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獨孤凌峰 书名:寻天之路
    <---凤舞文学网--->

    细水任东流,一去不回头,花落归根处,维有香如故灰朦朦的天,暗的街,就算是繁华的朝阳城也掩饰不住这有些伤感的气氛!

    天空不知什么时候飘来一阵乌云,也许过不了多久就会下雨了吧!

    雨天,乌云,不正是离别的代名词么?

    李凌峰摇了摇头,甩开心中那浓浓的哀愁。--凤-舞-文-学-网--早上的话,仿佛还回在耳边。

    “峰哥哥,我走了!”雅儿低着头,有些伤感地说道。

    “走?去哪儿?”李凌峰怔了怔,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

    雅儿那大大的眼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泪水朦朦了,她抽泣道:“我家里的人来接我回家了!峰哥哥,我……”

    李凌峰笑了笑,用手轻轻地擦掉雅儿脸庞上的泪水,笑道:“离家久了,父母会担心的,每个人总会有分别的时候,分别只是为了下次的见面,不用太难过的!乖……”虽然他在劝别人,其实又何尝不是在劝自己呢?虽然心中有很多不舍,也更难过,可是他却不能表现出来。又有谁知道他心里的痛呢?

    雅儿点了点头,小小的鼻子却还在不停地抽泣,道:“那峰哥哥会等我么?”

    李凌峰重重地点了点头,道:“会,一定会!”

    雅儿笑了笑,晶莹的泪珠挂在她那长长的睫毛上,道:“那好,我们拉勾勾!”虽然声音还有些抽泣,但也不似刚才那么伤感了。

    李凌峰笑道:“好!我们拉勾勾!”说罢,已经伸出了手拉住了雅儿的手。

    雅儿大大的眼睛又忍不住流出了泪水。李凌峰心里也想哭,他受不了这种气氛,所以他忍不住紧紧地搂住雅儿,轻轻道:“好了,笨蛋,不哭了,我会等你的,永远等你!”

    良久,李凌峰松开了怀抱,雅儿红着那圆圆的脸蛋在李凌峰脸上轻轻地亲了一口,然后非快地逃走,走的时候也不忘道:“峰哥哥,记得想我!”

    李凌峰微笑着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茫茫人海,眼中不知什么时候已泪翻涌。他轻轻地闭上眼睛,不让泪水流出,手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脸,那里是否还残留着那淡淡的香味?

    李凌峰嘴角微微翘了翘,他突然想起一句很好笑的话“我决定,不洗脸了!”

    雨终于还是落下,人,终于还是离去,雨水细如牛毛,打在脸上,打在心里!

    今天是柳月帝国的一个纪念,是国家的,也是人民的,如同另一个世界般对死怀念的一个子,清明!

    这里不叫清明,清明只是一个代名词,这里也没有大型的坟墓场。

    古道上,大桥边,一个个撑着花花绿绿的伞,顶着头顶的细雨,人们此刻的表充满了端庄,严肃。就连调皮的孩子此刻也变成了乖孩子!

    大家对着河流细声地祷告。柳月帝国有一个传统,他们会将死后的人经过祭祀后再焚烧,然后再将死的骨灰撒入最近的河流,他们认为,人死后应该收护那养育他们的河流。--凤-舞-文-学-网--虽然并不能真正的守护,但这种知恩不忘报的精神却一直传导着一代又一代。

    所以,每年的这个时候,人们都会对着河流集体祷告,以怀念那些死去的先辈。

    细雨声,祷告声,这一切不仅显得庄严,更烘拖出一股哀愁!

    李凌峰脸上的微笑已经消失了,取代的是一股严肃,庄重。他深深地向河流鞠了一躬,然后似乎是决定了什么似的转离去!

    一年两年。

    时光就像是一个无人,总在你不知不觉之间便悄然溜走。

    两年前,李凌峰刚刚来到朝阳城,两年前,李凌峰刚刚认识雅儿;两年前的今天,就是雅儿走的那一天。

    两年后,朝阳城没变,两年后的今天人们依然对着河流祷告,只是没有雨罢了。

    李凌峰并没有走,在朝阳城生活了两年,房子可以买,因为有钱。他也并不却钱用,所以这两年他并没有为了钱而奋斗,他也不会去为了钱而奋斗。他什么事都可能会去做,可能会为了一个不认识的人而将自己上所有值钱的东西奉献出来,可能会因为一时的高兴而去挑战各路的英雄,甚至可能因为一时的气愤而去杀人,但是有两件事他一定不会去做。

    第一件是他不想做的。

    第二件是他认为没有必要做的。

    他有自己的原则,无论是谁也不能改变他做人的原则。

    他有时候笨地要命,有时候却聪明地要命。

    他总会想出各种各样的办法使自己快乐,所以无论你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看到他,他的脸上总是会有淡淡的笑容!

    他不会把自己内心的想法表达在脸上,所以无论什么时候你也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两年来,李凌峰未曾离开过朝阳城,他从不轻易答应别人任何事,因为他一旦答应了就算拼了命也会去做到。所以他要等,一直等到雅儿出现,两年也,无论谁等一个人等两年,光是这份毅力就值得佩服。

    除了待在屋里修练,平时主要去的地方就是城主府了。

    这天,李凌峰还是挂着淡淡的笑容出了门,到了门口,李凌峰依然向河流的方向深深地鞠了一躬,没人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他也不愿意去解释。

    这一天阳光很明媚,好的天气往往会带来好的心,所以李凌峰笑地有些开心。

    远处马蹄声响起,并不是马奔跑的声音,因为这个世界并没有马,而是一种哺动物,两米的长,两双有力的腿,没有尾巴,脑袋张地像老虎一样,主要是用来当运输工具的,所以它有个很有趣的名字,奴兽。

    奴,是奴隶的奴,兽,是野兽的兽。它们就和它们的名字一样,一样地悲哀。

    两只奴兽拉着一间厢房似的东西,这就叫车。

    这种车虽然只有大户人家才能拥有,可是却并不稀有,因为贵族在这里很常见,所以李凌峰并未曾注意。

    “峰哥哥!”车厢内传来一女子的声音。声音并不大,但到了李凌峰耳朵里的时候却犹如雷鸣一般。

    李凌峰怔了怔,眼睛里掩饰不住那一股狂喜之色。他慢慢地转过,虽然他知道这是真的,不过他还是怕,怕自己在做梦。只有失去过又得到的人才明白他的心

    就算再慢的转也有转完的时候,所以他终究转过了,仿佛用尽了他全的力气一般。他深深地喘了几口气。

    两年了,两年的时光也许只是弹指的瞬间,但对于苦苦等待的人来说,两年的时光却犹如经历了一个世纪般漫长。

    有时候他甚至想放弃了,毕竟她走的时候并没有说在哪儿等她,也没有说过自己在哪儿,她家在什么地方。

    可是现在,这一切都变地不重要了。因为他已经等到了!

    李凌峰大步踏上前,笑了笑,道:“恭喜你,你比原来更漂亮了!”

    雅儿淡淡的笑了笑。李凌峰从她眼神里看出一种恐慌的味道。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这句话的确有它的道理。

    雅儿泯了泯嘴,似乎有很多话要说,可是终究未曾开口。

    李凌峰感觉两人之间似乎少了什么,所以心里有些堵着堵着的难受。

    终于,李凌峰笑了笑,道:“吃过饭没?”

    雅儿摇了摇头,道:“我们去个安静的地方,好么?”说罢,便径直向一家酒店走去。

    有时候不光女人的直觉很灵,男人的直觉也不弱。李凌峰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他怔了很久,终于跟了上去!

    酒店里,厢房内。

    这里面很安静,由于是一个充满魔法和斗气的世界,所以这里采用了一种隔音的设备,基本上每家酒店的厢房都有这种设备。

    由于这些设备的出现才将魔法的认识从战争拉到了生活。

    桌上的菜很精致,也很香,可是现在两人都没有心去动!就在这压抑的气氛中渡过了很久很久,也许并不是真的很久,可是李凌峰却觉得过地仿佛像一个世纪般漫长。

    他有点忍不住想要说说话,来缓解这种气氛。

    可是雅儿却抢先他一步,她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才道:“我想说件事!”

    李凌峰笑了笑,道:“我知道!”那笑容中却有说不出的心酸,苦涩。

    雅儿怔了怔,道:“你知道?”

    李凌峰仰头喝下一杯酒,笑道:“虽然这种时候我很想再装笨一次!可是……我终究还是知道!知道你要说什么!”

    雅儿又怔了怔,听完李凌峰的话后眼泪不自觉地流了出来!也许大家还有那微薄的感吧!小别有时候不仅是胜新欢,有时候更是一种永别!

    这种时候,大概也只有李凌峰能笑地出来吧!虽然笑地有些苦涩,有些牵强!

    雅儿抽泣道:“峰哥哥,对不起!”

    李凌峰笑了笑,道:“没关系,还记得我两年前跟你说过的话么?不要对我说对不起,因为我能理解!”

    他能理解,他当然能理解。会变,友会变,亲有时候也会变。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的权利,每个人都有拒绝别人的权利!并不是永恒不变的,说是永恒没错,因为不论什么地方哪一代人,都会有。那一种永恒是用千万代人来看的。两个人的不会有永恒,因为人总会变,自然也会变,也许会变成友,也许会变成亲,也许会变成一股恨!所以他能理解,能理解这种感

    李凌峰笑了笑,起道:“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先告辞了!”说罢,不等雅儿有什么反映便走出了厢房。他能理解别人,但有谁能理解他呢?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就是一个浪子,一个没有根的浪子!曾经失去的也许可以说是自己不懂地珍惜,当自己再次得到又倍加珍惜的时候又算什么呢?这一刻他忽然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六年前,六年前那个孤独无助的自己。

    所以他走地快,快步走上大街,试图用街上的繁华来掩饰自己心中的孤独,悲哀!

    由于他走地快,自然没有看到酒店里,厢房中,那无助的影,那痛苦的眼神,还有那低沉的话。

    朝阳城繁华依旧,行人络绎不绝。城中,一大群人围着一个地方喧哗的声音本来很平常,李凌峰本来不喜欢喧哗,可是现在他却想拼命地挤入人群。

    人群里有人,一个被关在笼子里的人,一群人正对着这个人吐口水,扔鸡蛋打。

    李凌峰皱了皱眉头,遇到这种事他当然要管,而且非管不可。

    他大喝一声,人群不自觉地顿了顿。这时他才看清笼子里的人,一个女人,应该说是一个女孩,一个十四、五岁大的女孩。她的眼睛是血红色的,李凌峰终于明白为什么人们会显得那么地愤怒她。

    一百年前的天龙大陆忽然遭到来自异位面的袭击,天龙大陆三年之内,人口锐减十亿。据说当时的入侵就是有着着种血红眼睛的人。

    李凌峰笑了笑,打开了笼子,伸出手道:“跟我走吧!”

    女孩怔了怔,终究跟着他走了。

    人群大惊失色,一个个平民脸色苍白,很多人想说什么,可是终究忍住了。李凌峰笑着从手里翻出一大袋金币向天空洒去,人群的惊呼声更大,脸色却不苍白了,而是激动。

    李凌峰笑了笑,道:“我买她了!”说罢,已经牵着女孩的手非快走了。

    他不想看,为了几个金币有些人会将自己的老婆也卖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寻天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