什么样子。听别人说的到不如自己去看。

    李凌峰微笑着走上九层高楼,第九层上并不大,他说过有空一定会去拜访南宫无雪那个有趣的老头子,所以他有目的地来到这里。

    南宫无雪没见到,南宫烟雨倒是见到了!不仅是南宫烟雨,还有他旁边的雅儿!

    李凌峰怔了怔,脸上虽然被面具遮住了大半,不过表依然很精彩,凭本能的他想逃,想尽快离开,可是他又有些徘徊。

    不论一个人的城府究竟有多深,当碰到触动心地那根线的时候,往常的镇定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然后对旁边的明月笑了笑,道:“这里居然这么小,算了,换一家吧!”

    明月没有看到他刚才的表,任何第一次到天一楼来的人都会被天一楼所吸引,所以她点了点头。

    李凌峰刚刚转,就看到迎面而来的张海涛,由于有些心不在焉,所以没有注意到张海涛的影,他没注意,可是张海涛注意到了,张海涛大笑道:“该死的峰!终于让我给逮着你了!嘿嘿……”

    李凌峰大吃一惊,倘若是在平时他会很高兴地迎上去,可是现在是非常时期,他刚听到张海涛说话的时候就怔住了,等他反映过来想要捂住张海涛的嘴时,已经晚了。任何人在这种时候都反映不过来。现在李凌峰连死的心都有了。

    他心里尴尬,心里有些酸,更有些痛,不是有些,是很,很酸很痛。可是他不能表现出来,他不能让人看见,这不是要强,任何人在这种时候都会这样,这是正常的。可是不能表现就算了,他还得装做很高兴的样子,对任何人来说,这更是一种折磨。

    张海涛看见他怔了怔,以为他很吃惊自己会找到他,有些没反映过来,所以脸上显得更加高兴了。

    事实也的确是这样的,李凌峰的确没有想到他会找来,更没想到他会在这种时候出现在自己面前,不过他却并不如张海涛一样高兴。他笑了笑,道:“老张,我靠,原来是你!”那语气就和“小强,我靠,怎么是你”一样。

    张海涛自然不知道什么是小强,所以他显得很开心地拉着李凌峰往上走,李凌峰却拉着他往下走,口中还道:“老张,打到回府,好久没到你那儿噌过饭了!”

    张海涛笑了笑,道:“这次到不用回府了,上次你帮了我大忙还没好好感谢你,今天我请你们好好吃一顿。”说罢,还慷慨地拍了拍膛。

    换做平时,李凌峰一定笑几声,可是今天却不会,当然,他也会笑,但这个笑是苦笑。李凌峰笑地有些勉强道:“有雅间么?”

    张海涛点了点头,道:“倘若是别人,就没有!”

    李凌峰呼出一口气,道:“那就好,我妹妹不喜欢人多!”无耻啊!无耻!什么叫无耻?这就是典范!无耻地让人还理所当然地认为的确是这样。

    这时,南宫烟雨的笑声传来,道:“李先生,来了也不打声招呼,朋友可不会这样!”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寻天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